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人物 马主江湖 查看内容

都市马语者

2011-6-6 16:45|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06年首卷

摘要: 每个男人的心里,是不是都有一个仗剑骑马、远走天涯的情结?在小说《马语者》的扉页里,有这样几行字:莫逐有缘,莫住空忍,一种平怀,泯然自尽。那是禅宗三祖僧璨大师在《信心铭》里的启示。世间万物本该随缘.无论 ...



每个男人的心里,是不是都有一个仗剑骑马、远走天涯的情结?
在小说《马语者》的扉页里,有这样几行字:
莫逐有缘,
莫住空忍,
一种平怀,
泯然自尽。
那是禅宗三祖僧璨大师在《信心铭》里的启示。
世间万物本该随缘.无论是人与人,还是人与马。自然而然地,东北汉子刘佳就随了这缘分。
马会给男人带来种什么样的气质?

那些中世纪的欧洲骑士,恪守着彼此友爱、忠诚信仰、公正宽容、为荣誉献身的信条。他们的身上既有着修道者的虔诚,又有着贵族的气魄。而他们跨下高大倨傲的战马,誓为主人牺牲为自己最完美的归宿。
这样的马背人生,让刘佳心驰神往。




“马是我的情人”

4月的北京,陷入了近几年来最为严重的沙尘暴中。一夜之间,漫卷的北风夹带着内蒙古干涸的盐碱湖中的百吨沙尘倾泻而下。作为佳美医疗集团的董事长,刘佳这些日子很忙但是他知道,此时他必须抽出时间去看看自己那8匹英纯血马。纯血马是马家族中情绪最敏感的一支,心灵的感受力丝毫不输于人。这样昏黄阴霾的天气里它们会感觉到孤单无助,甚至瑟瑟发抖。只有主人的出现才能驱走它们心中的恐惧,镇定如初。果不其然,刘佳一走进马房,里面就骚动了起来。

每匹马都从门里伸出了长长的脖子。它们厚厚的上嘴唇翕动着,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刘佳走到“宝马”面前,伸出手去安抚它的头。“宝马”翻翘起上唇先是露出一口微黄的大牙,然后不由分说地叼起刘佳的衣袖轻轻地扯向一边。“快松开”,刘佳微笑着说。“宝马”并不理会主人的吩咐,扯袖子的动作愈发坚决而任性,有些恃宠而骄的意思。1、2、3……  刘佳的语气越来越强,话音刚落  宝马立刻松开了袖子,眼神悻悻的。刘佳笑了。

我把马当作我的情人,有时候出差,我做梦还会梦到它们。谈起马,刘佳的双目灼灼有神,在屋子里踱来踱去。马就养在自己家的马房里,每周他都会骑一骑。刘佳的马很聪明,能算出哪天是主人该来的日子。如果到了那天刘佳没有来,或者来了只拣其中某一匹骑而忽视了其他马的感情,马儿就会像受了伤害的孩子般,心情低落,再香的草料也只是勉强吃几口。原来,马也是会吃醋的。只有在刘佳的百般抚慰之下,它们的情绪才会慢慢开朗起来。刘佳爱马,正是因为爱,他不敢再贸然扩大自己的马家庭,他害怕因为感情上的照顾不周,而伤害了这些敏感而脆弱的生灵。

金色朝阳中的洛基山脉,牛仔汤姆一点点地靠近因车祸而身心遭到重创的“朝圣者”。他相信,他想表达的,它能够听明白。那是电影《马语者》中的一幕。刘佳知道自己不是马语者汤姆,但他与马之间确实有着那样一种通感。有一次他有半个月没有骑马,在他备鞍的时候,“王子”已经急不可耐。后来奔驰在温榆河边,人和马都感到了一种莫大的幸福。但是刚刚骑了10分钟,刘佳就接到了一个让他心情烦乱的电话,不得不策马往回走。胯下的“王子”立刻感受到主人情绪的变化,它的精力变得不集中,动作犹豫,眼神游移,似乎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那种孩子般的沮丧,让刘佳既惊讶又感动,那一刻人与马之间无言、无声,但无隙。




15.7米

15.7米,是个刘佳一辈子忘不了的距离。

金戈铁马驰骋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是多少铁血男儿的梦想啊!游牧民族在马背上磨砺出的豪气,又曾在世界史上留下何许光辉。在学会骑马后不久,刘佳深深地迷恋上了内蒙古草原上无羁的驰骋。一天,他又跨上了一匹健壮的蒙古马,因为当地条件所限,他只能光板骑马,连马鞍也没有。纵马飞奔,耳边呼呼的风声,闪过让刘佳感到很过瘾,但他不知道此时危险正在逼近。忽然间蒙古马蹄踏到个虚空的蚂蚁洞,马前腿打了一个很大的趔趄,向前栽。刘佳的胯下没有马鞍,仅有的肚带又在这个关键时刻断了,巨大的冲力使他直直地向前飞了出去。无数的金星立刻闪在眼前,他几乎背过气去。晕眩了很久,刘佳才慢慢地爬起来。让他略感宽慰的是,马虽然受了惊吓,但是并没有跑走。刘佳勉强爬上了马背,让马把自己驮了回去。那次,他的锁骨骨折,很长时间才痊愈。后来,有当地人特意拿了尺子去量从马蹄踏下去的蚁穴到刘佳落地的痕迹之间,距离是15.7米。

落马,刘佳不想再有第二次了,但这绝不会让他从此放弃骑马。

陆陆续续拥有了现在的这8匹纯血马,刘佳仍然喜欢骑着到野外去。在温榆河边的树林里,高兴了,飞驰一段;累了,就慢慢徜徉。曾经有野骑的骑手被树枝挂到摔落马下,但是刘佳的马很体贴,它懂得小心避让。有时候为了逗自己的马,刘佳会故意把身子往树枝那边探过去,马就会走得再远些。马背上的刘佳嘿嘿地笑了,他说马一定在心里暗自琢磨主人怎么这么笨呢。

骑马、击剑、高山滑雪和跳伞是欧洲的四大绅士运动。四项运动的共同点是富有挑战性。四项运动中刘佳玩了前三项,而且玩得还不错。骑马,他得过全国俱乐部杯障碍赛的亚军;滑雪,他收获了青年杯高山大回转滑雪公开赛的第二名。他说自己一向是个喜欢挑战的人。如果生在剑客佐罗的时代,以刘佳的性格该会如鱼得水吧。可惜现代社会没有让他拔剑相助施展身手的机会。心情好了,刘佳会穿上佐罗式的衣服独自骑上马跑得很远很远。有一次他骑马经过一群在郊外野炊的人,那群人猛然间看到这威猛的一人一马都呆住了鸦雀无声。静默片刻之后,刘佳听见其中一个人对自己的妻子说道:“锅糊了”。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

刘佳有个愿望,有一天能够闲下来,轮流骑着自己的8匹马从祖国的西北边疆伊犁出发,一直骑到与俄罗斯接壤的内蒙古呼伦贝尔盟。

“王子”和“宝马”

还是在孩提时代,刘佳偶然间读到了一个英国故事。一个男孩,离家之后迷了路,是他的马和狗带着他走出了绝境。那是一匹白马叫做王子。刘佳在心里暗暗发誓,有朝一日,自己也要拥有一匹白马“王子”。

对于白马的偏爱,并非刘佳所独有。中国古代的文人墨客喜欢给白马赋予坚定、忠诚、奉献牺牲的品格。曹植在《白马篇》中写道: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白色战马代表了曹植理想中的少年英雄。而西方的电影大片里也喜欢用鬃毛如雪的白马凸显主人身份的卓尔不群。等到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刘佳终于远赴英国为自己带回了一匹俊美的白马取名“王子”。“王子”是他最宠爱的马。

不过在刘佳的马房里,还没有一匹马像“宝马”的来历那般富有戏剧性。

宝马出身英国皇家,血统高贵,在它的前肋处,打着英国皇冠的印记。2003年2月,宝马到香港参加亚太地区马术比赛。等到比赛结束的时候,“非典”爆发,英国政府决定,所有马匹不得返回英国。滞留香港的“宝马”因这个机缘被刘佳带回了北京。从此它又找到了一个温暖的家。在北京,“宝马”仍然铭记自己高贵的出身,它仪态高雅,走起路来从不拖沓,节奏铿锵有力。当同伴失态时,“宝马”会不满地嗔怪它们忘记自己的英纯血身份。刘佳欣赏。“宝马”静若处子、动如脱兔。有一次,为了测“宝马”的时速刘佳让朋友在旁边开了一辆吉普车,车子加速到时速近80公里时宝马才落下来。纯血马被公认为世界上速度最快的马匹。一般来说成年纯血的时速能达到60公里。

刘佳的8匹马全部是公马,因为“真正的男人都骑公马,看到谁骑母马我会笑话他”。刘佳不仅骑着纯血马跑速度,还去跳障碍,他说:“骑纯血马跳障碍的人一方面表明他脾气急躁,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他有极强的信心和控制能力”。刘佳戏称“爱马比自己的文化水平都高,因为它们只听得懂英语,听不懂中文。”

如今这8匹只听得懂英语的纯血马,在刘佳的马厩里过着幸福的生活。从小到大它们都沉浸在人类的关爱中,心思单纯而善良。每年刘佳花在他们身上的金钱以百万计。刘佳说,这些马会在他的家里颐养天年,而自己要一直骑到再也骑不动的那一天。

战斗不止、直到最后一息,真正的骑士本该如此。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