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第九届中国马术节-河北·安平
马术在线 首页 新闻资讯 国内资讯 查看内容

马术育人,初心不改

2021-1-4 19:30| 发布者: admin2

摘要: 第一次踏入青奥马术俱乐部,正赶上俱乐部里的小骑手们为即将来临的中国马协盛装舞步初二、初三级考试做提前模拟,冬日午后阳光透光窗户,照射在孩子们的脸上,他们一遍遍地反复策马练习着考试动作,单是盛装舞步结尾 ...
第一次踏入青奥马术俱乐部,正赶上俱乐部里的小骑手们为即将来临的中国马协盛装舞步初二、初三级考试做提前模拟,冬日午后阳光透光窗户,照射在孩子们的脸上,他们一遍遍地反复策马练习着考试动作,单是盛装舞步结尾的敬礼就练习了很多遍,直到可以把动作做的干净利落,形成肌肉记忆为止。


“青奥马术不同于别的俱乐部的地方就在这里,我们讲求的是一种精神,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虽然孩子们暂时还不能理解敬礼里面所内涵的文化和精神,但是他们会慢慢理解的。”青奥马术的创始人赵春明老师这样对记者说。

增强青少年体能教育迫在眉睫

提到中国孩子们目前的身体素质情况,赵老师不由得摇头感叹:“虽然现在的孩子们物质生活提高了,营养和医疗都跟上了,可在我看来,孩子们各项身体素质实际上是在退步的。”中国孩子体质下滑早已成为一个长期问题了。在2014年,就有人大代表引用相关数据,结果发现中国青少年体能25年间持续下降,力量、速度、爆发力、耐力等指标全部下坡。据2019年《柳叶刀·儿童与青少年健康》发表的一篇关于中国7到18岁青少年身体素质的研究报告显示,从1985年到2014年,近150万中国青少年的体测数据(肺活量、立定跳远、仰卧起坐、肌肉力量、50米跑和耐力跑),得出结论:以1985年调查结果为基准,将中国儿童和青少年身体质量指标值设定为0的话,此后三十多年里,仅1995年有所提高,达到1.2,此后开始降低,对比来看的话,从1995年到2014年,中国儿童和青少年身体素质情况下降了167%。2020年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提到,中国青少年儿童体质下降同时,已经出现了33%的不同程度隐患,小眼镜、小胖墩、小糖人情况突出。


“孩子们的体育普惠时间太少了!不说别的,就拿我们自己成长的经历来讲,体育课作为副课安排的课程时间本就不多,还经常会被主课老师占用。”在采访的过程中,赵老师又强调。为了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增强体育强国建设,2020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和《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其中强调,要开齐、开足上好体育课;要加强体育课程和教材体系建设;要推广中华传统体育项目;要强化学校体育教学训练。

“面对中国目前青少年体能素质滑坡、中国国民近视率接近70%,大学毕业生近视率接近95%的情况,青奥作为一个以体育教育为本的马术俱乐部,为中国实现体育强国贡献力量的一份子,也在积极做出自己的努力。”赵老师表示。

体教结合措施的积极落地

“首先我们强调对体能的强化。”赵老师说。每一位来到青奥学习的孩子,在这里能够学到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体能教育。青奥马术俱乐部坐落于北京体育大学,因此北体大400米的田径场就成为了青奥学员们锻炼体能的运动场,在这里经常能看到孩子们的身影。除了孩子们,为了以身作则,青奥的教职工们也会每周准时出现在田径跑道上。“我们每一位员工身体力行,进行军事化训练,目的就是告诉孩子们,体能素质强化对体育运动的重要性。”


在青奥马术俱乐部休息区的大厅,随处可见跳绳、蹦床、仰卧起坐垫、骑马机等运动器材。在记者参观休息区的时候,有两对父子走了进来,开始进行跳绳、蹦床等体育娱乐活动。在青奥营造的环境下,每一位参与其中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沉浸在运动的魅力之中。

除此之外,赵老师还告诉记者,青奥马术目前正针对近视的矫正与控制进行专项研究,目前已经有两项国内的专利。通过调整营养方式、运动量、运动的周期时间以及一些辅助方案,以青奥独有的运动与马术相结合的方式,来实现孩子视力的恢复。“我们把这个方法叫做运动处方,就像医院医生给你开药方一样。”赵老师笑着说。

最后,为了成系统的实现体教结合理念的落地,青奥开设了与之对应的系列服务——“马上有爱、马上有美、马上有礼、马上有乐。”让孩子们发现爱,爱马、爱动物、爱家庭、爱大自然;马术是一项很美的运动,孩子们通过自己动脑思考、认真努力,向观众展现自己独特的美;马术是注重礼仪规范的一项运动,从马术的着装规则、礼仪规则、竞赛规则,再到马术的观赛规则,青奥希望通过学习马术礼仪,引导孩子懂得更多社会礼仪的道理;关于快乐,这里所指的不单是体育运动带来的快乐,还有运动项目带来的成就感以及对自信心的营造。

由此我们也能看到,体教结合的理念,不仅仅是强化体能、辅助青少年生理健康成长,还包括对孩子们的心理教育,这也是未来体教结合理念能够实现发展和普及的重中之重。


思想的扭转是潜移默化的过程

“做事其实不难,难在思想的扭转。中国从古代到现代的发展过程中,对体育的重视程度,我认为都是不足的。”青奥马术的对外宣传负责人,常夺老师对记者说。“包括专业的体育运动员对体育的理解,都是有偏差的。就像学习马术,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跳过1.50m、1.60m,我们学习马术其实学习的是一种礼仪、一种文化、一种精神。”

除了马术教学课,青奥还推出了马房管理课,相关的微信公众号还会推送很多关于马种、马匹进化历史等知识,这些都与青奥马术本身的教学理念息息相关。“刚推出课程的时候确实有很多学员家长不理解。对于马术运动相关的理念、知识,大家都不在意。”常老师说,“因此我们也开设了很多青奥公益讲堂,包括给每一位来青奥咨询的家长做一对一的讲解,向大家推广我们体教结合的育人理念。”

引水方知开源不易。作为国内最早推行体教结合理念的马术俱乐部,青奥正通过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改变着中国家长对于体育教育的认知。“这两年,能明显感觉到不一样了,家长们都是主动让孩子们来上青奥的马房管理课,学习相关的理论知识。”青奥马术骨干,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柳莉清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说。


柳老师从2015年进入青奥马术工作,她经手的学员已有300多个。她的儿子从5岁起,即开始学习马术,马术运动对青少年的影响究竟有多深,她最有发言权。她给记者讲了三位青奥学员的故事,鉴于孩子和家长们的隐私,文中不方面透露姓名。

第一位孩子在出生时因某些原因,产生了先天性协调障碍,为了让孩子得到治疗,父母煞费苦心,然而效果缓慢。后来通过青奥进行的马术治疗,结合专业的军事教官教学,出现了比专业医院还明显的治疗效果,因而孩子父母对青奥马术很是感激。

第二位孩子性格非常内向,已经有了些自闭症的倾向。据柳老师回忆,在青奥上课的两年内,她和孩子的对话屈指可数。但学习马术的第三年,通过与马这种动物的互动以及马术学习过程中的沟通交流,她亲眼见证了孩子身上发生的变化。她变得越来越开朗,每每见到自己都会主动打招呼。而今年,她也终于可以去参加马术相关的资格考试了,这也让孩子的父母非常欣慰。

第三位孩子在体态方面问题很大,驼背非常厉害,柳老师回忆说,“那孩子与我的儿子年龄相仿,但是走路姿势差别很大。为了帮助孩子矫正体态,重拾自信,家长给他报名了青奥马术学习课程。在学习的过程中,周围人都清楚地看到了孩子外貌正在发生变化。才上了20多节课的时候,家长就跟我反馈,孩子确实不一样了。”


体育精神和独立精神的欠缺

拥有8年教龄,毕业于武汉商学院的苏志涛教练,对于马术教学有一套自己的理论。“每一位青奥学员家长的诉求都不一样,我们会结合孩子的实际情况,给每一个学员制定不同的学习计划,帮助每一位学员达到自己的目标。”苏教练强调,“体教结合理念在落地的过程中,需要教练对每一位学员的情况非常了解,然后因材施教。过去我们经常把体育和教育割裂来看,现在俱乐部和家长都在渐渐改观。”“我们想要教会孩子的不仅仅是骑马,而是与马相关的各个方面的能力,以我目前的教学经验来看,学习马术,其实学习的是一种思想,一种独立思考的能力。”

青奥的宋文教练是在美国接受的马术学习,提到体教结合在中国目前的发展以及与国外的对比,宋教练不无感慨。“国内目前的马术教学环境还是很不错的,我之前一直在美国纽约接受马术学习,在美国能够接触到马术的基本上都是白种人,而国内就相对广一些,很多中产阶级的孩子们也能接触到马术,感受其中的魅力。”“不过,我们也有自己的问题,中国的孩子们独立性和自主性都相对较差。”宋教练担忧地说。“马术这项运动可以很好地培养孩子们的独立思考、判断能力,这也是我们体教结合培养的一个重点,因为骑马这项运动它需要你去独立思考,如果你不能自主决定,马会不听你的,你会驾驭不了马匹。”

“西方国家的职业运动员很多都是从业余运动员优中选优形成的职业化,他们的教学体系更尊重人的全面发展。这些都值得我们去学习和借鉴。”赵老师也在对比中看到了差距,“之前在体育方面,大家都更看重赢得比赛、取得成就,而忽视了更重要的东西,那是一种精神。其实体育精神,也可以上升为一种国家精神。”

“青奥马术,不过分强调要跳的多高,跑得多快。我们强调的是一种体育与教育的融合。青奥要实现的是教育目标,而不是马术目标,我们的教育是为了人的全面发展和整体成就。青奥很小,我也很渺小,力量也很有限,但是这是我的坚持,这是我投身到这个行业一直不变的初心。”

文章选自《马术》杂志2020年12月刊
文/门景钰 图/常夺、门景钰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