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行业资讯 查看内容

丹尼尔·杜瑟:不惑之年 笃志不倦

2022-3-7 17:52| 发布者: admin

摘要: 丹尼尔·杜瑟和马匹“Scuderia 1918 Tobago Z”在2019亚琛世界马术节劳力士大奖赛夺得第二名 ©Rolex/Ashley Neuhof新加入劳力士代言人大家庭的场地障碍骑手丹尼尔·杜瑟(Daniel Deusser),出生于1981年,来 ...

丹尼尔·杜瑟和马匹“Scuderia 1918 Tobago Z”在2019亚琛世界马术节劳力士大奖赛夺得第二名 ©Rolex/Ashley Neuhof

新加入劳力士代言人大家庭的场地障碍骑手丹尼尔·杜瑟(Daniel Deusser),出生于1981年,来自德国一个骑手家庭,他的父母及他的叔叔都骑马。对他来讲,骑马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他2岁时爬上马背,9岁时即参加了人生的第一场马术比赛。19岁的他做出了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定,成为专业的马术运动员,并加入了齐格弗里德·赫罗德(Siegfried Herröder)的团队。之后,他又为弗兰克·斯洛萨克(Franke Sloothaak)的马房工作,加入了德国青年骑手队,并成为了其中的中流砥柱。

几年后,杜瑟来到了荷兰在Jan Tops工作。2012年,他加入了比利时的Stephex马房,在这里他很快赢得了许多头衔并登顶了一系列大奖赛,他的进步非常迅速。2015年,杜瑟即在亚琛世界马术节上赢得过劳力士大奖赛冠军头衔。除此之外,他还参加过荷兰马术大师赛、CSIO 云杉草地大师赛,以及日内瓦国际马术节等一系列劳力士场地障碍赛大满贯赛事。2016 年,他与骑乘伙伴“First Class Van Eeckelghem”站上了里约奥运会的赛场,最终他与他的团队获得了场地障碍赛团体铜牌。2021 年的他,曾荣登世界场地障碍赛骑手排行榜第一,并携他的爱马“Killer Queen VDM”再次登上亚琛世界马术节劳力士大奖赛的冠军领奖台。

人生围绕着马

根据Stephex马房的所有者和创始人史蒂芬·孔蒂(Stephan Conter)的说法,聘请杜瑟是他过去几年中做出的最佳决定。其实不难理解孔蒂的热情,当他描述杜瑟时,总是用“极富才华”、“非常有干劲”、“有计划性”以及“对自己十分严格”等字眼形容他。“杜瑟总是追求完美,总是把对自己的要求定得非常高。也难怪他会取得好成绩,因为他根本不会让自己有机会得到不好的成绩。”孔蒂在评价杜瑟时说道。

©CHIO Aachen/Franziska Sack

杜瑟一家人全部从事马术相关工作。他的父亲、祖父以及叔叔拥有一家马场。杜瑟小时候不仅学习马术,还尝试了各种各样的运动。BMX(自行车越野)、网球、乒乓球、游泳,这些运动都有所涉猎。“我尝试了想尝试的一切,每周末我都会去参加比赛。

我甚至还去参加过BMX的地区锦标赛,”杜瑟说。这也让他早早意识到自己在运动方面的天赋。学习过各种运动后,马术始终是他不能割舍的,最终他决定全职从事马术。

杜瑟19岁的时候,开始在齐格弗里德·赫罗德的马房里工作。后来,齐格弗里德·赫罗德把他推荐给了弗兰克·斯洛萨克。在弗兰克·斯洛萨克马房的日子,为杜瑟未来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弗兰克的马房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马术,”杜瑟解释说。在弗兰克之前,杜瑟也接触过许多马房,跟过很多教练,但弗兰克的经历是不同的。在弗兰克的马房,他学习了诸多的基础知识,像如何训练、如何骑行、如何制定马匹的骑乘计划、如何管理年轻马以及如何有计划地将它们调教得更好。杜瑟在这里做了很多有关盛装舞步的工作,这让他收获良多。从2002年到2006年期间,他在这里工作了四年多。

“弗兰克的骑术非常好。”杜瑟非常敬佩他的这位教练。有时候,弗兰克也难以解释他对马做了什么,一切就是那么自然地出现了。当他骑上马,合上双腿,大家就能够看到马放松了下来。不管是又高又壮的马还是又小性子又烈的马,弗兰克只需要一个马鞍、一副缰绳,还有一个障碍架,就能让它们服服帖帖。杜瑟在弗兰克马房的另一收获就是学会了“永远保持沉着”。每次弗兰克交给学生技巧,他从不会当天或者第二天就问学生们使用技巧后的效果,而是在三周或者四周之后,才会提问他们。“弗兰克总是这么没压力。”杜瑟笑着说,但杜瑟也知道这才是他需要学习的地方。

当杜瑟来到Jan Tops,他的工作方式发生了很大改变。他开始频繁地参加比赛。主要是德国的比赛,偶尔也会去参加更大的世界性赛事。刚刚来到Jan Tops才五天的时间,他就被安排去了圣特罗佩,与几匹马一起,在那里进行了两个星期的比赛。“我感觉自己像是被拧紧的发条,根本没有任何准备时间。”在Jan Tops,杜瑟度过了四年时光,这四年也有许多高光时刻。参加了许多顶级的赛事,拥有过很多好马。“一开始,我有很多好马,”杜瑟说,“除了‘Air Jordan Z’之外,我还有像‘Upstilon’、‘Pristanna’以及‘Vonka’这样的好马,策骑它们简直就像在梦中一样美好。”

劳力士代言人丹尼尔·杜瑟策骑“Scuderia 1918 Tobago Z”在2021日内瓦国际马术节 ©Rolex/Ashley Neuhof

在Jan Tops,杜瑟学习的不再是骑马的方式,而更多的是赛事后勤以及赛前、赛后事宜规划。例如,如何将马匹安全、准时地运送到比赛地点,当拥有一群马匹的时候,如何合理分配所有马匹的比赛与训练时间等。这样的工作方式需要骑手能够全面思考,并认真做好计划。杜瑟在弗兰克马房的时候,如果与马匹配合不好,那就需要回到马房,专心训练,调整与马的配合,等到下周状态好了,再参加比赛。但在Jan Tops,只需要换另外一匹马就可以了。“现在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方式,”杜瑟说,“但当时我的感觉就是‘哇喔’,我可以骑乘不同的马匹参加不同的赛事!这太让人兴奋了!”但是这种工作节奏及安排也有它的弊端。只要杜瑟的成绩一直很好就没问题,但如果成绩一直没有起色,再如此执行下去,心理压力会极大。他需要顶级的好马来支撑他进行下去,但最终,杜瑟没有好马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无奈离开Jan Tops的原因之一。

巧的是史蒂芬· 孔蒂正在为Stephex寻找新骑手,刚接到Stephex马房的邀约时,由于对其不太了解,加上Stephex 提出的工作方式与Jan Tops几乎相同,因此杜瑟不怎么感兴趣,当时杜瑟在追寻一些不同的东西。可是孔蒂对这件事的态度非常认真,他一直给杜瑟打电话。终于,一天晚上杜瑟坐到了他的办公室。“我很清楚地告诉了他我想要什么。当时我想,我的未婚妻卡洛琳(Caroline)住在离这个马房不远的地方,如果他答应我的条件,那就留在这里工作。”最后,孔蒂同意了杜瑟的要求,从此杜瑟开启了他在比利时Stephex马房的九年马术生涯。

九年时光里, 杜瑟迎娶了未婚妻卡洛琳,并在2015年拥有了女儿斯特拉(Stella),如今斯特拉已经6岁。为人父之后,杜瑟的生活从围绕着马术事业,转变成了围绕事业及家庭。他将工作之余的所有时间都留给妻子和孩子,尽量调整行程安排,多点时间陪伴家人。

“在这之前,不管我是周日晚上回家还是周一回家都没有关系。但是现在,我必须周日晚上回家了。我想尽量保留完整的时间去陪伴孩子,做一个称职的父亲。”在特别繁忙的比赛日程之后,杜瑟通常会给自己一两周的时间远离马房,陪伴家人。在繁忙的赛季之间留出时间陪伴家人不仅可以保持与家人的联系,而且可以放松身心,得到休息。“这让我在下一个赛季中充满动力,”杜瑟表示。

没有好马,就不可能登顶

“马是最重要的事情,没有它们,这件事是不可能的,”杜瑟强调说。成为世界第一是杜瑟引以为豪的成就,但是他将取得成就的原因归功于自己拥有好马。

杜瑟称, 自己很幸运,能够拥有像“Scuderia 1918 Tobago Z”、“Calisto Blue” 、“Killer Queen VDM”这样的好马。“Scuderia 1918 Tobago Z”出生于2008年,是一匹栗色马。它的母亲“Whoopie C”是一匹非常优秀的 1.60M 级别的马匹,因其极强的反应能力和优越的品质而备受称赞。它的妹妹“HH Donatella”也非常优秀,而它们优秀的家族基因,被很完美地集成在了“Scuderia 1918 Tobago Z”身上。“'Tobago' 是一匹很冷静的马,它有一点被动。当它上赛场时,我们要让它精神起来。如果它没有睁大眼睛,变得振奋,我们就需要热情一些,去带动它,将它的精气神催动起来,”杜瑟分析“Tobago”性格时说。

©Rolex Grand Slam/Ashley Neuhof

“‘Calisto’则截然相反。它非常敏感而热情,到了 Jump-Off 环节,我需要让它冷静下来,不要过于激动。”出生于2007年的“Calisto”是一匹奥尔登堡骟马,它是“Chacco Blue x Con Air”的儿子。早在杜瑟接手它之前,它就曾在1.60M级别的大奖赛中获得过很好的名次。

近两年常被人提到的优秀战马是“Killer Queen VDM”。从 2019年末,在梅赫伦赢得FEI世界杯,到在AI Shaqab 连续折桂两场五星级大奖赛,再到2021年8月在布鲁塞尔的五星级赛事中登顶,以及在2021亚琛世界马术节的劳力士大奖赛和梅赛德斯奔驰国家杯两场赛事中夺冠,“Killer Queen VDM”从不会让人失望。“Killer Queen VDM”是一匹有很多面性格的马,并不总是随和的。它从一开始就非常有竞争力,在赛场上,它总是很直接,直冲向前。它不在乎障碍是什么样的,有多高,多可怕,它就是什么都敢跳。在它的视野范围中,没有比它更优秀的马,在室外的环境中它会感觉很舒适。

“能够与这些马一起参加五星级大奖赛,是需要运气的,我的运气很好,”杜瑟说,“如果你有一匹大奖赛级别的马,即使你每周都赢,也不可能到达很高的高度。你一定会需要三匹大奖赛级别的马,它们三匹或许不都是五星级级别的马,但至少可以跳到三星级,并能支持你参加五星级的比赛。当然,如果拥有一匹超级明星马也是非常幸运的。总的来说,如果想保持在顶峰,那就要找到不止一匹马。”

“我们的马房进出过许许多多的马,但真正的好马我可以一只手数出来。”杜瑟认为,马匹的性格对它们的成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我看来,这也是为什么这项运动只有屈指可数的顶级运动马,”他说,“能够在这项运动中成为享有盛名的名马,他们的性格或多或少都 是相同的。 我在Stephex马房的这9年里,遇到过的真正好马也只有‘Killer Queen VDM’、‘Tobago’、‘Calisto’、‘First Class’和‘Cornet d'Amour’。找到一匹有思想、有能力,同时还兼具斗志和胜利意志的马匹真的很难。”

虽然所有骑手都想要一匹完美的马,但是作为一名骑手,需要从每一匹马身上都能学到东西。每一次失败,也都是一次学习提升的机会。杜瑟和他在 Stephex马房的团队一直在努力寻找下一位超级明星。“你需要年轻的马匹上场,这样你才有可能在这项运动中一直保持领先地位,”杜瑟说,“好马难寻,它们不会主动跑出来,让你轻而易举地找到。事实上,最后你需要自己去‘创造’一匹这样的马。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需要耗尽许多年的精力。此外,这也有运气的成分。”

“这项运动需要你有足够的动力和耐心去不断重复,”杜瑟继续说道,“作为一个极具竞争力的骑手,你总是很‘饥饿’,总是想赢。但诸多时候,你都需要耐心等待,或许几个月又或许几年,直到马匹准备好了。”

丹尼尔·杜瑟和“Killer Queen VDM”赢得2021亚琛世界马术节劳力士大奖赛 ©Rolex/Ashley Neuhof

永不停下学习的脚步

“一个伟大的骑手一定总是想着学习,从不坐以待毙,从不会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已经学到了尽头,他永远努力想变得更好,”杜瑟说。

如果我们将现在的马术比赛与三十年前的马术比赛进行比较就会发现,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Jump-off附加赛,骑手与骑手之间的完赛时间相差仅几分之一秒。如果骑手和马匹多走一步,那就意味着要排到第六名开外了。但如果在三十年前,骑手会获得第二名的成绩。和一匹速度慢且专业不精的马匹配合,这位骑手永远都不可能有机会夺冠。现在的比赛赛制更精巧,杆子也更轻,马匹的繁殖也出现了变化。现在,骑手们需要更血性、更敏感的马。

杜瑟曾经多次参加德国A队的比赛,与这项运动的顶尖骑手并肩作战为他提供了很多宝贵经验。年轻的时候跟优秀骑手一起同场竞技的经历,让他从中学到很多,并增添了很多信心与经验。“我会认真观看其他人的比赛,在现场看或者看视频。我还会观察其他骑手在热身场的表现。学习他们如何控制马以及如何应对不同性格的马,将从他人身上学到的,应用到自己的骑乘上面。”

©FEI/Ula Cepeliauskaite

作为一名国际骑手,杜瑟基本上每周都在路途中,有一支强大的后援团队是非常重要的。“我需要一个认真负责的马工、一位可以在家管理马匹的工作人员,以及一间可以移动的文书。大家要协同一致工作,这是很艰苦的,很多时候需要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周七天地忙碌,”杜瑟说。但对于骑手来讲,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大家都在不停学习,不停进步。这项运动不断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虽然我不能每次都赢,但我至少要争取保持在前列。”

参加了这么多比赛,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失误,失误是让人沮丧的,但是只有当骑手开始思考,注意一些小的细节,才会逐渐进步。杜瑟时常会问自己,下一次该怎么做才会避免这次的失误,不会让这一杆打落?结论因马而异。所以,骑手要学会注意最微小的细节,要知道哪里出了错,原因为何。这不一定与骑手的骑行方式或者装备有关,或许是骑手喂马的习惯,又或许是骑手的马需要感到更多的动力,或许骑手需要改变每周的训练方法。“这种细节是非常个性的,每匹马都不一样,”杜瑟表示。

除了赛后反思,在上赛场之前,杜瑟也有很多会格外注意的细节。在热身场,骑上马就会知道这匹马的感觉对不对。如果对的话,那就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保持这种状态就好了。但如果状态不一样,杜瑟就会积极地采取措施,想办法将马的状态调整过来。在比赛进场时,他会给马充足的自信,这能帮助马匹建立积极的心态。

三十多年时光如白驹过隙,杜瑟也与马相伴了三十多年。最近两年,由于疫情的反复,对马术行业产生了一定影响,赛事少了,马匹的运动量也相对减少,但是杜瑟依旧会按部就班地认真训练自己的马。Stephex马房旁边有一条赛道,还有一片森林,同时马房中有几个不同的室外场。不断调整不同的训练场,可以让马的训练不那么枯燥。

杜瑟会尽量让它们多运动,这对马有好处。虽然这两年可参加的赛事减少了,收入没有之前多,但杜瑟有了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看到孩子的成长。“这也是一件好事。我从不会抱怨,很多事情,我们要学会看到积极的一面。2019年,我们的运动达到了顶峰,从没有那么多五星级赛事,也没见过那么多观众。但是随着疫情出现,比赛减少了。不过2021年的亚琛世界马术节,仍集结了35万名观众观赛,这是很让人激动的,曾经热烈的马术氛围快要回来了,我相信就在不远的将来!”

文/门景钰 图/劳力士
文章源自《马术》杂志2022年2月刊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