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行业资讯 查看内容

郭进:秣马天山11年,想给马匹建一个养老院

2022-8-8 08:38| 发布者: admin

摘要: “马跟人一样的,他一生的辉煌是靠他自己努力得到的,他的家族和他的血统,包括靠他后期的努力,在赛场上的表现,得到了冠军。我觉得他退役以后,应该发挥他其他的价值,尤其是把他的基因遗传给下一代。如果是那种骟 ...
“马跟人一样的,他一生的辉煌是靠他自己努力得到的,他的家族和他的血统,包括靠他后期的努力,在赛场上的表现,得到了冠军。我觉得他退役以后,应该发挥他其他的价值,尤其是把他的基因遗传给下一代。如果是那种骟马的话,养老的生活也应该得到尊重。应该给这些跑道上的英雄一个最后养老的地方,去享受自己的晚年,享受舒适的气候、美食,安静地度过余生,我一直有这想法。新疆是有这条件的。”


郭进,创办了北京慧海国际马业,他麾下的“慧海大师”、“慧海精英”和“慧海大圣”等名马在全国多项赛事中屡屡夺冠,被誉为“金牌马主”。2011年从北京迁到新疆,在新疆昭苏77团8连建立了马场,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从开始的五六匹种公马,发展到现在的拥有六七十匹纯血马的纯繁基地。


最早来到昭苏是个偶然的机会。那次是一个冬天,在北京见不到这么大的雪,我想这地儿肯定是水草非常好的地方。夏天我又来考察了一次,这里基本见不到沙漠,只要是土地,上面都有草,所以我想到马要是在这养老的话,应该非常适宜。包括一些世界的名马,比如香港著名的赛马,能不能让他们不回澳大利亚,可以来到新疆。因为这个地方真的非常接近新西兰、澳大利亚、爱尔兰这些赛马的发达国家,这里的水土、空气,非常适合他们生存。

香港有一匹马是十七连胜,他是从澳大利亚来的,后来老年返回到澳大利亚的牧场,颐养天年,虽然他没有后期的什么价值,但是作为一种精神存在,香港人非常崇拜他,因为十七连胜的马,在世界上也没有几匹。他现在在澳大利亚生活,很多香港人经常去看望他。


我从北京过来的时候带过来的几匹获得全国冠军的马是2003年出生的,今年应该都是在19岁左右,对于马来说的话,相对人的年龄就60多岁将近70岁,但是他们身体现在非常强壮,还都参与马匹的配种,而且后代定胎率都非常高。

2007、 2008年两届全国冠军“慧海大师”,是我买的第一匹马;另外还有2009年全运会的冠亚军“慧海大圣”和“慧海精英”,这三匹马跟着我来的新疆。后期我们又从澳大利亚、爱尔兰这些发达国家引进了一些:“中国1号”,以及“慧海龙王”、“慧海凶猛”这两匹世界二级赛冠军。现在我们对外配种主要就是靠这两匹质量比较高的种公马。基本上现在新疆的各项比赛前三名里,肯定会有他们的子嗣。

到新疆来的这些马,主要是因为年龄、伤病的原因退役,我想发挥他们的一些优势,让他们能培养出一些长途马来。我最终的来新疆的目的就是想培养有中国特色的这种有速度、有耐力的马。

左图:郭进的马匹在2022年天马节12公里赛事中获得第二名,是他向耐力马培育的方向上走出的重要一步。

十几年过去了,虽然发展的脚步慢了一些,但是基本上我的目标达成一半了,我已经能看出来,用我们这种长途耐力基因好的一些纯血马,去繁育当地耐力基因更好的伊犁马,是很有前景的。今年新疆的一个马王,就是我这匹“慧海大师”的儿子,从去年到现在没有败过,10公里、15公里、26公里比赛他都赢,而且是一直保持同一个速度。
新疆是应该作为一个高地,培养出优秀的耐力赛马,销往内地的,因为新疆有很好的自然条件,包括饲养的成本和整个环境,非常适合耐力马的生长和培育。


最早来新疆的时候,这里是全国奖金最高的地方,那时单场赛事奖金达到10万,而且是观赛人数、参赛马匹最多的。马在当地家庭的普及率很高,当地人宁可不买车,也要先买一匹好马。他们对马太喜爱了,这是融在骨子里的。跟各个民族的人聊天,只要聊到马,大家都有共同语言。所以我来到这里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跟他们很有共同感。而且这边马也多,回北京看不到马也挺寂寞的,就越来越少回北京了。


新疆的赛马气氛是很浓的。这两年疫情原因很多赛事停滞了,但一旦有相当规模的赛事启动,那真是出人意料,本来只能坐三五千人的赛场,一下来了三五万人,今年和去年年初,都经常有这种情况。这就能看出新疆赛马是非常的火爆。要说在内地城市里看见一匹马,会让人觉得很惊讶,而在昭苏这里满大街都是马,骑马的人也多,很多六七十岁、七八十岁的老汉也在骑马,赶牛的妇女也在骑马,要是在内地,那么大岁数的人还敢骑马,简直不可想象。

这种马文化在这边就像干柴一样,一点就着,我经常去关注基层的各种赛马,也跟这些马主去沟通,能感觉他们那种热情,对比赛的渴望,所以我就知道这项运动在新疆肯定会有发展。


我们现在的种公马一匹都价值七八十万,要买入好的一级竞赛种公马,那就得几百万一匹。现在这边所有的种公马不分级,都是一个价格。最好的种公马和跟普通种公马的遗传基因绝对不一样,后期的经济效益也绝对不一样,那是立竿见影的。但是实际在我们这里价格都是一样的,配种费都是一样的。

所以如果想发展马产业,必须要保护引进种马的人,这是我作为种公马马主的一个心愿,我希望有更多像我这样的马主能引进更好的马,那相关企业才能带动起来,一个种公马能带动一群马,带动一个县,甚至带动一个州。日本的一个种公马带动一个国,众所周知,整个日本的马产业都是自从美国买回来的“周日宁静”那时候开始发展起来的,所以一匹好的种公马,应该受到一些相关机构的高度重视。


现在我饲养的这些母马、公马,有一半以上都是来自澳大利亚。引进的时候有一个南北半球的差距问题,当时我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冬天是那边的夏天,繁育正好跟我们是反季的,比如我们这里应该是在二三月份春季就开始生产,但是澳大利亚是在八九月份、七八月份下半年开始生产,所以对我们的马影响是非常大的。但是北半球的马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就包括日本、美国、爱尔兰、法国、德国这些属于北半球国家的马,如果拿到新疆来很快就能适应。

实际最难的事情现在已经并不难了,就是刚来的时候还是人生地不熟,这是最主要的,再一个就是现代赛马业跟前期的这种传统赛马,最大区别就是马这块都没有保障。

郭进的马场在昭苏77团
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对面的腾格里雪峰

一是马的医疗没有保障。尤其是疫情期间,如果马有问题,想找个兽医,路途遥远都来不了,来了以后有很多问题他没见过,也治不了,就是能治了又买不到药,买了药可能治疗效果又不行,这一系列问题是我觉得最难的。如果在新西兰、澳大利亚,即使是地处乡村,兽医、钉蹄师整个系统是非常完善的,在我们这里还达不到。

二是工作人员流动性大,也没有保障。我原来拉马都不带拉的,可现在连种公马都得我自己拉,包括饲养的整个环节,都是我们自己亲手来做,因为人员保证不了。加上昭苏连续两年旱,草价就飞涨,现在粮价也飞涨,可没有办法,养马也只能这么耗着。至今在马场已经总计投入了两三千万。

最难的事情我都现在不想了,都是难事,没什么容易的事。这里是边境,这条沟往里就是哈萨克斯坦了。旁边山上写着“乐守边关”,所以我就跟这儿天天乐。

马场临近哈萨克斯坦边境
背后的山上写着“乐守边关”

现在我主要的发展方向是长途耐力马,而且是有速度的长途耐力马,这是非常稀缺的。另外这两年我们又在昭苏的洪纳海乡、特克斯县、伊宁县、察县,建立了很多配种站,为当地累计改良马匹的数量,大概差不多有5千匹左右。改良出来的马驹子牧民还都是非常喜欢的,而且经过他们自己的饲养、调教,在新疆大小赛场上都取得了非常优秀的成绩,这是我们来到新疆以后最为欣慰的地方。我们的种公马的子嗣几乎遍布新疆的南北疆。未来几年,我们还主要还是想在这方面做大做强,继续引进国外优秀的种公马,给当地老百姓改良当地的伊犁马,让他们获得更多优秀的马匹。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