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人物秀 查看内容

游吟诗人--咏梅

2011-7-1 16:24|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08年4季刊

摘要: 如果没遇到峦树,咏梅可能这辈子也不会想主动去体味马背上驰骋的欢娱。说起骑马的因由,咏梅淡然而不加思索:“因为他骑。”这个“他”,就是咏梅的夫君峦树,一个音乐人骑马玩票玩成了全国冠军。现在急流勇退,回归 ...
如果没遇到峦树,咏梅可能这辈子也不会想主动去体味马背上驰骋的欢娱。说起骑马的因由,咏梅淡然而不加思索:“因为他骑。”这个“他”,就是咏梅的夫君峦树,一个音乐人骑马玩票玩成了全国冠军。现在急流勇退,回归本源,完成未完成的音乐事业。




1994年的时候,他们住在体育圈儿里传说的“小项”摇篮--老山。正如人们说的,有些事情注定要发生,有些日子注定要遭遇一样,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蒙古姑娘终于因为有个爱马的老公而开始了与马为伍、朝夕相处的日子。“那时侯特别喜欢骑,进步飞快,每天都在跟它们打着交道,喂马、刷马、备马、骑马,就连睡觉都睡在马房边上,听着那熟悉的声音,生活。那些日子在我的意识里已然成为一种习惯,完成了从接受到享受的质变过程。”

咏梅,得上天之眷顾,生得恬静出雅,与这诗一样的名字恰如其分。怀着梦想,经济管理专业毕业的她在那个为理想奔走的年代毅然放弃了按部就班的日子,南下深圳。因为有善娇好的面容,以卡拉ok短片开始了她生命里的演绎生涯。




演员是个让人羡慕的职业,因为他们可以顺理成章地去尝试各色人生,把不同命运的精彩,充实在一段有限的生命个体之中。然而,正如生活不会允许淋漓尽致的完美一样,上帝在赐予你的同时,一定也会拿走一些。比如真正属于你自己的时间。

“很多时候,你活在别人的生命里。想收获就必须学会牺牲,为了演戏,最大的遗憾就是我从来没有看过老公的任何一场比赛,包括他拿冠军。我只能想象,他每一道障碍跳得如何艰难或是精彩…”

她低垂的眼角,寥落的眼神,就像是一朵悠远的梅花盛开在碧绿的春日牧园,唱着尖锐的咏叹调与周遭的芜杂格格不入。




“我很爱骑马,我一直以为我应该会骑得很好,我想跑出很漂亮的步子,我想去跳障碍,那是我的梦想,我想我应该去完成它,可是因为腰上有伤,我不得不放弃...”

说起来,其实咏梅不骑马已经有十几年了,在马上驰骋的日子也不过是一年半载,然而她说起马的那种神态,却让人不忍错过。那熟悉的思量里夹杂着的黯然的遗憾,就好象可以牵动每一个骑士心里的若干情结,让你繁芜的思绪在瞬间就疯长万千。

腰间盘突出的旧伤让咏梅在一场马戏过后,硬生生地在床上躺了几天没下地。她知道,她也许再也不能骑马了。那以后与心爱之人并驾林间的浪漫镜头被藏进了生命的角落里,逐日淡化,不忍提及。

再多人劝说,无意。终究上不得马。直到某年的元月一日,新年第一天的马场,到处洋溢着崭新的味道,翻身上马,又翻身落马。“危险,仰面倒地,害怕,但我知道它不会伤我。”

咏梅如此诠释着这个游离在她生活中的生命。“马是有灵性的,它需要你去感悟,渴望与你沟通,全然没有攻击性,像个善良的孩子,需要保护,需要支撑。”

真正爱上马是因为“弓箭”,一匹极具张力的马,平时的关照让弓箭可以听出主人的脚步声,而且当它真的在朋友的呼唤下回头观望时,被震撼的是一颗敏感的心。“我知道它会回头,但没想到它会是这样的眼神,真的像个孩子一样,在寻找,很亲切,很自然。”

与咏梅对坐闲谈,突然想到了游吟诗人,很像她。一个钟爱独自行走的旅者,有着自由不羁的灵魂,兴起时可以在塔县的草皮上花个十几块钱放上一天的野绷子,也会漫不经心地在场地里打圈,跑步。

从来觉得骑马与性格有关,像咏梅一直想跳障碍一样,她强韧的性格把这当成了一个待完成的梦想。

所以,与马,咏梅的故事未完,待续……(文/张楚乔)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