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第九届中国马术节-河北·安平
马术在线 首页 新闻资讯 国际资讯 查看内容

世界顶级马术骑手的三个愿望:好马、奖牌和梦想

2021-4-7 19:30| 发布者: admin

摘要: 2021年3月1日,国际马联紧急叫停欧洲大陆十个国家的国际马术比赛,原因是起源于西班牙瓦伦西亚的马1型孢疹病毒(EHV-1)。该病毒的神经形态菌株迅速变异,并已经导致至少三个欧洲其他国家/地区暴发了相关疾病。国际 ...
2021年3月1日,国际马联紧急叫停欧洲大陆十个国家的国际马术比赛,原因是起源于西班牙瓦伦西亚的马1型孢疹病毒(EHV-1)。该病毒的神经形态菌株迅速变异,并已经导致至少三个欧洲其他国家/地区暴发了相关疾病。国际马联秘书长Sabrina Ibáñez表示,做出封禁欧洲大陆赛事的决定非常艰难,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已经对国际马联赛历造成重大影响之后。

© Rolex/Ashley Neuhof

次日,作为劳力士场地障碍赛大满贯四大马术大赛之一的荷兰马术大师赛官网发文称,原定于2021年3月12日至3月14日举办的荷兰马术大师赛被迫取消。荷兰马术大师赛的经理Marcel Hunze说:“过去几个月以来,我们的团队非常努力地建立了一个安全的比赛环境,以符合所有协议的规定。虽然新冠病毒疫情带来了诸多的挑战,但是以调整的形式举办荷兰马术大师赛,我们得到了骑手们和整个马术界的热情回应。现在我们面临另一种病毒,这意味着荷兰马术大师赛必须在开始前不久取消……我们只能期待下一场伟大的赛事并为之努力。”

收到荷兰马术大师赛取消2021年赛程的通知后,法国马术场地障碍赛骑手、劳力士代言人凯文·斯托特也感到遗憾。他本计划带着自己的三匹主力战驹参赛,重写自己在 2017 年日内瓦国际马术节劳力士IJRC十强决赛上的辉煌。2017年赛前,在接受《马术》杂志的采访时,凯文·斯托特直言:“我想捧得一次劳力士场地障碍赛大满贯的奖杯,享受世界上最好的四站马术比赛,因此我真的很想赢一次。”

© Rolex/Kit Houghton

凯文·斯托特是一个浪漫又骄傲的法国男人。在参加HORSE SPORT的采访时,记者曾向他发问,“如果精灵可以帮你实现三个愿望,是哪三个?”忖度片刻后,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好马、奖牌和梦想”。

好马自在马房中

根据国际马联的记载,截止至2021年3月9日,凯文·斯托特骑乘过116匹之多的战驹出现在FEI比赛中。“Apollon”这匹马虽然没有被这个“马匹花名册”记录在案,但却开启了凯文·斯托特的马术生涯。他七岁时,便已经开始在诺曼底骑马。这片马术热土氛围浓郁,文化深厚。1665年建立的法国国家种马场便坐落于此,四年一届的世界马术运动会曾在此举办。所以,对土生土长的诺曼底人来说,接触马术运动似乎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Apollon”是凯文·斯托特母亲Francoise的爱马。而母亲Francoise是当地一位小有名气的马术场地障碍赛业余骑手。当“Apollon”在诺曼底退役的时候,凯文·斯托特已经无法自拔地陷入了对骑马的热爱之中。

中学时脱离学校的教育系统,凯文·斯托特很早就开始投入大量的时间骑马。我想,对马术的爱是当时的那个年轻人的全部情感食粮,像一个贫家农妇切割面包一样,他需要细致统筹时间,白天骑马,晚上进行文化课的函授。1996年,时年16岁的凯文·斯托特追随Michel Hecart学习马术,为的是骑到当时他口中的“顶级好马”。

© Rolex/Ashley Neuhof

纵然是在法国诺曼底,骑马仍然是开销巨大的体育项目。对此,凯文·斯托特曾坦白道:“我的故事并不是一个被宠坏的富家子弟,生在一个遍地都是马的世界,随随便便地成为一个场地障碍界炙手可热的精英。”在他的青少年时期,确实有那么一段时光,不用为“好马”发愁。祖父生产的铝制窗户在欧洲地区销量可观,而他在那时候又获得了祖父的支持。当他18岁决定自力更生时,发生了一幕令人意想不到的“家庭戏剧”,由于家人与凯文·斯托特意见相左,他们竟有好几年不和对方说话。

离家后,凯文·斯托特辗转游学在法国南部、瑞士、比利时和法国东部。无人资助马匹的经历让他更加重视和爱惜马匹。如今,即使再也不是曾经的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将,他依旧会6点之前去马房观察马匹,以期了解它们的感受。

当他返回诺曼底的时候,家人们早已冰释前嫌,对于凯文·斯托特的坚定和热爱,如今的他们可以感同身受。23岁时,祖父又为他买下了名为“Kraque Boom”的马,凯文·斯托特和这匹公马搭档,拿下了欧洲锦标赛冠军头衔。但“Kraque Boom”性格强势,一开始凯文·斯托特就觉得它很特别。似乎这个大家伙独得主人的宠溺,“它不是在吃草,就是在睡觉,早上脾气很暴躁,所以我尽量10点或者11点才骑它。”

© Rolex/Ashley Neuhof

母马“Silvana”于2010年被评为“全球最佳母马”,在211场FEI赛事中出过场,其中55场均是1.6米级别。凯文·斯托特十分了解它,说它敏感,并且容易感受到压力。最开始凯文·斯托特以为它只是一匹受过良好调驯的大奖赛马,直到它展现出了能够连续鏖战五日的顶级赛事的实力。至于“Rêveur de Hurtebise”,在2014年的世界马术运动会上,凯文·斯托特策骑的就是它。那时,“Rêveur de Hurtebise”并没有参加顶级赛事的任何经验,但凯文·斯托特仍会起用它。最终,成绩斐然。

直至遇上马主Xavier Marie,凯文·斯托特才拥有了稳定的马匹供应。但那些早起的清晨,早年间在顶级骑手的马房辛勤工作,以期得到“一小时内骑遍所有马匹的机会”的幻想以及日复一日地与爱马的磨合和尝试,都悄悄为凯文·斯托特叩开了“马都”的门。豪门望族的公子满世界地高价购买那些好马,但凯文·斯托特明白,好马或许就在自己的马房之中。

摘金取银,心系法兰西

对于奖牌,自不用说,这是每一个马术运动员出发的缘由和荣归的资本。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马术场地障碍赛项目团体金牌、2014年世界马术运动会场地障碍赛项目团体银牌和 2010年世界马术运动会场地障碍赛项目团体银牌,对这位曾经排名世界第一的骑手来说,这些已是往事。

© Rolex/Kit Houghton

欧洲锦标赛的那块金牌是凯文·斯托特骑手生涯的一个转折点,“当我成为欧洲冠军时,我的‘旅途’才正式开始。次年,我们又拿到世界团体冠军。这些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鞭策我,使我想要的越来越多。障碍级别升高了,我必须志存高远,追求卓越”。对每一场比赛,凯文·斯托特都倾尽全力。

而团体赛的奖牌又是凯文·斯托特更想要的。面对记者“要金钱还是奖牌”的提问时,他给出了更具体的选择,“团体赛的奖牌”。他说:“我是个很喜欢团体赛的人,这些年我们通过团队的协作也获得了很多奖牌。每当有这些团体赛的时候,我都会非常努力。每个周末我和法国队一起努力,好像我们正在建立一个伟大的马术强国。”就像尚蒂依马术大师赛发布通告称,预计在2021年7月8日至11日举办比赛,凯文·斯托特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表达了自己的喜悦一样,国家荣誉于他而言,重于泰山。梦想家箴言:学无止境凯文·斯托特的第三个愿望是梦想。他对这一点有自己的解读,“我需要保持做梦,当某一天我没有梦想的时候,我也就停滞不前了”。也就是说,他需要保持雄心勃勃的心理状态。

在以往的劳力士IJRC十强决赛中,我们曾经见证过这位劳力士代言人展露的雄心和欲望。2017年12月,《马术》杂志编辑部去凯文·斯托特当时训练的法国杜威尔马房采访他,他正在为这场顶级赛事做着最后的准备。在即将到来的瑞士日内瓦国际马术节上,他需要应对四场高级别的赛事,而对手是世界上最好的骑手们。他坦言,“这是一场硬仗”。

© Rolex/Ashley Neuhof

劳力士IJRC十强决赛只邀请世界排名前十的骑手。当时,凯文·斯托特世界排名第四。赛场上,在他第一轮出场之前,已有三位骑手折戟在第 6 道障碍上,内心的压力可想而知。凭借着强大的求胜欲,凯文·斯托特在第一轮顺利完赛。“障碍界传奇”、劳力士代言人斯科特·布拉什、荷兰名将哈里·斯莫尔德斯、意大利骑手劳伦佐·德·卢卡和凯文·斯托特艰难进入第二轮。第二轮,四人都是零罚分。凯文·斯托特最后出场,斯科特·布拉什似乎已经胜券在握。凯文·斯托特策骑他的奥运冠军马“Rêveur de Hurtebise”以行云流水般的操作绝杀比赛,拔得头筹。凯文·斯托特有过很多梦想,大多都和马术相关,他曾经也想成为一名赛车手。“我参加了一次全国锦标赛,一切似乎都出了问题。所以那天晚上,我感到难过,我独自坐在卡车里,我决定改变职业,成为一名一级方程式车手。但当我在网上查找需求时,我意识到这有多困难。第二天,我又回来骑马了。”这段经历让人啼笑皆非。作为一个人类个体,凯文·斯托特也有状态糟糕的时候。对于周末比赛中不理想的表现,凯文·斯托特也会郁闷一阵,“周末的结果带来的情绪可能延续到周一,我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实际上,我很刻薄”。

经历过人生起落的凯文·斯托特的内心欲望似乎渐离功利。记者问起他如何看待曾经世界排名第一的地位时,他表现得淡泊而宁静,“成为第一没有改变什么,我还在等待未来实现更大的成功。或许我会成为20名或者是50名,毕竟巅峰期或许只有5年或10年。我可以骑到很大年纪,这正是马术这项运动的魅力。但我没有压力,我仍然可以提高,而且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习”。凯文·斯托特最喜欢的书是《起源》,其中的名句便是“Where are we going”, 他已经有了答案。


文章源自《马术》杂志2021年4月刊
文/万付林 图/劳力士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