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人物 骑手故事 查看内容

罗红:舍去浮躁,沉下真心

2011-7-11 09:49|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09年12月刊

摘要: 在罗红的办公室里.有几张照片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张是他纵马飞奔;一张是开车过河,水花四溅,肆意挥洒着他的野性和扩张;还有一张是在非洲大草原,血色残阳之下,他坐在一辆吉普车上沉思,这是他在户外难得拥 ...
“那时家马与野马刚刚分开。”这是阿来在小说《格萨尔王》中写下的第一句话。历史学家说,家马与野马未曾分开时是前蒙昧时代,家马与野马分开不久是后蒙昧时代。历史学家还说,在绝大多数情形下,“后”时代的人们往往都比“前”时代的人们更感到自己处于恐怖与迷茫之中。




如果我们尚处在一个前文明时代,这个时代的爱马人仍旧有着恐惧,恐惧在忙跌不停的工作中,内心却轰响着草原上野马奔腾的呼啸蹄声。商场平静执掌,狼烟四起的,却是在罗红的内心。不在拍照,就在去拍照的路上;不在马背上,就在去玩马的路上;不在喂锦鲤,就在看锦鲤…搞摄影,玩马术,弄锦鲤,罗红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一个有太多爱好的人,每一样都爱得专业,每一样都爱得如痴如醉。他说:“人就应该为了自己的爱创造财富和管理财富,而绝不能反过来为了财富而放弃爱。”

跳跃心灵的呼唤

在罗红的办公室里.有几张照片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张是他纵马飞奔;一张是开车过河,水花四溅,肆意挥洒着他的野性和扩张;还有一张是在非洲大草原,血色残阳之下,他坐在一辆吉普车上沉思,这是他在户外难得拥有的宁静。

随着我的目光所到之处,他也将目光一次次游离在曾经驰骋的狂野天下,并在为自己所拍的那匹心爱白马的照片上凝住了视线,似乎有那么一刻的灵魂出窍。“当你从0.8米栏跳到1.8米栏的时候,从空中停顿到落地的瞬间,你的灵魂怎么会不出窍呢?”说起心爱的马,罗红的话匣子一下子就能打开。

罗红有11匹马,除了白色就是黑色。这让我想起了罗红拍摄的北极熊、企鹅和大熊猫,他有着对单纯色彩的执拗偏爱。因为这几天非常忙碌,罗红好几天没有骑马,偶尔只是抽空到马场看看自己的马,像抚摸孩子一样轻轻抚摸它们的脸。

罗红喜欢马和马术已经有很多年了。“最初只是当作一种休闲和运动的方式,放松放松神经,锻炼锻炼身体。时间一长,却爱上了它们。”罗红说:“我一直觉得马是最聪明、最勇敢、最善解人意的动物,和马在一起久了,就会产生感情——有时像兄弟之情,有时像战友之情,总之是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马是一种高贵俊伟的动物,血统纯正的马,还具备华贵高雅的气质;跨上马背,挺胸揽辔的时候,的确让人有心雄万夫,傲视天下之感。”




寻找自信的快乐

做企业的人,需要信心,但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有足够的信心。于是,他们就要找一些方法来恢复自信。在罗红看来,骑马跨越障碍,是一种非常好的方法。当他穿上马术服,骑上心爱的马时,就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欲望。

在企业的创业期,这样的欲望是很强烈的。那时候,罗红天天和员工们起在一线打市场,攻城略地,事必躬亲,心里充满了必胜的信念和旺盛的斗志。到如今,企业终于做大做强,当初那种“赤膊上阵”的畅快感觉却也仿佛远去了。这种感觉,现在只有在马背上才能让他找回来。“最重要的是,创业时期的那种拼搏精神,那种睥睨天下的自信,是不想,也不应该丢失的。”罗红补充道。

障碍赛马,这是一项真正考验人的信心和勇气的运动。在那十多道障碍面前,没有十足的信心和轻松的心态,肯定是过不了的。勉强过了,姿势也会很难看,人也很狼狈。“障碍是由人和马一起去征服的,因此,人的信心还必须传递给马。”这是罗红的经验之谈,他心中充盈着与马相处的快意:“马是聪明的,通人情的动物。据说一匹成年马的智商相当于一个3岁儿童的智商,它能够与主人交流情感,能感受到主人的情绪。因此,在跨越障碍时,主人的迟疑会感染马儿,让它也变得迟疑。只有当人马合一时,才会有杰出的表现。”

在沈阳的时候,罗红修建了自己的马场,养了自己的马。公司总部迁到北京后,马儿也跟着他来了北京,寄养在朋友的马场里。有空的时候,他就去看看它们,陪陪他们,和它们一起去征服新的障碍高度。这是罗红工作之余的一大快事,也使他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精神状态,保持着不断超越自我的激情和动力。

王子与公主

聊天的时候,罗红不自觉地就说起自己那匹名叫“王子”的马。几年前,一位阿拉伯国家的公主来到中国内蒙参观。在她的国家,看到的都是沙漠,从来没见过这么广阔碧绿的草原,所以非常激动,一下子就爱上了内蒙。后来看到了草原上的马儿,却觉得这里的马种比较稀缺,就要把自己的一匹优秀种马送到内蒙草原来。不料公主回国以后,被检查出癌症晚期,没多久就去世了。遵照她的遗愿,公主的那匹种马,也是她生前最爱的一匹马,被送到了内蒙。在那里,它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马种。三年后,它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人们就打算给它找个可以被精心照料,终老天年的地方,于是罗红就收养了它,它就是王子。“王子的阿拉伯血统,不适宜跳障碍,但它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有坚韧不拔的性格,一点都不辜负它的皇家出身。”看的出来,这是罗红非常喜爱的一匹马。

经常和罗红一起跳障碍的是另一匹名叫“诺阿诺”的大白马,它是罗红从德国买回来的,马有一米八高,是目前中国最高的一匹障碍马。它在北京市的各种障碍赛中拿了不少冠军,还代表新疆队在全国马术锦标赛上获得过团体冠军。罗红回忆与“诺阿诺”的一次障碍冲刺:“我平时很少骑它的,我们对彼此的性格,都还不太熟悉,加上好几个月不骑马了,我翻身上马后,心里还有点发怵,不知道能不能跳好。等跑起来后,不管是马还是我,感觉都越来越好,最后一咬牙,向一米五的高度冲刺。跟着马儿腾空而起那一刹那,简直是豪情万丈,比在热气球或者直升飞机上还壮怀激烈,是言语无法形容的。那天我们一举拿下了一米五的高度,这仅仅是我第二次跨越这一高度。上一次跳跃已经是一年半以前的事了,而且那次跳跃之前,我还经过了两个多月的练习。当时心情十分激动地我不禁想起毛主席词里的两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情景不同但情怀是一致的。”

最疯狂的爱马人

罗红爱马,所以也就爱以马自喻,“我是一匹耕地的马,不是一匹表演的马”,这是他的口头禅。这个从四川大山里走出的年轻人执拗地相信,人各有所长,就像赛马,有的马匹擅长跨越障碍,而有的马匹擅长奔跑,如果硬要转换角色,就会出洋相。至今,他还不习惯自己作为企业的发言人,虽然他深谙传播的力量,他创立的好利来企业几乎是中央电视台广告夺标的最大赢家之一。而从四川雅安刚起家时,罗红专门向人学习了放氢气球的技巧,自己动手,利用放气球来吸引顾客眼球。那是偏僻小城里升起的第一个氢气球,具有倾城的效应。在兰州开店时,资金吃紧的他又仅凭自己的信用,几乎用半赊欠的方法才勉强在兰州电视台打出了好利来的广告标版,效果奇佳。从很早开始,从身无分文开始,罗红就创造了各种规模的广告效应不断开拓商机,这和他后来的很多关键性决策一样,没有现成模版,几乎完全是一种商人的本能。罗红总结不出太多的道理,只是凭直觉披风斩浪,上岸时,才惊觉幸运。

去过罗红私人马场的都知道,那里只属于他和他那群爱马的朋友。如今罗红耕出了自己的广阔天地,不仅仅是事业上的,还有自己相当专业的养马爱好,他称自己是“玩马的人里最疯狂的人”。罗红说:“马术讲究人马合一,要做到最好,都需舍去浮躁,沉下真心。”为了让这些一流的马匹长期保持优良的状态,罗红还特别从德国重金请了两位专业马术教练。罗红曾经和一个学者朋友有个关于马的交易,他教对方骑马,对方则教他先进的管理学知识。没想到,一个学期下来,这位朋友不仅深深地爱上了骑马,还靠这项运动治好了困扰他多年的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最后,他连20万元的学费都不收了,而是找罗红要了一匹马作为回报。(文/石静)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