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人物 骑手故事 查看内容

李琦:朋友是我的故乡

2011-7-5 16:21|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09年6月刊

摘要: 良久的沉默。李琦定了定心神,站起身来,走到宽大的书法台案前,提笔写下个“易”字,笔锋遒劲,继而释然。好一个易字,在辗转中坚定,在更迭中永恒。“朋友是故乡啊。”李琦带着真挚的微笑,站在窗口看着蒙蒙的细雨 ...
初见李琦,不由得让人想到贾平凹在《秦腔》里面的一个恰切的比喻:农民,就是半埋在土地里的一口金钟,飞也飞不起来。李琦,并不是农民出身,但他的确是从那个混沌的年代,挣巴着飞起来,在半空中一鸣惊人的。这是一种很西北的情愫,充满着黄土地的质朴……




在辗转中坚定

李琦的家,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两样东西,一副泛旧的马鞍和一座振翅欲飞的雄鹰摆件。“看到这两件东西,就能想起老友,想起老友,就感觉自己有归处。”李琦笑着说:“我是个没有什么归属感的人,无论是生我的大同,养我的西安,老家河北大成县,还是工作生活了近20年的北京,都没能给我落叶归根的感觉。心里觉得朋友才是我的故乡,哪里有知己,哪里就不会让我感觉陌生。”诚实直爽的李琦朋友很多,所以无论他展转到哪里都会安心。

马,是李琦多年来难以割舍的朋友,这副西部马鞍跟随了李琦多年,从当初昏暗逼仄的地下室被搬到现在敞亮的客厅,他一直珍藏着,闲来无事的时候也会精心的擦拭保养。“我骑马是1991年来北京以后的事了,说好听了是工作需要,其实就是生计所迫。刚来北京的时候特别窘迫,一个老前辈给我介绍了在马戏剧里演将军的角色,要求是会骑马,而且必须在三个月内学会。不能学不会啊,家里的老婆孩子要吃饭孩子还要读书。我二十天就把骑马学会了,而且骑得很棒。并且发现,骑马真不止是个营生。”

“那个时候的生活很辛苦,在马戏剧里演将军,每天要骑着马和另外一个演员对打,最后要被人从马上打落,其实挺危险的。我也受过重伤,眼珠子都快摔出来了,第二天还得坚持演,那段时间给我最大安慰的就是我那匹马。马啊,真不是畜牲,时间长了它们真的可以和你心意相通。每天早上我就牵着它遛,一开始牵着,遛着遛着它的头就靠在我的肩膀上。跟它在一起你甚至都不用倾诉,很多时候它都明白我的感受,这让我特别感动。”

李琦对马是格外的精心,每次骑马之前,他都会先和马一起散步,沟通感情,还要仔细的检查马具,确保每个细节都安全完好。夫人甚至会嗔怪地对他说:“我想当马。”李琦的爱马之情也由此可见一斑了。

李琦不仅爱马,也懂马。从草原牧人的马上特技,到英式贵族的盛装舞步、从速赛场地到西部绕桶,样样都了如指掌,如数家珍。骑马之于李琦已经远远超出了兴趣爱好的范畴,而成了一种情感,一种寄托。




在更迭中永恒

“聊到骑马,就让我想起他  我那个无言的朋友。”李琦说着,一边皱着眉头略带感伤地望向那雄鹰摆件:“呼日嘎,他退役之前是中国古典式摔跤的国手,我们都叫他大呼。那时候在摔跤界那是无人不知啊。”

“我和呼日嘎算是师兄弟,因为在武术这个圈子里,辈分分得挺清楚的,他的师傅和我的师傅是好朋友,我们俩也是脾气性格相投,有点相见恨晚那意思。我们之间有很多地方挺相似的,都是看着五大三粗的,却长了颗细密的心。有一次大呼的手机丢了,才发现原来里面绝大多数朋友的电话他心里都记得,大概得有600多个,这样的朋友绝对值得交一辈子吧。我们之间的感情和一般人不太一样,从没有太多语言的。即使见面,也没那么多寒暄,但一不见,就会想念。如果对方有什么事,我们都会第一个义不容辞的挺身而出。”

这是种很男人间的情谊,我开始理解李琦所谓的朋友是故乡的含义,没有千言万语你侬我侬,没有太多有关物质财富利益的关联,只是如果你在享受幸福,请你忘记我;如果你在承受不幸,我在你身边。

“去年我去内蒙古演出,正巧大呼也在老家,他请我去草原上骑马,等我上了马才发现,大呼显得生疏而紧张。追问他才知道,原来他不太会骑马,但是因为知道我喜欢,便来舍命陪君子。当时我们也就是哈哈乐,没太过意。可是谁又能想到:转过年来,物是人非,他竟然就这么匆匆的走了,跟谁也没有打招呼。人不在了,很多事情就—下涌上心头……”

良久的沉默。

李琦定了定心神,站起身来,走到宽大的书法台案前,提笔写下个“易”字,笔锋遒劲,继而释然。

好一个易字,在辗转中坚定,在更迭中永恒。

“朋友是故乡啊。”李琦带着真挚的微笑,站在窗口看着蒙蒙的细雨,兀自说着。(文/青帝,配图摄影/风河)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