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831|回复: 0

峦树:马背上修行的音乐人(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7 17: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辑/文 周莎莎   摄影/苑菲   拍摄场地/西坞乡村马术俱乐部   灯光提供/中纺影棚



  三月的北京,乍暖还寒,我们在西坞马场见到了刚从长沙赶回来的峦树。曾经在舞台上大声呐喊的他,正安静地坐在我对面,温和、从容……

  如今的峦树,在经历过万众瞩目的黑豹主唱和高高在上的马术冠军这些光鲜身份之后,更像是一个开启了觉知的修行者,营造着胸中日月,继续着人间修行。在音乐中释放,在马背上寻找,在婆娑中内观,为了生活而好好地活着。

  光芒之神

  【摇滚之于峦树,是他担任黑豹主唱时所发行那张专辑的名字——光芒之神。】

  黑豹,这支乐队的记忆与很多人热烈的青春有关。那是一个动辄就狂欢到深夜的年代,那是一个满腔热血但不知道往哪儿挥洒的年代,那是一个被摇滚、激情和梦想充斥的年代。峦树,不仅是主唱,还是黑豹乐队鼎盛时期最功不可没的人之一。那时,每一次看到他,总是声音在麦克前嘶吼,手指在键盘上游走,那一份对音乐的专注透着一种特有的清高和桀骜。

  1990年,峦树开始担任黑豹乐队的键盘手,那也是他与黑豹乐队缘分的起点。时隔不久,在窦唯退出黑豹后的1992年,“在排练当中,大家感觉我特别对,是乐队当时觉得最合适、味道最对最好的一个搭配,后来他们就说你来吧。”他轻描淡写地讲述着那辉煌的摇滚符号。就这样,他开始代表黑豹乐队发出声音,成为了乐队跟这个世界对话的载体。

  “那个时候,我们完成了很多摇滚梦想。1993、1994年我们有一个‘穿刺行动’巡回演出,全是黑豹自己的灯光、音响设备和大运输车等,整个团队完成了大约30多场演出,这个可能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乐队完成过。我觉得那是一个很美妙的过程,也是青春释放的比较过瘾的阶段。”那时的峦树24岁,音乐的光芒之神毫不吝啬地眷顾着这个有才华的年轻人。

  然而,结的起点,亦是终点。这是在任何一个人加入的时候就注定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只是他凑巧在那个辉煌的时刻转了身。“后来,突然之间就不想唱歌了,不想当主唱了,不想站在前边了。”19年后的今天,峦树依然毫不犹豫地用一连串儿的“不想”表达着那个时候离开的决心。其实,很多事的发生和发展,都并非是源自这些“不想”,而是因为那些无比坚定的“想”。“那时候,我唯一最开心的就是能演出回来,回到马场。和马在一起比较纯粹,只想跟这个生命交流。”于是,峦树在1994年离开了如日中天的黑豹乐队。

  美丽的天堂

  【马之于峦树,是他美丽的天堂,但并不是没有悲伤。】

  篡改了峦树主唱的一首歌的歌名——《美丽的天堂没有悲伤》用作这节的标题,是因为基于我的理解,所谓的“人间的神话,美丽的天堂”,莫过于实现了儿时的梦想。

  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人在长大,思想也在延伸,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记起儿时的梦想?倒是常听到有人调侃说,只有当年想当警察叔叔的梦想实现了一半,因为虽然没当上警察,却当上了叔叔。一片哄笑之后,总觉人生已惘然。然而,峦树,在25岁的时候选择去实现9岁那年就埋在心里的梦想。“那时候在青岛的公园,我看到一个人骑着一匹骏马,太漂亮了,我就总趴在公园的墙头那儿看他们训练。”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的这么几眼,却成为了他走向全运会冠军的起点。

  如果说,这是冥冥之中峦树与马的第一次遇见,那1989年是第二次。“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跟景岗山去游乐场玩,发现旁边有个马场,我就说去看看。这一看不要紧,没过几天,我就把家都搬过去了,开始骑马,然后开始盖房子、投资、做马场。其实,很多事情在那一个瞬间就都给你安排好了,你没法解释的。”他说。

  在峦树与马的这场冥冥之中里,一直贯穿着一个很重要的人——带他走向冠军的教练老哈(哈达铁)。“我大概是在1992年认识的哈教练,那时候看他们训练,我才知道自己一直在瞎骑,原来骑马还有这么多的技巧在里面。所以,我马上就把他请到我们的俱乐部去了,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疯了。”其实,疯了的峦树在9岁那年看到的正是此人,“后来知道当年我趴墙头上看的是国家五项队的训练,训练的人正是现在的老哈。”人生的谜底就是这么有趣。

  不过,在峦树的朋友看来,那却是他最不务正业的几年,但峦树好像并不在乎。1994年的一个契机,峦树踏上了作为职业骑手的第一步。“赛程和黑豹的演出有冲突,我一时兼顾不了,只能二选一的时候,就必须得有所放弃。”可以做着自己疯狂想做的事,貌似是踏进了一个内心的天堂。然而,这里并非没有悲伤。

  在峦树的家里一直珍藏着一对马蹄铁,那是“弓箭”留下来的。“弓箭是我的第一匹马,黑马。那时候,我一直想有一匹黑马。它一岁的时候来到我的马房,那天我起得特别早,在所有的马进来以后,它自己就跑到我跟前来了,我心想就它了,没想到它后来长得真漂亮。它是一匹特别开朗的阿尔洛夫公马,每当我经过马房,不用进去,它都会和我打招呼,它能够听得懂我的脚步声。”这个时候的峦树与弓箭,不禁让我想起了伯牙与子期,彼此懂得是何其值得珍惜。就在峦树踌躇满志,准备带着他的弓箭冲击第八届全运会马术冠军的时候,一次例行的马匹检查中,弓箭被查出患有一种奇怪的血液病。最终,弓箭被注射安乐针结束了生命。在我听采访录音的时候,总觉得这段回忆有些残忍。我不知道,弓箭的死是否摧毁过峦树的生活,只知道他把弓箭唯一留下的马蹄铁,一直珍藏在身边。“那时候拉它去‘人道’,它怎么也不走,心里明白得很,就在那不停地叫。”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完美的,或许,那时的峦树,就像他歌中唱的那样“我记得在你走的时候,美丽的双眼泪在流淌……”

  在悲伤慢慢平复了一些之后,峦树再次踏上赛场。但作为一个民间俱乐部代表北京参加第八届全运会,对于峦树来说,还是既兴奋又有压力。“去澳洲学习、选马,跟着澳大利亚国家队最棒的教练训练,然后从那边把马一块儿带回上海,参加比赛。马术的团队冠军,中国体育史上到现在为止也是一个先河。没有人会想到,我们一个私人的团队居然能夺冠。”从那以后,原来总说他不务正业、天天瞎玩儿的朋友什么都不说了。

  掌声、关注,再次扑面而来,而峦树在这个时候又很凑巧地再次转身。“我从1998年开始到2005年都没有骑马,甚至可以说没有上过马。”不敢想象,这对于一个如此爱马的人,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当时实在是太艰苦了,必须得挣钱,没有办法全身心地去骑马。突然之间觉得自己脆弱了,不行了,真的做不到不顾一切的那种情怀。”骑马、去国外买马、经营马场,这些听上去很不错的超前理念,在那个时候却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不可回避的现实面前,峦树选择了离开。

  你就是你

  【峦树之于音乐,是供奉,更是给养;于马,是幸福,更是不遗余力;于自己,是心安,更是修行。】

  “跟着潮流跑容易迷失自己,看不到方向就会丧失能力。东西南北中会有你的角落,所以废话少说,全靠你自己。”这是峦树的《你就是你》。1998年,峦树像自己写的歌一样,重新确立了方向,放下了冠军带来的荣誉,压抑住了对马的迷恋,再次全心回归到他熟悉的音乐世界,互相供奉,互相给养。“我觉得老天赋予了我这方面的一些能力,那就好好把握吧,并不是觉得自己多有才华,真的是老天眷顾。对于音乐,就是一种供奉。”与之前不一样的是,曾披着长发的那个摇滚乐手蜕变成了一个全面俱道的音乐制作人,从歌手罗琦、田震、韩红、许巍等人的单曲或演唱会,到《我的兄弟姐妹》、《非诚勿扰2》等电影音乐的制作,他如跨越那些障碍般来了一个优美的飞跃。

  不得不相信,音乐是一剂良药。七年的沉淀,终于抚平了那段失去爱马和艰苦生活带来的悲伤。2005年,峦树又开始骑马了。“原来的老朋友们说想我了,希望我能回来,我就回来了。”我确信,这是他某种幸福的方向。“现在想想,之前我们几个老哥们聊天时老说,一定要有自己的马场,出了门就可以骑马,然后喝喝酒,有一个相对舒服的环境。突然之间,发现已经有了。”做音乐也是,这几年他还收获了自己的工作室、录音棚。在他的生命里,音乐和骑马相通并共融着,因为它们不仅都关乎节奏,还关乎内心,“骑马,骑到最后是孤独的,就只有人和马。音乐也是,一个人面对音乐,说服自己。”

  毋庸置疑,不管是音乐还是马术,这两座高峰已是峦树的标志,但并不代表他将止步,每个人都会期待自己的下一段旅程,他也不例外,“我希望能带着几个哥们,把中国所有的马种拍成纪录片,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中国的马种是什么样的状况。一个马种上百年才可以形成,很可惜的是我们很多马种都没了。我一直觉得马强则国强,马文化不应该只是表面文章,而是应该渗透在所有的角落里。”对于自己下一段人生,他已有了规划,这个规划当中,有要不遗余力传递的马文化,更有作为一个骑手和一个国民的责任。

  眼前的人,没了印象中的不羁,生活塑造了一个越来越有责任和在乎内心的峦树,就连他想要写给自己的墓志铭也是关于别人,“如果现在给自己写墓志铭的话,我希望写,‘峦树,他是一个会给别人带来快乐的人’,近几年我一直在这么做,因为这样的话自己也会快乐的。”不管这种快乐是否只在一瞬间,他都坚持着自己的修行,“这几年我平和了好多,生命与生命之间就是一种缘分。就像一个骑手永远不要去责怪你的马,马没有错误,错误都是在人。生活也一样,不要去责怪别人,而是要去内观、看自己,不是去怨怼,应该更多赞美。当然,我也会发点小牢骚,还是修行不够,真正的圆满是咫尺天涯,很难的一件事情。”此时,我好似看到他的眼神中延伸出彼岸的豁达和宁静。

  【生活家对话】

  UP:生活对于你的意义?

  峦树:好好活着。

  UP:最理想的居住地?

  峦树:北京。

  UP:生活中最奢侈的事情是什么?

  峦树:不求回报地帮助别人。

  UP:生活中最不可或缺的是什么?

  峦树:一定是亲情。

  UP:目前最能给您带来幸福感的事情是什么?

  峦树:每天能有时间骑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