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行天下 查看内容

澳大利亚赛马行业探访

2022-6-2 16:32|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5年12月刊

摘要: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数百名中国马主们身着华服在澳大利亚著名的墨尔本杯速度赛马比赛上高调组团亮相,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极大关注。一个月前,我也有幸受到黄金海岸雅士牧场的邀请,在十月初考察了澳大利亚当地的纯 ...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数百名中国马主们身着华服在澳大利亚著名的墨尔本杯速度赛马比赛上高调组团亮相,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极大关注。一个月前,我也有幸受到黄金海岸雅士牧场的邀请,在十月初考察了澳大利亚当地的纯血马行业。从纯血马拍卖会到比赛现场、从比赛现场到繁育牧场、从繁育牧场到训练牧场、马球场、饲料加工企业、悉尼、墨尔本直至黄金海岸。这一趟下来,我想和马术杂志读者分享的就是我这十几天的澳洲赛马业旅行的所见、所闻、所感……

赛马这项运动的历史和人类文明一样悠久,在古希腊、古巴比伦、叙利亚和埃及的考古纪录中都有赛马的身影。公元前 648 年的奥运会和其他泛希腊运动会上,战车和人骑在马背上的这两种赛马都非常流行。虽然在那个年代战车赛马是极其危险的运动,危险到车手和马匹经常会在比赛中受伤甚至死亡,这项运动仍然兴盛了很多个世纪。在罗马帝国时期,战车赛马和人骑在马背上的速度赛马已经形成了产业,春季的赛马狂欢节从 15 世纪一直延续到 1882 年。300年前,由于英国皇室和贵族对赛马的推崇,赛马被称作“国王的运动”流行起来,一系列现代赛马的赛制初见雏形,而引进东方血统的纯血马的繁育更为赛马行业的兴盛奠定了基础。就这样从最初即兴比试中发展出来的赛马、骑手技能和马匹品种逐渐发展成专业化体系。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在工业革命和社会化生产的浪潮下,马作为农耕工具、交通工具、战争武器的这些作用被各种机械、汽车、飞机、轮船、现代化战争武器取代,马产业在世界范围内转型成了体育运动、娱乐休闲方式。

赛马运动是澳大利亚观众数量名列第三的体育运动,前两大体育运动是足球和橄榄球。赛马产业为澳大利亚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从速度赛马的年度奖金数额来说,澳大利亚排名世界第三,排在前两位的是美国和日本。有意思的是在 1606 年西班牙航海家 Luis Vaezde Torres 的船只第一次驶过浩瀚的大海,到达了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岛之间的海峡,同年荷兰人在人类历史中第一次有记载的登陆,但是,那个时候这片广博的土地上并没有马。1788 年 1 月 26 日是非常有历史意义的一天,跟随着彭林夫人的舰队,第一匹马踏上了澳大利亚的土地。在后来的几百年间,各种不同品种的马被进口到澳大利亚这片土地,我们可以理解为澳大利亚的马产业也是个进口舶来品。在澳大利亚第一次正式的速度赛马是 1810 年的 10 月在悉尼的海德公园里举办的,而维多利亚地区墨尔本的第一次正式比赛是在 1830 年的 3 月,昆士兰地区的第一次有纪录的比赛是 1843 年在 Cooper 平原的赛马。可是,谁说后来者不能居上?澳大利亚现役马的比赛马数量仅次于美国,目前排名世界第二,由于大众对速度赛马这项运动的喜爱,每年 11 月,南半球的春天,超过 10 万人被吸引到墨尔本的赛马嘉年华,为了配合嘉年华期间的活动,当地政府还会设立法定的假期。所谓的墨尔本赛马嘉年华实际上由每年 11 月第一个星期六维多利亚打比(Victoria Derby )、第一个星期二墨尔本杯(Melbourne Cup)、第一个星期四橡树大赛(VRC Oaks race)和第二个星期六大奖赛日(Srakes Day)这四个几乎相连的大型赛事组成。除了墨尔本赛马嘉年华,金拖鞋大赛(The Golden Slipper Stakes)、考菲尔德杯(Caulfield Cup)和考克斯大赛(W S Cox Plate)也是澳大利亚著名的年度赛事,这些大赛不但把澳大利亚的速度赛马产业推向巅峰,也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从产业的角度去看赛马,下游旅游经济怎样从中受益我们先不谈,赛事上游的配种、繁育、训练、饲料加工等相关环节是我们此行更加关注的重点,而其中的重中之重就是把他们串联起来的流通环节马匹交易。感谢雅士牧场的 Dennis 先生此次全程陪同带我们从悉尼的 Inglis 拍卖会一直看到了黄金海岸著名的神奇百万(Magic Millions) 拍 卖 会。 在 澳 大 利 亚 Magic MillIons 和 Inglis 是两家最为著名也是最大的拍卖公司。十月份是澳大利亚的春天,春天往往是小马出生的季节,也是马儿们过周岁的时节,这个季节的拍卖会主要是两岁马的拍卖会。在澳大利亚,1 月到 6 月卖 1 岁马,10月以后卖 2 岁马,3 岁以下的马多数私下成交,或在很小的拍卖会上销售,大部分马在 5 岁之前就会退休,超过 9 岁的马基本就不会跑了。小马通常从 1 岁半开始训练,到两岁左右开始出赛打他们职业生涯中的第一场比赛,Golden Slippers 金拖鞋比赛是比较有名的两岁马比赛 , 奖金高达 400 万澳元,3 岁最出名的是打比大赛,奖金从 60 万到 300 万不等。在马儿两岁的时候行家们对马儿未来的预期已经可以有一些判断依据,马儿的能力和价值基本上已经很清晰,买 1 岁马的时候判断是一方面,赌的成分也有一些。对于那些最有潜力的马匹,往往有赚到很多奖金的可能性,除非特别缺钱,持有它们的主人往往不会出售。

对卖家来说,因为拍卖会上有竞价机制,价高者得,拍卖会上往往可以把马卖出更好的价格。在拍卖会前,会有两到三天的预展,前来挑选马匹的竞价者不但有澳大利亚当地的买家,还有来自韩国、新加坡、香港、澳门和中国大陆地区的马主们。大型的拍卖会一天之内流水一样的拍出几百匹马,国际买家们对每一匹马的了解主要是通过几个月前就对外公布的拍卖书和预展期间对马匹状况的现场判断。拍卖书上详细介绍了马匹的父系、母系、同代以及母系几代的获奖状况,母系的介绍比父系要详细。拍卖会上的很多中国买家对纯血马血系的了解比我想象中还要专业,在拿不准父系价值的时候,他们会通过在网上查询父系配种价格作为其中一项判断依据。虽然在预展看马的过程中也见到有内地买家看到四蹄踏雪、青色或是纯黑色的马时眼睛发亮,在真正叫价的那刻,他们还是理性大于感性。以前总是主观的认为外国人思维方式都相对单纯和直接,在拍卖会上买马不过就是举手叫价而已,用了几天的时间在不同的城市看拍卖会,原来外国人也有耍小心眼儿的时候。比如说,很多真正买马的马主并不是堂堂正正的坐在贵宾席位上叫价,而是在心仪的马被拍的那一刻躲在拍卖场的小角落里,甚至叫价都不是大大方方的举手,仅仅是对着拍卖师的助理们挤眉弄眼。雅士牧场的负责人 Dennis 先生告诉我们,国外的这种大型拍卖会上也会有专门负责抬价的人,你在预展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的看了同一匹马,购买的意向往往就表现的非常明确了,拍卖的过程中抬几次价卖家就能多赚很多钱,谁不想卖出好价钱啊?真的是隔行如隔山,貌似公平的拍卖会上买马也有学问。

Michael John Gibson 是我在悉尼的拍卖会上认识的一位牧场主,今年六十多岁。他的牧场坐落在悉尼和墨尔本之间,并不主要从事小马的饲养。今年 1 月他花 2.5 万澳币在拍卖会上买下了一匹 1 岁多的小马,因为他的眼光好,10 月份的拍卖会上这匹小马被人以 10 万澳币的价格买走。伍碧权先生是香港赛马会著名的资深调教师,他调教出的马分别获得过三届香港马王。他告诉我拍卖会上一匹青色小马会以12 万澳币的价格成交,没想到真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12 万成交。后来,其他的香港调教师告诉我,这匹马其实也是伍先生在 1 岁马的拍卖会上以比较便宜的价格购得,能猜出马匹成交价格纯粹靠他的专业。这次澳洲之行还有一匹被大家热议的马是中国马主郎林先生的蒙古可汗,传说这匹马曾经在某拍卖会上被以 9000 澳币的价格公开成交,转手到郎林先生手中时是 22 万澳币,而现在蒙古可汗已经成为澳洲最热门的赛马之一,累计的奖金又让郎林先生赚的盆满钵满。通过马匹的交易、参加赛事等方式让马主们在马产业的投资产生收益,赚到钱得到高倍回报,形成正向的业态循环,这应该就是澳洲马产业从无到有,蓬勃发展的最主要原因。

在澳大利亚的日子里,从悉尼到墨尔本,从墨尔本到黄金海岸,每天主要的时间都花在参观牧场上。虽然澳洲地广人稀遍地牧场,又都玩儿的是纯血马,实际上牧场和牧场间的细分还是很讲究的。前面提到的 Michael 先生的牧场是一家小型牧场,主要饲养一些繁育母马和小马驹,他的母马如果需要配种,要把马拉到有种公马的大型繁育牧场去配种,如果超过两岁,需要训练比赛,就要寄养在有跑道和调教师的训练牧场。我们也去参观了一些以繁育为主的马场,在春天这样的配种季节,每天早上工作人员都忙活着母马的直肠检查,配马,新生小马的各种亲和训练……这其中我们住的时间最长的是位于黄金海岸地区的雅士牧场,雅士牧场实际上由 4 块相邻的牧场组成,马场的运营也分由几个独立的部门,其中包括了速度赛马部、马球部、繁育部和马场马术部。对澳大利亚的马主来说,除了买到有潜质的马匹,平时的训练更加直接关系到马匹的价值和未来的收益。训练场地里有两条跑道、沙地和草地,对纯血马来说,不同血系的马匹擅长跑不同的地面,优秀的调教师往往对受训马匹的祖宗八辈都会有比较深入的研究后才制定训练计划,不同血系的马出成绩的年龄不同,有优势的比赛距离不同,发挥最好的路面不同,甚至训练和骑乘的方式也不同……现在我们所看到的速度赛马中,骑手蹲在马背上的骑姿就是19 世纪末澳大利亚骑师 Tot Flood 和 James 发明出来的骑乘速度赛马的方式。我有幸在清晨的 6 点多爬上跑道边的高塔与调教师们一起看了一场年轻马的跑步测试,在测试中的过程中调教师仔细的观察年轻马的步伐,骑手的重心和驾驭方式,马匹的速度,慢跳后骑手还要向调教师汇报对马匹的感觉。训练出一匹优秀的赛马,有眼光的买到一匹好马只是迈出了第一步,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对马匹的训练以及完备的基础设施也必不可少。除了国内马场里经常能见到的遛马机、马游泳池,我还在雅士牧场里见到凹陷于地下的水下遛马机。听国内专业于马房设施的 VSVN 的尚总说,即使是马产业发达的澳大利亚地区,并不是每一家牧场都拥有水下遛马机,在比赛马的训练过程中,确实会有水下遛马机的使用需求,这时候,有需要的训练师就会把马拉到有水下遛马机的牧场租用遛马机。

在雅士牧场里我们偶遇到一些从香港去的马主,虽然香港的速度赛马产业也很发达,但他们在澳洲购买的马匹并不全部运回香港。从比赛的奖金分析,香港的奖金并没有澳洲的奖金高,澳洲的训练环境又更好,他们在澳洲购买的纯血马首先会留在澳洲训练,如果比赛的成绩不够理想才会运回香港打比赛。从后期的配种收益来看,香港没有马匹繁育的体系,即使马跑出了好的成绩马主很难得到后期的配种收益,他们更愿意把比赛成绩好的马留在雅士牧场。最近几个月,国内频繁爆出香港赛马会与中国马术协会、中国马业协会合作的新闻,国内的速度赛马业人士也从中看到了更多的希望。从全产业链的循环来看,内地有香港、澳门都不具备的繁育条件,从技术上看香港赛马会有更加丰富的速度赛马方面的专业技术。澳大利亚从无到有,直到排名世界前列的速度赛马产业又是一个多么成功的案例,我们期盼着从中可以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速度赛马的明天。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