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栏 查看内容

从学以致用到有“技”可施——法、德两国马术教育体系给我们的启示

2022-5-27 14:18|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5年10月刊

摘要: 到 2014 年,现代马术运动在中国开展 30 年了。30 年来中国至今没有建立起马术的教育、医疗、饲养和马匹提供的体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设想如果从一开始我们就有一个目标明确、有效、健康的体育制度我们至少可 ...


到 2014 年,现代马术运动在中国开展 30 年了。30 年来中国至今没有建立起马术的教育、医疗、饲养和马匹提供的体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设想如果从一开始我们就有一个目标明确、有效、健康的体育制度我们至少可以少走 10-15 年的弯路。中国体育的金牌战略、行政管理代替专业技术引领的思路,影响和阻碍了马术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和普及。2006 年英国哈德伯瑞马术大学制定了一整套针对中国马术运动发展的教育体系到中国推广,安德鲁王子亲自到北京西坞乡村马术俱尔部为相关人员和机构颁发证书。九年过去,这个系统在中国并未得到推广。究其原因,中国没有相应配套的响应机制;马协是体育总局的官方机构,马场是私人的,你提供的支持与我的需求不对称。最近几年法国国家马业联合会(UNIC) 利用自身的优势和法国完善的马术教育体系也开始在中国推广。

30 年的历史,不能因中国马术存在的问题而否定它的成绩;目前中国马术赛事体系基本建立了起来。2014 年中国马协制定出中国马术运动员的等级和积分制度。这个制度得到了马术界的认可。但教练员的等级制度尚未出台。日前笔者专程去了趟法国,了解他们的马术教育体系。

匆匆忙忙在法国转了一圈儿,名曰去考察马术的教育体系,其实是走马观花,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与中国马术运动开展的情况相比,法国就相当一个庞大的帝国;六千六百万人口,70 万的骑马人群,有教练员资格认证的 25000 人、注册马术专业运动员 3000 多人、8600 个机构、22.5 万人拥有 Galop 的等级证书、全国 9000 个马术俱乐部,其中 5000 个是被 FFE(法国马协)确认有教学资格的俱乐部。

在 FFE 基地笔者感受到一场国内俱乐部 (club) 级别赛事的盛大场面;比赛在四块场地上同时进行,参赛选手年龄大的有五、六十岁,年轻的只有十几岁。一名骑手出场全场掌声欢迎,同时会有一小撮人从观众席上站起来,以高出观众掌声几倍的热情为这名骑手摇旗呐喊——这就是他的亲友团。La Courbette 是一个私人马场,占地面积有100 多亩,80 几匹马,情况和条件大体上与北京西坞乡村马术俱尔部差不多,老板娘 Martine Fernet 女士告诉我她的会员有 300 多。这个数字是西坞乡村马术俱乐部的十倍。马术运动在法国列为仅次于足球和网球的第三大运动。

一个几十万人的骑马人群,需要相关教育、医疗、饲养等几个体系的支持,其中“教育”是这个项目的核心部分。FFE 执行主席 Frederic Bouix 先生介绍说,法国体育部制定各个体育项目的教育大纲,相关协会根据行业特点制定具体的教育细则。体育部和协会没有隶属关系,他们在同一行业中各司其职,各尽其能。法国马术项目的教育体系涉及两个内容;一是对教练员的资格认证,二是对骑马人的等级划分(Poney、Club、Amateur 和 Professionnel)。没有教练资格认证的人 , 哪怕是奥运冠军也不能从事马术的教学。骑马人大体分为四个部分;一是孩子,他们先从矮马(Poney)学起。二是爱好者,他们的学习和等级要通过Galop各个级别的比赛取得。三是马术业余骑手,他们要通过 Amateur 级别的各种比赛取得不同资格,四是专业马术运动员,他们的分级要通过 Professionnel 的等级比赛。法国高级别马术运动员有 140 多名,他们分别参加法国国家级赛事和国际赛事。不同级别的系统中分不同的等级;如 Poney 中的最高级别是 120cm障碍高度。Galop 级别 1996 年以前分为四级,1996 年后增加到九级;把有关马的知识增加了进去,其目的是要明确,马术不仅是人对马的驾驭,而且有保护马的责任,只有对马有了更多的了解才能更好地爱护马达到人马和谐共处的目的。

法国 Galop 教学大纲是 70 年代制定的,随后逐渐完善,到 1994 年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马术教学教材。目前 Galop 级别的前 3 级教材在中国已经翻译成中文。Galop 等级体系法国人认为是世界上唯一的,其重点是这个体系把马术运动向更多的人群推广。中法马协致力于法国马术教学体系在中国的推广和应用,目前在中国已有两家俱乐部正在按照这些教材进行马术教学,另外还有五家俱乐部正在申请加入这一体系。

德国也是马术大国。德国的教练等级制度也是要通过分级考试。最高级别为“大师”(Der Meister)。Der Meister 可以带实习生。实习制度在德国是一个人完成从孩子进入成人社会的必经之路。一名想进入某一行业的孩子无论你什么学历,都首先要进入这个行业实习 1-1年半的时间。16、7 岁是一个年轻人职业选择的分界年龄;要么去上高中考大学,要么进入某一行业实习将来在这个行业发展。就算是上了大学择业也要通过实习阶段。学习马术,先要当马工;学习管理、马的生理、营养、要在马场起早贪黑地干活儿 ---- 这些内容构成3 年马术这个行业实习的全部内容。你所参加实习的这个马场必须有Der Meister 资格的人。他的“证明”是你能否在这一行业存在下去的条件。德国马术教育也有厚厚的 6 本教材。6 本教材也是一个骑马人必须完成的功课。但德国人不太重文凭,而是重实力。在德国受人尊敬的马人不是看他具有什么文凭,而是他在业内的口碑——一个有德行、有实力的马人。中国马术界熟悉的鲁德格尔,他没有取得 Der Meister 资格,但在德国马术界他就是“大师”。

说到马术教育,听上去像其它行业一样,有个程式化的流程。其实马术的教育远比任何一门体育教育课程复杂得多。马术教材只是提供一个学习的方向和目标,它的操作部分其实用性连 5% 都不到。因为马术是两个生命的运动,人与马的个性是马术运动最大的难点。马不是工具,它是你的运动伙伴,没有马,马术运动就不存在。简单说会骑马不难,靠金钱买匹好马拿个什么名次不难,甚至到发达国家考个什么教练资格也不难;据说现在国内很多选手热衷于到国外拿马术文凭。没有对马术运动强烈的热爱,浮躁、不能吃苦,不能与马深入地交流你成不了职业的马人。中国 30 年马术运动的实践证明,中国的马术爱好者真正成为一名合格马术运动员的 5% 都不到;要么放弃、要么仍在这行业里“秀”。马是最公平的评断者:你可以喜欢马,可以是马最好的监护人,可以是马最好的玩伴,但你能不能成为一名骑手,要马说了算。马以几千的一贯,抵御着与自由和运动无关的诱惑。这是马术运动的“本来”。

我在法国期间无论是采访FFE 的执行主席、Haras de jardy 经 理、UNIC工作人员、私人马场的老板都会在采访结束时问同一个问题:您原来也骑马吗?回答是肯定的。这也许是中国马术走了十几年弯路的重要原因。中国马术需要专业的人引领,需要有专业化的知识来推动,需要走专业化的道路,教育体系是马术专业化的必由之路。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