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行天下 查看内容

骏马,爱情,人生--肯塔基州马场主寻访记

2011-7-9 15:30|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09年10月刊

摘要: 在肯塔基州不一定能满足人的所有需要,但,你可以为你的马儿,在这里找到一切它们的所需。这里适合饲养马,也适合培养爱情。我赤着脚走在草地上独自遐想…
经过芝加哥转机,在经过近12个小时的“飘移”后,终于在傍晚时分落在了传说中的“蓝草之州”、“世界马都”——有点将信将疑。如今,叫什么都什么州的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很多,某些用心的人总能在历史的坟土里掘地三尺找出丁点的联系给自己编一个故事,来一点传说。


初涉世界马都

即使是英语盲,你也能知道你到了一个跟马有关的地方。一下飞机的移动悬梯,迎面而来打第一个招呼的便是墙上铺得满满的绿色牧场和马儿顾盼流连的眼神。环顾一下机场四周,只见四面墙体一律装饰的是牧场图片,关于2010年世界马术大会的宣传标语也无处不在,甚是有当年北京奥运会的宣传攻势。在行李传送带的上方,有几匹马正体谅的站在边上和我一起等待行李的到达。

本尼夫妇早在机场迎接我们。本尼先生留着上八字胡,头戴牛仔帽,着花衬衣牛仔裤,挺着个大大的将军肚,看上去约有四十多岁。他话语不多,除了必要的问候外,总是沉默,但沉默的眼神背后总似乎有着翻腾不止的思绪,偶尔有一点点忧伤闪过,脸上呈健康红糖色,和蔼、可亲、稳重。本尼太太雪莉(Cheryliee)显然算是矫妻,也活跃主动的多,与我们每一个人大声的打着招呼,爱爽朗的笑,化着精致的装容,整齐雪白的牙齿褶褶生辉,似乎能闻到高露洁的清香。最醒目的是她腰间一条牛仔花腰带,据说,这是她于2006年在世界女子障碍赛上得来的冠军腰带。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这条冠军腰带一直系在雪莉的腰间。

夜幕下,我们驶往不远处的酒店。

肯塔基州显然是凉意颇深,带着一股荷花池般的清凉和静谧,暗自庆幸我带了万能的小外套毛衣。不知名的鸟儿叫声有节奏的此起彼服,你唱我和。从酒店房间推开窗子往外看,没有川流不息嚣叫的车流,也没有灯海,只看到不远处有零星的灯光显示着有些人家居住。关不关窗子都不要紧,都能睡一个没有噪音的安稳的好觉。


穿梭在牧场之间

早晨醒来,迫不及待的走出酒店去呼吸第一口新鲜的空气,穿着小外套还是后悔没带多一件外套来。北京骄阳似火,这里却凉如初秋,想来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早饭后,本尼先生专注的驾车,雪莉客串导游,一路上给我们滔滔不绝的讲着车窗外闪过的马场。显然,每个马场都有自己的名字,马场上的别墅建筑风格完全是主人喜好的反映。雪莉兴奋的指给我们看肯塔基州第十任州长石彻的别墅,她说她很喜欢这里,现在拍卖,价格也不菲。这栋别墅依湖而建,家前屋后盛开着粉色的百合花朵,犹如走近《音乐之声》影片里的城堡。

车窗外永远流动的是连绵不断的绿色和悠闲散步的马儿。牧场与牧场之间没有明显的分割带,只有或白或褐色的围栏区分着不同场主的领地。极尽视线所能,放眼望去,都是高低起伏的茵茵草场。草显然都是经过修剪的,平平整整,在阳光下闪着露珠,泛着或浅绿或深绿的色彩,就像大海会呈现不同层次的蓝。突然想起来,肯塔基州素有“蓝草之州”之称,于是向雪莉请教起缘由来。雪莉调皮的闪了—下大眼睛,故作停顿的卖了个关子:WELL...

据她讲,肯塔基州的水域资源丰富,绿色植被覆盖多,土地几乎没有裸露的地方,全部被草地覆盖。一望无际的草在阳光照射下,从某个角度看,会呈现出蓝色。而且,因为地质原因,这里的土壤里含有一种天然的钙质,特别适合草生长,马吃起来也特别的有营养,所以很适合饲养马。

你可以说这里只是牧场,也可以说这里都是高尔夫球场,我个人认为场主们把牧场打理得相当精致,在地上挖几个洞,就能打几杆高尔夫了。其间果然看到马场边上有几处高尔夫球场,一些型男正在挥杆。天天生活在高尔夫球场里,这是怎么样的奢侈?


精彩的绕桶表演

我们到达马场后,先参观马厩和室内训练场。同行的朋友告诉我,能看得出来本尼是个很有经验的马场主从他对马厩细节的设计,比如说马儿喝水的桶子,还有电线的隐藏等。

到了室内训练场,本尼先生这时候俨然是一副马场主的风范,笃定的指挥帮手们把一匹匹身强体壮的爱马牵出来亮相,他总是会用宽厚的手掌怜惜的抚摸几下马脸,再轻轻的拍几下马的脖子。他逐一跟我们介绍每一匹马的简历,包括父母血源关系、年龄、个性、特长,所获奖项。如果说人类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来弥补先天的不足,但据本尼称,马的后天表现绝大部分来自血缘遗传。如果马父母曾经在一些比赛中得过奖项,生下的孩子也会很优秀。来自名门望族的马要金贵的多,所以就有一项关于名马交配权的生意。如果说一切都是由遗传决定的,那么后天的训练又有什么意义?这是遗传的宿命吗?

亮相后,专门为我们作表演的马儿们早已经穿戴整齐,站在一侧候命。第一个出场的是一位小身型的骑师,只见他飞身上马,身轻如燕。在热身几圈外,开始穿起杆来,三个回合后,竟然也倒了一根杆子,想扶也没扶住,我们一边鼓掌一边大笑起来。接下来是雪莉,她早已戴上了一顶牛仔帽,穿上了特制的牛仔皮鞋,显得英姿飒爽。本尼先生以教练员的口吻大声的对雪莉说:“好好表现,别给我搞砸了啊。”雪莉则像一个学生样吐了—下舌头。马背上的人可能才是这个真人的释放,雪莉看上去极其专注,别看是女流之辈,但力量和狠劲在加速奔跑时特别彪狂。她给我们表演的是绕桶,三圈表演完,我们报以兴奋的掌声,三个桶,一个也没倒!听说现在北京的马圈子里很流行这项运动。虽然我不懂,但能明显的感觉到她和马的交流收放自如。据说,马很敏感,它完全能感觉到骑手肌肉是否紧张。人马合一四个字简单,要修到那一天,不知要多少时间?是不是比我们学一门外语要难得多?

室内训练场边上有一个本尼先生的办公室。只见大大小小的奖项摆满了整整一面墙壁。雪莉一张驾着马车比赛的照片显得高贵而典雅。本尼先生热情的赠送我们本尼马场定制的帽子,当然,我还请他作了个签名,于是,这顶帽子就有了生命。

看完室内,转到室外。有一些马妈妈们正带着孩子在散步吃草。雪莉指给我们看她家人住的房车和专门用来运马的房车。我能想象到他们夫妇驾着房车后面载着马儿们的房车,“一个大家庭”一起在公路上飞驶去参加比赛的相依为命的感觉。


马儿让我们相恋

在大家正围着马儿欣赏之时,我和雪莉闲聊起来。雪莉说和自己的先生一起打理马房是她的第二职业,除此之外,她还有第一职业奥林巴斯设备的销售员。在完成销售任务后,她的大部分时间是和先生起在马场里作息。因为人工贵,所以没有请什么帮工。五十多匹马几乎都是自己打理,从早上七点开始,清洁、喂食、散步、训练,甚至马的接配种工作、一般医疗工作自己都能上。我惊讶于这么大的工作量,关键是这尘土、气味,女人怎么受得了?这不就是典型的农村生活嘛。雪莉显然反倒觉得我有点土了,她说,动物是人类身边的朋友,没有理由排斥它们。她从小就喜欢马,所以从不嫌弃。

于是,我问了她一个关于婚姻的问题:在她的家庭生活里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远方,然后缓缓的说道:“这其实是我的第二次婚姻了(在“坦白”时,她稍微看上去有点腆腆的,谁说美国人开放?),第一位先生因为无法和我共同分享周末骑马的乐趣,所以在几年后因志趣不同分道扬镳。后来在某次马术比赛中,我结识了本尼。虽然我先生算不上帅哥,但‘I m crazy about him’(我为他而疯狂!)因为我们有着对马相同的痴恋,于是,顺理成章的,马促成了我和先生的婚姻。”

“2006年时,我的先生像教练员一样,指导我获得了世界马术障碍赛冠军。我永远记得在比赛时,我专注而又自信,因为我知道,我的爱人就在边上鼓励我呢。所以,”雪莉轻轻的吐了口气:“是马给了我幸福,也给我们家庭生活带来了无穷的乐趣!”如今,他们都有了一个三岁的同样热爱骑马的宝贝女儿。听说就在我写稿之时,女儿西迪妮(Sydney)刚刚首次参加了儿童马术表演比赛,也许会和她的父母一样,也将是一名璀璨的新星?

这使我不禁想起北京圈内一个“马疯子”说过的一段话,他说,他的太太不喜欢骑马,喜欢过城市生活,但他疯狂的喜欢,大部分时间是和郊区的马在一起,所以在无奈之下,太太对他说允许他另找女朋友陪伴,但到很老时,回来还要跟她一起过。当他说到这段时,他脸上分明有一种复杂的情绪。

最近,跟一位画家聊起关于夫妻相处之道。他说,我们中国往往在祝福新人时,总会送上“志同道合、地久天长”。也就是说,只有志趣相投,彼此欣赏还能分享,婚姻的天地才能长久。否则,即使那方天地的城池未倒,城池内的生活也是死气消沉的。并不是所有夫妻的婚姻都能像本尼夫妇这样在爱情的天地里纵横驰骋。马儿,为他们的爱情插上了飞翔的翅膀。


与马为伴的人生

本尼先生的马场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占地125英亩。这里共有五十多匹马,有刚来到人世的小BABY,也有正身怀六甲的母马,有正值青春少年的公马,也有正在享受养老津贴的退休马。

当地马协的人跟我们盛赞本尼先生,说他不仅骑术精湛,品性也特别受当地人尊敬,大家都很喜欢他,所以在2006年获得了“优秀马场主”大奖。本尼先生自幼年时就喜欢上了骑马,至今已有30多年的专业生涯。

最后,在露天的训练场上,由本尼先生为我们作压轴秀。他言语依然不多,在跨身上马前,照例与马进行触摸交流。他给我们表演的是西部牛仔的一种叫REINING相当于马术体操,骑手要指挥马完成一整套规定的动作,在过程中,会考验到马的胆量、速度、灵活、急停急转等,要把马训练到这种充分信任骑手完成所有指定动作,这是多大的工作量?体操队员学完一套动作要多少时间?

本尼先生在马背上显得谦逊而又胸有成竹,几乎什么话也不说,好像他的一系列指令都是通过缰绳和腿上力量来传达的,马儿显得安静有力而又从容。他和马儿之间那种无言的默契张力,让远在数米之外围栏边上的我们都深深感动。

下得马来,我这个外行人和本尼先生聊起他与马为伴的人生。他说,马不是动物,是他的生命,是朋友,是生活中的一切。在与马为伴的岁月里,是马教会了他仁慈,学会了宽容、大度与忍耐。每天早晨走进马厩时,他都能够从马儿的眼神里看出它们今天的心情。每一匹马都像是他的孩子,他像父母一样给予它们细致的爱和照料。当一个看似长着粗纤维的男人能够讲出这一番如春风拂面的柔情话语时,你只能感动。

爱一个男人很危险,爱一个骑马的男人很安全。爱马的男人善良宽厚,爱马的男人有型有力。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雪莉带我们参观了专业的赛马场、设备精良的马医院等。我们用了两美元和美国观众们一起体验了一把为赛马纵情狂喊的喧泄。几天行程下夹,我不得不承认这里是“世界马都”。马在当地人的生活里无处不在,关于马的雕像、图画、摄影作品随处可见。女士们的耳环项链都做成了马蹄铁状,男人们配带的领带上印有马的图案。

在肯塔基州不一定能满足人的所有需要,但,你可以为你的马儿,在这里找到一切它们的所需。
这里适合饲养马,也适合培养爱情。
我赤着脚走在草地上独自遐想…(文/曹燕)

相关阅读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