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程雨涵:这里就是天堂

2011-7-15 14:23|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0年4月刊

摘要: 作为当代西班牙文坛最知名的女记者,女性研究专家的罗莎•蒙特罗曾说过:“我为什么仅仅写妇女?这是因为我喜欢那种穿透平静之水,从水下捞出一大堆令人惊奇的深海动物所带来的感觉。”没错,我与今天我的采访对 ...
作为当代西班牙文坛最知名的女记者,女性研究专家的罗莎•蒙特罗曾说过:“我为什么仅仅写妇女?这是因为我喜欢那种穿透平静之水,从水下捞出一大堆令人惊奇的深海动物所带来的感觉。”没错,我与今天我的采访对象聊天谈话就是这种感觉,奇妙的感觉。




采访前,照常,通读被访对象的简历:程雨涵,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在校期间以女生第一考入首届体育解说员通道班;获中央电视台《选择》栏目“体育解说员”比赛第一,“明日之星”奖;为中央科教频道配音;现任央视五频道体育早新闻节目主持人;爱好读书、钢琴、排球、骑马。整理简历,心想,倒是个职场优秀、动静结合的女孩,但从事那么辛苦的工作有时间骑马吗?对马又能了解几分呢?但愿职业的关系造就的能言,可以帮助这次的采访顺利进行。

冷风中,厚厚羽绒服的包裹下也难掩迎面走来女孩的俏丽容颜,这是一个漂亮、守时的女孩儿。上车坐定,自我介绍后大家很安静,随着车开离城市的喧闹区渐行渐远,我试着提出几个小问题,雨涵的回答简单干脆,没有想象中主持职业的滔滔不绝,“平时与马接触的机会多吗,会经常骑马吗?”“没有,总共也没几回,对马不算了解。”




第一次奇妙的感觉

面对面落坐在位于郊外马场中专为会员准备的休息室,屋子不大但格外暖和。伴着藏香袅袅,微醺袭人欲醉昏昏,人的状态难免也随之晕沉沉的,此时的雨涵却目光烁烁,表现出了异常专业的职业素养。采访以不太正式的聊天开场, “一个女孩子为什么想去央视的体育频道当主持人呢,我看简历上写着你喜欢排球,是因为这个原因吗?”雨涵没有马上回答,盯着窗外陷入了思索,显然,回忆带给她的是无尽的感触:“大学快毕业的时候,会有很多的电视台去我们学校招人,老师也会帮着找工作,但是我不用,很早我就确定了方向,就是中央台的体育频道,从没有犹豫过、改变过。我想往往越简单的想法,越容易到达你的目的地,走一步是一步,走半步是半步。不知道你有过那种感觉吗?就是会突然对一样东西特别感兴趣,我对排球当初就是这样,一瞬间就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和它有关了。后来决定考广播学院,决定去体育频道,对排球的热爱就如同一把梦起源的钥匙,是它引领我走到了今天。”

我试着往有关骑马的事情上引,“进了体育频道,除了更接近排球了,是不是也有了更多接触其他体育项目的机会呢?” “我曾经尝试学习了冰球、冰壶、滑雪、电子飞镖、斯诺克、帆船等运动,确实有些运动,没有我现在的职业帮忙是想学也没有地方学的,所以从这点上说,我很幸运。”雨涵好似明白了我的小心思,会心一笑,接着说:“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骑马,就是可以达到马能跑起来而不是被人牵着的那种状态。那次和朋友去怀柔游玩,走在盘山道上,马真的飞奔起来了,那种把自己完全交给另一个生命的感觉我第一次有了深刻体会。我至今都还记得那一匹叫小花的四岁小公马,我手里拿着鞭子根本没碰它,它就会跑,估计过去是尝过鞭子的苦头。那种动物和人相通的感觉真的特别奇妙,有种奇妙的默契。小花的主人后来说‘别看我们个头不大,可能耐了’,手指身旁一米来高的桌子‘一下子就能蹦上去’,当时我是真有想试试的心,不过估计结果就是小花上去了,给我留地上了。所以到现在,在所有的马术项目中,我还是对障碍情有独钟。”




作为一个电视人,亦是媒体人的程雨涵,谈起媒体对马术推广的积极作用,自然也是侃侃而谈:“为什么现在电视台没有太多马术方面的报道,那么一定是没有人来告诉电视台这个马术项目是很有趣的。举个例子,细心地观众一定注意到现在电视台在播的有“骑牛大赛”、“钓鱼大赛”、“飞行表演”,这是新引进的一系列休闲娱乐项目,大家就会发现这些以前没有涉足的项目收视很高,播出效果很好,那么就是有些人在为中央电视台提供这些片子。换句话说,如果咱们马术界的专业人士可以下功夫、花心思来和各种专业平台媒体的人接触,你给它足够的料,它就可以给你炒足够的饭,这就是一种良性循环和真正促进一件事情向前发展的做法。在我们电视台有一个传为佳话的事情,十多年前,NBA总裁大卫•斯特恩夹着NBA集锦的带子,在电视台大门外等了几个小时,于是我们才看到了今天的世界最高水平篮球赛。那时候我们不了解NBA,就好像今天我们不了解马术是一样的。”紧接着,雨涵甚至对节目的具体样式,也做了更详细的解释:“体育转播,除去大型赛事,大家是一种很纠结的心情去关注比赛的输赢,其他的时候,大家更希望得到的是一种轻松地、娱乐的、可以涉足更多领域的机会。所以,马术节目如果能照着这个方向去做,应该就契合了大家的需要。还有就是前期一定要准备好,呈现的东西一定要足够精彩、足够吸引人。我想,当初大为•斯特恩拿的那本带子,一定是最精彩的集锦、最精华的部分。反之,如果是不成功的包装无疑直接就会导致不成功的收视、不成功的输出。再举一例,这届冬奥会在解说单板滑雪U型池的时候,我们就尝试着做了一个量化的处理,肖恩•怀特起跳6米,而我们的刘佳雨起跳4.5米,差距在哪一目了然;换到马术障碍赛中,同样是不是可以做个对比,两个画面一重合,高度差多少?再来分析原因,是起跳点的问题,还是骑手重心的问题等等。所以我们的赛事转播要够专业、够清晰、够普及、够刺激,我想这样才能吸引观众,尤其是吸引那些不是专业人士的观众。一匹马是怎么训练成如此之棒的?骑手与马之间用什么语言进行交流,阿拉伯马要用阿拉伯语吗?马摔伤了,兽医是怎么进行救治的,头天晚上,他在马房里呆了多长时间?这是我想知道的,我很期待。”




骑马让生活更充实

刚到马场的时候,雨涵曾慨叹:“这地方就像马的天堂。”于是,我告诉她:“这个马场硬件设施从表面看,并不是最好的,你怎么会觉得它是天堂呢?”雨涵给我的答案简单而震撼:“因为这地方人少,不会有那么多不会骑马的人去骑它们,只有教练去正规的训练,所以它们很幸福,难道不是吗?”尽管没有更多专业的解释,但是这句至真的话语也可以代表了她对于马的态度:马,绝对不只是我们驾驭的动物,他应该是我们的好伙伴。

雨涵跟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转播多哈亚运会的时候,我见到了一个身着民族服装全身严裹的老人,胯下骑着马,肩上落着鹰,奔驰于沙海之上,就像飞翔,那种无比自由的境界至今仍强烈地撞击着心灵。我想这就是骑马的最高境界、最佳状态——自由、和谐,而无关泛滥爱心、无关自诩征服。因为马与我是平等的、是伙伴、是朋友。我想即使在当今社会,女人也还是会受制于许多社会角色的限制,所以相对于男人,这种自由的心境可能是我们更需要的。”

谈起有关中国马术,雨涵地回答不急不缓:“在我眼里,马术是一项尚待发展的朝阳运动与产业,而且是一定的,虽然我才20多岁,但我就敢说中国的马术一定会有辉煌的那一天。人的生活不应该全是工作,但做好工作是前提,因为不止是你自己在工作,而是一种合作,所以,你的品质会影响到别人。但生活是真正对你自己的,不对任何人。咱们现在工作还不像外国一样习惯经常调换,多数会干上很长时间,那么,当工作时间长了势必会变单调的时候,生活依旧单调,你回想起那段时光是会有遗憾的,特别是当我们有能力去尝试的时候。当有更多的人有心情、有心思去关注生活品质,去在意自己生活,不再过多关注自己的那一小步得失的时候,人们就会把生活过得更充实,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去。比如说去骑马,去认认真真地养一只宠物。我希望将来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骑马,让自己真正融入到这项有意思的运动当中去。”(文/周棣宁)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