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对话(2013年12月刊专题)

2022-3-1 14:40|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3年12月刊

摘要: 1、不去计较得失2013 劳力士杯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的年度总冠军产生了,明年在法国里昂举行的世界杯总决赛向刘同晏发出了邀请。他的面庞本应写满夸张的喜悦,可他却表现出难得的冷静与淡然。《马术》:今 ...
1、不去计较得失


2013 劳力士杯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的年度总冠军产生了,明年在法国里昂举行的世界杯总决赛向刘同晏发出了邀请。他的面庞本应写满夸张的喜悦,可他却表现出难得的冷静与淡然。

《马术》:今年看了你很多场比赛,发现你的成绩很稳定。

刘同晏:是这样的。我和库布齐一同参加马术赛事很多年,近几年,它的状态就是无可挑剔地稳定。无论哪一场比赛,我总是有把握和它一起稳进前三,即使状态不好,成绩排名也绝对在前八之内。库布齐无论从技能还是从心理、生理上来讲,都是很成熟的马匹。它的一切状态总是在可控范围内,你和它一起训练比赛会很轻松、很幸福。

《马术》:这场比赛最后一杆儿的失误,让人很意外。

刘同晏:附加赛本就要求骑手的速度快一些,弯道小一些。这一方面是取胜的关键,另一方面也容易造成失误。最后一杆儿掉落的原因是我在技术操作时,起跳点有点近了,但我知道库布齐已经尽力了。

《马术》:年度总冠军的光环真的很耀眼,你此刻内心很澎湃吧?

刘同晏:我一向都是去享受比赛,而不去过多地计较得失和成绩,所以不会很澎湃,也不会很遗憾。体育比赛的不确定因素很多,我觉得只要在比赛当中实现了自己预先的设想,就是很完美了。

《马术》:给自己在中国联赛的表现评个分数吧。

刘同晏:我可以给自己的表现打“优”,因为我已经完成最初的设想,我和马匹配合的状态均在掌控中。但如果我的成绩仅仅是获得零罚分,没有之前预期的速度,那我也会客观地给自己“良”。当然,假如掉杆儿就必须是“差”了。

2、轻装上阵做赢家


中国联赛世界杯赛第三站的赛场,杀出一匹“黑马”,他是江苏队的青年骑手秦林。面对附加赛的压力,他有足够的承受力。除此之外,成就个人赛桂冠的还有他成功合理的战术:求稳不求快。

《马术》:听说中国联赛第二站前,阿瑞斯受伤了。

秦林:是的,它的左前腿受伤了,修养了将近 20 天。直到第二站赛前的一周,我才让它来到现场。第二站时,它没有进入状态,有很明显的紧张。这是一种不习惯,它已经太久没有比赛的压力了。

《马术》:这场赛事的难点在哪?

秦林:第三站的障碍路线设计还是稍有难度的。路线是第 4 道障碍衔接第 5 道组合障碍,紧接着是全程最高的一道单横木障碍,然后一个回转,接第 7、8 道障碍,这样的路线很有挑战性,需要骑手在提前看路线时,就已经规划好自己的“出牌”方式,做到一切尽在掌控。

《马术》:这样的比赛会给你带来压力吗?

秦林:比赛的话,我觉得大家多多少少都有压力。如果说比赛没压力,那么谁说我也不信。

《马术》:你有哪些有效的方法缓解压力?

秦林:首先是调整心态。中国联赛有很多国际顶级骑手参与,甚至目前排名世界第一的骑手也来中国与我们切磋交流,如果没有赢得奖项,那么也是情理之中,以重在参与的心态看待问题,就会马上释然。其次,抛开所有的紧张和忐忑,在赛前全身心投入于热身赛的准备,一旦进入状态,顾虑和压力就不多了。当然,比赛进场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会有些许紧张感的,呵呵。

3、以马为本


10 月 13 日,Ben Maher 还身在伦敦至迈阿密的飞机上,为了去训练他最得意的一匹马 Cella,随后又长途跋涉约 21 小时才飞抵北京。这种职业生涯的节奏,对于 8岁开始学习骑马的 Ben 再熟悉不过了。马术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马术》:蝉联已满 2 个月的世界第一,2013 年欧锦赛团体冠军、个人银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团体冠军……被诸多光环笼罩,你会不会站在镜子前想“Ben,你真了不起”?!

Ben Maher:不,不,(笑)英国人性格谦逊,我不会这么做。“成为世界第一”是我的一个梦,始终不敢相信这件事真的发生了!但对我而言,“世界第一”只是个人的事情,帮助队友以及马术运动发展会更有意义;它只是说明我在个别周末表现好而已,优秀的骑手应该全年表现都很好,当然,这很难。最近几年,我能取得好成绩的是因为拥有了更好的马。伦敦奥运会之后,一位美国马主愿意赞助我两匹马,我的大奖赛级别的障碍马从 1 匹增加到了 4 匹。所以今年,对于室内、室外、沙地、草地不同类型的比赛,我在选择参赛马方面更灵活了,而且每匹马的参赛量减少了,它们变得更健康,更愉快地比赛,从而拿更好的成绩,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对于马术运动,1匹马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现在很幸运!

《马术》:你已经很优秀了,如何保持更佳的状态呢?

Ben Maher:现在我有非常棒的团队,我们保持着积极的心态,因为没有人可以全年处于巅峰的竞技状态,我们输的比赛比赢得的多得多,就要学会不失望不放弃,经常回看视频,观察每个可以进步的细节,相信每天都是全新的一天。

《马术》:你对自己的团队有什么要求?

Ben Maher:我在英国有一支庞大的团队,我有 12 匹马,很多马都各自由专人全天 24 小时照料管理,所以我们能完全掌握每匹马的身体状态,这非常重要。我的团队有优秀的兽医、钉蹄师、马工、骑手、助理教练……大家的共同目标是取得更好的成绩。

《马术》:俗话说,七分马,三分人,你怎么理解?

Ben Maher:马术精神最重要的本质是马,我感觉中国人对此认识并不深刻。拿 F1 方程式赛车打比方,最快的赛车能赢得比赛,这点很容易理解;再说回马术运动,尽管中国有不错的骑手,但理论上讲,健康、竞技状态最好的马才能赢得比赛,两者之间没有什么区别。跟中国骑手聊天,我发现他们不认为“时时刻刻关注马”有那么重要,但是我的观点恰恰相反。我觉得训练一名骑手是很容易的,如果你给我一年时间让我教一名中国骑手,我可以完完全全地改变他(她)。然而,让人明白什么对马最重要,我倒觉得是需要并值得花费很长时间的。

4、没有很完美


10月18日,王韫 婧 获 得 120-130cm俱乐部个人赛冠军。赛后,媒体记者们对这个PK掉各路英雄豪杰的实力派小姑娘进行了围追堵截,只是采访时间很有限,因为她有自己要忙的事儿——回马房喂马!

《马术》:赢得冠军,有没有觉得自己很棒?

王韫婧:今天我在很多地方没有处理好,虽然跳得很棒,但不代表很完美,嘿嘿。我一直认为自己事先对赛道的观察能力还不够强,这次比赛也不例外。今天的障碍从第 4 道到第 7 道都是难点,在我稍有犹豫的时候,是我的马带着我一直向前,让我更好地找自己的感觉。

《马术》:看现场比赛,你的马对你很服从。

王韫婧:事实上,它帮助我很多。最后一道障碍,我们的起跳点本来应该很远,但是马迅速变了步,帮助我跨越过去了那道障碍。这匹马和我的配合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它能力很强,也很适合我。

《马术》:对你来说,中国联赛和其他马术赛事有区别吗?

王韫婧:我的确更喜欢中国联赛,这里的级别比较多,会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对骑手的进步很有利。去年我也参赛了,但是没有今年的级别高,是中国联赛提供了这样的平台,让我一步步脚踏实地去进步。去年我在这场比赛中收获很多,今年也同样学习到了很多马术知识。

《马术》:发表下获奖感言吧。

王韫婧:我很感谢我的教练和所有支持我的人,每一场比赛他们都随我一起备战,很辛苦。所以我也希望能将他们教我的知识在赛场发挥出来,这样他们才会感到欣慰吧。不过,很多事情还是无法提前预料到的,呵呵。

5、又一年的惊喜


国际马联场地障碍及驾车世界杯西欧联赛莱比锡城站,世界冠军巡回赛汉堡站,慕尼黑国际马秀……旗下十余个耳熟能详的高星级品牌赛事皆由 EN GARDE赛事运营顾问公司出品。2010年始,它携手CNSI奉献了三届精彩绝伦的中国联赛,这家德国公司CEO Volker Wulff先生与我们分享了关于赛事的许多细节。

《马术》:三年的赛事,在您眼中都有哪些亮点和成长?

Volker Wulff:三年中,中国联赛分别在国家体育馆、成都、朝阳公园举办的第三站赛事是最大的亮点,我甚至认为它们也是每年中国马术赛事上浓墨重彩的一笔。2011年,中国联赛于京城马汇拉开了序幕,因为最初中国团队没有丝毫马术方面的经验,我们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最终以精彩的“作品”收官;2012年在成都,我们又遇到了新的挑战,赛事场馆可以说是从无到有拔地而起,9个星期后,已初具规模,又是一个惊喜!

2013年,每站赛事扩展到 5-8天,骑手和马匹的数量都在增加,赛事也提升至2星级,重要的是我们并不只是为了世界杯或者说只为顶级赛事而筹办,我们也为年轻骑手、马主骑手和年轻马匹办赛,致力于为中国马术运动打下坚实的基础。这些骑手和马匹可以与高水平赛事享受同样的赛事场馆,这点也很重要,它激发了潜在力量对这项运动投入更大的热情。另外,将EN GARDE在欧洲的办赛经验引入中国正是我们正在尝试去做的。今年,我的两位同事已经被委派在赛前 8 个月和赛后一年的时间里,给CNSI的员工做培训,他们担任中方与我、EN GARDE公司以及德国的联系桥梁,传授一切我们认为中国需要进步发展的知识,比如高质量的地面、路线设计、马匹的教育等。

《马术》:中国联赛如何吸引更多的观众?

Volker Wulff:据我所知,CCTV 以及马术专业媒体为此做出了很大的贡献。2013 年 5 月,中国联赛第一站在 CCTV5 得到很好的收视率,比预期的观众数量要高很多。原本计划在周二、周三、周日各直播 1 小时,但是由于周二周三的收视率大大超过预期,两个工作日下午分别吸引了 500 万人次观看;于是周日的直播时间被延长到了 90 分钟!这是一个非常让人振奋的消息,让我们对一步步取得进步赢得了信心。我猜想中国大众对马术的热情是潜在的,我们下一步的工作就是要把这些电视机前的观众带到现场,一旦他们能亲临赛场,明年他们一定会再来,并带上更多的亲朋好友。(左一:Volker Wulff 先生)

6、恢弘志士之气


第三届世界杯中国联赛成为了国际马联场地障碍总监John Roche先生第二次造访中国的理由,10月20日的第三站决赛扣人心弦,提振的不仅是场外观众高昂的激情,还有国内外爱马人士对中国马术运动的满满信心。

《马术》:听闻中国关于运动马检验检疫问题已取得了一定进展。

John Roche:因为现行的严格的检验检疫制度,在中国大陆举办国际马术赛事错综复杂,难以言表。到目前为止,中国马协已经想方设法地通过邀请国际骑手策骑租赁马匹举办了一些高水准的赛事。但显然,对于良性发展中国马术运动,这并非长久之计。同时,国际马联正在与国际兽疫局展开紧密协商,倡导为马匹高等健康标准、高等竞赛机能的临时国际活动制定新标准和指导方针,并建议在会员国建设无疫区。此举将让诸如中国的国家提升国际赛事水准,并能激励世界顶级骑手策骑自己的爱驹前来参赛。2012年,这一问题确实取得了进展。当时,国际兽疫局通过了一项决议,此后欧盟委员会和中国政府机构联合签署了修订协议,允许上海为举办 5星级世界冠军巡回赛临时进口欧洲马匹。经与中国政府协商确认,上海市也已授权允许建设马匹无疫区,直接连通国际机场,并且这些欧洲马匹都可以再返回欧盟国家。虽然,这场赛事因其他原因终被延期,但检验检疫的开放政策确实被授予过,相信未来,这个难题将迎刃而解。

《马术》:您是如何看待中国马术运动发展的呢?

John Roche:随着中国的加入,马术运动又被注入了新鲜的力量并迎来了千载难逢的机会。毫无疑问的是,中国在马术领域取得了可喜的进步。但公平地讲,马术运动在中国还相对年轻,中国骑手征战国际顶级赛事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在这里,我看到中国爱马人士的激情、辛勤的努力和奉献精神。我相信,伴随着不懈的努力和支持,中国马术运动还将会取得更大的进步,也将有很多中国骑手征战于国际赛场。

7、未来会有更多希望


虽说中国联赛的总冠军能直接获得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总决赛的入场券,但张可教练认为“目前中国联赛还只是中国人之间互相逐鹿,每年能涌现些领袖级的人物,是件挺有意思的事儿”,但“中国马术运动的希望应该是能够发动潜在的力量。”

《马术》:如果是您拿到总排名的最高积分,您明年会去里昂参加总决赛么?

张可:我不会去,其实不是说不想去。打个比方,我们都是赛车手,在国内怎么赛都行,现在通知有达喀尔拉力赛,问去不去?去不了呀,给什么车,咱都开不下来哇。首先,检验检疫政策能允许中国骑手将自己的马运到欧洲,但是却面临无法运回的尴尬。如果决定赴赛,我们需要先在欧洲买马或者租马,如果是租,价格至少得近千万,还必须长时间呆在国外训练。而且据统计,在第一轮比赛,失误不高于 8 分的骑手才有可能进入下一轮。所以,这不仅仅是有马、有人、有钱就能解决的问题。

《马术》:中国优秀的马术赛事在增长,中国马术运动是否也在快速进步呢?

张可:虽然和欧洲大牌骑手同场竞技,中国骑手们真的非常荣幸,但是冷静地想一想,这真的说明不了什么。我猜想,中国的整体马术水平,大约是亚洲的二线水平。我觉得世界杯比赛倒是可以请一请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印度、中东的骑手过来,让大家看看我们在亚洲的差距。

世界杯针对的是世界级的骑手,如果障碍很难,对中国骑手来说是一种学习、长见识的机会。但我觉得路线设计师对中国年轻骑手和马主骑手有点儿狠,如果把极个别的障碍稍微挪动 10-20度,路线就变得很舒服了。如果他们打比赛也乱七八糟的,那就不是受伤,而是伤心了。中国像李耀峰、韩壮壮、王允允、田雨这样的年轻骑手没有几个呀,微乎其微呀,其实,他们才是希望呢!比如,明年青少年骑手达到 200 名了,明年青少年骑手打了5天都没打完;就算明年数量不变,零分的多了也行,比如,明年我们有50个年轻骑手和马主骑手,跳 1.05米,有 20个跳零分的,再过一年,有 100个骑手,50个跳零分的……那我们就乐了,这才是希望呢!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