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行天下 查看内容

锡林郭勒--天骄之地,戎马之乡

2011-7-7 17:06|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09年8月刊

摘要: 湛蓝的天,洁白的云,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星星点点的蒙古包点缀其中。这就是世上少有的未被污染的内蒙古大草原。在这里,我们可以零距离接触草原民族,体验草原文化,感受民族风情。在这个成吉思汗曾驰骋过的地方,还 ...
湛蓝的天,洁白的云,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星星点点的蒙古包点缀其中。这就是世上少有的未被污染的内蒙古大草原。在这里,我们可以零距离接触草原民族,体验草原文化,感受民族风情。在这个成吉思汗曾驰骋过的地方,还有更多令人神往的古老传说,以及许许多多神秘的地方。



世界马匹的起源地之一

蒙古草原是世界马匹起源、进化和驯化的中心之一。独特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使这里的马匹在进化过程中变得性情坚忍,耐力超强,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和对环境的适应能力。

锡林郭勒大草原,是目前生态环境保护得最好的蒙古草原之一,牛羊成群。锡林河呈现九曲十八弯的风光,周边地区拥有草原、湿地、森林、河流、沙漠……当地拥有原生态蒙古文化:马奶、马头琴、长调、蒙古套马、马背技巧、蒙古服饰、蒙古鞍具,是蒙古原生态摄影和骑马旅游的首选,中意合拍的历史巨片《马可波罗》等多部电影曾在这里拍摄。今年7月,为了拍摄“30.5公里草原耐力赛”,我和我的同事们来到西乌珠穆沁,再次探访看似熟悉却依然神秘的蒙古马。

和阿拉伯马并称世界两大家马起源的马种蒙古马,其最纯种的乌珠穆沁马就产自锡林郭勒。它是著名的长途耐力马,曾随蒙古大军横扫整个欧亚。建国后,为了战备的需要,在前苏联的帮助下,大量引入卡巴金马和阿哈捷金马,与蒙古马杂交选育出了“锡林郭勒马”。当地马匹因为耐力好,耐粗饲,耐严寒,曾广泛装备中国骑兵。建国后的改良马匹的基地为白音锡勒镇的31团,曾经与山丹和昭苏齐名。


优胜劣汰衍生的“串子马”

近年来由于草原各项赛事频繁,而蒙古马在某些竞速赛事中其体型矮小,奔跑速度慢的劣势暴露无遗。因此草原上的牧民自发的用当地的乌珠穆沁马和其它优秀马种杂交,试图改良蒙古马在这方面的劣势,牧民把这些杂交马戏称为“串子马”。这些体型明显比本地蒙古马高大许多的“串子马”在竞速赛事中屡战屡胜,甚至在蒙古马的优势项目“耐力赛”中也出尽风头。因此草原上的牧民纷纷繁育这种杂交马。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马种之一的传统蒙古马种群逐渐萎缩。乌珠穆沁马在蒙古马三大类群中硕果仅存,目前其种群数量也不足十万匹。




在草原上采访时,我们碰到了来自通辽后旗的马主松林,作为一个半职业的赛马者,松林对蒙古马种群数量减少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世界上任何一种马种都要向前发展,优胜劣汰是必然的法则,虽然传统蒙古马血统被外来马改变,但在草原人心里它们依然是蒙古马。看着松林坚决而又不容置疑的神情,我们试着让他比较—下在各种比赛中传统蒙古马和“串子马”表现如何。松林告诉我们,在短距离上“串子马”拥有巨大的优势,甚至在三十至四十公里这样的中长距离上,“串子马”依然优势明显,如果比赛距离更长,这样的比赛不多,他自己也说不好。看着我们将信将疑的神情,松林让我们看了他这次带来的两匹赛马。这两匹松林口中的蒙古马体型明显高大了许多,其中一匹黄色的马竟然是去年这项赛事的冠军马。松林的师父敖特根老人正在照料着这两匹赛马,他是草原上远近闻名的相马高手,经他选中并调教的马在草原上大大小小的赛事中几乎从来出不了前三名。老人不通汉语,我们无法和他直接交流,但从松林对他充满敬意的神情中,我们能隐约感觉到今年的比赛应该已在老人的掌握之中。


难以忘怀的骑兵连

公元十三世纪初,成吉思汗率领他的蒙古铁骑横扫欧亚大陆,矮小粗壮的蒙古马超强的耐力在这场波澜壮阔的战争中显示出了无与伦比的优势。蒙古马承载着成吉思汗征服世界的梦想,足迹几乎踏遍了世界已知文明的每一个角落。史料记载,那是个属于蒙古马的时代。随着士兵的呐喊和战马的嘶鸣在千年的岁月里渐渐消失于历史的云烟中,蒙古马的身影也渐渐地消散在了蒙古草原的深处。如今,当英国纯血马,德国温血马,阿拉伯马等世界著名马种通过各种各样的比赛,经过各种传媒的传播蜚声世界的时候,蒙古马似乎变得更加悄无声息了。

经过这几年的拍摄,我的同事史江鹏和北京军区红山军马场的于场长算是老熟人了,于场长热情的招呼江鹏去看他今年带来的六匹赛马。这次他们带来参加比赛的是新繁育的改良马,初见到这些马时我们都大吃一惊,和这些天我们见到的马相比,这几匹马简直是“巨人”马,身高都在一百六十公分左右,比传统的蒙古马高出三十多公分。我们的录音师试着骑上去时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连裤子都挣破了。于场长笑着告诉我们,这几匹马是由军马场用英国纯血马和当地蒙古马杂交而来的第一代,他们希望这些马能同时具备英纯血的速度和蒙古马的耐力,这次带出来比赛就是想检验一下改良成果,比赛成绩并不重要。

军马场政委李庆祥上校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我们,作为全军目前唯一的军马场:北京军区红山军马场担负着为部队生产和改良军马的任务,红山军马人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军队国防建设作出贡献,并希望通过媒体向全国老一代军马人表达敬意。从李政委铿锵有力的话语中,我们似乎又看到了作为独立军种已经消失的骑兵那曾经辉煌的身影。


驰骋在世界上最老的马种

几天的采访下来,我们见到的马几乎都是杂交的“串子马”,传统的蒙古马几乎不见踪迹。正在扫兴的时候,正在草原深处拍摄的特技摄影师打电话告诉我,他们拍摄时发现了一个一百多匹的蒙古马群,我们立刻驱车前往。

在一片空阔的溪谷中, 一百多匹马在牧人的驱赶下,肆意奔跑,不时发出阵阵的嘶鸣,在草原上马群日渐稀少的今天,显现出不多见的雄浑和壮观。大脑袋、短脖子、厚胸廓、身体粗壮、四肢强健,这是典型的蒙古马类群特征。兴奋之余我们找到了这群马的主人巴音宝力格。为了喂养这一百多匹蒙古马,除了自己的四千亩草场外,巴音宝力格还从其它牧民手里租了近一万亩,他在这群马身上倾注了自己所有的心血。当我们谈及串子马在草原上日渐增多时,巴音宝力格的情绪有些激动。他语速极快的告诉我们,蒙古人和蒙古马血脉交融,虽然纯种蒙古马面临草场退化、商业因素等许多困境,但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这种世界上最古老的马种,把它们留给子孙,告诉他们蒙古马曾经创造的草原神话。采访过程中,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巴音宝力格的两个儿子正神情专注的制作着马的缰绳,这种纯手工制作缰绳的手艺在今天的草原上会的人已经不多了。

太阳快落山了,我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这位纯朴的蒙古族汉子,他的两个儿子挥舞着刚做好的缰绳和我们再见。远处的山坡上那群蒙古马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啃食着青草,不时晃晃脑袋和尾巴驱赶着打搅它们的蚊蝇,神态依然和它们的祖先一样,怡然自得。


蔚为壮观的耐力赛

今年的“30.5公里草原耐力赛”进行的很激烈,一百多匹参赛马在天堂草原上急速奔跑,场面甚为壮观。最终,通辽马主松林的马以37分钟的近年来最好成绩夺冠,这已经是松林连续第二年取得冠军了。参加颁奖仪式的他一身传统的蒙古族盛装,满脸笑意地接受采访和拍摄,两匹比赛马一左一右威武的站在他的身旁。而不远处的草地上,红山军马场的几匹马正由它们的主人牵引着慢慢地溜达,很明显,它们的成绩不够好。

颁奖仪式结束后,西乌珠穆沁旗旗长额尔登孟克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告诉我们,旗政府正采取各种措施扩大蒙古马的种群,希望在不远的将来,重现草原万马奔腾的盛况,并弘扬和发展传统的蒙古族马文化。

随着比赛的结束,参加比赛的马和骑手们也渐渐的散去了,天堂草原逐渐恢复了原有的宁静。蒙古高原特有的季风吹散了我们头顶似乎触手可及的几朵白云,天空显得愈发的湛蓝。远处的草原上似乎还回荡着蒙古马急促的马蹄声和雄浑的嘶鸣声,这声音挟裹在风声中,越来越近。(文/张伟)

相关阅读

©2011-2020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