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行业资讯 查看内容

林飞:60岁是我马术生涯的新起点

2022-1-24 11:34| 发布者: admin

摘要: 林飞有自己的创新型 IT(Intelligent Technology)企业,企业有 500 多名员工。林飞每周都安排超高强度的力量训练、有氧运动和瑜伽,他曲腿硬拉可以拉起 140 公斤的重量,平板支撑可持续 1 个小时。林飞喜欢开车,尤 ...
林飞有自己的创新型 IT(Intelligent Technology)企业,企业有 500 多名员工。林飞每周都安排超高强度的力量训练、有氧运动和瑜伽,他曲腿硬拉可以拉起 140 公斤的重量,平板支撑可持续 1 个小时。林飞喜欢开车,尤其享受在浩荡车流中游走和超越的感觉。林飞参加过鸟巢大师赛 1.35M 级别的比赛,他希望通过科学的训练,在两年内走上 1.50M 级别的赛场。


林飞今年 60 岁了。与他在一起,却完全感受不到长者带给我的那种气息。他活力无限,像是一块柔软的海绵,吸收你的观点,又会将更为新鲜的思想吐纳出来。

从 2007 年开始,林飞就一发不可收拾地迷上了彼时被冠以“贵族运动”的马术。每个周末都泡在马场,他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骑手。林飞直言:“因为早年我是 110 米栏跨栏运动员,所以我一直对速度、高度和荣誉特别在乎。场地障碍赛是一项竞技体育,我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打到 1.50M 级别。”

林飞对骑马的执着和热爱始于那个年代男性对于侠客的向往。在坝上草原骑蒙古马,在北体大马术训练基地骑纯血马,那个年代描绘马术的线条十分粗犷,留在林飞头脑中的骑马理念和多数人如出一辙。当时,他心中的马术是倔强和征服。


2011 年,林飞骑马进入了第四个年头。他试骑了一匹八岁的青马。“我一下子就被温血马的雷霆之势震惊了。我知道,它将帮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骑手。我随即就买下了它。它叫‘珍奇’,是我的第一匹马。”这一年,林飞正满 50 岁。

和“珍奇”的搭档让林飞进步得很快,障碍的高度和路线的难度也不断在突破。2013 年,林飞为教练买下“将军”。痛惜的是不到一个月它就因肠梗阻做手术。十二月的北京天寒地冻,就在冰冷的土地上,在寒风扬起的沙尘中做开腹手术。由于手术失败,当晚在三台车灯照射下做第二次手术,几个月后又做了第三次手术,但它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于是我给它起了一个新的名字,‘奇迹’。”林飞说起这段经历,眼角泛着泪。这个 1993 年便下海创业,历经商海沉浮的企业家,这个十几年如一日坚持着健身的汉子,聊起马痛心的样子让人不忍与他对视。


从 2007 年到 2011 年,这段时间的骑马经历被林飞定义为“懵懂阶段”。而从2011 年到 2020 年,林飞一直在亚萨园马术俱乐部跟随红权教练进行马术训练。在2017 年,林飞在鸟巢大师赛上打到 1.35M级别的比赛。这个阶段被林飞定义为“基础阶段”。在这十年里,除了“珍奇”和“将军”,林飞还拥有了另外三匹马。2015 年,他买下能力超强的“腾云”。“腾云”特别能跳,在法国超高赛上,跳过 1.95M 的砖墙。在中国马术巡回赛长城站超高赛中以 1.90M 的砖墙跳跃高度夺得冠军。2017 年,林飞有了新搭档“青云”。林飞搭档这匹马在鸟巢大师赛 1.35M 级别中两轮顺利完赛。次年,他又在比利时将如精灵般轻盈的“飞云”请回国内。

有这么多好马的加持一定就可以成为好骑手吗 ? 那可未必。“我买了很多马,但这些马在当时都是高于我的水平的。结果如何?先说‘腾云’,由于我根本不具备驾驭他的能力,屡受‘摧残’后,它总是用拒跳和我对抗,它终究不属于我。‘青云’现在是我的主力马,从最开始拥有它时的勇往直前,到后来的屡屡‘受挫’,青云使我终于可以直面自己骑术的‘丑陋’,于是痛下决心,从头开始。而说起‘飞云’,在拥有它的一年后,它腿部涨筋,再也不能完成大级别的比赛,只能忍痛割爱。听说去了南方后,和一个小骑手搭档,比赛成绩不错,算是有个好的归宿。”林飞用他的惨痛教训告诉我们,马主买马时,一定要考虑到自己真实的骑乘水平,不要买超越自己能力的马。

谈起这个话题,林飞表现得非常严肃,“残酷的现实使我明白马是怎么被毁掉的。在你的能力不足以与马和谐共舞的时候,一定不要轻易骑乘与自己能力不匹配的马匹。买一匹马也许不难,但是没有好的骑术,不论你的心里多么爱马,也无可避免对无辜马匹产生严重伤害。如果你真的爱马,就从基本功好好抓起。尊重与爱,要落实到马术训练的每一堂课。”林飞痛定思痛,最后,“为了实现我在场地障碍项目上的目标,我决定离开陪伴自己九年的俱乐部,去寻找新的教练。”


从 2020 年 11 月 1 日到接下来的一年中,林飞进入了重塑阶段。打破以往认知,抛弃过去虚妄的成绩,重新开始。一年来,林飞一直踏踏实实地做平地练习,几乎没有进行障碍训练。“这一年,我在西坞乡村马术俱乐部训练。西坞的马术氛围浓厚,非常纯粹,栾树先生对马术运动的热爱及身体力行推动中国马术行业发展的行为让我深受感动。哈达铁是经验非常丰富的教练,为我制定了从头开始的基础训练指导方针。整整一年,我重塑了自己的马术体系,学习到了马术里尊重、平等和耐心的内涵。”


“哈教练平时的工作很忙,训练、调教马匹、参赛、教学占用了他几乎全部精力,尤其赶上全运之年,没办法兼顾我的训练。为了追随心中更高的目标,我决定去菲利普马术学院。”在菲利普马术学院,林飞遇到了乌克兰教练康斯坦汀。说到这位教练,林飞显得振奋。康斯坦汀来自于马术世家,是很可敬又可爱的一个人。他的教授方法非常德式,严谨而科学。林飞说:“他具有非常好的职业精神,授课的每一秒钟都在关注我的动作细节,随时指正。他的肚里仿佛有一个百宝箱,总会变出无数训练的花样。示范线路时,他会模仿马,给你跑一个小全程。训练时,一个内容做不好,他就会集中精力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直到动作完美,否则绝不进行新的内容。一旦做得完美,见好就收,人和马都会留下好的记忆。你做得好,他会开心得手舞足蹈;你做不好,他会懊恼得像自己犯了错。从马场马术到 Jump-Off 技巧,他全都倾囊相授。师从老康半年,我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他曾在酒酣耳热之际,无限真诚地对我说,‘我知道你的梦想,我会帮你’。我相信,如果说马术有什么捷径,就是找到一个负责任的优秀教练。”一个好的教练能告诉你,也敢告诉你事情的方法论以及背后的世界观。“能”是他的职业素养,而“敢”则是职业操守。倘若教练像旧时代的手艺人,总想有所保留,或得过且过,会贻误学员的前途,误人害己。


“小六步和大五步,怎么走出来?老康教我用重心调节,很好使。跳完障碍,一般教练就会说‘坐回来’,那必须回来吗?回来多少?这要看落地后马的状态和下一道障碍距离等因素。老康把这些也都说得明白。”林飞补充道。

有了康斯坦汀的助力,林飞对自己未来的竞技状态更加有信心。之前在菲利普马术学院租马训练,今年11月1日,林飞和自己的爱马都正式转到菲利普。“人生虽说是一个漫长的旅程,但总有终点。尤其对于场地障碍这种竞技比赛来讲,它是有一定的年龄限制的。我希望从 60 岁打到70 岁,到了 70 岁,我就不一定能保证最佳的竞技状态了。我必须在 70 岁之前实现自己的理想,打到 1.50M 的高度。所以,2021 年往后的这十年,就算是我马术生涯的冲刺阶段。”


马主在马术界本应该是一个令人尊重的角色,因为马主可以为这项运动提供资金、资源和智力的支持。但从林飞的体验来讲,做马主的经历却是喜忧参半。林飞告诉我,“我们这些马主都希望中国马术行业好。我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情感和资金,为行业带来了活力和动力。现在,青少年比赛越来越多,但对马主的关注度大不如前。以前,比赛会有马主赛,设立积分,马主还能获得一些荣誉。部分俱乐部的从业者把马主当作纯粹的盈利工具,利用知识和信息的不对称,不择手段地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马主得到的是失望,失去的是尊严。这样的短视行为,对中国马术行业和俱乐部自身的发展都是致命的伤害。现在,除了为青少年买马的家长们,我发现像我们这类的马主大多都是十年前已经在马圈的老马主了,近年来新进的马主非常少。我们这类马主都是发自内心地热爱马和马术,并具有深厚的社会阅历、丰富的精神内涵以及比较充足的资金。假如中国有更多像我们这样的马主,必将形成一股更加强大的发展动力。恳切期望各级协会、组织和俱乐部和教练给予我们多一点关心和尊重,我们愿意竭尽所能为中国马术事业的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这几十年间,纵然不顺利,但林飞依然梦想着走上 1.50M 级别的赛场,“我已至花甲之年,但 60 岁是我定义的马术生涯新起点。我计划用两年时间打到 1.50M 级别,并梦想着参加一届全运会。七十岁后,可能改学舞步,八十岁后想做教练,再出一本关于马术的书,用我理科的思维从不同视角解释马术骑乘的精髓。既然我差不多是场地障碍赛场年龄最大的骑手,就做一面不倒的旗帜吧!尽可能地飘扬在赛场。人生要有梦想,不是一个梦想,是一个梦想接着一个梦想。而内心对梦想的追求,让你永远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

文/万付林  图/由受访者提供
文章选自《马术》杂志2021年12月刊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