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第九届中国马术节-河北·安平
马术在线 首页 新闻资讯 国内资讯 查看内容

冰岛马:成长在冰封火焰之间

2011-6-20 12:41| 发布者: admin

摘要: 拥有100多座火山的冰岛以“极圈火岛”之名著称,它也是世界上温泉最多的国家,所以被称为“冰火之国”。在冰岛,除了可以享受温泉,这里久负盛名的,世界上保持最纯洁血统的冰岛马就是本期我们要带给您的马种。

拥有100多座火山的冰岛以“极圈火岛”之名著称,它也是世界上温泉最多的国家,所以被称为“冰火之国”。在冰岛,除了可以享受温泉,这里久负盛名的,世界上保持最纯洁血统的冰岛马就是本期我们要带给您的马种。

 

北欧神话是被遗忘了很久的神话,是斯堪的纳维亚地区所特有的一个神话体系。北欧神话与其他神话有许多不同,他们的神不是完美的,会老去,会死亡,世界也会遭到毁灭,万物也会随之消亡。不过,同样的,神话中也就会有新生命的再生循环,意味着对未来的向往与期待。在北欧神话中,马一直为生育及神性的象征,备受崇拜。


在北欧神话中,掌管“丰饶与爱情”的大神弗雷(Freyr)有两件神器,其中一件即是他的宝马布洛杜克霍菲(Bloodyhoof),意即“血蹄”,号称“可以穿越烈焰的马”。神话中,弗雷喜欢上了美女葛德(Gerd),甚至拿出了自己的两件宝物以求对方嫁给他。虽然这两件宝物被葛德拒绝了,但她最终还是被弗雷的真心所打动,两个人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直到今天,许多冰岛马术俱乐部的标识还都是当年挪威神话中有着八条腿,可以一步千里的众神坐骑的形象,冰岛马也依然在当地百姓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海盗们的意外遗产

 

九世纪的冰岛周围海盗盛行,很多不同地区的马种也就随之被带到冰岛地区并生存下来,其中大部分血统来自德国。冰岛马的祖先可能是由维京人于860年至935年带到冰岛的,那时随维京人迁到冰岛的是爱尔兰、马恩岛及苏格兰西部群岛的北欧人。他们带来了设得兰矮种马、高地马及康尼麻拉马的祖先,以及雅库特马挪威的Nordlandshest、峡湾马还有法罗群岛,它们互相配种,最终繁衍出了冰岛马。当年也曾有过将东方马的品种带至冰岛,但配种没有成功。982年,冰岛国会最终通过法例禁止将马匹进口冰岛,令混种情况得到停止。今天,所有在冰岛大陆上生存的纯种冰岛马的培育历史已经超过1000年了。冰岛马在公元1000年前曾经有过选择性育种,由于种群数量太少没有保存下来,真正有计划的冰岛马大规模繁育开始于1879年,繁育中心在斯卡加峡湾。冰岛马特有的五种步态受到特别的关注,这个种群也因此而保留下来。目前,得到认可的冰岛马毛色多达15种。

 

当然,对于冰岛马最古老的祖先,至今也还有两种解释:第一是源自斯堪的纳维亚和北欧的EquusScandinavicus,据说这种马在大陆漂移的时候部分被分开,一部分同外血的马杂交,而保留下来的则进化为冰岛马;另一个说法是冰岛马就是英国埃克斯摩尔马(Exmoorpony)的亲戚。

 

当然,无论祖先源自何处,冰岛马最早在12世纪的冰岛文献及历史纪录上就有提及。早期生活在冰岛这片大陆的人们因为了解“血蹄”的传说而总会用白马来祭礼,祈求繁衍后代。而在12世纪的文献中也有这样的记载,一位酋长根据他骑的马最终确定了自己部落定居的位置。甚至早至9世纪的《尼雅萨迦》及《格雷蒂尔萨迦》中,马都占有重要角色。在北欧神话中,马是受到尊崇的。多个世纪来的选种培育将冰岛马发展成现今的模样,而在冰岛严寒的气候下的自然选择也有着重要的影响。当然,在现代传奇故事中,冰岛马的身影也常会出现。在与海盗的争夺战中,冰岛马是勇士们战胜海盗不可缺少的元素,当英雄死去时,他的战友冰岛马甚至会成为“陪葬”。 

 

中世纪的冰岛人认为马是最珍贵的资产,他们会进行骑兵的战斗来作为娱乐,然后选择最好的品种进行培育。骑兵对战也是冰岛文化中的重要一环,观众之间大打出手或互相辱骂也经常会出现。这种马上的对战不单可以改善个人政治及社会上的地位,甚至可以令政治体系改组。有些男女也依靠马上打斗来表达爱意。

 

不灭在天灾之间

 

2010年3月20日,冰岛的艾雅法拉火山开始了190年来的首次喷发,这次喷发形成了一条长达500米的裂缝,并产生了壮观的熔岩喷涌,熔岩喷涌沿着火山口堆积起数座充满泡沫的火山岩小山。众所周知,火山灰会对人体的呼吸系统和眼睛造成伤害。而这次冰岛火山爆发,更是让欧洲大陆的机场陷于瘫痪,这是因为火山灰的灰尘会吸入飞机的引擎中,会粘附在引擎器械中,会影响机械的正常工作,使飞机的安全系数降低。而在历史上,也正是因为冰岛特殊的地质和气候原因,冰岛马曾经因各种原因导致缺乏食物而大量死亡,所以,自然的选择也就对这个品种的发展有着不小影响。

 

从874年到1300年之间,由于冰岛处于中世纪温暖时期,养殖者主要是根据冰岛马的毛色及形态来进行繁殖。但到了1300年至1900年,由于气候极端,很多马匹及人类死亡,养殖者也就不能再根据这些来进行选种培育了。尤其是1783年的拉基火山爆发,两年间冰岛大约有70%的马匹因火山灰中毒及饥饿而死亡。这次爆发历时8个月,几百平方里都被熔岩所覆盖,令很多河流干涸或改道,导致冰岛马几乎消失。不过,坚强的冰岛马在随后几百年的日子里数量慢慢的恢复,到了20世纪初,养殖者又可以再次进行选种培育。第一个冰岛马学协会是1904年成立的,而第一个品种登记则于1923年展开。据传,冰岛马在20世纪前就已经有冰岛马出口至英国,作为矿坑内使用的马,不过却没有什么纪录或证据留下。冰岛马第一次的正式出口是于1940年代,目的地是德国。英国首次正式进口冰岛马是1956年,而英国的冰岛马学会直到1986年成立。自此冰岛马出口至其他国家也渐渐增加,到1969年,就有多个学会成立来致力保存、改良及销售冰岛马。今天,冰岛马是其中的一种纯种,也是冰岛内唯一的马品种。

 

虽然几个世纪以来冰岛马都是当地的主要交通工具及农用家畜,是人类从出生到死亡最好的“奴仆”。但是随着1904年开始冰岛马被汽车的取代,也让它逐渐失去了用武之地。幸运的是,部分爱马者在1904年建立了冰岛马协会,这为保护冰岛马种的工作做出了很大贡献。现在,冰岛有8万匹马,这同27万的人口数量相比,是个很大的数目。冰岛马的现代用途是骑乘和竞赛,唯一的农业用途就是每年一次的圈羊大赛中,农民在高地草场上骑马圈羊。1906年至今的育种大赛让冰岛马又逐渐恢复了重视。在冰岛不断的机械化及改善道路系统的岁月中,冰岛马仍与冰岛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最早的冰岛马赛马是于1874年在阿克雷里举行,如今每年4月至6月间仍不断有比赛。比赛包括了无障碍平地赛马及越野障碍赛马,也有表演赛表现冰岛马的独特步态。今天,冰岛马比赛也有冬季比赛,包括在冰面上的比赛,有时还会出现骑乘者与马匹一同掉入水中的情况。一些冰岛马是为了其马肉而被培育,大部份都是出口至日本。在高原地区,也有农夫用冰岛马来放牧羊群等等。目前,冰岛马应该是全球唯一生存在北极圈中的马种。

 

如今,冰岛马在西欧、斯堪地那维亚及北美洲很受欢迎。现在冰岛约有8万匹冰岛马,在世界各地则有约10万匹,当中差不多一半都是在德国。身形细小的冰岛马能在素来以冰天雪地的冰岛生存下来,也造就了其耐寒抗病、体魄强壮和步伐稳健等优点,成为皇家卫队和赛马爱好者的抢手货。

 

当然,透过冰岛马,也让我们了解了马与人类所发生着独特的、深刻的关系,这种可以追溯到数万年前的关系,甚至可以追溯到人与马作为物种的起源。当我们透过英国摄影师蒂姆•弗拉的克镜头下欣赏冰岛马的生活状态,它完美诠释了人类与马在地球上的共生共存的关系。当蒂姆•弗拉克收集和记录冰岛马的相关资料时,也让我们对于人类与马之间意义含混的“友谊”有了更多的认识。人类对马的利用已经到了极端的地步,同时,人类培育这个物种所付出的精力远远超过对其他任何物种的培育。人类今天培育出的马的种类多得不可思议,这对马的今天和未来的发展是极其重要的。现在,人与马的关系不仅表现在马是一个重要的工具这一点上。而在不同的场合使用不同功能的马,这种“工具”分化要求也极大地影响了今日马的形态的塑造。今天,我们主要依照建立在马的传统和象征意义的基础之上的种种功能来对马进行塑造。今天,马的功能已变得相当复杂:马的不同品种往往成为各类马群的标杆,不仅代表该马群自己的历史,还代表人性的多样性,代表我们的传统。如果你是奥地利提洛尔地区的农场主,又买得起马,你一定会买哈弗林格马;在挪威,就会是峡湾马;在冰岛,严格的育马规则意味着你只能买到冰岛马,数百年来一直如此。马就是我们的伙伴,与我们共同演绎着人类是如何走到今天的。现在,马很少作为主要的劳动工具使用,即使在马能派上实际用场的地方,一般总有机械替代物的。

 

热情自信的冰岛马

 

冰岛马分有不同类别,所以也就有各自不同的特征。冰岛马比较晚熟,差不多要到4岁大才可以被骑,到7岁完成发育。繁殖能力最高在8-18岁之间,并可以保持力量及耐力到20岁。在丹麦曾有一匹冰岛马活到了56岁,另外在英国的记载也有活到42岁的冰岛马。冰岛马的繁殖能力很高,一直到25岁都适合繁殖,最老的到了27岁也可以生育。因为它们在冰岛并没有任何天敌,所以冰岛马都十分友善、容易驯服和控制,它们对于生活充满着热情和自信。不过,由于它们与其他品种分隔,故它们所患的疾病资料不详,只知道一些体内的寄生虫。冰岛限制了已出口的马回国,所有马用品都必须为新或未被使用的,所以疾病的传播性很低。因此,冰岛马并没有疾病的免疫能力,疾病的爆发很可能会对冰岛马造成严重的影响。所以,国家为了保持冰岛马的纯正,禁止一切种畜进口,甚至是一切相关的农用器械。因此没有任何一届马术世界锦标赛在冰岛举行过,而从冰岛出国参赛的马匹也就不可能再回到祖国。

冰岛马高132-142厘米,只有矮种马的大小,但品种登记都将它们看为马。原因除了它们的性格之外,亦或是冰岛文中没有矮种马这个词汇。另—个理论指冰岛马的体重、骨骼结构及承载能力都是属于马的等级,而非矮种马。冰岛马有多种毛色,包括栗色、棕灰色、枣红色、帕洛米诺、品托及杂色等。冰岛马的头部比例很好及笔直,前额很阔。颈部很短及粗壮,基部较阔。鬐甲阔及低,胸部较深,肩膀强壮及稍斜,背部长,臀部短阔及强壮。脚短而强壮,炮骨较长而骹较短。鬃毛及尾巴丰满,毛发粗糙,尾巴下垂。它们的耐性很高,也很容易驯养。它们的毛皮是双层的,可以抵御寒冷的天气。不同类别的冰岛马有不同的特征,而饲养员的焦点也有影响。一些会集中在做苦力的冰岛马,在形态上会与集中被骑的不同。其他的多是为了马肉及毛色而饲养。

 

冰岛马有五种步态,除了一般的行走、快跑及慢走外,也有额外的两种步态。第一种特别的步态是四拍的溜蹄(Toelt),这种步法拥有极具爆发性的加速及速度。所以这种步态可相似于骑乘种马的偏行步态。溜蹄(Toelt)步态模式与行走的相同(按序为左后脚、左前脚、右后脚、右前脚),但不同的是可以有多种速度,由快跑至慢走的速度不等。一些冰岛马喜欢使用这种步态,其他的则喜欢快跑。虽然通过训练我们可以改善马匹的步态,但溜蹄(Toelt)步态是冰岛马天生拥有的。这种步态有两个不正确的变化:一种是不平均的步态,但较为接近两拍而多于四拍;另一种是与慢走的组合,很多时在未受训的冰岛马中可见。这两种变化都会令骑乘者感到不舒服。

 

另一种特别的步态是飞跑(Flyingpace),即两击地面,身体同一侧的两条腿运动方向一致。这种步态一般会在比赛使用,速度快而且流畅,一些甚至可以高达每小时30公里。飞跑是两拍的偏行步态,在踏脚间会有一迅间悬空,每边的两只脚差不多同一时间着地(左后脚及左前脚、悬空、右后脚及右前脚)。并非所有冰岛马能表现这种步态,如能表现所有五种步态的冰岛马被认为是最好的品种。当然,这种步态不适合长途旅程。

 

溜蹄(Toelt)和飞跑(Flyingpace)是冰岛马特有的步伐。冰岛马能拥有溜蹄(Toelt)的步法皆因为其体态特殊,重心集中在后腿,以保证马匹运动的平稳,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优美步伐。而飞跑(Flyingpace)是世界赛马运动常用的步伐,在几百米的短距离里,飞跑的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45千米。拥有了这些“绝招”,冰岛马成为了马术表演者的最爱。

 

今天,全世界大约有10万匹冰岛马,大多数在欧洲,美国和加拿大也有分布。德国的冰岛马数量最大,约有5万匹,相关的骑术俱乐部及协会也十分活跃。在冰岛,人们也会骑着冰岛马旅游,享受大自然的宁静与原始,他们骑马爬山,穿过草地,跨越河流,骑乘也成为冰岛的主要经济来源。

 

英国摄影师蒂姆•弗拉克眼中的马,既有具象的动感、质地和色调,又有值得深思的抽象美。他镜头下马的精美是无法用笔墨形容的,他独一无二的洞察力令人惊叹。他以颠覆的传统方式拍摄马、马的胚胎和马粪上的苍蝇。他拍出了马的人性化的影像。他以高度视觉化的形式阐释了人与马的复杂关系。我们在观赏马,其实是在观赏人类自身。

 

蒂姆•弗拉克回忆起自己的拍摄感受这样说:“在我搜寻马的生活故事的旅程中,我越来越沉迷于这个事实:马是环境的产物,的确,是多种环境的产物,这是一个长期发展的过程。对动物家族的本性产生最大影响的,莫过于人的本性。人类改变了动物赖以生存的环境和条件,使动物与人的关系发生变化,使动物适应人的需要。从马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人类自己的、从古至今的文明。我的旅程从普氏野马这种“野”马开始。它的野性也只不过是我们人类使其达到的那种野性;它今天在旷野中得以再生和存活是我们对动物保护的关注和全球保护行动的一种象征,同时,这也受益于一种政治形势,这种政治形势为马提供了安全的庇护所——虽然只不过是暂时的。”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