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中国马术30年:前言

2013-1-1 10:08| 发布者: Juno |来自: 《马术》2012年12月刊

摘要: 12 月8 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自1979 年国际奥委会恢复了我国的合法席位后,国际马术联合会代表大会于1982 年讨论了我国的入会问题。1982 年第12 期国际马联公报公布:“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马术协会入会问题,代表 ...


12 月8 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自1979 年国际奥委会恢复了我国的合法席位后,国际马术联合会代表大会于1982 年讨论了我国的入会问题。1982 年第12 期国际马联公报公布:“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马术协会入会问题,代表大会同意给予其临时会员资格,在得到伦道尔先生(Mr. H·E Rundle)于1983 年4 月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提交报告之后,其正式会员资格将在1983 年得到执行局的批准。”

1983 年4 月16-26 日,国际马联负责亚太地区马术活动的中央委员伦道尔先生来到中国进行考察访问。在其回国后不久,我国接到国际马联执行局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马术协会于1982 年12 月8 日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第80 个正式成员国。

同年,国际马联还承认了亚洲马术联合会为大洲级马术组织,我国拥有了亚洲马联副主席的职位,中国马术运动向世界迈出了重要一步。

自此,中国的马术运动开始了它艰难、奋进、拼搏、成长、兴盛、蓬勃的道路。





国际马联的伦道尔先生来中国访问考察我们的入会情况时,只参观了当时我国唯一一支马术队——内蒙古军事体育学校(马术队)。内蒙古队从建国初期开始就是国内马术的主力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内蒙古队的技术、教练水平和骑手素质都是中国首屈一指的。

当年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的乌兰夫同志曾担任马术协会名誉主席,他非常关心民族传统体育,支持民间传统的赛马和马术活动的同时,也同样重视在部队和地方发展马术运动。早在1956年,乌兰夫任职内蒙古军区司令员的时候,就曾有过批示,让骑兵五师和内蒙古公安部队超龄战士的两支马术队集体转业到内蒙古自治区体委。这无疑为内蒙古的马术运动奠定了一个强大的基础。这也说明了内蒙古队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足以领军国内马术的原因。

在我国加入国际马联之后,全国各地积极开展马术运动,新疆、西藏自治区开始组建马术队,这个阶段内蒙古马术队输出了大量的教练员力量,著名教练张汉文就曾参与过新疆队、西藏队的组建与教学培训。除此之外,内蒙古马术队在20 世纪80 年代,承担了几乎所有国际间的马术活动,包括在内蒙古自治区举办的马术国际邀请赛、为国内外的来宾做马术表演、应邀参加香港赛马会举办的马术比赛等。

20 世纪90 年代初,中国马术运动的第一个转折点来到了。组建不久的新疆马术队赴吉尔吉斯斯坦进行了近两年时间的封闭式训练,新疆队队员的技术水平较以往明显提高。在1993 年的第七届全运会马术项目上,新疆队包揽了障碍和盛装舞步2 个项目的团体、个人共4 块金牌,一时哗然。这也让国内的各家马术队看到了“走出去”的学习成果。

1993 年10 月,第七届全运会结束后,在门头沟体育场里有一次小小的内部马术赛。这场比赛做了一个小小的尝试。就是在不争取最快时间的情况下,让马匹在跳跃时注意节奏和高度,而且这是国内第一场带有争时赛的比赛。这场比赛在以往的平着跳的基础上带给了所有人一个新的视角。比赛方式的改变直接影响到训练方式的改变。所有的这些改变一是参照国际标准,一是依据多年经验的摸索。中国的马术比赛日趋完善。

1994 年,在这种“润物细无声”式默默改变的时期,石景山乡村马术俱乐部第一次以私人俱乐部的身份参加了全国锦标赛。据说当年石景山俱乐部向中国马协的秘书长薛立提出参赛申请后,马协回复了一份批件,这份批件被当时的俱乐部负责人巴纳镶在镜框里,挂在俱乐部很长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民间力量也在逐渐形成,一批俱乐部、马场相应建立,从简单的游乐、到私人爱好,再到专业教学,马术越来越受到关注,这一点从1994 年石景山马术俱乐部举办了全部由业余骑手参加的通级赛,就可以窥见一斑。

1997 年,一直与新疆队队员一起训练的石景山马术俱乐部成员们组成第一支非全部专业骑手的队伍,带着从澳大利亚学习的成绩和购买的马匹,以北京队的名义,参加了当年的第八届全运会,并力克夺冠热门内蒙古队和新疆队成为冠军。这一次,更加激起了马术界的一阵学习风潮。广东、上海等专业队纷纷前往马术高度发展的欧洲国家取经。

2001 年第九届全运会,广东队异军突起。广东队在赴国外学习并购买马匹之后,训练方式和队伍都进行了大的变动,一举囊括了2003、2004、2005 连续三年的全国锦标赛的金牌。大家都看到了开阔眼界、学习国外先进技术带来的改变。上海队也拿到了2005年第十届全运会的团体、个人2 块金牌。

在采访中国马术协会前任秘书长成庆先生时,他谈到当年的这种变化:“可以看到,比赛方法的改变、队伍的改变,还有当年的一批骑手和教练员如哈达铁、袁茂平等人,也在其中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新疆、广东、上海各队出门学习后的成功经验,从成绩上看,引领着中国马术的不同阶段;但也要注意,因为有各种条件的限制,所以在以后的发展过程中要避免急功近利的可能。”

在我们的编辑对马术界数十人的采访中,许多骑手、教练等老中青各个层面的马界人士纷纷表示,2008 年奥运会之后,中国马术有了一个从量到质的飞跃。各种以专业教学为主的俱乐部也层出不穷,马匹的繁育、配种也招致更多人关注;以休闲娱乐为主的民间团体和爱好者们骤然增多;这一切导致马匹价格上涨,各种周边产品的经营和渠道开发也呈上升趋势。民众对马术项目的关注度明显提高,国内外的交流与协作也明显增多,经济往来频繁也让欧洲看到了中国市场的潜力,这点可以从近两年北京、上海马业展会上,国外供应商数量的增多得到印证。

优秀骑手红权这样评价最近的10 年,“2003-2012 年中国马术的发展是突飞猛进的,国内的马场有几百家了,还引入了世界杯、各种马术节,这些活动推动了中国马术快速发展。每年大量的温血马进口到中国来,可以看出中国的马术层次提高了。2008 年奥运会,我国选手参加了马术三个项目的比赛,这让很多新老骑手及马术爱好者的积极性大增,使马术这项运动在中国普及开来变得更有可能。”不仅如此,用亚运会的成绩也可以很容易地说明中国马术成绩的上升:1998 年泰国曼谷亚运会团体第六名;2002 年釜山亚运会团体第三名;2010 年广州亚运会团体第二名。我们与其他国家的差距正在一点一点地拉近。

2008 年之后,各种国内、国际赛事也明显增多,优秀骑手多力坤说:“以前就是一年一次锦标赛,比完就回家训练了,现在比赛多了,但马匹的质量就有些跟不上,这方面的问题很明显。在国外,一个人大约有6-7 匹马用来比赛,都是靠俱乐部或者马主的支持和赞助。如果马不好,骑手还可以换马;国外有很多比赛,成绩提高得自然就快。”著名的音乐人峦树这样看待:“这么大的国家,我们的比赛太少了,留给骑手和马匹的调整周期也很短,赛事安排不够科学。现在只有全国锦标赛、全国运动会和西坞大奖赛是固定的比赛。鸟巢的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是一个5 年期的比赛。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今年是开赛前两个星期才通知具体的比赛日期,这一周在北京,下一周在成都,很多人因为时间、运输等问题无法打完全程。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现有体制的不足。”

除了各省、市、自治区的马术专业队之外,从石景山俱乐部到西坞、到天星,再到现在遍布全国的数百家马场,民间力量在中国马术运动的历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但这其中也有许多我们不应忽视的问题,曾任中国马协秘书长的常伟先生曾经这样说:“或许我们的硬件设施已经很出色了,比如我们有漂亮的马场和俱乐部,但是我们的软件落后西方国家可就太多了。”一语中的。比如中国现在还没有一个通过了国际标准认证的马医院,但可喜的是已经开始有人专门去国外学习马房管理、钉蹄、运动医学等一系列相关科目,并且这些项目的市场需求将会随着中国马术的更快发展而增加。马术的发展应该是全方位、立体化的,但就如天星调良马术俱乐部总教练张可所言,中国的马术产业链尚未完全形成,许多环节尚待建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的马术事业呈现了一种蓬勃向上的态势,我们有理由相信,前辈们的不断尝试,和中国马术30 年的不断打拼,机会也许已经形成,重要的是马术道路该如何变更,如何发展。我们坚信,不管有多少困难或多少弯路,它一定会向着更好的未来前进。


(策划:《马术》杂志编委会     顾问:哈达铁、蔡猛、王振山       执行:《马术》杂志编辑部    
图片提供:王绍松、刘燕、吉恩思、多力坤、朝鲁、刘丽娜、陈景川、宇宏、顾兵、峦树等)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