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亲历鄂尔多斯

2011-10-21 08:45|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1年10月刊

摘要: 对于鄂尔多斯,印象里一直是一个路过的城市。很多年前开车回京,从这里经过,只觉得羡慕其地广人稀,交通顺畅,晚上路面都见不到车,却从未停留。这次因为国际马文化节的举办再次来到这里,不知道因为心爱的马的原因 ...
对于鄂尔多斯,印象里一直是一个路过的城市。很多年前开车回京,从这里经过,只觉得羡慕其地广人稀,交通顺畅,晚上路面都见不到车,却从未停留。这次因为国际马文化节的举办再次来到这里,不知道因为心爱的马的原因,还是曾经的经过,仿佛依稀,心情与老友重逢一般。




女孩子们站在太阳下给马鬃、马尾编辫子,花样繁复,手法灵活,边做边笑。


8月19日  天气晴

经过几天的筹备,按计划今天要进行包括中国在内的六个国家的骑手,在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到伊金霍洛旗之间的盛装游行活动。原本下午4点钟才正式开始,那几个骑乘葡萄牙马的丹麦女孩1点半就到了马场,开始为爱马梳洗打扮。欧洲的盛装马装扮极其费时费力,矜持高贵的贵族风范是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堆砌的。女孩子们站在太阳下给马鬃、马尾编辫子,花样繁复,手法灵活,边做边笑。相反,来自美洲的巴西和加拿大骑手们就轻松的多了,他们只需要用普通的西部鞍具和牛仔裤。

下午的盛装游行要从位于康巴什新区的“康城五期”马场出发。康巴什是鄂尔多斯的一个新区,位于老城区伊金霍洛旗的东北方,特点是道路宽阔,红绿灯繁多,最短的距离200米就有一个红绿灯。后得知,这个城市人少路宽,所以需要强迫车辆慢行,避免出现大的交通事故。康巴什新区政府致力于发展城市规模、提升城市形象,吸引更多的人来此落户,所以这里的城市建设正在大刀阔斧、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建筑工地林立。据说目前这里的房子比住户多,按照比例平均一人能拥有三套住房。这让从北京这种住房拥挤、寸土寸金的地方出来的人羡慕不已。


技术总监王朝晖先生,为了马队的整体安全,调皮捣蛋的小马只好被管教着前进。


也许是这个新开发的地方国外游客少的原因,看到有人骑马上街,在哪里都是个新鲜事,何况还有这么多不同国家的男男女女,穿戴新奇,引得路人纷纷驻足拍照。此次活动是鄂尔多斯市政府主办,所以得到了政府的大力配合,在游行时出动了大量的交通、治安警力维护马队行进的路线,最可爱的是连警察们也抽空拿着手机留影。

协办方邦成牧场就在鄂尔多斯旁  公里处,30多匹纯血和温血马大部分提供给了游行队伍。队伍前端的三个丹麦女孩原本在葡萄牙学习骑乘技术,穿着的是欧洲古典贵族衣饰,贵气十足,最为惹眼。紧随其后的4个英国女孩和十多个澳大利亚骑手是英式骑术装备,端坐马上,腰背笔直。后面的加拿大和巴西人则是西部牛仔装扮,姿态随意。外国的骑手对于这次出街游行与中国人的严肃谨慎不同,我们当是工作,他们当是游乐,不断向围观群众挥手、笑着说“你好”,有时朝他们挥手的方向看过去,根本没有人,抬头一看,楼上开着的窗户探出个头来。巴西人最悠闲,一边慢步一边唱着歌,笑语盈盈以为是在郊游。


偶然经过大门,巴西的几个骑手在阴凉处躺下休息,实在羡慕他们的无拘无束和随心所欲,也凑个热闹。


马行进在柏油路上其实并不舒服,大量的人和车的围观,容易让原本就胆小的马更加惊慌,因此又出动了大量的工作人员作为后勤保障,车队比马队还要长。偶尔有马调皮捣蛋,也能迅速被安抚控制住,实在折腾的,我们只好遗憾地让他在技术总监的手中被牵着走完全程了。好在今天晴空万里,下午4、5点钟的太阳不仅温度适宜,光线也非常漂亮,显得骑手个个面容灿烂,笑靥如花。


8月23日  雷阵雨

今天早上起来,阳光灿烂的,不禁怀疑当地的天气预报,分明蓝天白云,哪里像有雨的样子?!大家心里都很高兴,原本定于今天下午政府领导要来视察,看看开幕前的准备工作,如果要下雨,就太不合作了。事实证明,我们高兴得早了。

午后的阳光依然灿烂,工作人员几天都没好好休息,我也趁着饭后仅有的不开会的一小时补了补觉。一睁眼发现云层密布,竟然暗喜了一下,这可比在户外让太阳暴晒舒服多了。到达马场时天气还是阴,国内外的骑手已经开始牵马进入场地,进行队列练习,就在所有人热火朝天准备的时候,让人心碎的雷声带着雨终于赶过来了。事后我们才知道,姗姗来迟的领导乘坐的飞机就是因为这场雷,才未能按时起飞,这也预示了今天的一切活动都会受到影响。


马房内外,大家在做着出发前的准备工作


几次延后的时间终于到了,中外骑手们打着自己国家的国旗,列队在跑道上等候,一时间只见马场入口处人头攒动,步话机里传出“来宾到达”的声音,工作人员到位了,音乐起来了……毫无征兆地,瓢泼大雨瞬间而至,这一下,在场的人都停下了。

马场上出现了奇异的一幕,除了偶尔的马嘶外,只有铿锵的音乐和呼啸的风雨,再也听不到其他声响。大雨不停,队列中的马略有不安,却没人下马离开,也没人提出异议。这个时候,我由衷地敬佩他们。一切按照既定程序进行,仿佛大雨不存在一样。随着行进队伍中每个国家的执旗手通过主席台时的行礼,在场的人都对他们报以掌声。

这次节目的一个亮点是来自葡萄牙的马术大师林思先生的宫廷马术表演。在昨天的排练上,他的骑术让众多工作人员看的如痴如醉,这样的大雨看样子是没法穿戴整齐出来表演了。事实证明,既然身为“大师”级别,总是能给人惊喜的。林思出场了,没有华服,却是一袭黑色的兜帽雨衣,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像极了欧洲古典小说中的 “黑衣骑士”形象,伴随着音乐,他像往常一样与马一起舞蹈,少了高傲,却多了份神秘的气质。真是超乎寻常的惊艳。


开幕式当晚,观众席上座无虚席,各方记者汇集在场外。


这样的天气是没法进行竞技项目表演了,所有骑手浑身湿透,都在马场的餐厅喝着姜汤可乐,然后像打了一场大仗一样疲惫地回了酒店。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并不是件坏事,在这种随时风随时雨的地方,开幕式当天未必就会是好天气,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才能万无一失。多些历练总不是坏事,我想,但仍然在心里咒骂了几句这该死的天气。


8月26日  多云,有雷阵雨

连续几天都有不同的领导视察,所有人都逐渐都适应了这种“突然袭击”,并自我形成一套应急预案,程序转换之间更是练习得颇为熟稔。就在昨天,正式彩排之前一小时,雨又不期而至,都没有了往常的恐惧,小心翼翼地完成了排练任务。多天的演练到今天算是结束了,成败在今晚。两旁的观众席到正式演出前座无虚席,看来这几天的宣传攻势颇为到位。

不得不说,今晚我最期待的节目,依然是林思先生,不过这次合作的对象多了一个——来自“大唐”的宫装女子费解,他们表演的人马舞蹈昨天第一次合作就看傻了全场,今晚是正式的盛装表演。场上总导演正在调试音乐和灯光,管理马匹的教练和技术人员都各司其职,总之就在所有人热火朝天地忙碌的时候,我这偶一抬头,发现了远处天边的一条闪电。事后想起来当时的那一错愕,心里直发笑,但当时却笑不出来。


邦成牧场惠欣先生为速度赛获奖骑手颁奖


很多人都从一阵凉风中抬起头来,看着一大片乌云以压境之势迅速地袭来,彼此交换了下眼神。这要是大雨同那天一样准时赴约,那可真是太不幸了,虽然我们不会逃避,但也是一项沉重的任务。我想当时很多人心里都在忐忑,只不过时间不等人,只好硬着头皮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风雨中的开幕式。

接下来的事出乎所有人意料。

很多天后,我回到北京,依然能想起,在2011年8月26日这天傍晚,在鄂尔多斯康巴什象棋广场这块新搭建起来的展示场上,我意外地感受到一种幸福突然降临。这种幸福就好像在马背上经过了若干次地练习,突然找到了重心,突然领悟了师父的某一句话,突然体会到了马儿的情绪一样。那时,我正木然地看着一身古装的费解挥动绸扇练习动作,突然一刹那,绸扇飘扬的风向变了,调转头,正吹往乌云袭来的方向,已经快到头顶的、来势汹汹的风雨就这么被轻易地阻截了。真是让人欢欣鼓舞的一刹那啊。不知道在场的人是否都如我一样在心里默默感谢上苍。


参加绕桶比赛的所有选手汇聚一起,单纯的获奖并不是快乐的全部。


欢快轻松的感觉是会传染的,场内没人欢呼,但动作更快,效率更高。开幕式准时完美开场,蔡猛老师专业的解说更是锦上添花,场内外一切顺畅,既定程序执行得坚决干脆,没有混乱,没有预想的各种小麻烦。林思先生和费解的人马舞蹈如我所料,引得全场静默,无一丝声响,直到二人缓步走出场地后,雷鸣般的掌声覆盖了音乐的尾音。

这次要说更加史无前例的,还是那从全国调过去的115匹好马。这次全场最后一个环节就是马匹展示,共有19个品种,除常见的用于速度赛的纯血马和用于绕桶赛的夸特马之外,更有来自欧、美洲的大量具有稳定血统的名马,各有各的风貌。芬兰的弗里斯兰长发飘飘,颇有君主风范;来自葡萄牙的卢西塔诺温婉恭顺;阿帕鲁萨的花皮毛精致漂亮;在美国被称为骑乘种马的Saddlebred果然不负国人给予的“速步马”称呼,步伐稳健轻盈;还有帕洛米诺金黄的毛色、赛拉法兰西勇敢的跳跃、德国汉诺威的力量和阿根廷马球马的灵动。当然,必须有阿拉伯的高雅。一匹经过良好训练调教的阿拉伯在出场时能让人呼吸减慢,高昂的小巧的头,优良的体型,黑亮的毛色和翘起的尾巴,还有随着调教师的手势站立的姿态,都表现出了一匹阿拉伯最具有象征性的特点。


鄂尔多斯市委书记云光中先生讲话


最后压轴出场的是一个古老的马种,来自土库曼斯坦、具有金黄色毛发的“汗血宝马”,本名为“阿尔哈捷金”,由于汗血马的声名太旺,出场时获得了不少掌声和拍照声。就在所有人情绪高涨地准备起身的时候,2匹Pone小矮马被牵进场地,个子矮小的Pone像两个不知所措的孩子,表情乖觉、东张西望,全场大笑。笑声中各方退场。

至此,功德圆满。

8月28日  晴好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各种比赛和表演赛,昨天的马球表演赛让在场的观众都领略到,马除了速度之外还有很多个侧面,原来马可以和人合二为一。不过,国人的马球运动刚刚起步,很多人只是看个热闹,对于规则一窍不通,并没有什么共鸣,真正能知其雅意者寥寥。还有速度赛,由于结果简单明了,喝彩的人不少,可惜距离比较短,一次比赛从准备到结束只有几分钟,还没看过瘾呢,就偃旗息鼓了。比较有表演性同时兼具速度与激情的还是绕桶比赛。

昨天的绕桶赛虽然只比一轮,但却异常激烈。第一天的赛事为晋级赛,分为两组,一组是7匹夸特马,中外各选出7名骑手,第二组是7匹普通马,也是中外各选7个人参赛。按照组别抽签决定所骑马匹,这样,中外两位骑手共同骑乘同一匹马,A组外国选手进行比赛后,由B组中国选手比赛,然后A组的中国选手与B组的外国选手再进行第二轮比赛。


行走在鄂尔多斯宽阔街道上的游行队伍


昨天的晋级赛用了直接淘汰的方式,也就是每个选手仅有一次上场机会,然后按照比赛成绩选出前六名,参加第二天的决赛。这次参加比赛的主要是中国、巴西和加拿大的绕桶赛选手,巴西和加拿大两国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动作流畅技术娴熟。在这一点上,中国的选手们就能看出一些差距了,让人很是遗憾。不过,每个组我们都有2-3名选手进入了前六,这可没有虚假,我亲自按照现场的计时器填写的成绩。然后加拿大、巴西还有中方的工作人员各派一个人过来核对成绩,再现场排出名次。

昨天的比赛,专业夸特马组第一名不负众望被来自加拿大的、2009年世界杯冠军Chris Blane获得了,巴西的选手也是竭尽所能,获得了非专业组第一,其他人的成绩在国内现有的比赛中并没有多显眼,都在16.5秒-19秒之间,这让我觉得有点无趣,还以为能破个记录的。

由于昨天比赛的气氛热烈,今天的决赛更引得人潮涌动,从主席台两侧一直到马场的大门,能看到比赛的地方都是人山人海的。谁知道,比赛一上来就肃杀气十足,很快就出现了好成绩,15秒906,这一下现场可就兴奋了,所有马匹的体能都被发挥到了最大限度,今天的最慢成绩跟昨天的最快差不了多少。


此次活动部分亲历的工作人员合影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Chris居然在三甲之外,因为他在第一轮成绩平平,第二轮却碰倒了一个桶。决赛的规则是每个人骑两轮,取最好成绩,他碰倒了一个桶,按照规则要加罚5秒,真是太可惜了,他的整体动作还是很连贯顺畅的。巴西这次赢了,个子娇小体型瘦瘦的女孩Gabriela Esperidiao赢得了本次比赛,也可以说是当时国内比赛的最好成绩,15秒872!这个成绩确实不俗,巴西人实在太高兴了,领奖后,所有的酒都被她热情的队友倒在她身上,来了一番香槟浴。

让中国人兴奋的是,本来以第六名成绩勉强晋级的张洁,在决赛里取得了普通马组的冠军。她的晋级成绩仅为18秒843,所以难免情绪有些低落,据说上场之前老总一个劲儿地鼓励,她还是犹豫,老总急了“骂”道:“你上场那么多次,不是谁都不怕谁都不怵吗?!怎么一见到外国人就怂了?!”小姑娘的脾气被激出来了,于是就有了这么个漂亮成绩,16秒799,比晋级赛快了2秒多,着实不弱。

散场时收拾东西,看见Chris一个人坐在记分板后,神情怅然。世界杯比赛都赢了,却在中国输掉了,换了谁都难免失意,可人生就是这样,有赢有输,有起有落,谁也不能常胜不败。就好像在这里看着比赛,跟百十匹马亲近虽然快乐,却总会有离去的时候一样。人在生活中难免要纠缠于花不常开月不常圆,良朋不能长聚的情绪中的,但一切都会成为过去,只有未来,才值得期待。

回北京一周后,我听说,那个最好成绩又被刷新了,目前国内比赛绕桶的最佳成绩被刷新为15秒486。会有人去超越的,我们都期待着。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