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视野 查看内容

略窥欧洲马匹繁育

2022-6-2 16:41|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5年12月刊

摘要: 再一次登上了飞往欧洲大陆的航班。与以往欧洲马术之旅相比,激动兴奋之余心中竟不免有一丝忐忑不安,因为我即将要涉及一个对我来说全新的领域马匹繁育。为期将近一个月的马匹繁育操作培训到底是什么样的?全程用德语 ...


再一次登上了飞往欧洲大陆的航班。与以往欧洲马术之旅相比,激动兴奋之余心中竟不免有一丝忐忑不安,因为我即将要涉及一个对我来说全新的领域马匹繁育。为期将近一个月的马匹繁育操作培训到底是什么样的?全程用德语授课,没有兽医背景的我能不能顺利通过?据说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农业部会派考官来考试,考试的形式是什么样的?一连串的问号回荡在我脑海里,十几个小时的旅程竟也不觉得漫长。

我此次参加的马匹繁育培训的马房 Landgestüt 位于德国西南部的Zweibrücker,一座以马和玫瑰著称的美丽小城,城内有一座欧洲最大的玫瑰花园,每年春夏季上百种玫瑰花争相盛开,游人如织,小城的徽标就是由一匹英武的骏马和玫瑰花组成。在德国凡是带有 gestüt 后缀的马房都是当地官方或皇家马房,即统治阶层为战争或农耕而设立的马场,历史非常久远。最初为统治阶级的私人马场,后来演变为政府所有的公立或家族参与管理的半公立马场。虽然我一直致力于开展专业马术教学项目,且自从 3 年前每年冬季都在这里度过几个月时光,但是却从未深入到 Landgestüt 最核心的繁育马房去学习体验,想想就抑制不住内心紧张激动的情绪。

课程第一天,在见到友好可爱的同学们之后,紧张的情绪一下子打消了,我们的班级只有有两位宝贵的男士,因为在欧洲从事繁育工作人员和国内正好相反,女孩子居多,男生是稀有动物。两名女生来自奥地利,三位女同学和两位男士都来自德国,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家,但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都会说德语……由于我是第一个参与此课程的中国学生,老师无奈的表示上课的时候没办法给我单独开小灶说英文,不过课后会详尽的为我讲解,并接受我的提问。这下才让我悬着的心放了放,还好这么多次往返德国我也并积累了一些宝贵的语感,准备迎接挑战。

我的老师Dr. Therese Willmen已 经 从 事了将近30年的繁育兽医工作,从兽医学院毕业后便就职于 Landgestüt,现在大儿子已经20多岁了。Dr. Therese Willmen 看上去非常严肃,但是却极其负责任,每次下课或是操作结束,她会问我是否理解,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她关于马匹血统和繁育的任何问题,她痴迷于研究知名种公马血统谱系,在为马主提供服务的时候她会基于对血统知识的储备,提出相应的建议,比如某个血统的某一匹母马后代出成绩的几率会非常高,就应对其进行有目的性的马匹繁育。

首先让我感到不同的是授课方式和国内正好相反,上午进行实操下午进行讲解。因为一般采集都是在上午,Dr. Therese Willmen 会先示范一次,接下来就由我们自己进行操作。首先是组合采精桶,这一步对于初学者来说往往要与同学互相配合。注意细节,水压、水温和器具的清洁,凡士林的使用及消毒。某一部的大意可能就会造成采集失败。

协助我们牵公马的也是两位女士,一位是种公马马房资深马工,另一个女孩子只有 19 岁,但是牵行自如,公马在她们手里俯首帖耳、老老实实地被牵行到采精室。我们准备好采集工具后,在繁育操作员的授意下才用口令或动作引导公马。这一点不得不佩服欧洲严谨的调教方式。德国大部分的繁育马房, 每一年都会有一批小马出生,半年内小马会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大约半年之后当年出生的小马就会过群体生活,生活在集体宿舍,小马会在放牧的状态下生活到 2 岁半左右,之后进行调教,与人接触,适应人类,公马在 3 岁时开始调教,公马需要先后通过两次测试,才能够取得繁育种公马资格。繁育种公马都经过良好的调教,此种调教基本上都是基于条件反射理论,在马匹自然天性的基础上进行的,种公马进行繁育时需要佩戴专用的笼头,以区别于平时使用的笼头和骑乘时使用的水勒,并在专门的采精室进行采集;从一开始就进行这种方式的调教,马匹会形成条件反射,清楚自己该干什么,在训练和竞赛时才会稳定,不轻易造次。

处理马匹精液的操作需要在实验室进行,在欧洲从事马匹繁育,只有专业繁育兽医以及持有繁育操作证书的人员进行,操作过程和相应的数据要进行详细的数据记录并签字。实验室部分要检测马匹精子活性、状态和数量,根据使用时间进行处理,稀释离心,需要细心、耐心,而且必须要尽可能精确,细致严谨,如果没有摇匀,密度就会有差异,计算出来的数量就会有出入。 所有操作要在 15 分钟左右完成,注意温度,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造成精子的死亡,之前的操作也就前功尽弃了。德国基本可以实现鲜精异地输送人工授精,马匹精子由遍布整个德国的快递网络进行连接,但是鲜精运输要基于严谨的精液处理,及优质的稀释液和快速的运输,才能够保证精子的活性。

课程进行到 2/3, 我们接触到了母马,也就是授精部分,有两位来自荷兰的插班生,因听说威尔曼医生的教学严谨细致而慕名而来。这样我们班里就穿插德语、英语、荷兰语,我偶尔还会教同学中文,堪称小联合国了。 母马的部分会比较危险,有的母马因为年轻,性情不稳定,会突然后踢或是在保定栏里极度焦躁,有时会对兽医和马匹本身造成伤害。

因此授精室会有两个保定栏,同时牵两匹马,另一匹马的作用是稳定母马的情绪,让它感觉到同类的存在。保定母马的保定栏门要易于开启,可以用脚踢开,这样当母马在极度狂躁时便可轻易打开保定栏,以免母马在狭小的空间内伤到自己。在课程上每个人都需要进行多次的实操,有问题老师会及时发现并提出,告诉大家应该注意的地方。比如说操作器械的全面消毒,操作手法的规范。
 
上午进行完实操之后,我们需要学习马匹生理学,如马匹生理结构、激素之间的相互作用等,以全面了解马匹繁育的原理和依据; 除此之外还要学习德国的动物法规、马匹福利、普通马房建设以及繁育马房的布局、马匹营养学等等;这样的课程安排是为了让学员将来能够独立运作繁育马房打下基础,这次系统的学习绝对能让人受益匪浅。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学习以及实践,我们即将迎来终极测试——由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农业部委派的官方考官进行考试,连我的同学们都流露出紧张的神情,因为其中的主考官 Dr.Hans-Dieter Nebe 是本周主管马行业的大 boss,他总是流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的确让人心里发毛。在经过繁育实际操作的,实验室实际操作以及笔试之后,我有幸在我的老师 Dr. Therese Willmen 和同学们的帮助下通过了考试,并得到了第二名的成绩,取得了最终 1 分的总分,也算是为我的学习之旅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