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第九届中国马术节-河北·安平
马术在线 首页 新闻资讯 国内资讯 查看内容

纽约最后一间马房

2021-9-7 19:30| 发布者: admin2

摘要: 随着纽约市的马匹不断减少,城市中的马场和私人马房正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在不久之前,纽约市的主要交通工具中,还有马车运输这种传统的运输方式。小货车、马车、手推车、大型封闭式弹簧马车——这些都依赖于动物 ...
随着纽约市的马匹不断减少,城市中的马场和私人马房正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

在不久之前,纽约市的主要交通工具中,还有马车运输这种传统的运输方式。小货车、马车、手推车、大型封闭式弹簧马车——这些都依赖于动物辅助工作。


这意味着马房无处不在。到18世纪末,仅在曼哈顿和布鲁克林就有数以千计的马房和近20万匹马,还有数十家马术俱乐部、马球队、猎骑以及西部牛仔马场。

然而,在近几年来,纽约市的马匹数量急剧下降,五个行政区的马房关闭,马协倒闭,骑手只能到城市以外的地区寻找新的工作。

过去中央公园的牵马道变成了人们慢跑运动的主阵地;黑人牛仔联盟失去了在皇后区的续租权;在布朗克斯的最后一个马房“Buster Marengo”已经被一所公寓取代;直到2017年11月,希望公园的最后一个马房也被拍卖掉了。

如今,这个城市许多历史悠久的马房和马车房已经变成了售价数百万美元的私人住宅区,仅屈指可数的马房被留了下来。可是,这些幸存下来的马房也依然面临来自地产开发商、动物保护主义的意见领袖以及马房的客源数量不断减少所带来的压力。

所有因素加在一起,马房所有者们足以预见到,这座城市很快就会结束那段与马长期友好共存的历史。

“我想20年后,纽约市不会再有任何一匹马留下。”乔治·伯克,斯塔滕岛(美国纽约市下辖的五个行政区之一)赛吉娜马术中心的马场主讲到。“但是,没有马,就没有这个国家。曾经马匹为建设这座城市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我们现在却要驱逐它们吗?没有了它们,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曼哈顿“West Side Livery”马房

在曼哈顿,马房的衰落与马车运输业的衰落密切相关。该区的最后一个马术学校——克莱蒙特学院在10年前关闭时,仅留下了少数的私人马房,而这些马房中,几乎所有马房都配置着马车。但目前,他们面临着一个越来越脆弱的未来:地产开发项目不断地掠夺着周围的土地,市长也在持续支持着取缔马车这种交通方式。

“这里有4个马房专门用于马车运输贸易。”约翰·米奇内吉,有32年中央公园马车师傅的工作经历。目前,他拥有两匹马,马匹安置在西52号街的克林顿公园马房。这间马房有大约75匹马,是曼哈顿剩余马房中最大的一间。

“如果他们关闭我们,禁止所有马车运输,那么,曼哈顿就再也不会有马了。”约翰·米奇内吉说到。他认为,他的工作就是这座城市历史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很多人认为这是传统,是旧纽约的一部分。如果有一天,你再也不能在中央公园搭乘一辆马车,那这中央公园也就再也不是曾经的中央公园了。”

皇后区的“日出"马房

在皇后区,只剩下两个马房,尽管现在来看,两间马房的客源量还在不断增长。

“不断有人按响我们的门铃来寻求骑乘或者客载服务。这说明,我们提供的服务是大家仍旧需要的。”纽约市Gallop的执行董事,同时是两间马房的负责人,艾丽西亚·克肖表示。“我们每周有500位会员前来骑乘体验,我们的后补名单中还有约450位想要体验的会员,这些会员中还有没有体验过骑乘的。我们没有做过广告,也没有拉过客。这些会员都是经过口口相传之后,前来问询的。我们提供的服务目前来看需求量仍然很大。”

纽约市Gallop为残障人士和特殊需求的人士提供马匹治疗计划,并在Forest Hills新购买了一个马房并翻新了位于霍华德海滩的一间名为“日出”的马房。

这间马房原名“雪松巷”,是原黑人牛仔联盟的所在地。在2012年6匹马接连死亡后,面临经营困境。“我们在8月份得到了‘日出’这间马房,并在12月份装修完毕,得到了公园相关部门的满意意见书。”克肖说到。“之后我们在1月份拿到了Forest Hills那间马房,我们的长期计划是在纽约市所有区都建设一个提供马匹治疗的俱乐部。”

除了马匹治疗的俱乐部,克肖也针对以提供马匹骑乘课程为主营业务的俱乐部提出了她的看法。她认为,这些俱乐部想要在纽约市生存下去,未来面临的压力非常大。“你不可能在一间小马房中提升自己的骑乘水平的。这些马房很好,也可以为想要体验骑乘训练的人提供场所,但是这些马房只适于初学者。”克肖解释说,她的Gallop组织与城市中的大多数马房都有过合作。“最终的结果就是,那些想要真正学习马术的人,并不能通过在这些马房中学习来提升自己的骑术水平,因为这些马房能提供的设施太有限了,没办法支持这些人去真正提高。”

布鲁克林的肯辛顿马房

在斯塔滕岛,开放空间的不断减少导致马匹数量和马房数量在急剧下降。“我之前听说岛上有约1万匹马。而现在,仅剩了不到100匹。”赛吉娜马术中心的负责人,克里斯汀·卡里里说到。该马术中心位于历史悠久的赛吉娜山庄。

赛吉娜马术中心的服务主要以马匹骑乘教学为主,拥有一块较大的马匹放牧区还有一块圆形训练场,但他们的马匹依旧不断地流失到城市外较大的、设施齐全的马场。“这里现在仅剩下7匹马,但在5年前,这里有十二三匹。”卡里里指出。“在城市中拥有一匹马越来越难了。”

在维拉萨诺-纳罗斯大桥于1964年竣工之前,斯塔滕岛更像是一个偏远的农郊,即使是在最近的30年左右,这里的马依旧很多。“每家每户都有马,人们会把马放在他们的后院。”赛吉娜马术中心的马场主,赛吉娜山庄的所有者,乔治·伯克回忆说。“我们过去可以骑马在岛上穿行。几年前,我们还有骑警队、健身房,我们会在午夜骑行,在各个酒吧门前停留。”

现在,斯塔滕岛的大部分空间都被商场和住宅区覆盖,这让骑行变得越来越困难。“所有树林消失了,农田消失了,现在它们都变成了正在开发的住宅项目。”伯克面带遗憾地说道:“再没有地方骑行。幸运的是,我这里还留有一块儿地建马房,不然这里也会被开发成公寓大楼。”

纽约市仅留存了几个大型的公共骑马场,位于布鲁克林牙买加湾海岸的马场应该算一个。占地150多亩,拥有100匹马。牙买加湾骑术学校在盖特威国家游乐场园区中,3000多亩的马道中,还包括近5公里海滨沙滩,每天牙买加湾骑术学校的会员都可以在这里骑马。

如果不是2017年陷入财政危机的肯辛顿马房宣布关门大吉,那么牙买加湾骑术学校也不会成为布鲁克林仅存的最后一个马房。但是事实,这里成为了纽约市最后一个公众可以每天骑马外出的地方。

布朗克斯马术中心

买加湾骑术学校建于1972年,其所有者安东尼·丹扎说道:“我们将这里称之为自己的一片天堂。”该学院由家族拥有并经营管理,其设施包括室内场、马厩、室外围场和自助餐厅。

“我们在这里做作业、学习骑马课程、进行马匹治疗工作,”丹扎说。他在10岁的时候就成为了一名职业骑手。“我们这里大约有20%的马都是退役赛马,我们都不希望它们被屠杀。”

尽管牙买加湾骑术学校是该市最后几个繁荣的马术教学马场之一。但随着时代的变迁,这里的主营业务还是发生了巨大变化。“过去这里的很多人都拥有马匹,”丹扎表示。“过去人们会带着自己家中的3-4匹马过来,而现在,当地人都不再养马了。”相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租赁马匹以避免马主所需的开支。

“现在这项业务的经营已经非常难了,你必须每天在马场。”丹扎说到。这也侧面表现出了在纽约市中心运营一间马场难度有多大,经营者们每天面临诸多挑战。“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我会一直骑,直到死亡。因此,我会一直留在这里。”丹扎坚定的说。

(图、文/Nathan Kensinger 翻译/门景钰 来源/curbed)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