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心迪:如果一生都能骑马

2012-8-7 13: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677| 评论: 0|来自: 《马术》2012年8月刊

摘要: 朱心迪只有14 岁,却有173cm 的身高,纤长匀称的好身材,穿着简单,说话行动间,小女孩的快乐情绪很有感染力,让人羡慕她这种快乐。她有个小小的梦想,如果能一直跟马在一起,不管工作还是生活,那就太完美了。建议我 ...
朱心迪只有14 岁,却有173cm 的身高,纤长匀称的好身材,穿着简单,说话行动间,小女孩的快乐情绪很有感染力,让人羡慕她这种快乐。她有个小小的梦想,如果能一直跟马在一起,不管工作还是生活,那就太完美了。





建议我来采访朱心迪的老师给的理由是,“她是个很有潜力的孩子”。所以在一个阳光像年轻的孩子一样明媚的下午,刚刚骑完马在马场里习惯乱逛的朱心迪开始用极其简单的语言,介绍她和马之间的事情。思路简单的她一直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很好玩啊,太好了。”

骑骑马,念念书

早上6 点50 起床,洗漱吃饭;7 点20 出发,8 点15 到校;下午下了学直接到马场,天黑了回家吃饭,饭后做作业。这就是朱心迪平日的生活。到了周末,就是她最舒服的时候了,“上午骑骑马,中午念书,下午打扫马房。然后就在马房里呆着,”朱心迪说,“我觉得照顾它,陪着它玩是最好玩的事。周末一般都在马场呆着,刷马,给它喂料喂草,拉着它遛,跟它一起玩。

“我爸爸最早来骑马的时候会带着我,但他只是因为爱好,随便骑一骑,顺便也让我骑着玩儿,于是我也开始学。以前一个月去一次,后来就很频繁,每天每天骑。我爸妈也没想到最后我会喜欢上,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就这样骑着玩了一年,越来越喜欢,于是爸妈就给我买了一匹马,现在我就可以经常去参加比赛了。”那是一匹青色的比利时温血马,朱心迪没有给它改名字,仍然叫它的原名Bugatti(布加迪),跟马在一起的时候,朱心迪的孩子气表露无遗,抱着马头来回晃,亲昵地蹭脸,那匹高大的骟马开始还比较配合她闹,不时用嘴叼一下,过一会儿就不闹了,偏头无奈地看着自己的主人。

今年朱心迪刚刚考过初中的毕业考试,9 月份就要到美国念书了,“到时候就看不到它了,”她只低落了一下,然后又兴奋起来,“以后要去美国上学,那个学校里也有马场。当初说要去美国念书的时候,我就说要找个有马场的学校。”她要去的学校位于康乃狄克州,她和爸妈没有选择纽约等大城市的学校,那里根本不可能有马场,“我现在要去的这个学校的教练以前参加过奥运会的比赛,虽然学校的马房建筑不一定会有很高级,但能骑就很好了,这样就又可以一边念书一边骑马了。”不过马上要跟这个相处了2 年多的伙伴分开,她也是舍不得,“它是我的第一匹马,我也舍不得卖掉它,就先放在马场养着吧,只能等我暑假回来骑了。”

“两年前,爸妈给我买了这第一匹马,当时它9 岁,现在已经11 岁了。我的马很重,那时我的水平还很低,骑着它连跑都跑不了。以前上课时用的教学马很轻,很好操控,一碰就走,可这匹马很懒,我只要动作做不对,它就根本没反应。可它怎么踢怎么踹都不走。但是,它是一匹有挑战性的马,它教给我怎样骑另一匹马,因为我们需要学习驾驭各种马匹,它教会了我怎样适应不同的马。”朱心迪觉得这些基本的学习经验实在没什么可说的,“教练教我怎样给马辅助,辅助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会用后肢工作了,头弓起来,授衔……,什么都要经历一个过程。我现在可以驾驭它了,它帮着我,我帮着它,一起进步。它现在特别好骑了。”

去年,朱心迪第一次骑着它参加俱乐部的比赛。“在学习的时候,教练也会在教课过程中让我跳一些小的交叉杆什么的,当时觉得很好玩,特别投入。后来跟它配合地越来越默契了,我觉得是因为它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后,我的技术也比以前有了提高,所以我们可以一起上场比赛了。”最开始她只能跳一些80cm 的初级,现在可以打120cm 的比赛了。她遗憾地说,国内的比赛还是太少,而且对青少年组的限制很多,她非常想参加更多的比赛。




当它能听懂我的指令

“当我第一次感觉它听从了我的指令的时候,那种感觉,超爽!”朱心迪说起骑马虽然不会眉飞色舞,但那种突然而来的精气神还是比说她自己要高了很多,“这不是突然的某一个时刻,是一种过程,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练,慢慢就学会了。它其实很有能力,它原来参加过全运会,是一匹成熟的马。”

朱心迪说:“很多地方我没法解释出来。但我觉得马是很感性的动物,它能懂你的想法,它也能有自己的想法。”其实以她的年纪,也不可能说出太多关于马术高深的问题,但她说的很平实,“平时我的教练让我不断地在平地上练习伸长收缩,这些在比赛的时候非常管用,它能很快地理解伸长收缩的变化。它是一匹比赛马,本来就会跳(障碍),平时训练的时候,它见到障碍就想冲上去。它不喜欢快步、跑步和原地打圈,它看见障碍特别兴奋,拉都拉不住。”说到这里她哈哈大笑,很享受跟马在一起训练的日子。

朱心迪说自己的Bugatti 是一匹比赛马,平时再怎么难骑,一到比赛就非常好骑,就像平时调皮,但一到考试就超常发挥的学生一样。“不过我可不是这样,我在学校很乖的。没有在马场那么疯。”说到自己在马场里是怎么“疯”的,她一副标准的小女孩的摸样,“有的时候也骑着马满场跑,就为了好玩。平时遛马就在一边的小场地活动活动,有的时候旁边的有马骑过去,它都会蹦两下。”一人一马都是小孩子的心性。

朱心迪走进马房的时候,有两匹马特意伸出头来看着她,但那不是她的马,她说因为她经常在这里呆着,经常会拿好吃的贿赂,所以看到她进去,都用期待的眼神欢迎她。“平时我很少出门逛,进了马场就算玩了。我很多朋友都不理解我,在马场有什么好玩的。可我就觉得好玩,在家呆着无聊的时候,我一进马房就形容不出来的高兴。除了刷马,喂马,牵出来遛遛,剩下的事就在里面闲逛,看看别人的马,喂喂胡萝卜,抱着它们玩一会,都是幸福的事。”

我的马一叫它就会冲过来,主要是认得我的胡萝卜,一见我估计就像见到胡萝卜了。平时它很闹的,即使闹着玩也会咬着手(不会咬疼),但看见胡萝卜就特别乖。”朱心迪想起跟它在一起配合比赛的时候,“第一次比赛时它带我比的,那个时候我还不能做到让它听从我的指令,毕竟我还不如它会跳呢。我就跟着它,不去打扰它,它自己就过了。现在还租了一匹小公马,它们挨在一起住。平时训练的时候骑完这个再骑骑那个,一天就过去了。只要有机会我就想去比赛,去年FEI 的第二站、第三站比赛,还有马协的一些比赛,几乎都参加了。因为不是奔着名次去的,就是当做练手,所以很放松。”

朱心迪的父母很支持她骑马,“他们觉得骑马是一种高雅的运动,本来我还有个好朋友跟我一起骑马,但她没有我那么痴迷,所以后来就不怎么来了。”说起以后的打算,明显还是很年轻的孩子自己也有着自己的打算,“爸爸妈妈只是觉得我是在玩玩而已,但我不这么觉得,我其实很想当职业的骑手,但现在估计他们不会愿意的,我们也讨论过我以后的职业,我当时说我当医生可以,也要当兽医,他们都没话可说。”说到这里她一副偷笑的表情,“我觉得兽医在国外是很重要的一门学科,但在国内暂时还没有那么高的地位。但即使当不了也没关系,我现在的理想是,不论什么学习,只要跟马有关我都想学;长大以后的工作要跟马有关的,我不想离开马这个环境。我就喜欢在马圈里带着。


......

更多内容,请见《马术》杂志2012年8月刊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