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凯文·斯托特:诺曼底的守望者

2022-4-15 10:59| 发布者: admin |来自: 2014年10月刊

摘要: “我很高兴回到诺曼底,这里简单而又美好。在这里,我不会一直想着要赢比赛,而是能单纯地和马、和周围的人在一起享受一些时光。”赛前接受采访时,作为东道主骑手的Kevin Staut说道。卡昂,位于法国北部的美丽城市 ...


“我很高兴回到诺曼底,这里简单而又美好。在这里,我不会一直想着要赢比赛,而是能单纯地和马、和周围的人在一起享受一些时光。”赛前接受采访时,作为东道主骑手的Kevin Staut说道。

卡昂,位于法国北部的美丽城市。尽管曾被“二战”无情的战火烧为灰烬,如今这座城市早已涅槃重生,蓬勃向上的一切掩盖了历史的创伤。今年,一场来自马术界的热浪席卷了这片土地,激情战火点燃了这座重生之城。四年一届的顶级马术盛会——世界马术运动会在此举办,是所有诺曼底人的骄傲。在这片土地上浓厚的马术氛围里,随处可见养马的农场和马术俱乐部,马元素仿佛是这里不可或缺的名片,马文化流淌在每个诺曼底人的血液里。

Kevin Staut 也不例外,“诺曼底情结”和“马术之魂”早已深深扎根在他心中。这位著名的法国障碍赛骑手,不仅是马背上优雅的骑士,劳力士场地障碍骑手代言人,同时也是一个深爱着故乡的诺曼底人。

心系诺曼底

Kevin Staut从7岁起便在诺曼底学习骑马。他的母亲Francoise是位非常成功的业余障碍赛骑手,10岁的时候Kevin便开始骑她的马Apollon。虽然一直以来都在这片故土上享受着家人、朋友的陪伴以及骑乘的乐趣,18岁那年,Kevin Staut还是重新审视了自己的人生道路。是继续呆在原地、过安稳的生活,还是选择督促自己离开父母、挎上背包去外面的世界迎接新的挑战? Kevin选择了后者。在法国南部待了一年后,Kevin辗转来到瑞士,之后在比利时待了三年,又花了两年待在法国东部学习……这条注定不轻松的马术游学之路,Kevin一走便是10年。

如果想要成为顶级的骑手,就要督促自己不断地向前、不断去学习——这是 Kevin Staut的信条。“你年轻的时候可以勇敢地给顶级的骑手打电话问‘我能到你这儿来吗’,也许他们不会让你骑马,只是让你看看。当你年轻时,在冠军骑手们参加马术比赛的时候,你却只能清理马厩,刷刷马,但也许两个月后的某一天,你可以从骑手那里争取到一小时内骑遍所有马匹的机会。就是这样,万事皆如此。我们要不断完善自己,我们值得为梦想一战。”这是Kevin自己的经验,也是分享给年轻骑手们的建议。

2011年,经历了磨砺与积累的Kevin终于回到了诺曼底。这片熟悉的土地不仅是故乡,更是他梦想的起点,灵魂的港湾。

能在家门口参加世界马术运动会使得Kevin兴奋不已。“在诺曼底参加比赛,能尽情地探索到这项运动的乐趣,真是太好了,我是个幸运的人!” Kevin埋藏在心中最大的梦想,是能在自己的祖国摘得世界冠军。这一次,他终于来到了梦想圣殿的门口。

8个官方比赛项目,15天,74个国家,984位骑手——这一届世界马术运动会期间,诺曼底注定是全世界马术爱好者的焦点。作为东道主骑手,Kevin Staut一直在参与组委会的组织工作,帮助促进世界马术运动会的发展。为了欢迎世界各国的来宾光临诺曼底,组织方一直在追求将所有细节做到最好。“对我们骑手、对所有从事马业相关的人员来说,这是最好的时机,在这两周的时间里全世界都在注目着诺曼底。”

比赛开始后,Kevin将全身心投入到骑手身份上。“至少我知道我身在法国。”这是在这世界顶级的马术赛事中,Kevin能给自己的最好镇定剂。

初出茅庐的战马

身经百战的Kevin Staut早已学会了冷静应对各种各样的大型比赛,但这一次他的搭档却是一匹第一次参加这样顶级赛事的骟马。 这 匹 名 叫Reveur De Hurtebise HDC的马,今年12岁。

很多人在疑惑选择这样一匹缺乏经验的马会不会有风险,Kevin回应道:“如果骑手紧张,马也会感受到紧张;如果骑手斗志昂扬,马同样也会动力满满。我非常喜欢这匹马,我认为它身上有着所有成为顶级马的优秀品质。我从两年半以前开始骑它,很高兴这次能和它一起参赛,这是它第一次参加这种高级别的比赛,我们都知道这和其他的比赛不太相同,你需要马跟你一起打赢一整周的比赛,而不仅仅只是某一个级别的比赛,所以这肯定会很艰难。但是我们身后的法国团队在帮助我们做到最好。这是我目前最好的一匹马。”

Kevin Staut最有名的搭档是Silvana,一匹15岁的灰色母马。这匹马曾经和Kevin一起征战了五次场地障碍世界杯的总决赛,登上了2011、2013年欧洲马术锦标赛的舞台,在上一届世界马术运动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赛场上也同样大放光彩。Kevin坦言,Silvana是他最了解的马。但是,这是难度极大、挑战颇多的世界马术运动会,Kevin Staut选择 Reveur De Hurtebise HDC自有他的想法。早在10个月前,Kevin就已精心挑选出两匹最适合的马,让他们开始为世界马术运动会做准备。选马的时候,不仅要看重健壮的体魄、结实的肌肉,也要确保马的内心足够强大,并且有拼搏的意愿,有战斗的渴求。由于技术层面还不是很完美,Kevin要和马一起参加比赛加以提升,让他的搭档可以信任他,并给予反馈。今年赛季开始以来,Kevin参加了很多比赛。在他感到马们逐渐地开始受他控制、听他指挥,并愿意为他而战之后他却逐渐放慢脚步,每个月只参加一两次比赛——这样做的目的在于使马能对比赛保持新鲜感。在世界马术运动会的一开始,Kevin特意让搭档不要完全适应,也不做到最充分的准备,即不发挥出极限,这样一来便使得马能在接下来的比赛中爆发出最大的实力——这样的策略对于世界马术运动会这样高强度、高难度的持久战来说,无疑是最明智的打算。

文艺派的法国男人

诺曼底北邻英吉利海峡,这里土质肥沃、气候温暖、降水充沛,滋养出肥沃牧草的牧场为马提供了一个放松休闲的好去处。征战赛场之余能牵着马在牧场上散步,这对于Kevin Staut来说是和搭档放松沟通的最好机会。“马是我的朋友。学马术是为了找到骑乘的平衡,同马一起寻找乐趣、一起找到我们要实现的目标。不是一直骑在它身上、让它不停地跳跃,而是能和它在一起享受安静的时光,这样马会感到很高兴,我们之间能建立良好的关系。”在紧张比赛的前夕选择放松而非加紧训练,这是典型的法国自由式马术态度。在骑乘方式上,尽管国际化的趋势在逐步影响着整个马术界,各个国家仍保留着自己独特的部分,法国骑乘方式正是崇尚和马交流沟通的自由式,它巧妙地介于德国的严谨式和英国的放松式之间。赛前采访时,Kevin Staut手上一块橙色的劳力士手表很引人注目。他告诉记者,这是他非常喜欢的一块表,训练的时候一定会戴着它,对他来说意义重大。戴着它训练仿佛戴着护身符,能为自己带来好运。而正式比赛时,Kevin会换上另一块劳力士的手表作为他的“比赛专用表”。与赛场上沉稳冷静的形象不同,赛场外的Kevin大方地展示着他对生活细节的热情。

身为骑手,Kevin的身上也流淌着经典法国式的文艺血液:“我喜欢用听音乐和看书来缓解比赛的压力,我总能在每件小事中发现闪光点。我之前不是这样的,因为自己工作也比较忙,但是一旦去参加比赛,特别是体育赛事,失败的次数总是会比赢的次数多,有时我会因为输掉比赛感到很烦恼,我也很讨厌这样,但我也会开导自己说自己尽力了就好。我真的很高兴我的训练基地在诺曼底,因为我的马、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这,这些都是我生活中简单而美好的事物。我喜欢从简单的事情中找到放松,读读书、听听音乐、看看电影,我也喜欢艺术、喜欢画,但我自己本身不太会画画。”他开心的笑着说,“我还喜欢烹饪呢!虽然做的不好,当我还挺喜欢的。因为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自己内心能感觉很平静。”

群策群力的团体赛

作为障碍赛骑手,本届大会上Kevin要参加个人与团体两项比赛。“说实话,我感觉自己拿下个人赛的奖牌的几率不大,但是我会尽力而为。现在我主要目标是团体赛的奖牌。”赛前Kevin Staut曾这样坦言,当问及对团体赛的感想时他更是毫不掩饰自己对于这一比赛形式的热爱:“我是个很喜欢团体比赛的人,过去的这些年里我们通过队伍的努力也获得过世界冠军。每当有这种团体比赛时,我都会非常努力。也许我们队员在比赛之后就要马上分开,但我们都会因为这场团体赛的成绩而激动不已。对我来说,是从个人角度还是团队角度去看待比赛并不是一个问题。虽说分别之后我们可能会在其他赛场上成为对手,但我也喜欢看他们比赛,跟他们分享经验。每个周末我和法国队一起努力时,感觉就好像我们正在建立一个更伟大的马术强国。”

2010年美国列克星敦市举办的世界马术运动会上,法国队获得了团体赛第二名。四年后的诺曼底征途上,由 Simon Delestre、 Pénélope Leprevost、Kevin Staut、Patrice Delaveau 这四名顶尖骑手组成的法国队继续踏梦前行。“世界上每一个地方都一样,每一支队伍都在为了世界马术运动会努力拼搏着。在本场比赛中法国并非最强,但我们都能以局外人的角度看待这场比赛。法国队虽然不是最强的,但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法国队会更强。因为当我们以局外人的角度观赛时,我们能更加理性地去思索。”Kevin自信地说道。

9月3日,世界马术运动会团体赛拉开了序幕。第一轮的比赛中,31支队伍陆续登场,东道主法国队在最热烈的瞩目和欢呼中完成了比赛,但第一轮排名仅列第四。9月4日,团体赛第二轮只剩下了10支最强队伍,2.1万名观众使得卡昂D'Ornano Complex主赛场人声鼎沸。这一次,Kevin Staut和搭档Reveur De Hurtebise没有让在座的法国亲人们失望,零失误的完美表现征服全场,也骄傲地印证了 Kevin先前对自己搭档的看法;另一位法国队员PénélopeLeprevost携手Flora De Mariposa同样骑出了漂亮的零罚分,引来全场轰动;但Simon Delestre和Patrice Delaveau都未能避免失误。最终法国队还是惜败,荷兰摘得了团体赛银牌。

虽是与冠军失之交臂,但在家门口拿到银牌足以令法国队感到振奋人心。接受赛后采访时Kevin Staut说:“我真的太开心了,这是我和队员们共同享受的美妙时刻。从第一轮的第四到第二轮结束奇迹般的银牌,能在法国人民、在家人朋友面前、在祖国的土地上获得这个荣誉真是太棒了。即使是银牌,我们也为之无限骄傲。”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