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看点 查看内容

全运会的反思

2011-7-11 16:01|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09年12月刊

摘要: 当年,孙中山先生曾有一句对当时中国革命形势的评价:先进的南方、落后的北方。如今,这个说法似乎也在通过全运会的马术赛场触类着中国的马术运动。当江南“三剑客”广东、上海、香港划江而治,在最令人瞩目的场地障 ...
当年,孙中山先生曾有一句对当时中国革命形势的评价:先进的南方、落后的北方。如今,这个说法似乎也在通过全运会的马术赛场触类着中国的马术运动。当江南“三剑客”广东、上海、香港划江而治,在最令人瞩目的场地障碍团体赛场独享“三甲”后,马术运动的传统格局被彻底颠覆,而内蒙古、新疆、西藏则有些失落。一个简单的答案在这里再次重复着:马术是一项逐资本而跃的运动,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原动力运动,具体说是一项那些掌握资本的社会群体介入的运动。如果在舞步场上还有非划江而治的个例——那颗西北亮丽的天狼星刘丽娜,不过,她与坐骑“华彬一号”的组合也不过是印证了以上不争的事实--资本介入(马是北京华彬高尔夫球公司的)。全运会的马术赛场勾勒了一个大势--三分天下的趋势(北京、江南、西北)。




“资本”,这个不可或缺的中性社会产物正在构成马术的核心价值。以障碍团体三甲为例:上海队是举国体制内资本运作的典型;广东队在最大成分上已经嫁接了社会资本;而香港队则是混合个人、社会等体制外资本之大成,让马术赛场形成了资本三足鼎立的格局。

如果我们把时空追朔至“华天打奥运”前后的非议,其原因就是有些人对社会资本的不透明使用,并企图将天才论凌驾于社会资本介入之上,否定赞助者对北京奥运的共同谱写,甚至阉杀大众发自内心对祖国的那份赤诚。也就是说,马术运动还有一份不可或缺的软实力:良心,公平、信誉的三元结构。

我们再转向场地障碍个人赛场,摘金夺银的是体制外骑手,林立信和李振强。当林立信这个混血儿以完美的技术双零分摘金双手高举“V”字,马在更多是“金发碧眼”的欢悦声中受惊时,我甚至盼他掉下来。我忘了这是体育,我卑鄙的乐祸了,我为我所爱的内地骑手多力坤、张可、张滨、黄祖平等扼腕。冷静后,我感到了技术上与世界的巨大差异,熟虑后,我觉得是我们的基本功出了问题。我们在马术的发展上与国际存在着方向性的误区,我们的社会资本投入粘了体制内“冲击金牌”的腥味。赛场上,我们大陆骑手的马不可谓不贵,我们的骑手不可谓不投入。




有个林姓的香港姑娘,驰骋赛场,仿佛兮似青云之蔽月,飘摇兮似流风之回雪。她决不干扰座骑,绝对赢得了马的配合,在一路跳跃翻飞至第八个A、B障碍后,线路错了。在纠正线路错误时,马面对围栏,又身处起跳点,马跳跃了。越出赛场后,她仍不干扰马.构成了马术赛场,不!全运赛场最亮丽的一抹风景。我和旁观的宇宏埋怨她不干扰马,嫌她不能像赛场经验丰富的多力坤、张滨等将错就错地纠正马上道。但她仍获得尊重,这个“不会干扰”的骑手如锦绣般焕发着一种令人敬重的品质:因为她尊重马。我们与西方存在着巨大的文化差异,这文化差异是我们不可能在短期内整合社会资本、技术、系统等流向,步入世界马术赛场的障得。

因稿子催得急,横竖是抛砖引玉的东西,在草草驻笔前谈谈对海外兵团的看法。我们的国球是容国团、林慧卿领衔,羽毛球是汤仙虎、陈玉娘为先驱,独步天下,他们都是海外兵团。马术也要有海外兵团嫁接.甚至领军。郑文杰的妈妈找过我,家长为孩子投资五百多万美元。这个蒙汉结合的小伙子,以其率性潇洒的一跃名列全运会的三甲之列,他为马术圣地内蒙队的焕发带来了希望。我们必须走出急功近利而“少、慢、差”的怪圈,利用国内现有人力资源,唤起社会资本,发挥海外兵团的作用,探出一条“三位一体”、多快好省的马术发展之路,时髦地说:“树立科学发展观。”(文/王冀豫,摄影/李艳阳 贾国荣)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