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在地球的另一端打马球

2011-7-11 14:12|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09年12月刊

摘要: 已经在北京生活了两年的Federico,觉得中国很棒,在这里生活的非常愉快。来中国对于阿根廷人是一件很惊讶的事情,而更令Federico惊讶的是,他刚到北京几个月,就开始打马球了:“当时,我的一个朋友接到阳光时代马球 ...
从地理位置上看,阿根廷和中国恰好是在地球的两端,所以不少阿根廷人都认为去中国似乎是件跟上月球一样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于是,每当阿根廷人在聊些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时,他们会加上一句“就像我要去中国了......”的调侃。Federico.Dietrich,一个在北京生活了近两年的外国人,一个曾经打到过三级马球手级别的阿根廷人,他完成了阿根廷人“不可能完成的梦想”,也在地球的另一端享受着自己钟爱一生的马球运动。




我来自马球的最强国

众所周知,在阿根廷最盛行的运动是足球,他们两夺世界杯,从马拉多纳到梅西,都是家喻户晓,享誉世界的球星。其实,阿根廷的马球也同样世界闻名。阿根廷马球队在1924年赢得了他们的第一枚奥运金牌,自1949年以来,世界上几乎很少有球队可以击败阿根廷队。这里有世界上最重要的三项传承百年的马球赛:阿根廷公开赛,惠灵汉姆(Hurlingham)公开赛和Tortugas公开赛。当今世界十级马球手中,绝大多数都是阿根廷人。不过,马球这项运动真王在阿根廷流行起来,只是在最近的十几年间。在Federico的家乡,当地人最热衷的体育项目还是足球。Federico告诉我:“最近五到十年间,马球运动才真正在阿根廷火了起来,这都是因为电视媒体的传播给马球宣传带来的巨大帮助。当然,超过百年历史的沉淀,以及越来越多的职业马球手的出现,也是让马球运动越来越兴盛的重要因素。”

从小对马有着浓厚兴趣的Federico三岁就开始骑马,并一直延续至今。那时,小Federico常会去自己表兄开的马术俱乐部里玩耍。这是一个以打场地障碍和舞步为主的俱乐部,小Federico在这里帮工、打杂,只为可以有更多机会亲近马儿。在Federico家里,每个人都和马有着不解之缘:“虽然我没有生在一个马球家族,但是我对马的钟爱,却是与我家庭的氛围分不开的。我的父亲就很喜欢马,他时常会组织一些三日赛的比赛,这也让我可以经常跟马在一起;我还有个叔叔能称得上是盛装舞步的大师;而我小时候,常会跟着表哥去各地打三日赛的比赛;我还有个表兄(Federico.Sztyle)曾经代表阿根廷参加过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马术个人障碍的比赛,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10岁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Federico见到了一个朋友在打马球,他自己也加入其中和他们切磋了一番。结果,这场意外的邂逅让Federico爱上了马球,一直打到现在:“虽然我的父亲偶尔会打,但他只是娱乐。不过他周围的几个好朋友到是教过我打球。我的祖辈没有给我什么影响,但是他们的朋友却给了我很多。我没继承父亲去玩三日赛,而是疯狂地爱上了马球。”


生活在左,马球在右

当Federico用左手在我的记事本上写下惠林汉姆公开赛的英文名“Hurlingham”后,放下笔,起身对我说:“我喜欢跟马在起的日子,喜欢与马为伴的生活。而与马相关的运动中,我最钟爱的就是打马球,为了它,我真的牺牲了很多。”




马球比赛中规定,球员必须右手持杆,所以这让“左撇子”Federico吃尽了苦头。因为Federico平日生活里的习惯是用左手,为了打马球,他不得不放弃了其他一切自己喜欢的运动,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去马球场练习自己的右手。“他似乎只为马球而生。”Federico挥了挥自己的右手说:“小的时候,我曾经坐过公共汽车,火车去打马球,经过不断的刻苦训练,就为能更多的练习我“尚未开发”的右手,希望自己能够越打越好。除了打球,我还对训练马球马很感兴趣,似乎跟马相处的一切都对我有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吸引力。”

Federico曾经打到过三级马球手的级别,虽然这个级别在阿根廷不算高,但这也是他久经沙场的结果。“我打过太多的比赛,留下不少美好的回忆。我曾经打过十二级别组的锦标赛,但是记忆中最深刻的,还是在帕勒莫(Palermo)球场参加的Uetro锦标赛。”Federico说:“尽管我们折戟在半决赛,但因为比赛的场地是在帕勒莫马球场举行,所以我仍对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要知道,能在帕勒莫这块世界闻名的球场上打球可是所有马球手的梦想啊。”这块场地曾经举办过40对40级别的公开赛,所以能在这个球场上打球,真的让Federico非常难忘。

如今在阿根廷,Federico的表弟开了个马球俱乐部:“现在回到家乡,我会约上几个朋友去那里打会儿球。将来退休,我可能也会去开这样一个俱乐部。当然,比起42分钟(6节)的一场球,我更享受养马和训练马球马的过程。打球只有七分钟(1节)的精彩,而为了这份精彩耗费很久时间去养马、调马,这恐怕才是我最想要的生活。”


十级马球手是我的大学同学

马球手们的学历似乎都很不错。Federico如今是智利银行驻中国的首席代表,他拥有商务学士学位,还去美国读了MBA。在Federico就读的UCA大学里,九级马球手Eduardo NovilloAstarda也是从这里毕业的,“很遗憾我和他没有在学校里切磋一下。”Federico说:“不过我最喜欢的马球星是Pieres家族,他们的两兄弟都是十级选手。他们球技非常的棒,我喜欢看他们打球,只要有他们参加的比赛,我都会去支持他们。”

马球有赛季之说,就是需要你每个星期都要参加比赛,不能间断,直到一个赛季结束。从10岁开始,今年36岁的Federico已经打了20多年的马球。“上大学的时候,我每天都会去打马球。我喜欢打2号位,而且打马球还可以让我跟马在一起。年轻的时候因为有体力和时间,我可以保证自己去参加整个马球赛季的比赛。但毕业之后,因为工作原因,我已经有近15年没有打过一个完整的赛季了,只能偶尔去消遣一番。”Federico说:“年轻的时候身体好,现在15年过去了,自己目前应该是一级水平。”

Federico曾经在智利,秘鲁,还有中国打过马球。“我认为,无论何时何地,阿根廷的马球都应该是世界第一。因为阿根廷打马球的历史非常久远;我们拥有两个超过百年历史的马球赛事,赛事中还会有世界著名马球家族进行角逐;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多数量的职业马球手;我们还有相当长久的训练马球马的历史,汇集这些因素,让我们成为全世界当之无愧的马球之王。我也曾经在智利打过的马球赛,我觉得那里打马球是非常具有竞争性和比赛性的。”Federico告诉我,阿根廷马球最近几年的流行,职业马球手的逐渐增多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曾经,阿根廷有个著名的Heguy家族,他父亲辈的马球手虽然打到了十级,但因为那时候的阿根廷(50-60年代)还没有职业马球手,所以他不会承认自己是职业马球手。从1980年开始,才有越来越多的人把马球手当成职业来打,职业马球手的增加让马球运动也跟着流行了起来。”


我在中国打马球

已经在北京生活了两年的Federico,觉得中国很棒,在这里生活的非常愉快。来中国对于阿根廷人是一件很惊讶的事情,而更令Federico惊讶的是,他刚到北京几个月,就开始打马球了:“当时,我的一个朋友接到阳光时代马球俱乐部的邀请来打比赛,我就和他一起加入了进来,后来逐渐的每个星期都会去打一次。”

每个星期都能到长城脚下打一次马球,这令Federico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在不可思议的地方打马球,这种感觉真的太棒了,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而且我觉得在中国和我一起打马球的人球技都非常出色,我们在起切磋交流。”Federico很享受每个星期来阳光时代马球俱乐部里打球的时光:“马球让我认识了夏总和其他很多中国朋友,也让我更容易融入这个新的生活圈。”

中国的马球虽然还处在一个发展阶段,但是能亲历一个马球俱乐部逐渐成熟,Federico满是欣慰:“能够在中国马球的发展阶段参与进来,我觉得自己十分幸运。等一百年以后,当中国也跟阿根廷一样成为马球强国时,回首今天我曾亲历过的中国马球的一幕幕往事,将是一幅多么美好的画面。我希望中国的马球要坚持,不要一走一大步,而是踏踏实实的走下去,我坚信中国的马球运动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说起将来,Federico的爸爸已经给他七个月的小孙子Santiago买好了马:“我肯定会尽快让我的儿子学习打马球,从两三岁就开始。我也希望自己将来能把打球生涯延续的更长一些,我曾经跟70多岁的人在球场上相遇过,也希望自己能比他们打得时间更久一点。”(文/易达黎)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