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的行为

2011-6-21 17:05|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07年3季刊

摘要: 常识1,马是一种“逃跑”型动物在野生环境中,马属于被掠食动物。它们不猎取而是被猎取。天性赋予马强大的感觉意识,帮它们更好地自我保护。当马面临潜在危险时,它不会勇敢地抵抗,而是转身向危险所在的反方向逃跑。 ...


常识1,马是一种“逃跑”型动物

在野生环境中,马属于被掠食动物。它们不猎取而是被猎取。天性赋予马强大的感觉意识,帮它们更好地自我保护。当马面临潜在危险时,它不会勇敢地抵抗,而是转身向危险所在的反方向逃跑。这天性反映就证明了马是“逃跑” (Flight)型动物,而不是“打斗”(Fight)型动物的理论。

通常马不会等到危险临近才开逃。如果马群中的一匹马感觉到附近某处有一丁点儿掠食者存在的可能,你会发现整群马都向相反的方向跑开,直到逃高到距掠食者很远的范围才会停下来。由于这一天性,有些马在旷野上会出现突然奔跑、跳跃,并可能试图甩掉背上的骑手的现象。虽然,这种习性对骑手来说是非常危险而且难以容忍的,但你想掌控一匹认为自己在逃生的马也是相当困难的事。

在训练马的时候,不许马对陌生的事物害怕显然是不合理的。即便马熟悉了某个物体,但也许它并没意识到这个物体对它完全不会带来任何危险。当你试图让马走过一个它害怕的物体时,你要给马充分的空间,允许它害怕。




常识2,从联想中学习

如上文所提,如果你用鞭子逼马去接近它害怕的物体,那么你就恰恰告诉马它害怕是正确的。在马的脑海里逻辑是这样的:它看见了一个物体并且感到害怕,然后它被击打。“接近那个物体是疼痛的来源”这样一种逻辑在马的脑海中保留下来。马将那个物体与疼痛两者关联起来,那么它将尽全力躲避接近那个物体的可能。

另一方面,如果物体与某种愉快的事情关联,那么马会认为接近那个物体确实是快乐的。比如,如果马害怕一面旗子而逃避,同时它感受到骑手给予的安慰,也许仅仅是一种声音的安抚。那么它脑海中会建立“接近旗子,得到安抚”的联想。第二天你再次接近旗子并打消马的恐惧,然后加以鼓励,这一过程将印在它的脑海中成为愉快的经历。

人同样通过联想学会很多东西。如果你闻到某个老朋友惯用的香水气味,你的脑海中可能会立即浮现出朋友的影像;如果你某次驾车听歌时发生了意外车祸,当你再在车中听到那首歌时会让你联想起那次事故。你学会了将感觉(听到歌)与情景(车祸)相关联。马的思维也是如此。

谨记这一道理,你将教给马处事的良好方式,你的马和你都能得到平静和满足。




常识3,马有卓越的记忆力

人类的恐惧症或精神紊乱症病因通常会追溯到童年时发生的事。同样的,马匹行为问题通常也暴露了幼年时的问题,一匹马可以将一个不愉快的事件保存在终生的记忆中。如同人的心理治疗过程,重新调教马匹行为是很复杂的,也很花费时间的过程。

好在马对高兴愉悦感的记忆同样很好。如果一匹马曾被具有高超技能和沟通手段的骑手骑过,很多年过后,同样水平的骑手再骑上它,将唤起它那时的愉快记忆,表现出渴望与骑手配合以及流畅的运动状态。

别低估马对过去事件的记忆和回忆能力。马是聪明而敏感的动物,它们运用记忆力自我保护,避免不幸事件的重复发生。




常识4,马有相当丰富的情感

与传统的观念恰恰相反,马具有丰富的情感。马可以感觉到高兴、悲伤、恐惧、爱、信任与不信任、兴奋、厌倦、压力、挫折、好奇心甚至是嫉妒。任何人如果认真地去观察马,都会从马的肢体语言中了解到马传递的情感。

以前马被认为是思维简单的不会讲话的动物。值得感激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真听取马的声音,努力尝试读懂马的想法。现在市面上就有了非常好的新书,阐明了对马更深入的了解。

那么怎样看出马的情感?生气和愤怒似乎是最容易预见的。一匹愤怒的马也许会通过抗拒骑手、前腿刨地、摇晃脑袋和其他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情绪,这些动作同样可以预示马兴奋或焦虑的心情。

我的马“葛瑞”具有典型的赖皮个性。我简直爱死它了,而且它也深深知道这一点。我猜想它也爱我,因为当我每次出现在它马厩门前的时候,它总表现出很高兴见到我的样子。它发出嘶叫声,抬起一条前腿,它的头用某个特别的角度对着我看,好像在说:“我可爱吧,真高兴见到你!”

当我们结束训练时,它还会自我逗趣一番。它会向后背拢耳朵,皱起鼻子,露出牙齿。通常情况下,这些动作是要进攻的征兆,但我却理解到“葛瑞”做这些的准确含义。它只在训练完毕到被送回马厩之前的几分钟做这样的表情。它知道今天的事情都完成了,它想用这些表情来逗弄我。当我给它穿马衣的时候,它还会故意露出牙齿,经常用嘴唇拨弄我的衣服,但它从来没用牙掐过我。我了解,这是“葛瑞”用它的方式表达的幽默,我从来没为此烦心过。我能从它的眼神中看到想提弄我的坏笑。

当我往常给它打圈的时候,特别是在训练刚开始的时候,“葛瑞”明确地表示出它推托的情绪。他走到圆圈的一半,然后就低下头,耷拉着耳朵,转向我,我把它往回送到一半时,它又找个机会转回我身边来。它完全明白,它是一个被溺爱宠坏的家伙。这是它跟我商量不做打圈的方式。它绝不是在反抗或表现不礼貌的行为,它只是单纯地告诉我它今天没心情做打圈。

始终关注你的马透露的点滴征兆,你就能发觉它的感受。一匹忧伤的马会耷拉着耳朵,对周围的环境一点都不感兴趣;无聊的马也有同样的表现。马会因为失去同伴和朋友而悲伤,无论是人类、马,还是其他动物,恐怕都需要数月才能从悲伤中复原。马与马之间在情感上相互依赖,如果这种依赖关系被破坏,它们将感到非常孤单。如果你能够对马付出真爱,并让它知道你关心它,马也能像喜爱同类好友那样喜欢上你。




常识5,马是有习性的动物

我们总是能听到马有坏习惯的论调。在马一生中的某些时刻,马的坏习惯因某些事情而引发,不断地重复发生,又将这些坏习惯的早期苗头继续加强巩固,留在马的记忆里,成为固定习惯,最终变得难以克服。

从实用角度来理解这个论点,想象当骑手要求一匹马做跑步时,马尥了两个蹶子。马很快地进人了跑步状态,因而骑手忽视了尥蹶子这一动作。很快的,当骑手再要求马跑步的时候,马就学会了可以用尥蹶子的方式来表达兴奋的情绪,并将其发展为它的习惯。如果骑手在马第一次尥蹶子的时候,就能停下来重新赢得对马的控制,要求马平静地进人跑步,并在马做出干净的步伐转换的时候,加以表扬,那么克服这一不良动作,就会容易得多。不良动作一旦发展成型,通常就会成为马终生的习惯。坏习惯扼制在初期阶段是最好的选择。




常识6,马只能在平静的情绪中学习

鞭打,踢马或对马大嚷大叫也许能让马服从你的要求,但同时马学到最深刻的事情莫过于怕你。粗暴,令马的情绪紧张而恐惧。它可能会因惧怕而顺从你,但这种惧怕一旦消失,马就会变得更加坚定,无论你要求它做什么,它都会表现出非常怀疑和不信任。

马在平静和放松的基础上,才能集中精神完成某项目标。此外,放松的情绪会留在马的脑海中,训练过程成为良性的经历,也帮助它们期待着下一次训练的到来。这样不断重复,会给马留下积极的印象,并最终教会马你想让它学会的事情。这一过程需要你为马付出很多的耐心,但你得到的成果也是绝对值得你付出的。




常识7,马不认为食物是奖励

食肉动物捕猎,或许能抓到猎物或许失败,因此对食肉动物来说食物时有时无。马不需要像肉食动物那样抓捕食物,青草遍地都是。训练狗或其他肉食动物时,食物刺激是非常有效的奖励。可是对马来说,食物仅仅是个普通的愉快环节,而非奖励。比如,如果一匹马按要求做得很好,你给它些胡萝卜,那么吃胡萝卜的愉快记忆将在它的脑海中保存下来。

你无法用食物去贿赂马,以达到你要求它工作的目的。这种贿赂也许会奏效一两次,也许下次就不再奏效了,最终马会忽视你给予的食物,同时也忽视你的要求,这就像你想用金钱贿赂一个富翁让他帮你做事一样,他不会感兴趣,因为他已经有足够的钱。




常识8,马能在夜里学习

一次又一次,人们会惊讶于马能突然学会某件以前一直做不好的事情。在训练过程中,有些人会因马不配合而倍感受挫。将训练停止在一个良好的点,也就是说,一个抚摸或长缰慢步会在马的脑海留下最后这一刻愉快的情景。第二天,马很可能会欣然地做好你一直努力教它的事情。在心理学上我们称这种学习模式为“潜伏学习”。

Kelly Marks回忆起她的一匹不愿过水沟的马,经过两小时的努力尝试,她没用任何粗暴的方式逼迫马,但最终失败了。她跳下马背,带马回去了,她认为这匹马肯定不可能越过水沟。但是第二天,当她骑马跳过一道小栅栏后,带着不报期望的心情,将马头再次对住水沟马毫不犹豫地就越了过去。自此以后,那匹马跨越水沟就再没出现过问题。

给马足够的时间思考,能帮助马更快的学习。粗暴行为,比如踢马、打马也许能达到目的,但同时也会带给马紧张和不快,并且不保证这一方式下次同样奏效。马非常聪明,因此请给它们学习的空间,永远不要逼迫它们。




常识9,并非所有的马都一个模子

大家都知道马和人在身体上存在差异,它们在精神上同样存在差异。每一位骑手、训练者和其他人都必须认识到哪匹马更适合哪种训练。大胆勇敢的马可能会喜欢超越障碍或越野赛项目的挑战,但对于害羞而胆小的马来说越野运动就不一定有意思,甚至会觉得有些残酷。设想一下,当别人逼迫你去做你自己不喜欢、不能胜任的工作时是什么心情。

没错,马能够学习,哪怕是胆小的马也能够学习跳障碍和越野。我建议每个人都充分发挥自我判断力,当你发现马不愿接受你教它的某件事时,你不应当过早地放弃,继续努力尝试,直到你肯定在这件事上马很不愉快。要记得马也许会在某项训练中表现得很糟糕,但在其他科目上会表现得十分卓越,努力发掘马的特长是非常有意义的事。




常识10,马相互模仿

目前,很多驯马师在调教中都利用马的这一特性。有一点需要注意,马在学习别的马的优良习惯时,同样可能学到坏习惯。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会将在马厩内有坏习惯的马与其他的马隔开,避免别的马有可能学会同样的坏习惯。

好的方面是,你可以让年轻的马去观看调教成熟的马的动作,以加快它们的学习进度。如果你的目标是训练年轻马跳障碍,那就让它去看比赛级的马如何训练,并不是说年轻马通过观察就能自动地去跳障碍了,但它们内心的态度将被极大改变。

Sylvia Loch,一位著名的古典舞步骑师,也曾编写过很多马术书。某次她想训练一匹马学会舞步高级科目。尽管她不懈努力,但那匹马就是不愿做PASSAGE动作。一个偶尔的机会,那匹马在院子里散放时,一直在观察她骑着别的马做PASSAGE动作,第二天她万分惊奇地发现,当她施加了一点点扶助时,那匹马欣然地做出了PASSAGE的动作。

马,上帝赐予人类的礼物。我们将马带人马厩刷拭它、饲喂它、跟它讲话、关爱它,并希望给它快乐。但有的时候为什么马似乎非常顽固,为什么当我们希望它安静的时候它却兴奋地蹦跳?为什么我们分明想让它走的时候它就原地不动?为什么它们时而服从时而假装什么都听不懂?这仅仅是智力的问题吗,又或者本能上可能存在问题?

或者……这仅仅是因为我们自己?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