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第九届中国马术节-河北·安平
马术在线 首页 新闻资讯 国际资讯 查看内容

扎拉·廷德尔:马术公主驾到

2021-2-2 19:30| 发布者: admin2

摘要: 2020年12月9日,BBC发文透露,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与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的长外孙女、英国著名女骑手扎拉·廷德尔(Zara Tindall)怀孕了,腹中的孩子将是女王的第九个曾孙。她的长女米娅·廷德尔(Mia Tindall) ...
2020年12月9日,BBC发文透露,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与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的长外孙女、英国著名女骑手扎拉·廷德尔(Zara Tindall)怀孕了,腹中的孩子将是女王的第九个曾孙。她的长女米娅·廷德尔(Mia Tindall)和二女儿蕾娜·廷德尔(Lena Tindall)很早就开始学习马术了。2019年,蕾娜只有一岁的时候,扎拉一家人就经常出现在马场里。回答采访提问时,扎拉曾表示:“蕾娜躺在马鞍上的小篮子里,她现在完全就是个小乘客。但是现在姐姐米娅已经有了匹小Pony,叫做‘魔法’。”

©Rolex/ASHLEY NEUHOF

扎拉是2005年欧洲三项赛锦标赛的个人及团体冠军 , 同时也是2006年亚琛世界马术节的三项赛项目个人金牌、团体银牌以及2007年欧洲三项赛锦标赛的团体金牌得主。对于这位长期鏖战于三项赛赛场的老将来说,获得伦敦奥运会三项赛团体银牌是令她最为怀念的荣誉。

不可避免地被卷入马术运动

英国王室家庭对于马术的热爱一脉相承。而扎拉的马术人生之旅,始于骑上那匹叫做“斯莫其”的聪明小马。第一次坐上马背,她并不知道这些对她意味着什么。但当她回首这些往事时,又觉得这一切似乎是注定的。

扎拉的父母都是卓有成就的奥运会马术骑手。父亲马克·菲利普斯(Mark Philips)上校是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三项赛团体金牌获得者。退役后,他依旧耕耘不止,为三项赛设计路线以及为英国知名马术杂志Horse & Hound设立专栏。母亲安妮公主曾经是蒙特利尔奥运会三项赛英国国家队骑手,且从1986年至1994年还曾担任国际马术联合会的主席。就像音乐界的巴赫家族,马克和安妮公主对马术的挚爱被扎拉所继承。

“由于我父母都非常擅长马术运动,所以总有一天我会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其中。”扎拉早就知道自己会投身于这项运动。但是,在真正为这项运动挥洒热情之前,扎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叛逆者。从小在民间寄宿学校接受教育,与平民家庭的孩子打成一片,扎拉离经叛道,内心里并不接受王室传统价值观。另一方面,安妮公主放弃了娇生惯养式的教育,这使扎拉青少年时期就已经是曲棍球、田径和体操好手。

©Rolex/ASHLEY NEUHOF

“从父母和马术俱乐部那里,我学到了很多骑马技巧。”扎拉坦言,父母给了她很多启发,因而在青少年时期,她从没有放弃过马术训练。不可否认的是,扎拉选择三项赛这个马术项目和她的父母有很大关系。

2003年,即使她从埃克塞特大学物理治疗系毕业,并且已经取得了物理治疗师资格证书,她仍然宣布未来将从事马术运动,但一切资金几乎全部依靠自力更生。幸运的是,同年6月,她获得了一份赞助合同,以帮助她承担自己马术生涯的相关花费。“欧洲马术三项赛锦标赛的那块金牌让我和过去的坏名声一刀两断,就好像我与马术的关系也是从那时候才开始的。”2005年,在布伦海姆举办的欧洲三项赛锦标赛中,扎拉取得了个人及团体的冠军。

风雨九年的奥运逐梦路

扎拉的父母都曾经在奥运会上争雄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对此,扎拉表示:“我不是想要超越他们,而是一定要超越他们。”对于扎拉来说,奥运会是她马术事业中必须翻越的高峰。“参加奥运会是我从小的一个远大梦想,奥运会将成为我职业生涯的最高点”。然而,人生从来都是充满风暴的汪洋大海,苦难和痛苦也是人生的一部分。扎拉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有高低起伏,以至于在整个运动生涯中,大家都要相互尊重。要想保持领先地位并不容易,我认为这是非常真实的,因为大家都可能会出错,这就像是坐过山车。”

2003年,年仅22岁的扎拉在路虎伯利马术比赛中首次亮相,她的成绩仅次于经验丰富的老将皮帕·冯内尔(Pippa Funnell),后者在四星级的三项赛中完成了自己的“帽子戏法”(连赢三场)。乐观且幽默的扎拉调侃道:“谢天谢地,我没有赢,不然我该遭人讨厌了。”

©Rolex/ASHLEY NEUHOF

就是这样一位阳光的骑手,她的奥运逐梦路却遍布荆棘。2004年,有入选国家队资格的扎拉因其搭档“玩具城”在训练中受伤而无法参加雅典奥运会。然而,无法参赛的扎拉并没有停滞不前。

次年9月11日,在布伦海姆,比赛日大雨滂沱,乌云遮天蔽日,赛道泥泞。扎拉策骑白脸栗马“玩具城”艰难取胜。2006年,扎拉再次在国际性的三项赛中获胜,而奖品是一只劳力士手表。扎拉曾公开表示,2006年在德国亚琛世界马术节上赢得的这只劳力士手表(DATEJUST)比赢得任何一枚奖牌都要好。她成为历史上第三位同时获得世界和欧洲冠军的骑手,并被评为BBC年度体育人物。这一天距离母亲安妮公主1971年在欧洲三项赛锦标赛上夺冠,刚好34年。通过比赛积累经验,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的目标,“FEI的奖牌对我吸引力不够大,我更加希望自己获得奥运金牌”。

2008年在扎拉看来是“拨开云雾”的一年。7月11日,来自BBC“扎拉退出奥运国家队”的新闻却让一直支持着扎拉的英国群众再次感到遗憾。“‘玩具城’负了轻微的伤,然而却足够使这对人马组合错过奥运会。它的伤并不能使它应付日复一日的高强度训练,不然对它太 不公平了。” 为此,国家队领队威尔· 康奈尔(Will Connell)对扎拉的退出也感到莫大的惋惜。

在接受采访时,扎拉坦率地表示:“我很遗憾没能参加这次的奥运会,我觉得‘玩具城’本应该得到参加奥运会的机会。”由于扎拉没有其它的奥运会级别的马匹作为替补,她只能惜别2008年北京奥运会。对于她再次丧失比赛机会,领队威尔表示“扎拉是一个非常棒的队员,我们希望可以在2012年的伦敦见到她。”

©2018 Max Mumby/Indigo

又是第二个长达四年的备赛之路,扎拉积淀和酝酿着。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爱开玩笑的上帝似乎也看到了扎拉年复一年的坚持,她终于如愿以偿地代表了自己的国家征战奥运会。扎拉是继母亲安妮公主之后,参加奥运会的第二位英国王室成员。深厚的比赛经验积累,再加上本土作战的优势,扎拉取得了伦敦奥运会三项赛团体银牌。一位记者问扎拉,“王室成员光临观看你比赛,是否令你感到很奇怪?”对此,扎拉风趣地回答:“就像其他运动员的家人在观看他们比赛,这很正常。”比赛结束后,时任国际奥委会成员的安妮公主亲自为扎拉颁奖。

2020年8月,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扎拉已经在备战东京奥运会了。英国全国封锁期间,扎拉在位于格洛斯特郡的Gatcombe庄园里,享受着与她的马儿们相处的时光。当时,她希望自己再次代表英国出战奥运会。

马术,关于永恒的热情与不朽的传承

扎拉对于马术有着用之不竭的热情,她为了自己的奥运梦拼尽全力。

她的偶像是曾经的国际三项赛巨擘和首屈一指的场地障碍骑手帕特·史密斯(Pat Smythe)。1957年,帕特成为了第一个与劳力士建立合作关系的骑手,也成为了该品牌的第一个马术运动代言人,她拥有颠覆常规、挑战极限的热情,正是劳力士孜孜寻觅的理想典范。“我还记得我小时候读过的有关帕特·史密斯的内容。”扎拉回忆道。帕特在英国备受推崇,是许多年轻女性的灵感来源,其中一些人后来成为了顶级骑手。同时,帕特也是最早为女性从事这项运动奠基的人之一,她的经历证明马术运动在全球范围内将获得巨大成功。

©Rolex/Reto Albertalli

“我相信很多年轻的骑手总是在寻找一个像帕特这样的榜样,尤其是在他们非常小的时候。”2006年,扎拉正式成为劳力士代言人。如今,扎拉接过了帕特手中代表马术运动精神传承的火炬。

无论是对这项运动,还是对与自己并肩作战的良驹,扎拉都满怀热爱。“我认为我所能给的最好的建议是尝试和你的马建立牢固的联系。”作为一位成功的马术运动员,扎拉对自己所策骑的主力战驹投入了很多感情。“对于我来说,‘玩具城’是一匹千载难逢的马。一开始它并不是最合适的三项赛马,但随着我们关系的发展,成功随之而来。”花时间与自己的马匹建立友好的关系,与自己的马匹分享对于这项运动的热爱。

同样重要的是她还可以和自己的家人分享她对于马术运动的热爱。扎拉的先生曾经是英国橄榄球队的队长。同为运动员,扎拉与自己的先生长期坚持健康饮食和作息。平日里,她会在马场里完成自己的例行训练。

2014年4月,扎拉诞下了大女儿米娅,产后仅7个月就重返马背,开始恢复性训练。训练时,米娅总是在场地周围摇摇晃晃地走着并四处张望。扎拉从来不会觉得家人的陪同会使她在训练中分心,反而是这样的相处模式,会将其对马术和生活的热情传递给女儿。

扎拉曾表示,“让我感到惊讶的是,生孩子让我几乎失去所有的运动能力,并且很难再次回到高水平。三项赛对身体的要求很高,但我会尝试做些额外的运动,例如游泳和骑自行车,以保持健康。”诞下自己的二女蕾娜之后,扎拉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又上马训练了。

我们期待着这位仁爱的母亲健康地诞下第三子,也期待着这位刚强的骑手早日再次骑着马出现在三项赛场地上,继续挥洒着她对于马术的热爱,感染更多的马术爱好者。

(文/万付林 文章选自《马术》杂志2021年2月刊)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