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朱美美:异乡的骑手梦

2011-7-15 14:15|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0年4月刊

摘要: 我在德国认识一位十七岁的小姑娘。她名叫朱美美,是一名骑手,从师于马背皇帝鲁德格。谋面的第一眼,乖乖、豆豆、妮妮、囡囡……反正是小宝贝那类的感觉。看上去这姑娘小于实际年龄,更想不到她已经有近12年的马龄。 ...
我在德国认识一位十七岁的小姑娘。她名叫朱美美,是一名骑手,从师于马背皇帝鲁德格。谋面的第一眼,乖乖、豆豆、妮妮、囡囡……反正是小宝贝那类的感觉。看上去这姑娘小于实际年龄,更想不到她已经有近12年的马龄。只在握手的一刻,那只小手的力度仿佛在告诉我她真的是干这行的,这次偶遇,使我神清气爽,也让我看到了中国马术发展中的巾帼不让须眉。




据朱美美的妈妈讲:“美美5岁时,才到我大腿那么高,就能跟马儿玩到一起了。你看这条我找出来的那会儿她穿的小马裤,才一尺多长……”露着怜爱的陈述,我知道了那种外部环境使一个幼小的心灵得以和鸡、鸭、狗之类的小动物打得火热的孩子见到马的亲昵。那是和马玩,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在平等地交流中起步的一种纯洁境界,更是一种造就,是咱中国的道法自然。

说起朱美美对马的爱,就不能不提她的母亲,一个在美国奋斗了26年的北京女人。当年,她“利用”美美对马的爱让她不断成长着。朱美美告诉我,在她长大的日子里,妈妈总是不断给她重复着这样地话语:“你只有完成了钢琴课之后才能去骑马,你只有完成了今天的作业之后才能去骑马……”当美美把对滑冰等其他运动的爱梳理成对骑马唯一爱时,朱美美自己就开始嘀咕:“如果没有一匹生在咱家的小马,我的人生就无乐趣。”于是,家里就给8岁的朱美美盖了一间马房,那里至今还留有这孩子的小爪子印。同是这一年,朱美美的教练对她妈妈说:“美美有美感,会跳得很漂亮,但不会有什么大造就。”妈妈如实地告诉了美美,但美美仍一如既往。而她的妈妈也认为:美美能打理、饲喂她的马,是培养一种责任,用学业、钢琴挣骑马的时间,这是体会人生的一种实现。于是,当8岁的美美争得南加州钢琴第一时,她有了一匹真正意义上属于她的竞技障碍马。当美美12岁时与她的坐骑力拔南加州少年组总积分第一,开始了她不归的马背生涯。“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李白这种对酒的痴迷,何尝不是美美对马背的眷恋。




一个人的专注可以旁若无物,我很有这种体验,很能体会美美妈妈的那番对于放弃的描述:“她放弃了圣地亚哥的阳光、海风、“云”一般的生活,来到异乡享受寂寞的德国乡村马术。”2009年,美美被妈妈领进了德国这个马术王国。经老鲁家逗留回到美国一段时间后,美美对她妈妈说:“我要去德国,那有一个马术的“场””。到德国后,老鲁调侃这姑娘对马术煎熬的承受力,这姑娘坚定地表示要在这里把自己燃烧5年。从2009年圣诞节至今,朱美美没有一天休息。朱美美来到德国见的第一个月时,听说她与小狗的共同生活只花了56欧元,但她每月的学费却要付近一万欧元。

当她妈妈一个月后来到女儿身边,冰箱里的东西所剩无几,只能用自己的厨艺去补偿。为追求而放弃其他,这是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幸福,一种更上层楼的充实。我忘不了见到朱美美时那盈于耳边唯孩子独有的“豪迈”。
“某人今天休息,我要完成她的马匹训练。”
“几匹马?”
“8匹!”
……

在分手时,我提起那包由她代替妈妈转交给我们的沉甸甸的食品袋,心中泛起些许酸楚。朱美美是中国孩子,是北京的海外兵团,她的路还长着呢。但她是幸运的,她的马背不归之路比起国内的马背前辈们有如开启航标大航海时代的到来。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当朱美美孩提放飞鸽子时,她无意与天际的衔接就是今天的马背,也是要贯通她祖宗故土的中华,那与马同呼吸共命运的跳跃。三月未到,老鲁淡淡地告之“下个月我带你打比赛”,用国人的说法就是“我带你玩儿”。这种荣耀也是老鲁作为老师的光荣,而朱美美赢得的是一种享受,这就是“过程”。美美的妈妈不无兴奋地说:“祖平对美美的“赢得”很惊讶。在最近的比赛中,老鲁和他74岁的老师在场,同场的还有瑞典国家队的教练和骑手,还有一位德国马背的青年才俊。”有三位奥运骑手共同为美美摆杆,也可看做是对美美的特殊关照吧,但蕴含更多的是肯定,是鼓励,是识得,是希望,更是榜样。我们从美美身上印证了马术也是生活,生活就要面对:成功、失败、幸福、痛苦,一切的一切,只是她比常人生活的更典型。今年三月,美美还要完成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学分,生活也是承受,也是忙活。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忙到这份上,实为不易。(文/王冀豫,图/朱美美)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