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呼伦贝尔

2013-1-1 13:48| 发布者: Juno| 查看: 2869| 评论: 0|原作者: 心情|来自: 《马术》2012年12月刊

摘要: 现实又一次拿出了它的手段,磨一磨我们期盼辽阔草原的热切之心。海拉尔的飞机晚点2 个小时,海拉尔到牙克石,又在修路,80 公里走得缓慢而长久,颠簸摇晃中,听着草丛中蛙叫虫鸣,时不时有梅花鹿从车前灯光中跳过,朗 ...


现实又一次拿出了它的手段,磨一磨我们期盼辽阔草原的热切之心。海拉尔的飞机晚点2 个小时,海拉尔到牙克石,又在修路,80 公里走得缓慢而长久,颠簸摇晃中,听着草丛中蛙叫虫鸣,时不时有梅花鹿从车前灯光中跳过,朗朗夜空中,星汉璀璨,皎白明月散发着晶莹光芒,让这世界静谧而安详。


心随蹄声远,风逐白云清

到了目的地已经下半夜,雾气弥漫,月过中天。这里叫做卡伦堡马术俱乐部,隐然于群山环抱的山谷之中,住宿条件相当不错,高阔的房间,整洁的内饰,干净的寝具,实用的壁炉,让房间充满着北欧气息。宵夜也是丰盛无比,接待经理更是热情非凡,三两杯之际,曙色已经悄悄映在这碧绿草原上了。

日上三竿,我们在鸟鸣中逐渐醒来,步出回廊,满眼是蓝天、白云、绿草、青水、远山、丛林,仿佛满世界就这几种简单的东西,但又觉得偏偏是这几种简单东西的组合,是全世界最精彩的画面;两匹马戏耍着,追逐着跑了三四圈;这里就是呼伦贝尔了。

今天的安排是休整,让同行伙伴们感受一下呼伦贝尔草原,同时也试一试马,适应马。众人搬鞍挽缰,备屉调蹬,疏于骑乘的马儿们,也没有见过这等阵仗,西部鞍具着实让它们惊心动魄了一番,最先闹腾的是一匹长鬃白马,大家一致让清风上。于是戴着防蚊帽,穿着徒步鞋,穿着蓝衬衫,清风就上去了,一下撂蹶子,一下起仰…二话没有,帽子右飞,鞋子左抛,清风应声落马。这一摔,两个效果:其一,着实满足了所有在场同好的心里期盼与相机快门需求;其二,真切地给了大家一个下马威,多少人都在心里打起了鼓。

嬉笑怒骂中,人马逐一配对。但人多马少;于是众人决定先吃饭,下午继续,调马选马。下午时分,外援的马也到了,看上去倒是老实,块头也大,但怎么看都更像做着拉车的工作。不管怎么说,男女英雄们最终都上了马,沿公路去到一处湖水边。月出东方,灿烂如金,湖水流光,马影踯躅。

卡伦堡征程


第二日终于要正式出发了,晌晴白日,蓝天流云。天气很热。众人上马出发,向南走向山林。一条小沟援引着我们走向山顶;蜿蜒崎岖,白桦成荫,绿草深密,各色鲜花绽放,赞美之声此起彼伏。此处算大兴安岭中脊中段的西面坡,山不很高,林草繁茂。路线就在这山林丛草之中蜿蜒曲折。登高处,山波漫卷;入沟底,草深没马。远方有河流,缓行如静;曲线优美,环绕之中似是巧工作为。

此间野生动物实在不少,狍子时有隐现,引得男女牛仔几欲追击;终于按捺不住,追逐而去,已不见那些灵动的小身影;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能看到,别痴心追到,不过就是当作个纵马飞驰的由头罢了。天气太热,于是晚归;绕行于苍翠山谷之间,徜徉于清风徐来之际,看着漫山野花绚烂,一时间,只觉繁华荣辱,世事艰辛,如依敏河水无声无息,流向远方,心头只有平和与满足。因着这些感触行不知倦,感觉没用多久就回到驻地。人歇马放间,这一天美好的时光留在了心头。

待得转过天来,烈日依旧高挂,于是将一天的线路拆分成两个半天的骑行。上午依旧观景,穿林,玩水,指点江山;中午休息时分,几位男士忍不住对清澈湖水的向往,投身融入了其中,蝶仰蛙自,各显神通,又找得一捕鱼小船,俯观碧水,仰视晴空,共浮荡湖面,那叫一个爽快! 下午主要是秀影,在这美丽山水间。

鄂温克之旅




卡伦堡之行美不胜收,但我们此行还有其他的地方需要征服,于是在领略了大兴安岭的风光之后,我们转战到了鄂温克旗巴彦嵯岗苏木,在这片辽阔的草原上进行两天的折返骑行。但,好大的两场雨。所幸巴彦嵯岗苏木的马相当地出色,并没有让雨减去我们的兴致。

到了鄂温克的第三天,终于天晴了。一早起来,抓紧晾晒所有能晒必须晒的东西:鞍子、汗屉、靴子、手套、袜子、裤子、衣服……漫天白云又开始变了颜色的时候,我们出发回行。希望不要再下雨,又怕太热;大家皱着眉头纠结着,还是各自备上了雨衣,老王哥做的雨衣五彩斑斓,真是惹眼。穿过一片林子,又一次踏上草原,长生天(入乡随俗,用个草原的尊称)也下定决心不下雨了。白云在蓝天上演着史诗样的大画作,草原上绿草漫漫,更有我们难以抑制的奔驰雄心。

这个时候,要有阿洪的歌:仰望你的天空多蔚蓝走过你的草原多辽远你的歌声天上飘来像那琴弦把我心拨乱喝过你的奶茶多香甜摘下你的山丹多烂漫你的毡房你的炊烟常常出现在我梦里面天空飘来白云一片它的心上写满思念夜夜梦回蒙古高原……

又一个漫坡,满眼都是成群的马、牛、羊,它们自由自在,悠闲自得,我们的路过,无论漫步还是疾驰,对它们都毫无影响。眼见苏木就在前方了,不少弟兄姐妹还在抓紧时间策马奔驰。两天的穿越过程非常棒,马匹状态也非常好,就是嫌时间过得太快。

我追上向导马倌,一个达斡尔的小伙子,据说是个骑“生个子”的高手,名叫巴图。有意思的是,这里是鄂温克自治旗,但是本次伴随我们的三个马倌貌似都是达斡尔族的。巴图不善言辞,酒量很好。两天的穿越,一匹马体力有所不支,由巴图牵着链回来。我和巴图并行,他此时在马上要时不时地变换着坐姿,他很是感慨,好似自言自语:马累了。要知道他的坐骑在昨天出发的时候,躁动非常,费了好大功夫才上得马背。至于巴图自己,他说他的腰累得不行了;这里已经没有这样骑马的了。

当地一般情况下都是骑摩托代步,只有在冬天大雪时才有机会骑马出行,因为雪太大,摩托没法行驶。所以一般的夏季,马匹其实应该是在草场放养的,基本没人骑。这才明白这些马匹为什么如此健硕。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马友们陆续到达了终点,不远的行程加上一路的风景,让这些人精神依旧振奋,但是此次行程已然结束,只有默默地在心中发愿,将会再来呼伦贝尔,再次感受呼伦贝尔草原上的马背时光!

(文/ 心情 图/ 乔志勇、开心狒狒、老王哥、鱼缸)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