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看点 查看内容

舞马动京城,梦醒后,缘来深

2022-8-10 15:02|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6年6月刊

摘要: 在白色的移动城堡里,人与马演绎着一幕幕从远古洞穴到草原、沙漠、丛林,从古老的东方到梦幻史诗般的欧洲川泽原野的世代情缘。《Cavalia 舞马》就是这样为身在高楼林立的都市,浑噩间常不知生亦何欢的人们送去了一点 ...


在白色的移动城堡里,人与马演绎着一幕幕从远古洞穴到草原、沙漠、丛林,从古老的东方到梦幻史诗般的欧洲川泽原野的世代情缘。《Cavalia 舞马》就是这样为身在高楼林立的都市,浑噩间常不知生亦何欢的人们送去了一点慰藉,引你去探寻生命本真的道路。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现实也许会困住我们的脚步,不过梦的空间是无限的。就在北京的朝阳公园,圆核经典就为我们造了一场人与马的梦境。

这一次的造梦来源于一年多前圆核经典董事会主席陈泽盛先生在新加坡偶然观看的一场《Cavalia·舞马》的演出。他立即被其中所展现出的人与自然、人与动物间的爱和美所感动,所震撼。这种透过人与马的情感交流而进行的艺术化互动,就像一缕光照进了精神的家园,带给人以希望和振奋。“我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那一刻有个闪电般的冲动从我脑中划过,形成了一道光,这道光就是我和《Cavalia·舞马》谈判的动力,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引进这样精神价值高、主题健康的艺术作品。”经过了漫长而艰难的谈判,Cavalia的创始人Normand终于同意将版权卖给圆核经典,于是我们今天便能够在北京走进这个梦境,慰藉那对于诗和远方的惦念。

在白色的移动城堡里,人与马演绎着一幕幕从远古洞穴到草原、沙漠、丛林,从古老的东方到梦幻史诗般的欧洲川泽原野的世代情缘。

夜深人静之时,清扬的音乐声里,小女孩怀中的木马悄然入梦,幻化成两匹白马,披着一身光明。“啊!多么美的生灵!让我拥有你吧,我从不淘气。”人与马就这么在梦中相遇了。马是自由的精灵,小女孩是天使的化身,那份亲昵会让上帝都妒忌。

在久远的历史中,马与人真正的相遇早已记录在了远古的洞穴里:漠漠黄沙,一群野马,觉识了的人类,正释放征服者的欲望。野马怎会轻易屈从?但只要你能,神祗的预言里,早已写下了人与马的命运归属。不知经历了多少春秋,又跨越了几方大陆,在非洲的密野丛林之中,伴着咚咚鼓响,原始的人类无畏、狂放。大地之上,人与马是野蛮的兄弟两个,彼此助长生命的能量。在文明的启蒙阶段,是神话丰满了人类生存的意念:渺远星空,传来天籁,神女仿佛隐约在繁星之间。两位仙子,橙衫、紫衣,白马骑士是她们的爱侣。空中的蹁跹,马上的依恋,爱情那般美妙,时光也会不忍去打扰吧。

春夏秋冬,季节轮回,不变的是人与马的一路相随:一群白色的阿拉伯马,仿若林中快乐的精灵,森林王子的一个眼神,它们就会乖乖排好队形;纷纷白雪落满衣,仙子们在雪中起舞轻盈,播散春日的讯息;小溪中落下了马儿的倩影,骑着骏马的男男女女,怎能藏得住那颗悸动的心;又或许是到了精灵王国的秘境,山野湖沼间,都释放着自由的气息,人与马都仿佛笼罩了光晕,又一起加入到水泽中的嬉戏。

还有古罗马时代的英雄,立马拉缰,连番越障,张扬着偾张的豪气;吉普赛的野孩子在大笨马的背上尽情撒泼;那个西部牛仔,你一看到他就会忍不住发笑;还有敦煌仙女的飞升,汉唐五花马的繁盛,牛仔的狂野……你会被感动,会迷恋上有马为伴的情景。

《Cavalia 舞马》就是这样为身在高楼林立的都市,浑噩间常不知生亦何欢的人们送去了一点慰藉,引你去探寻生命本真的道路。

曾记得电视剧《汉武大帝》中有一个场景:武帝带着猎队误将上林苑里的马当成野马射杀了,卫青赶过来跪倒在地,颤抖着双手为马包扎着伤口,愤恨地一遍遍大叫“汉朝人没希望了,汉朝人不爱自己的马,不爱自己的女人,汉朝人没希望了,没希望了!”这身嘶力竭的叫骂,不仅唤醒了武帝,也唤醒了多少观众。隐约间历史总在一遍遍重演。科技的发展让现今的人们有太多的途径可以轻而易举地接触到各样的言论、认知、文化、思想,而人们却越发找寻不到足以信奉的人生教条。

有时候我们想,勤劳、善良、朴实、真诚,这些美好的德行也都是让人尊敬的,可是为何偏偏少了一种让人敬畏的大气?恭敬自持,谦谦君子之风都是千百年来的传承,不过人的骨血里终究还残留着原始的野性。人性不足论,因为实在有太多的悲哀和争议。礼教的规训无疑能够让社会和谐,长幼有序,不过内心里或多或少会缺失了这种对于豪迈的释放的洒脱。

在草原旷野上驰骋,与马为伴的狂野和自由所汇聚起来的骑士精神,应该是一种源于对真正的潇洒和尊严的推崇。《狼图腾》中极力宣扬着人类的辉煌时代都曾遵从着狼性图腾,可惜了农耕文明的温床,将那野性逐渐消磨了。不过发展至今,私以为人类当更应该遵从马性,一举一动,一俯首,一投足,便能给你无可轻视的尊严,于无声处彰显不容践踏的高贵,于低调中保持着和谐与平衡,这才是现代文明社会该有的风尚。无拘无束,也可以在风度和有礼中实现。我即便听从于你,受你指挥,可这指挥也不曾降低了我生而独立的思想和存在的价值。

“我坦率地称,我所有的那一点点有价值的知识,全都是我受主人的教诲以及我听它跟它的朋友们谈话而得来的;我听它们谈话比听欧洲最伟大、最聪明的人在集会上发表演讲还要感到自豪。我钦佩这个国家的居民身强力壮、体态俊美、行动迅捷;这么可爱的马儿,有着灿若群星的总总美德,使我对它们产生了最崇高的敬意。”这是英国作家乔纳森·斯威夫特在作品《格列佛游记》慧骃国的故事中描写的一段话。读到这里,情感似乎到达了一个点,不光是对这种生灵的敬意,还有对于至真至善的笃信,还有什么能够诱使你玷污人格去满足私心和欢愉呢?

我们世界里的马儿固然没有慧骃国里的慧马那般拥有理性与智慧,不过人类的想象力会纵容你去怀疑:或许是它们有着大辩若讷般的智勇和冷静,只是在俯视着人类的小聪明也不一定。不过即便没有智慧的言论和理性的判断,马儿的存在依旧不失尊严。似乎只有马是可以与人类并肩的生物,它甚至不消依靠智慧和理性,只是灵魂的通达和不动声色的品性,便足以让你心生敬意。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或许本就不需要太多的机巧,而你只要守住了那份心底的尊严,不被过多的贪念所驱使,便足以顶天立地,无怨无悔地度过一生。

文/丘橦 图/李艳阳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