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人物 查看内容

刘涛:与马共舞,优雅从容

2022-4-19 15:48|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4年12月刊

摘要: 第一次见刘涛,他如谦谦君子般温文尔雅的气质深深地打动了我。记得 2013 年第 12 届沈阳全运会上,刘涛一鸣惊人,斩获盛装舞步个人赛的桂冠。他的身上有一种精神、一股韧劲和一种坚持,时机一到,就会迸发出巨大的力 ...


第一次见刘涛,他如谦谦君子般温文尔雅的气质深深地打动了我。记得 2013 年第 12 届沈阳全运会上,刘涛一鸣惊人,斩获盛装舞步个人赛的桂冠。他的身上有一种精神、一股韧劲和一种坚持,时机一到,就会迸发出巨大的力量。

盛装舞步注定是一生的事业

刘涛出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他并非维吾尔族人,而是汉族人。也许是这个原因,他直到 16 岁才第一次骑上马背,见到了如此高大的马匹,开始了解了马术这个运动项目。在接受正规的马术教学之前,刘涛是一名新疆体校的速滑运动员。在体校的两年,他会参加疆内大大小小的比赛,只是新疆速滑的整体实力较薄弱,让他渐渐想尝试新的运动项目。一次偶然的机会,新疆马术队的领导到各个体校选拔马术运动员,他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名了,这个并无太多刻意的决定让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新疆马术队骑手,并有机会代表新疆甚至代表中国参加马术比赛。

学习马术没几天,刘涛就被马匹可爱的特质深深迷住了,他戏称与它并肩作战的爱马就是他的女朋友,他会无微不至地关怀它们,它们的喜怒哀乐无时无刻不在牵动着刘涛的心绪,为了这份对马和马术的喜欢,他一坚持就是 11 年。最初的学习,他同与他同时入选新疆马术队的十几位队友一样,都是尝试着去跳一些低级别的障碍。经过两三年与马匹的磨合,有了控制马匹的本领,教练开始根据每一个人的不同性格、身体条件细分马术项目,分配大家接下来是主攻盛装舞步还是场地障碍。刘涛被选中做一个既有潜质的盛装舞步骑手,这也正是他想要的,作为马术最基础的项目,他有极大的兴趣去征服它。

每次大赛前,刘涛都会随新疆马术队来到北京体育大学集训,视自己与爱马的训练状态、比赛的重要程度选择集训时间,短期是两三个月,长期甚至会在北京训练一年。“北京体育大学的训练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这里的场地,对马匹是很有好处的。我们从欧洲买回的马通常都是成熟马,很担心它们会在平时的训练中出现什么伤病,一旦有闪失,会给骑手包括整个团队带来很大的影响。”他告诉我。

2013 年沈阳全运会,刘涛超越了金牌队友刘丽娜,一举拿下了盛装舞步个人赛的冠军。那一次,他在中国马术界声名鹤起,很多人记住了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与爱马在场上优雅共舞的一幕幕。对于这次成绩上的超越,他这样理解:“我在新疆马术队训练期间,刘忠教练和刘丽娜帮助了我很多。我觉得一次的比赛名次并不能就说明我的骑术已经超越了她,我认为这么说实在是有些笼统了。刘丽娜的水平是很高的,从她参加 2008 年奥运会也好,2010 年全运会也好,与她并肩作战的马匹一直有更换,她却仍然保持前三名的比赛成绩,这一点,对很多骑手来说,都是很难做到的。沈阳全运会不得不说,我的马匹很棒,他对我很服从,我们配合默契才赢得了很高的分数。如果下一届全运会,我换了一匹新马,那么一切都会是未知数,一次比赛的胜负不足以说明全部问题。目前我和马匹的状态都还不错,水平也比较稳定。”

欧洲培训收获多

2006 年,刘涛在欧洲培训了半年,回国后一直没有参加比赛,而是为刘丽娜做马工。用他的话说:“直到 2010 年,我才真正进入到新疆马术队的团体阵容里。”2011 年年底,他被派到德国训练,选马,参加比赛,为 2013 沈阳全运会做准备,这期间,他不断为了中国与德国的训练日程奔走,前后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事实证明,这一年多的辛苦的确没有白白付出。

选马是出国培训中重要的一个环节。适合盛装舞步的马匹,不需要很强的爆发力,但弹性必须好。骑手选马不仅凭直觉,还要花费大把的时间和精力精心挑选。他向我介绍说:“我们会告诉马场主我们需要什么级别的马匹,他会为我们推荐,还会上马为我们秀一下马匹的能力。接下来,我们会选择人马身高比例协调的马匹骑乘,去感觉马匹是否服从指令,完成动作的情况以及可塑性强不强。我们会去很多个马场,试骑很多匹马,然后不断地留意喜欢的马匹,一步步缩小范围。到第二次与马场预约骑乘时,就不再会让高手提前活动马匹做热身,而是直接自己完成。这么做的好处是了解马匹最原始的状态,避免一匹很‘硬’的马运回国内后,骑手却无法驾驭这种尴尬的局面出现。”为了选到一匹好马,刘涛与队友跑马场甚至都没有时间吃饭,各个马场都不在一个城市,紧凑的行程让他们无暇顾及更多,为了 4 年一次的全运会,为了多年付出的努力,他们必须守时、谨慎,全身心去投入。

当确定了备选马后,刘涛就会与马匹一起参加在德国举行的合适级别的马术比赛,进一步了解马匹的运动性能,如若碰到问题,经验丰富的德国教练就会指导他,调马、适应马,并完美地完成下一场比赛。最终,他只需选定一匹马,然后向领导汇报,领导会申请预算,与德国马场主谈价格,这样的选择对于任何一位骑手来说都可以说是充满了幸福感的。刘涛曾在两匹马的选择上纠结过,他喜欢的二号马匹并未被教练看好,而一号马匹却深得人心,他接受了教练的建议,也幸运地得到了一号马匹,也就是日后与他一起多次夺得桂冠的马匹 Razida。Razida 是一匹德国汉诺威马,多年前,汉诺威血统的马匹里出过一匹特别有名的舞步种公马,它的后代名字都是以 R打头,因先天遗传的优良基因,都在盛装舞步的项目上取得了很多不错的成绩,颇有名气。

舞步,马术的精髓所在

在德国培训的日子里,刘涛感觉到了很大的差距,和德国骑手比起来,他毫不掩饰地用“骑术很差”来描述自己,他说德国骑手骑马是一种看似无法逾越的境界,是真正意义上的人马合一,这是他望尘莫及的。他的德国教练创办了一个家族式的马场,每天的工作几乎就是调教马,教练调教出很多在五星级马术赛事上的冠军马匹,可谓德国马术界默默无闻的幕后英雄。

学习盛装舞步的 8 年中,虽然出国培训的时间很少,但收获却很大。“在国外无论每天如何高强度的训练,都成为了一种习惯,因为高手如云,不进则退,很有危机感。一回到国内,马上就有一种强烈的对比,感觉到了自己在骑术水平上的巨大进步,很欣慰。除了沈阳全运会中,人马发挥出色;今年的全国锦标赛也是我第一次挑战一匹新马,虽然成绩只有第 6 名,可我觉得我们的状态是很完美的。”他笑着说道。

盛装舞步作为马术的基础项目,对骑手控马的能力要求高,如果盛装舞步学习得很到位,对场地障碍和三项赛也会有很大的帮助。如果骑手参加三项赛,盛装舞步项目得分高,会是骑手的一大优势;如果一个场地障碍骑手想挑战更高级别的障碍,盛装舞步的控马基础就显得格外重要,它会让你在跨越高度的一瞬间没有混乱,而是安静、沉稳地完成每一跳,大大降低了落马的概率。

盛装舞步有多个级别,刘涛参加过第一中级的比赛。与圣乔治依据路线打分的规则不同,第一中级的比赛没有既定路线,只需要骑手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所有的动作。通常第一中级的预赛没有配乐,而决赛会要求骑手花心思研究,将预赛的动作编排进音乐,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第一中级虽然不要求固定的哪几个点需要做什么动作,却很看重骑手与音乐的完美配合以及在马背上的艺术展现。骑手可以充分自由发挥,如果一个动作完成得比音乐快,骑手可以转一个很大的圈,等一等音乐的旋律。把握调节的机会,前提是骑手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如果出现紧张情绪,那么这样的调节就会变得很困难,一个拍子被打乱,就会影响到整套动作,动作完成得太匆忙,完成的质量自然就会有所下降,”刘涛介绍说,“盛装舞步毕竟是打分项目,每位裁判的喜好与欣赏角度都不同,没有所谓的对与错。真正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舞步裁判,会观察马匹做每个动作时是否够放松,是否够服从骑手,动作是否自然流畅,然后取一个最终的平均分,每一个部分的打分又是很客观、细致、严谨的。今年的仁川亚运会,我发现韩国裁判的关注点更多地在于马匹的弹性,完成一个动作,马匹在空中是否有足够的停留,往往评判标准与国内裁判相比有一些出入。” 在学习盛装舞步的每一个阶段,所取得的进步都是一种厚积薄发。你会发现,无论你是亲临现场观看亚琛世界马术节大奖赛级别的自由式盛装舞步,还是通过互联网欣赏大赛的视频,都很难察觉到其中的奥秘,只有多加练习,提升骑术水平,才有可能真正领略到高级别盛装舞步的魅力。

仁川亚运会略有遗憾

2014 仁川亚运会,刘涛和队友一起代表中国参加马术盛装舞步的比赛,因为前不久刘涛的爱马受伤,所以未能将平时的训练水平发挥出来。“发现马匹前腿有些浮肿后,我就一直陪它在休息,直到 2014 全国马术盛装舞步冠军赛,我们集训了 3 天就参加比赛,它没有让我失望,我们都很在状态,拿到了个人冠军。为了备战仁川亚运会,我放弃了一些国内比赛,只希望马匹休息充足,以最佳的状态迎战仁川亚运会。”他说。

刚到仁川时,由于马匹长时间的休息,需要刘涛花一番功夫去调整它的状态。到了新环境,爱马显得异常兴奋,在前两天的比赛中,人马的发挥都很到位,刘涛的成绩在中国骑手中位居第一。第三天是决赛,刘涛为了减轻马匹的运动强度,出于保护马腿的考虑,没有做太多的赛前训练。而当音乐突然响起,刘涛与爱马站立的位置恰好在立体音响旁,马匹毫无预警地受惊了,可刘涛却没有更多的时间在场地内活动马匹,调整它的状态,就这样,他们慌乱地进入了场地,整个比赛过程中,马匹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路线完成得“很着急”,马匹做出的动作也比较僵硬,结果没有意外地未能赢得裁判的高分。赛后刘涛总是忍不住检讨自己,和缺乏大赛经验有关,他在进场的路线选择上出现了失误。他觉得避免类似事情的发生,还应该常和马在一起,了解它的性格和脾气,能够通过它的肢体语言,明白所传达的意思。这样假如有突发情况,就能及时与马沟通,化解危机。刘涛的马匹就是他的女朋友,它们这一分钟在想什么,注意力是否集中,他都能敏锐地捕捉到微小的细节。目前他正处于休整阶段,下一个目标是 2017年的天津全运会,希望人和马在维持现有状态的前提下取得更多的进步,“其实我想每个中国骑手都梦想能参加一次奥运会,但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时机还尚未成熟。骑术水平有待提升,缺乏够奥运级别的马匹,还需要国家和赞助商的支持,马匹的选购、后期的饲养及运输成本,没有 2000 万,很难成行,所以还是应该着眼于现实,脚踏实地地前进吧。”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