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人物 马主江湖 查看内容

李兵:尊重

2011-8-5 14:28|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1年4月刊

摘要: 马在今天已不是交通工具,更不是战争的武器装备,我想它是高度现代化生活中迷茫的人寻找逝去历史轨迹的心灵寄托。它会令你的行为变得更加健康、光彩,心情变得更加明亮豁达,它会使你的人生感悟去吻合各种艺术作品的 ...

李兵,一个拥有十年骑龄的北京人,他是资深广告导演,也是北京西坞乡村马术俱乐部的合伙人。

 

 

谈起这篇专访,李兵说:“没人愿意专门为你写这种专访,因为你在马圈是无名小辈。写吧出于无奈,因为在中国真正的骑马人寥寥无几。应艳阳兄之盛情,托了几个人,不是跟你不熟就是没时间,没办法只好自己写点现象和思想,让我们这些爱马之人感受一下爱马的感受。”

 

 

我最尊重的哈达铁教练

 

我最尊重的人是我的教练老哈,他叫哈达铁,是西坞乡村马术俱乐部总经理,也是西坞马术的总教头。记得2003年初夏的一次障碍赛,那时候的我年轻气盛、勇往直前。不幸落马后,我正是在老哈的相救下才不至于被摔得惨不忍睹。从那之后,我便在石景山拜师老哈门下,专心学习马术。叫老哈并不是不敬,因为“老哈”是中国马术界的一面旗帜。他是奥运骑手华天、黄祖平的启蒙教练,也是西坞大奖赛冠军韩壮壮十多年的教练。

 

中国真正骑马的人太少了,从看比赛到自己参加比赛这近十年,没看到几张新面孔。在欧洲看过地区性的障碍比赛(高度在120-130CM),全是十几岁的孩子,而且前二十名清障的全是女孩。她们那种勇敢、那种享受比赛的快乐,不紧感叹我们今天一些年轻人,没信仰,没精神,没追求。

 

虽然这两年各种与马相关的事情层出不穷,新的项目,新的马场,像刘诗来、刘楠、苏荣那也是上个世纪一起野骑的老朋友,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就没有当年我们的“血性”了呢?

 

丹麦的老约翰对我说:“丹麦500万人口,有70万人在骑马,全中国的温血马加起来也没有他家的马多,更不用说德国了……”

 

尽管我们举办过无与伦比的北京奥运会,但在马术项目上就像三十多年前的中国人看美国,可望而真的不可及,你可以买到人家最好的马,可你买不到人家的精神,买不到人家的调教,买不到人家那种氛围。

 

 

马圈这些年出了很多“利”字当先的人,有“堡垒型”的、有“流动型”的……有些人被忽悠之后,膨胀得不知天高地厚,正好让人拿“传说”给忽悠了,有些人还陶醉于几千年文明传统, 有些人还自慰于马背民族的后代;,总不能老拿“四大发明”说事儿吧?

 

也许老哈很多年前就感受到了这种差距,所以很精辟地感叹,有酒喝有马骑。不熟悉的人是无法理解他的这种状态,默默地自己骑马、教人骑马,看看今天国内马术赛场上,有多少骑手受到过他的指点与帮助。

 

2009年,在老哈的帮助下,我代表西藏队参加了全运会盛装舞步项目的比赛,取得了团体第四。2010年,又是在老哈的帮助下,我代表浙江队取得舞步全国锦标赛团体第三。我只是几匹马的马主,一名业余骑手,但我的成长也许预示着中国未来更多的想加入马术运动的人的发展前景。比赛是展示你和你的马在某一阶段的状态和水平最好的舞台,但这个舞台应该可以随心的无限宽广。

 

喜欢马真的是从小儿开始,有照片为证。当“拥有自己的马”这个梦想真正实现的时候,我和很多人一样心情坦然。你不能拿它炫耀,不能把它当成财富,你和你的马每天要沟通和训练,在点滴中共同进步,这才是真正来自心灵的快乐,胜过任何绚烂的东西。老哈总对我说要慢慢地跟马商量着来,人马合一的境界在真实世界中仿佛是那么难,那么遥远……

 

有一次在温州锦标赛休息时向顾兵请教骑术上的问题,他对我说:“觉得越骑越感觉不会骑了……”的确,有时候,我也会进入茫然的状态,尽管有时严格到对马略显“粗暴”,有时温柔的“连蒙带骗”,但马也是有心情的,有情绪的,是需要你通过眼神和肢体去感受的。有时真希望科学家能破译马的语言,让我也能成为一名“马语者”。

 

 

我最佩服的骑手黄祖平

 

第一次见到黄祖平是十年前在障碍赛的赛场上,老黄骑着他的“幸福”气势如虹的和专业骑手们同场竞技。当时就下定决心,“我也会有这一天”。真正与老黄接触是在2010年,他带着马来到西坞,我依然用仰视的心情赞叹老黄为了马放弃一切的精神,是为理想找到自我的人。

 

全世界真正的马术人生是很孤独寂寞的,最近每天与老哈、老黄在一起训练,一点点的去领悟,去感受。马术运动真的能使人把心静下来,拂去心中浮躁的灰尘,仿佛是一种修行的过程,仿佛也是一种崇拜自然、崇拜灵性的自我历练。那些图名图利的、以此炫耀的、莫名目标的人是无法与马术运动更近的,因为骑马是一种生活方式,是表明你一种人生态度。

 

当你骑到马背上,练就人马合一的功夫,手指间的收放通过缰绳好像在与马交谈,骑座的力度通过马的反应好像自己在完成每个动作。骑马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真的很难。

 

马在今天已不是交通工具,更不是战争的武器装备,我想它是高度现代化生活中迷茫的人寻找逝去历史轨迹的心灵寄托。它会令你的行为变得更加健康,光彩,心情变得更加明亮豁达,它会使你的人生感悟去吻合各种艺术作品的表达与追求。

 

我每天上午到公司,开会、谈话、批评、请客、打点、变脸,现实中成千上万的人和我一样的烦,连秘书沏茶水的水温控制都挑剔的我下午来到马场训练,自己刷马、备马、洗马,这个时候真的很愉快。

 

 

我的偶像是栾树

 

栾树会带许多玩音乐的朋友来西坞聚聚,每次豪饮纵歌都让我沉醉于他们的激情与才华。栾树是石景山马场的创史人,是全运会障碍赛团体冠军,尽管是历史,尽管是业余骑手,但他的成绩已经镌刻在了中国马术的里程碑上。

 

每一个走进西坞的人都会感受到她的独特,距城市很近但远离喧闹,朴素亲切留连往返,宁静中有许多奔腾的心,畅饮中有许多梦想成真。2006年的一个迷人的夏日黄昏,骑完马喝着啤酒和栾树聊马,聊比赛,随口说了句“咱们也搞个顶级的大赛吧”,于是便有了走到今天已经坚持了五年的西坞大奖赛。西坞大奖赛走的是市场化运作的模式,历经五届赛事活动,在中国马术界颇具影响力。五年间,一年比一年好,2011年,我们要把西坞大奖赛搞成国际赛事,真正把中国马术运动推向国际化。

 

在欧洲去过很多马场参观体验,在那里享受的不是摆设,不是金碧辉煌,而是在某个角落刹那间令你澎然心动地看到真正传说中的那匹骏美的精灵。当你抚摸它的时候,就像崇拜者见到偶像般激动不已。在那里,每个人从外表上、从笑容里都无法分辨出哪个是公主,哪个是亿万富翁,哪个是伟大的骑手,在马的眼中,我们都是平等的爱着它的人。

 

还清楚的记得在某国的一个私家庄园中,见到一位精神矍烁的老者,带着狼狗,提着粪兜,拿着粪叉在训练场上清马粪。后来得知,他是那个国家的首富,训练障碍的是他的儿子,欧洲著名骑手,据说庄园后面远远望不到头的那几座如茵如画的山丘都是他的花园。

 

2011年,相关赛事继续络绎不绝,有经典的,有传统的。参与的人越来越多,鱼目混珠,参差不齐。但我认为,与马相关的各种赛事要想推向市场化运作一定是个漫长的培养过程,但也终将是必然。你方唱罢我登场,不能神马都是浮云吧?

 


不以物喜, 不以已悲,不能催眉折腰,不能盛气凌人。
你要用心感受生灵的存在,你要用情倾听生命的低语。
马术运动要有夸父的激情
马术运动要有愚公的耐性
马术运动要懂得理解和尊重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