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品鉴 查看内容

为自由而生——《奇异的蒙古马》

2013-3-1 01:20| 发布者: Juno |原作者: Miumiu|来自: 《马术》2013年2月刊

摘要: 严格来讲,这不是一本书,是一部短篇的动物小说。英国作家詹姆斯·奥尔德里奇写作完成,1981 年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与其他动物小说一起翻译出版。在通篇故事里,我只看到一个词:自由。是的,这匹小小的蒙古野马,用它 ...


严格来讲,这不是一本书,是一部短篇的动物小说。英国作家詹姆斯·奥尔德里奇写作完成,1981 年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与其他动物小说一起翻译出版。

在通篇故事里,我只看到一个词:自由。是的,这匹小小的蒙古野马,用它的经历强悍地传达了“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的精神。在它的认知中,不可以被奴役,不可以被驯服,不可以抛弃挚爱,不可以甘居人下!即使身陷囹圄,即使身患残疾,都要奔跑、战斗,保护自己的爱人,然后站在山巅之上,马群之首,让人仰视。



在蒙古大草原上,已经消失很久、被世人认为已经绝种的蒙古野马出现了,英国、俄罗斯、捷克和德国的科学家们用尽一切办法,最后使用了催眠弹,一共逮住了4 匹野马,分别送到各国的野生动物保护区内。而其中送到英国威尔士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就是这篇小说的主人公,一匹叫塔赫的小公马。故事从它到了英国后开始。

杰米森教授是英国国立野生动物保护区的主任——一位优秀的动物学家。他为了让一匹蒙古野马乐意在此安家,一年前就驯养了一匹名叫“小苍蝇”的设德兰矮种小母马。“小苍蝇”温顺老实、天真可爱,是教授的小孙女基蒂的好朋友。塔赫到了新的地方之后,暴躁异常,于是杰米森教授便将“小苍蝇”也放入了保护区中,想让它与塔赫做伴。他想:如果温顺的小母马能让这个来自大草原的野马安静下来,并且开始信赖人类,那么这个暴躁的小男孩就能在这里安家落户了。

但是塔赫渴望自由的愿望如此得旺盛且强悍。在前往保护区的路上,它在车里直打响鼻,又踢又刨,不肯安于被禁闭的现状;到达目的地后,人们打开车门,它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浑身的肌肉都在紧绷,“像后背弓起的猫”一般,好似马上要发起进攻,然后它猛地蹿下,向草场方向奔跑,转眼就消失了。第二天,教授的助手打电话报告,他看到塔赫在保护区的围栏边不停地奔跑,像是在寻找出口。随后,保护区的工作人员见识到了它的坚韧和顽强。

塔赫在巡查遍了保护区后,貌似在一条河谷中安定了下来,杰米森教授将早就准备好的“小苍蝇”放了进来。塔赫从一开始的对抗袭击,慢慢地开始接受这个唯一的伙伴,接着,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在某一天,教授和他的孙女基蒂发现,塔赫带着“小苍蝇”——逃跑了。人们找遍了整个自然保护区,最后在东边山里的电网与废金矿坚固的古老石墙衔接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窟窿。那里石块遍地狼藉,有些石块居然在远离墙外20 多米的地方。窟窿不太大,恰好能钻出一匹马。从墙外那些石块上的斑斑血迹来看,塔赫大概是把蹄子踢碎了。这得需要多么强韧的神经和坚强的决心。

紧接着,这对伴侣开始它们长途跋涉的逃亡生涯。它们遇到过吉普赛人,和路上认识的另一匹枣红马一起被逮到,塔赫非常凶悍,所以它的四蹄被捆住,人们要训练它驮运行李,而它的暴躁让它遭受到了比枣红马更为暴力的对待。但即使是这样,它依然毫不屈服,在一个深夜,它以惨烈的方式带着伴侣“小苍蝇”离开——身上缠着铁丝,身后拖着木桩;接着它们又遇到了马戏团,马戏团的人看到它的时候,它的前胸、脖子、腿上都是划开的伤痕,结着血痂,肩上还插着一支小钢箭。马戏团的人们惊诧于它的顽强,但也依然想留下它,然后,不出我们所料,它又逃跑了。

在无数次躲避人类的追捕、野兽的袭击中,它与伴侣“小苍蝇”的感情也日益深厚,或许这是作为一种动物保护伴侣的本能,又或许是作为首领守护自己的族群,但不能不让人敬佩它的精神,它只想回到那片草原,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杰米森教授在它出逃的一年多时间里,接到许多电话,向我们展示了它的回归路线,它居然跨越了几个国家,它的故事也逐渐被更多的人知道,并引为传奇。


在这个回家的路上,它的腿骨折过,皮毛被撕裂过,蹄子破碎过,人们在传说它的野性难驯,或许我们可以将这种野性解释为对生命、对自由的无限渴望。它不能与人一样言语,我们无从得知它对疼痛的感知,也无法详细地知道它具体经历过什么,只能从发现它的人的叙述中零星地拼凑出它的行迹,这个行迹背后隐藏着无数的危险和困境,但正因有了这样的行迹才让人着迷,并由衷地敬佩。

就在我以为它迟早会在这种艰难困苦中死去的时候,它回到了向往已久的草原,人们发现它的时候,它正围绕在躺倒在地的“小苍蝇”身边悲鸣。“小苍蝇”在生产。它们在回归的路上有了爱情的结晶,但这一路实在太过艰苦,“小苍蝇”种种痛苦的迹象表明,它在难产。有人想过去帮忙,但塔赫明显不愿有人靠近,它不停地转着圈,却苦于无法减轻深爱的伴侣的痛苦;它巡视着周边,企图赶跑所有的危险。它有了自己的领地,当上了一个野马群的首领,它有了向往已久的生活,但它对即将到来的、失去伴侣的痛苦好像有着预感。

“小苍蝇”终于在产下一匹小马驹后死去了。塔赫痛苦万分,它不停地用鼻子嗅着爱人的身体,发出一声声嘶叫,场面令人心碎。人们调来了直升飞机,他们在与塔赫对峙许久后带走了小马驹。没有母马的喂养和保护,小马驹生存下来的可能性很低。杰米森教授的孙女基蒂在失去了可爱的“小苍蝇”之后,将爱心转到它和塔赫的孩子身上。

塔赫在确认失去了爱人和孩子后,转身离开了,带着它的马群,小小的身影昂首向着远方,像个英雄。它失去了亲人,但终于,它赢得了自由,和生命的尊严。


(文/Miumiu 图/ 李艳阳)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