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林子心:骑马是一种挑战

2011-7-15 14:06|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0年4月刊

摘要: 虽然林子心生在加拿大温哥华,但父母均为香港人的她,心中一直有着自己的“中国结”。2008年,为了代表中国香港参加北京奥运马术比赛,她放弃了加拿大国籍入籍香港,并且最终和香港马术队一起成功取得四张北京奥运马 ...
作为香港马术运动队中为数不多的女骑手,翻开林子心(Samantha Lam)的履历,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儿已经获得诸多骑手荣耀:14岁首次参加马术大奖赛;1996年成为奥运马术队第一后备骑手;1997年作为最年轻参赛骑手参加了瑞典哥德堡世界杯总决赛;2005年在德国获得德国专业骑手最高荣誉——德国骑术金牌“Gold Karte”;2008年作为中国香港马术队骑手,参加了北京奥运会马术障碍赛的比赛(排名第66位);在去年的全运会上,她随香港马术队获得全运会场地障碍赛团体铜牌。




虽然林子心生在加拿大温哥华,但父母均为香港人的她,心中一直有着自己的“中国结”。2008年,为了代表中国香港参加北京奥运马术比赛,她放弃了加拿大国籍入籍香港,并且最终和香港马术队一起成功取得四张北京奥运马术障碍赛入场券,令香港史上首次组成马术队出战奥运会。去年,在和香港马术队一起获得全运会场地障碍赛团体铜牌之后,年底的广州亚运会和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已经成为了林子心奋斗的目标:“我觉得,骑马就是一种挑战,尤其对于女骑手来说,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和耐心。”




命中注定的马背生活

1978年,林子心出生在加拿大的温哥华,或许是因为她的父亲曾经是一名业余马术障碍赛选手,亦或许她出生的年月在农历生肖是马年,命中注定会与马有着割舍不断地情结。1985年的某天,七岁的林子心和爸爸一起去马场玩耍,她被一匹小马深深地吸引住了。“那匹小马做了很多有趣的动作,让我一下子喜欢上了她。也许是我的生肖属马,就注定了我和马分不开了。”回忆起自己和马的第一次接触,林子心总要感激地就是一直很支持她的父亲:“我的爸爸曾经是一名业余马术障碍赛选手,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在香港骑马,所以他也希望可以在我身上延续这种驾驭马匹的情节。我记得那会儿我骑烂过小木马,而且在我八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参加比赛了。”

在林子心十岁的时候,她对她爸爸说想成一个职业的骑手,林子心说:“那时候我去英国寄宿学校上学,我决心成为一名优秀的女骑手。虽然那时候我还小,或许我父亲对马的那种特殊基因,以及他对于我的爱,最终答应了我的选择,将骑手作为我一生奋斗的目标。”




1998年,林子心拖着两箱行李、带了两个马鞍,被父亲送到了德国的一个马场学习骑术,也让她开始了十年“简单,枯燥”的骑手生活。尽管全家都支持林子心的骑手梦,但是庞大的开支实在让他们望而却步。为了能完成学业,林子心不得不半工半读,对于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来说,这的确有些“残酷”:“父母都不在我身边,自己一个人有时候很寂寞,要学新语言,又没有朋友。”不过,在马场,林子心根本没时间思考这些。作为骑手,她每天要骑很多匹马,而且在日益竞争激烈地马术赛场上,为了能够得到更好成绩,甚至周末也不会休息。骑手的生活是非常疲惫和苛刻的,不仅你要做到最好,你还得训练马与你做到人马合一。这也是一项非常危险的工作,在德国的八年,林子心没少受伤。同时,除了骑马训练之外,每天如旧的工作已经几乎让她快坚持不住了。“八年间,我每天除了要骑自己的马,还要帮马房骑马,平均下来一天大概要骑10-12匹马。除此之外,我还要喂饲料、清扫马厩、遛马、刷马,每天休息的时间非常少。”林子心说:“这期间我想过放弃,但一想到与马匹相伴的温馨场面和父母的支持,我就决定必须坚持下去。”

如今能够参加奥运会马术比赛,可见林子心的八年可谓没有白费:“当我拿到奥运会比赛入场卷的时候,是我这些年最开心的时刻,我的努力和付出是成功的。我觉得,马术选手就应该到马术强国去深造,多学习些东西,因为在那里有很多基本及初级工作给年轻的骑手,最好的人都在那里骑马。”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如果没有这八年的艰苦磨练,林子心可能一辈子也达不到今天的成就。




马也是会吃醋的

女人喜欢马,更多的体现在细心和耐心上。作为职业骑手,成天和马打交道的林子心谈起和自己共进退的伙伴时这样告诉我:“女人骑马,是用心去驾驭的。”的确,从体型结构上来讲,女人很难用力量去驾驭马匹,她们更多地只能靠沟通去让马听话,所以女骑手必须有更多的耐心,才能让自己的战友与自己一起完成比赛。“骑马可以让女人保持好身材,而且这也是一种挑战,能够用自己的双手让这样一个大家伙安静,听话地做各种动作,巾帼不让须眉嘛。”林子心说:“作为一个的女人,我觉得自己更适合于骑活泼一些的马,但是不太适合骑大型及重型的马匹,因为力量上我还是要弱一些。”

林子心在奥运会上策骑的马匹“Tresor”的离开让她很伤心:“那是香港赛马会赞助给我的,在比赛中,它是一匹非常勇敢的马。每当我们进入比赛场地时,它总能带给我很多信心。而在场下,我给它取名叫“肥仔”,因为它和我一样都喜欢吃美食,而如果我多亲近了其他的马匹,它就会显露出吃醋的表情,很有意思。它有一颗金色般的心,是我站在奥运舞台上的最佳拍档,我非常想念它。”

如今,林子心正在和自己的“VDLUsday”备战着11月份的广州亚运会:“这是一匹荷兰温血马,今年九岁。她跳的很好,但我们还需要打更多的比赛来积累和磨合,毕竟它的国际大赛经验不足,要面对亚运会这样竞争激烈的大赛,我们还得努力更多。”(文/易达黎,图/Soloman Lam)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