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马房管理 查看内容

国际马术教练之路

2022-8-22 09:16|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6年12月刊

摘要: 我与《马术》杂志的渊源要从 2004 年说起。当时我和现在的《马术》杂志主编李艳阳共同去英国学习,那时候他正在策划这本杂志的发行,去英国主要是了解马术文化,而我则是为了深造。得到去英国学习的机会,最要感谢的 ...


我与《马术》杂志的渊源要从 2004 年说起。当时我和现在的《马术》杂志主编李艳阳共同去英国学习,那时候他正在策划这本杂志的发行,去英国主要是了解马术文化,而我则是为了深造。

得到去英国学习的机会,最要感谢的就是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的总经理王蔷与当时促进中英马术交流的罗山女士。决定派人去的时候,王总向罗山女士推荐了我,恰巧王总那时每周都给我们上英语课,所以似乎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尽管有了一点点英语基础,来到了英国,语言上的障碍仍然给我的生活和学习带来了特别多的不便。上百名学生中,国际学生寥寥无几,其中的中国学生更是屈指可数,我记着只有三四名而已。张口闭口都要讲英文,一时间让我无所适从。不过,这丝毫没有打消我的求知意志,反而激发了学习动力。我每天都如饥似渴地吸收方方面面的专业知识,马房课、训练课、教学课等等,此外也少不了英语课和理论课。我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国际教练,并且得到了他们慷慨的帮助,现在回忆起来我仍十分感激。

经过 3 个多月的学习,我学到了很多与马一起工作的知识,这在之前是根本没有机会接触的。我想把这些知识带回国,普及开,让更多的人知道,所以我决心参加 BHS 考试。BHS 考核系统包括理论和实践两部分,理论考试时每个组有 6、7 个考生,依次用英文回答考官提出的关于饲养管理、马匹行为、体能训练等问题。我在英国参加过的所有考试中,一直都是其中唯一的中国人,和说地道英语的学生在一起,压力特别大。我当时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教练级,而想参加最初级的教练考试必须要先通过基础的一级、二级马房管理与骑乘考试。由于时间关系,我决定连报 BHS 一、二两级。对当时的英国人来说,这有点不可思议。他们很少会选择两级连考,原因是如果一级没有通过,二级就会被视为自动弃权。幸运的是,我顺利地通过了一级考试。但在随后的二级考试中,因为英文水平有限而无法更深入地解释与回答,我没能通过打圈和理论考试的部分。不过这次经历更坚定了我的信念——以后一定要回来弥补遗憾。

转眼到了 2006 年,天星那时希望将教学系统更规范化,教练队伍更专业化,同时培养出更多的马术人才。王总就决定再次派我去英国,深入学习并参加 BHS 考试,同时也将他们先进的管理理念和 BHS体系带回来。

这次与第一次求学略有不同,因为有“任务”,目标也就更明确。我再次参加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定向学习,同时又报考了二级马房管理及PTT(初级教练员考试),但是想要考 PTT,就必须要先通过 BHS二级考试。当时的我每天都需要背诵大量的专业名词,并且学习如何用英文清晰地表述逻辑关系。要学的东西太多,时间太紧,唯有奋力一搏。我在宿舍的床上、墙上、桌子上到处都贴满了英语单词的纸条,这样睡觉前、吃饭时我都可以利用碎片时间记忆。不像英国学员,这次没考过,还可以在同年秋季再次报考,对我来说,去英国学习的每次机会都十分难得。

在考 PTT 的前一天,教练鼓励我说,“Yang,你是可以的,我相信你的能力。但我担心的是考试环节中用英文教英国人的部分,你的口语不是非常过关。”教练说出了我的心结,好在考试当天我的状态非常好,很有自信,课程的每个环节都非常顺利。当时的全天考试我需要教一节跳障碍课、一节平地课、一节打圈课,考教学理论,还要做一个演讲。当最后一项考完后,我觉得我只要一倒下立刻就可以睡着,还好我顺利完成了全天的考试。等待考试结果的那段时间我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每天都跑去学生中心的邮政局,查邮件。终于有一天我等到了 BHS 寄来的邮件,里面装着我的初级教练证书,拿到证书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马房,告诉我的教练 Sam 这个好消息。她的反应我至今也无法忘记,端着一杯咖啡悠闲漫步的她在听到这个消息的一刻一下子把咖啡扔到了地上,和我拥抱,她说,“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拿到初级教练员证书,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回国后,我也没有停下对 BHS 系统的学习、参加考试,还把 BHS体系真正引进天星调良马术,对我们的教练、马房工作人员做了大量的培训考核工作,让每一个人都知道怎样正确地对待马匹,形成真正的系统。再之后我又作为当年亚洲地区唯一的考生,去香港参加了ITT 考试(国际中级教练)。这期间的学习过程我要特别感谢我的老师Jeremy。这些经历帮助了我了解国际马术潮流,渐渐体会到对待马、对待学员的真谛,同时也改变了我对马、对马术概念的理解。无论是自己训练,还是带队,抑或是教学和马房管理,我都有了更新、更深刻的认识。我现在时常跟同事说,我们不是在工作,而是在发展我们的事业。因为我相信如果每一位从业者都把马术当成自己的事业来做、来经营,我们就站在了一个更高的位置,可以向更远的目标前行。

2012年由于我获得了 ITT 资格,天星调良也顺利拿到 BHS 考试中心的资格,目前亚洲只有天星、香港、新加坡共三个 BHS 考试中心。2014 年天星顺利举办了第一次 BHS 考试,至今已连续举办了三年。目前共通过 BHS 一级 67 人,二级 34 人,PTT 17 人,学员有来自英国、法国、新加坡、俄罗斯等国及全国三十多个省份的学员。BHS 考试在我看来是最全面、最系统化的考试,考核面广、知识丰富、要求严格。

2006年也是《马术》杂志发行的第一年,我当时还在首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我在英国学马术》。之后的十年间,我一直在给《马术》杂志撰稿,写写俱乐部的教学、谈谈英国 BHS 教学体系,分享马业技术知识相关文章。

十年,恍若驰隙。可以说《马术》杂志见证了我的成长。用李主编的话说,“杨富军从一个草原上来的孩子变成了现在的天星调良马术的金牌教练”,我自是不敢担此殊荣。我,就是非常热爱马术事业,希望为中国马术贡献自己的力量。

文/杨富军 图/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