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行天下 查看内容

水乡丽泽,有马为嘉

2022-8-31 11:25|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7年6月刊

摘要: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身处于这首诗的情境之中,心情原来并非如离笼之鸟立即就开怀展翅了,起先只是窃喜而已,幸福感如水面上的涟漪般一圈圈地荡漾开来。只在照片上看嘉丽泽的时候,美则美矣,与你是无关的, ...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身处于这首诗的情境之中,心情原来并非如离笼之鸟立即就开怀展翅了,起先只是窃喜而已,幸福感如水面上的涟漪般一圈圈地荡漾开来。

只在照片上看嘉丽泽的时候,美则美矣,与你是无关的,真的走进去你会想不起那些照片,而只陶醉于它此刻在你眼前的样子。沿着湿地的河岸向前,滩上是浅浅的花丛,三两只小狗在花丛间玩耍,顾不着朝陌生人吼上两声。匍匐在地的青草恣意地没入了水底,水面上一圈圈的睡莲,一伙一伙地聚在一起。真想在花丛里打个滚儿啊,然后一任性就到滚到了水里,落水了也不担心,只要抓住了水草就行。山的轮廓远远地充当着背景,去年放肆生长的芦苇,如今虽枯黄了,却一点不颓废,三两弯小船在芦苇荡间偶尔露出来一半,忽然又冲出一只水鸟,慌张地掠过水面。“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沿着湖边漫步,虫鸣和蛙声此起彼伏。

这些是保留的原始风貌,而其实这里是一座远离都市的现代化小镇,别墅区里的一栋栋小楼颜色参差,让人很有走进荷兰小镇的错觉。酒店、公寓、美食街,茶舍、书屋、艺术馆、高尔夫球场、马术俱乐部、综合运动中心,这里完全属于享受生活者。原始和现代若彼此单独存在,或许并不会给人这样的惊喜,结合在一起就化解了我等纠结于都市的繁华和远方的诗意之间的困境。

中信嘉丽泽小镇东侧连接昆明主城和昆明国际新机场,距主城有 45 公里,到新机场不到 20 公里。不属于远方的“远方”让很多昆明人找到了生活的归属感。尤其,这里还有马!

俱乐部从 2014 年开始运营,各种创意活动一直层出不穷,马房生日宴、趣味马术比赛、马术进校园、各类亲子活动、公益项目等不仅俱乐部因而声名远扬,会员与俱乐部之间也形成了共同进退的一体。

马背母女的幸福生活

俱乐部的马主会员宋婷玉女士几年前在小镇安了家,每当节假日一家人就会在这里度过。2014 年俱乐部刚开始营业的时候,她就为自己 6 岁的女儿小甜甜办了卡。不过女儿刚上了一节课,第二天就嚷着全身酸痛,再也不想学骑马了。妈妈并没有强迫她,因为在对待孩子的教育上,游历过很多国家,看多了各种人生的宋女士和爱人都认为给孩子一个健康快乐的童年比什么都重要,不一定非要让她上名校,小小年纪就要学会很多才艺。“不过大部分小孩子并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这就需要家长去引导”宋女士与女儿像朋友一样相处,在她的引导下,小甜甜渐渐接受了马场马术,并从 2015 年开始接受正规训练。

为了陪伴女儿一起成长,天性胆小的宋女士也开始练习马场马术。“我的进步就像蜗牛一样,我女儿就像这样进步飞快,”宋女士一边开玩似笑地调侃自己,一边认真地用手比划着,做出一个 75°斜坡的姿势。现在 9 岁的小甜甜像一个“风一般的女子”,自信、快乐,自己跟教练约好上课时间,刷马、备马,完全不用妈妈操心。

俱乐部经常举行各类活动,这对“摩登”母女从来都积极参与。母女同台走马房 T 台秀,节庆活动一起跳傣族舞等等,而参与了这些活动,不管结果如何她们都会有很多收获。俱乐部的会员也大多以家庭为单位,小甜甜经常可以跟十多个同一年龄段的孩子一起骑马,由教练带着经过荷花塘,转进芦苇荡,或者孩子们自己在小镇里玩泥巴,玩沙子,并不总需要大人照看。

一家人在小镇的生活非常丰富,爸爸打高尔夫,母女俩骑马,或是一家三口一起骑自行车,偶尔约上马友、球友在家里摆上长桌宴,几十个家庭,一百来个人。参加宴会的家庭会各自带上自家做的点心或小菜,所以主人家并不需要做太多准备。爸爸起先只是打高尔夫而已,看这对母女骑马收获了这么多快乐,他终于忍不住也想要尝试,刚刚定制了自己的装备,很快就可以上马“操练”。“俱乐部的马主们是发自内心地热爱马、热爱这个群体,大家相处得非常融洽。家庭之间如果有什么困难就会互相帮助,是个很正能量的圈子。身处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中,对小孩、对大人都是一个良性的发展。”孩子开心快乐,妈妈就开心快乐,宋女士很庆幸她能够这样陪伴女儿一起成长。

马主杨时,养马修心

嘉丽泽的一位马主杨时,从俱乐部刚刚开始营业时起就加入了这个团体。每周六早上他都会从市区开 50 来分钟的车过来这里骑马。杨时原是一位野骑爱好者,加入俱乐部后,才发现“原来骑马还有这么多学问”。他从正规的起坐开始一点点练习,现在经常还会参加一些障碍比赛。这些年来他与俱乐部一起成长,逐渐“修炼”成一位真正的马术人。

“马场马术看似简单,里面其实包含了两个生灵之间的协调。它教会人去感知,感知个人以外的另一个生命,除了让身体得到锻炼,更让人的心智得到修炼。”杨时说,马给人一种“敦厚而温柔的感觉”,会让人非常信任,他也许还不知道自己给人的正是这种感觉。“为什么说马术是贵族运动?不是说它有多么高大上,而是培养一种向上的价值观。用我们中国人的一种说法,是培养了人的厚德,厚德载物。”

杨时还是两个男孩的父亲,他的大儿子以前很腼腆、很瘦,胆子也很小。杨时和爱人先是引导他学钢琴,培养各种兴趣爱好,结果学了一圈也没找到他真正喜欢的东西,不过自从接触了马,他的内心就渐渐敞开了。“小小一点儿就刷马、护理马,整天跟马在一起,越来越开朗。现在他 13 岁,已经长到一米七五,学习成绩在年级里、在区里都名列前茅,这些都是骑马带给他的。”说起儿子的这些变化,杨时整个人都洋溢着满足感。“骑马,培养人的一种骑士精神,一种勇于担当、勇于牺牲的精神。他虽然也有青春期,有叛逆期,有愤怒,但是至少不会停留在他的思维里面,他能安静地听你说话。他在骑马的过程中学会了协作,学会了跟我、跟老师、跟同学的协作。”大儿子给他的马起了个“马里奥”的名字,现在这匹马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家人。

对于大儿子在马术上所展现出的天赋,杨时很开心,不过他不会告诉儿子对未来要做什么选择,而是让他知道如果希望走马术的道路,应该付出怎样的努力。儿子告诉他自己希望骑马,他就尽力培养他,送他去北京、去吉林省马术队进行马术训练。虽然最终也不一定就要走职业道路,但杨时会支持儿子一直坚持骑马,“以后我们也会参加比赛,参加世界杯啊,鸟巢大师赛这样的比赛。”杨时的小儿子现在也开始骑马了,一家四口,只有杨太太不骑马,“她喜欢旁观,看我们骑。因为我们父子三个都骑马,马很忙,马的利益高于一切。”杨时现在骑得也少了,并不是不愿意骑,而是因为每天两个鞍时,孩子们骑完以后,他和太太就做马工,不过也乐在其中。

“中国目前的状态,太过于急功近利,很多人在物质、在金钱方面走得太快,财富虽然得以迅速积累,可是在这里面灵魂却得不到安放。”杨时觉得马场是一个能让人安静下来的地方,能够好好地跟动物,跟周遭的环境,跟身边的人进行交流。在这里不同行业、不同身份的人,因为马而产生了交集,让每一个个体都能够从中受益。杨时来到俱乐部后,认识了一群喜欢骑马的人,他很庆幸自己能走进这样一个圈子,因为“爱马的人、懂马的人,人品真的不会很差。说马术是贵族运动,确确实实,它让你在这个圈子里面保持一个很正的心态,一个很好的人品,因为只有这个样子,呵护好这个圈子,才能走得更轻松。”这样一群爱马的人在一起,除了骑马又发展了其他运动,如骑越野摩托、打高尔夫球、跑步、游泳。通过跟马友们的互动,杨时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这个世界也向他开启了更多的可能性。

与马会共成长

杨时和俱乐部一起在学习中改进、在教训中积累经验,虽然走过不少弯路,却收获了更多的领悟。“以前骑马就叫糟马,不知道怎么去护理它,不知道有那么一套科学的方法,造成马伤了、病了、死了。后来明白马所需求的不是我所需求的,我觉得我给了马最好的东西,其实不是它们需要的。”嘉丽泽的马主与俱乐部之间的互动很多,会定期在一起讨论有关马的草料、马的护理的整个流程,马主们会根据自己的实践,向俱乐部提出他们的需求和建议。这期间难免会因为一些事而产生较大的分歧,不过这不重要。“我们这个圈子里的很多马主,因为爱马才走到一起,利益其实真的放得很低。我们俱乐部是一个整体,遇到问题了大家会一起商量,共同进退。”跟杨时一样,俱乐部的很多马主都是“本乡本土”的人,不会跟俱乐部之间产生很强的利益对立,出现冲突的时候,大家都会各让一步,因为目的只有一个,“为了这个俱乐部好,为了我们云南的这个产业发展得更好。”“近几年俱乐部里的马都护理得很好,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确实马也在成长,许多新马和小马也能跳大的障碍。”杨时总结说,俱乐部在发展的过程当中实现了三赢:俱乐部在成长,马主和马匹也都在成长。

嘉丽泽希望将自己打造成国内一流的俱乐部,所以几年来俱乐部在硬件上一直在不断改进,不过团队更注重加固软件方面的实力。在管理上俱乐部做过很大的努力,除了与马主们保持着频繁的交流和互动,俱乐部同时会参考很多国外的先进经验并加入到俱乐部的整改当中,包括从荷兰请多位知名教练来俱乐部进行交流指导,学习他们的培训体系和教练体系。此外,随着马术行业的快速发展,对专业人才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俱乐部管理团队一直在积极促成与高校间的合作。

2015年5月18日,俱乐部与云南体育运动职业技术学院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培养马术运动产业所需人才。学生们先在学校接受各基础学科的理论学习,随后在俱乐部实习一年左右,最后半年时间来俱乐部顶岗。今年第一批即将毕业的学员有些已经正式成为俱乐部团队的一员。

2016年中信嘉丽泽俱乐部与内蒙古莱德马业强强联合,转型为结合速度赛马与马术二者为一的中信莱德嘉丽泽马会。两个各自在马术和赛马领域里出类拔萃的团队融合到一起,在管理方式和活动规划及执行上难免会产生一些摩擦。“莱德有一个很好的管理经验,嘉丽泽在马匹和国外体系的建设方面,以及与马主的互动上都做得很好。”杨时认为,“开俱乐部就是要有马主,俱乐部和马主是一体的,如果俱乐部只有教练和马,养这么多马,傻站着,那不叫俱乐部。”

“我觉得两个很有个性、很有能力的人走在一起总会经历坎坎坷坷,但是如果大家有共同的愿景和目标,这些都是小事。朗总那边之前在马场马术方面没有过多的探索,他愿意听取我们的意见,愿意去做投入和改变,所以真的要感谢他。”目前俱乐部每周末都会举行赛马活动,杨时和俱乐部的其他几位马主也渐渐对速度赛马产生了兴趣,几个人还一起众筹在国外买纯血马,在澳洲参加比赛。赛马和马术这两个原本相对独立的圈子,在这里很自然地融合到了一起。

云南的整个马圈的氛围非常好,俱乐部之间有很多互动,常年举办俱乐部联赛,轮到哪家俱乐部举办比赛了,其他各家都会鼎力支持。不同俱乐部的马主之间也都走得很近,以马会友,经常往来。杨时解释说,“因为这里四季如春,生活压力没有那么大,这个地方的人的心性就比较淳朴,比较乐天,这种乐天和知足,就不会把利益看得比较重。所以云南的人傻,傻人有傻福。”

嘉丽泽有一条长长的遛马道,据说是全世界最长的,有26 公里。沿着林荫水岸行走,不经意间河对岸的一句话就走进了心里——“生活的意义在于找到一处心灵归属”。想来嘉丽泽的马主们偶尔牵着马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看到了这句话,都会会心一笑吧!

文/吴曼 图/由中信莱德嘉丽泽马会提供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