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行天下 查看内容

把远方的远 , 归还给草原

2022-8-22 09:32|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6年12月刊

摘要: 秋天的大兴安岭和草原的过渡地带非常美,变色的白桦林、层次丰富的樟子松,还有漫山遍野的牛羊牲畜。扬鞭打马从草原跨入森林,海拔在升高,景色也在不断变化。从茂密的林间小路出来的那一刻,山脊线上的开阔视野会让 ...


秋天的大兴安岭和草原的过渡地带非常美,变色的白桦林、层次丰富的樟子松,还有漫山遍野的牛羊牲畜。扬鞭打马从草原跨入森林,海拔在升高,景色也在不断变化。从茂密的林间小路出来的那一刻,山脊线上的开阔视野会让你感受到北方草原广阔的伟大和自己孤独寂寞的渺小。

我深深地沉醉在这种伟大之中,我曾独自一人步行跨越两片牧场。双腿的局限让我深刻地感受到自身的渺小。你可以凭借个人的毅力去丈量这片土地,你也可以勇气十足地触摸每一寸牧草。但是如果这时候有更强大的事物呢,有肉身精壮,豪迈慷慨的马呢。托住你在轰鸣的大风中,驰骋过草地、高山、湖泊。四只铁铸的蹄子让你有无比的信赖。就像李娟说的,“所有马背上的民族,正是因为被马这样强大的生物延伸了身体,延伸了力量,才拥有了阔大的豪情与欢乐吧?”

所以我才无法满足于景点里的骑马活动。在无边广阔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上,他们竟然让马像苦役一般,在一片狭小的区域里无休止的驮着游客上马拍照,拍照,拍照!马是热爱奔跑的,豪迈而又狂野,当它们在无垠的草原上自由奔驰时,它们便拥有了一切。

所以才会有了马背之旅,把远方的远归还给草原,将内心狂野的人儿唤醒狂野。这条路线断断续续地做了三年,用我们合伙人的话来说,“你无法想象我在这里都经历了些什么,当你真正踏入旅游这一行业时,你就不得不花大量精力去应付与旅行完全无关的事情”。

幸好最后都坚持下来了。2016 年 6 月份开始一直到 9 月底,我们一共做了 10 多支队伍。客人来自天南地北,有国际友人、港澳同胞和海外侨胞。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就是都爱冒险,爱自由。特别是其中的女队员,她们的独立精神,豪放性格,还有与年龄无关的青春活力,都让我钦佩不已。四天的马背旅行对于很多男士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我们会经过很多不同的地形,有广阔的草原、起伏的山坡、蜿蜒的河流和幽静的森林。骑马的速度也会逐渐从慢步到快步再到最后的奔跑。其中有很多男同胞们都退缩了,但是我们的女骑手们却从来没有流露过怯懦的神态,她们坚强、勇敢,我忍不住要向她们表示我的敬意。

草原上四季都有不同的风景,春季生发,夏季茂盛,秋季孕育,冬季储藏。每个季节我都很喜欢。但是这里我要特别说说秋季的路线。有别于夏季的纯正草原。秋季我们来到了草原和大兴安岭的过渡地带。巍巍大兴安!这里有和草原一样壮阔无边的林海,走出了随成吉思汗征服世界的“四獒”者勒蔑、速不台。孕育了两度入主中原的女真民族。这里是一个伟大的地方,我们怀着谦卑来到这里。

在东北地区的蒙古族只有很少数还保留着神树祭祀,蒙古语称祭“尚石”,这些树往往巨大、奇特并且树龄很长。

在祭神树时,全村的男女老少会聚集在神树底下,用鲜花或彩带把树装饰一番,然后开始仪式,祈求祝福。我们在当地牧民的许可下,在神树边用帐篷围了一个半圆,那日正好是中秋,明月如镜高悬,远在他乡的游子们在神树下安眠,远方的风吹动树叶,把遥远的记忆送入每个人的梦境,那是金戈铁马的年代,挥斥方遒,指点江山。从草原逐步进入林区,会看见茂密的樟子松和夹杂其中的白桦林,随着海拔升高,视野会逐步扩大,远处的林草过渡区一览无余。沿着山脊线,马蹄轻轻踏过开满紫草和野菊的山坡。白桦林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金光,秋日和煦的微风,吹响了山林。运气好的话还能遇见高山牧场上的放牧人家,洁白的蒙古包傲然孤立,几匹骏马悠闲吃草,与世无争。

我曾有幸在一片松林中遇到转场的牧民,本来寂静的山林突然响起一声嘹亮的呼喝声,然后就是清晰的鞭子抽打空气的脆响,慢慢的有数不清的绵羊耸动着身子在远处出现,背后紧跟着身着蒙古袍,骑着白骏马的老牧人,他看上去年数已大,皱纹布满脸庞,但是精神矍铄,不时地向两边的羊群抽打鞭子,修正他们的路线。我慌忙拿出相机对准老牧民,他没有闪躲,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我,在我不注意的一瞬间挺起了佝偻多年的脊背,脚下擎的依旧是骏马,手上握的仍然是长杆。他在那一瞬间又变回了草原上昔日的雄鹰。我很感动,因为我知道这样的牧民已经不多了,会穿蒙古袍并且骑马牧羊的蒙古人也不多了。摩托代替了骏马,汽车代替了勒勒车。老人们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年轻人就已经自若地接受了新的现实。如李娟所说“生活之河正在改道,传统正在往旧河道上一日日搁浅”。这是一场对过去的告别,我们都无能为力。

我不能保证你们下次来还能不能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不能保证你将体验最纯正、最有蒙古味的旅行。古老的生活方式正在消失,传统变得越来越稀薄。万幸的是草原和山林依旧没有变,骏马和绵羊依旧没有变,还有那些骨子里追求自由、热爱冒险的人依旧没有变。

草原带给我的感动太多,也许像我这样的南方人永远无法真正融入其中,但是对于骏马,对于自然,我时刻都保持我的敬意。

文、图/大吕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