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看点 查看内容

马术三项赛朦动烟雨江南

2022-8-22 09:07|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6年12月刊

摘要: 这个没有马文化,没有马背群众基础的江南小镇,人们的生活正潜移默化地被海澜影响着,被马术赛事所带来的荣誉感所震撼、所凝聚。而将来,它的每一步举动和开拓也将引领这里的民众越来越深刻地感受马术文化带来的心灵 ...


这个没有马文化,没有马背群众基础的江南小镇,人们的生活正潜移默化地被海澜影响着,被马术赛事所带来的荣誉感所震撼、所凝聚。而将来,它的每一步举动和开拓也将引领这里的民众越来越深刻地感受马术文化带来的心灵慰藉。

江南烟雨地,马术得民心

江南大地上的一座“马术王国”正逐渐敞开它的大门,向所有人展现它的大气风采。今年2月底海澜国际马术俱乐部举办的奥克鲁斯国际马术峰会惊艳了世界马坛,现在它终于在马术赛事上也迈开了脚步。

10月18日至23日,由中国马术协会主办的“海澜之家”杯2016全国马术盛装舞步锦标赛和三项赛冠军赛在海澜国际马术俱乐部隆重举行。其中盛装舞步锦标赛是国内首次举办的盛装舞步FEI一星级比赛,这不仅是海澜的一次突破性尝试,更是江苏,同时也是国内马术界的一次历史性突破。

盛装舞步比赛项目包括圣乔治科目、中一级及中一级自选配乐科目,其中圣乔治科目又包括个人赛与团体赛。经过 3 日的激烈角逐,广东队、浙江队和江苏队分别获得团体冠、亚、季军。这是江苏队在该项目上获得的历史最好成绩。

参加三项赛的有广东队、上海队、四川队、西藏队、江苏队共5支队伍、30个骑手和马匹组合。21日举行的首个项目——盛装舞步比赛进行得很轻松,骑手和马匹们都有足够的时间休息调整,来迎接接下来的更大挑战。不过赛事监管人员要一直守在比赛场地,防止人马在两场比赛间隙仍不间断练习。这是国际马联的规定,为保障马匹的福利。 

22日的越野赛于上午九点便开始。架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早早就进入赛场内寻找最佳拍摄位置。虽然天公不作美,阴雨一阵阵,但江南烟雨的愁绪和诗意在面对荷尔蒙爆棚的越野赛后便似乎只是热血豪情的配料了。 俱乐部的越野赛比赛场地像是一座公园,不过更天然,只有场地中的一个VIP观赛区别致地被安放在小山坡上,其他地段都是马儿们驰骋的通道,绿草如茵。在朦胧的烟雨中、浅浅的水域外,远处的青瓦白墙是一副画中景。 

担任越野赛场地路线设计师的是赵季平老师,在马圈享有很高的声望。目前江苏队的总教练,同时也是荷兰国家队总教练的马丁·利普斯先生情绪高涨,说是因为今天不仅在这里有他的徒弟们进行比赛,在荷兰,他的儿子也要参加一场三项越野赛。老先生很喜欢比赛的路线及障碍设计,因为不仅能够尽可能减少骑手和马匹因雨天路面过于湿滑而可能出现的事故,同时也保证了比赛的难度。例如最高障碍仍有1.5M的高度,不过在1.25M之上采用的是“虚拟障碍”,即便马蹄碰到一些也不会受伤。在一些转弯及坡道处都巧设“陷阱”,很考验骑手和马匹的应变能力。

越野赛共有29组人马组合出赛,全部人马平安,最终有23组成功完赛。次日上午的验马仪式结束后,这23对搭档得以全部顺利进入下午场地障碍赛的最后对决。不过为了增添比赛的趣味性,也为了让所有参赛骑手都不留遗憾,主办方决定让淘汰的人马组合也一样参与到场地障碍赛的较量之中,只不过比赛成绩不会计入排名。

23日,场地障碍赛依旧在俱乐部一号训练馆举行。比赛免费对公众开放,正值周末,观赛区座无虚席,有青春浪漫的一对对小情侣,也有穿着讲究带着半大的孩子的中青年夫妇,还有很多老人家带着孙子、孙女。穿着笔挺军装一样制服的保安们并不似看起来那般威严,爱开玩笑、好说话,只维持着较为宽松的现场秩序。孩子们得以在开阔的区域享受这自由的快乐。

“骑马的叔叔很帅吧?”,“帅,我长大了也要骑马”,这些是观众区里最普通的声音。可能对于现场大部分人来说,这都是他们人生第一次观看马术场地障碍赛。

比赛规则是什么,裁判是怎样扣分的,哪些骑手的表现很值得期待,这些他们也许从未关注过。不过这丝毫不影响现场的气氛。两三位骑手比完赛后,观众们对于扣分规则和比赛路线已经了然于心。至于哪位骑手比较厉害,他们才不管,只要是江苏队的他们都支持。现场的气氛也因这毫不掩饰的偏爱而非常活跃,让人不自觉的也暗暗为江苏队加油。原来马术也可以这么亲民,原来这项运动走入普通民众的生活中会那么令人动容。笔者长久以来所希望的就是看到我们也能像欧洲的普通民众那样,简简单单地感受马术运动的魅力,说不出个“高大上”的理由来,却是发自内心的融入和参与,享受这周末有马为伴的好时光。

相比于很多大型比赛动辄满满一天的比赛日程安排,这不足两个来小时,只有三十多位骑手参与的三项赛之障碍赛,带给人太多的振奋。随着比赛的进行,你的判断被一次次打破,打破了,却不遗憾而是欣慰。心里有所期待,最终这期待经历了几番波澜终究得以实现。江苏队选手赵太峰夺得冠军,这也是江苏队历史上首个全国马术三项赛个人赛冠军。广东队骑手乔伦巴特与上海队骑手杨华分别摘得亚军、季军。胜利骑乘的时候,现场观众的热情达到了制高点,这是他们的领地、他们的骑手、他们的荣誉。笔者这才深刻地感受到,为何每届奥运会的东道主国家都能取得异常好的表现。来自家乡人民的热情支持,真的会激发出难以预料的潜能。

江苏队,这个曾经几近解散的马术省队,自从 2010年由海澜国际马术俱乐部接手以来,在各方面都有了大幅的进步。目前江苏队与荷兰国家队进行合作,实行并轨训练。在中国由荷兰国家队教练主马丁·利普斯先生进行执教,在欧洲比赛时,江苏队就进驻荷兰国家队训练。

远大前程,或有可期

相比于火爆的场地障碍赛,盛装舞步和三项赛确实“冷清”很多。不过这并不是观赏性不及的原因,优雅高贵的舞步以及三项赛中最惊险刺激的越野赛都将马术运动的魅力发挥到极致。

可是为何会“冷”呢?笔者思量,无非出于这几方面的原因:盛装舞步需要人马配合得相当默契,若要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马匹的调教大约需要 9 年的时间。并且人与马需要一同成长,即便是一匹非常优秀的盛装舞步马,如果不是跟非常熟悉的骑手合作,也很难发挥出水平。中国目前的马场马术人群和职业骑手的规模都不算大,而有这个能力和耐心,同时又对盛装舞步非常钟情的骑手人数就更少了。三项赛中的越野赛更受限于广阔的比赛场地要求,以及较高的风险性。其实在世界范围内,盛装舞步和三项赛的参与人数都远远小于场地障碍赛。

首次举办马术比赛便选择冷门,海澜的考虑笔者无缘得知,但依据一个亲历者的所见所闻,倒也可以做一番推断。

俱乐部的地理位置极佳,新桥镇位于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三大区域之一——长江三角州地区中心,东距上海 100 公里,西距南京150 公里,到苏州、常州各 60 公里,离无锡30 余公里。相较于上海令人怯步的高额土地使用费,这里的土地就“平易近人”得多。俱乐部已经建成的项目包括五星级酒店、大型马术表演中心、马文化博物馆、马医院,以及可供数百匹马有序、舒适生活的一系列设施。正在建的项目还有飞马水城游乐区及超五星级酒店等,这些都显示出俱乐部的目标绝不只限于如今。

在距离俱乐部不到 15 分钟徒步路程的越野赛比赛区域旁边,同样建有规模不小的马房及马场。虽然暂时只被用作新进口马匹的短期隔离住所,及马匹的草料储存地,但设施一应俱全。如果未来举办大型马术比赛,甚至是融合各种马术比赛项目及展览会的国际级马术节,这里将立即可被规划用作所有外来马匹的临时住所。

俱乐部内建设的马医院,软硬件都足够优良。据国际马联亚太区主席何乃裕先生所说,“医院规模和所配备的医疗设备在整个亚太地区19 个国家中,可谓独占鳌头”。在荷兰兽医专家及其团队的支持下,马医院在软件方面已达到国际水平。这么高的安全保障,不仅会使参赛人马毫无后顾之忧,同样也为未来可期的最具档次的国际马术盛会的举办大增优势。

海澜集团董事长周建平先生曾在接受媒体的采访中表示,“养马不是种菜,而是种树的策略,没有打算靠养马赚钱。” 既然不考虑盈利,那么选择最具挑战,不可复制的项目来开拓,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笔者还曾疑惑,相较于北方大部分地区,这里对马有热情的人群比例远远不及,到底是利还是弊。而这位有远见卓识的领导者目光早已突破了这个视野局限,“马术是海澜的文化,我们以马会友,未来我们将把马术作为与全世界交友的一个平台、展示地方形象的窗口。”

曾在媒体上看到这样的画面:海澜马博物馆开馆期间,上万人群拥堵在博物馆外等候入馆。这里已经成为一处不可替代的文明标识。这个没有马文化,没有马背群众基础的江南小镇,人们的生活正潜移默化地被海澜影响着,被马术赛事所带来的荣誉感所震撼,所凝聚。而将来,它的每一步举措和开拓也将引领这里的民众越来越深刻地感受马术文化带来的心灵慰藉。也许某一天你再走进这里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遇到一位马术通,他向你细说多年来作为马术节志愿者的各种有趣经历。

文/吴曼 图/方宜才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