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第一匹马】仉怡凡和马如其名的「零点」

2020-9-16 10:14|2020第九届中国马术节

摘要: 马术,不光是在马背上的时光,人与马在下面的交流同样重要


Horsemanship-马术,不光是在马背上的时光,人与马在下面的交流同样重要,这些最后都会反映在比赛和日常训练中,是息息相关的


仉怡凡在很小的时候,马对于她就有着莫名强烈的吸引力,去到坝上或蟹岛,但凡有马的地方总是忍不住要上去骑两圈,骑完又一直念念不忘,后来无意间收到了一条马术俱乐部的推销短信,然后就果断去了,开始正式学习马术。

从稚嫩的小骑手开始成长起来,经过多年赛场的磨练,00后年青女骑手仉怡凡已多次打入大师赛, 比赛经验相当丰富。如今仉怡凡已蜕变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大奖赛级别的女骑手,亦是中国马术蓬勃发展的希望之星。

跟随仉怡凡的讲述,一起走近她和第一匹马【零点】之间的故事以及她对骑马的领悟:

马如其名的【零点】


我的第一匹马叫【零点】,他已经陪伴我9年了,一直到现在。我们大概是在2012年结识的,当时【零点】只有7岁,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是一匹年青马,不够成熟,更不太适合小孩儿或没有经验的骑手骑,但那时候我还不太懂,骑的也只是初级水平,一般一周只去个两三次骑着玩。

【零点】超级敏感,我记得刚买回来第一天我骑着他就落马了,因为【零点】对周围的环境、声音等非常敏感,特别容易炸毛,光是牵着遛就能逃窜的那种。但他在赛场上和面对障碍时特别勇敢,只要进了比赛场【零点】就非常专注,任何声音都无所谓了。

幸运的是,虽说马的年龄、经验等各方面跟我当时的情况不太合适,但他是一匹非常勇敢的马,因为那会儿骑得还不太好,翻回头来看以前的比赛录像简直惨不忍睹,但【零点】依然带着我跨越所有障碍,真的很幸运。

因为我那会儿才十一二岁,也不懂得如何调教、骑乘以及和马建立信任,但当时就是无条件的信任【零点】,他也从来没有做过失信的事,直到现在为止,这么多年他一次都没有拒跳过,所以我甚至当时都不知道拒跳是什么!【零点】对我而言,只要骑上他,只要对正障碍,他就会带我跳过去。 


我和【零点】一直都有参加比赛,早些年我刚比赛那会儿,【零点】总带着我赢。当时我也拉不住他,那会儿比赛的人不多,【零点】马如其名,也不打杆儿,我就坐在鞍子上被【零点】carry。

但是,后来中间有两年我们在合作上遇到了瓶颈,有些骑不明白。导致那一两年时间里我们都没怎么出去比赛,一直在家里呆着,当时我的心情也很低落,觉得是自己把【零点】骑坏了,但心底又不是很甘心,也曾犹豫过要不要卖掉,但我打心里舍不得,所以我俩这段缘分就一直延续着,我们都没放弃,一直试图不断磨合。后来我们又开始一起打比赛,而且比之前发挥的更好了,级别也渐渐提升,我很开心看到这样的改变。

养马的乐趣重在和马日常的相处当中


养马的乐趣方面,我觉得马术这项运动,不止是骑乘和比赛的时候,对我来说更大的乐趣来自于跟马日常的相处当中。前几天我看了一个报道说的特别好,意思是你在马下的时间和你在马上的时间应该是对等的,甚至更多。我非常认同,其实你对一匹马的了解不光是在马上,很大一部分是在马下,你要和他交流聊天,建立感情,互相信任,了解马的性格和喜好,随时知道马哪儿不舒服等等。

与此同时,兽医、饲料、钉蹄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也属于这项运动的一部分。马术这项运动,不单是骑马或比赛,马的日常维护还有对马的护理也很关键。同样这些东西不应该只是教练和马工来负责的事儿,骑手不应该只知道骑马,其实更应该去了解和关心马的一切,骑手应该比马工知道的更多。我也希望这种理念能够传递给更多骑马、爱马的年青骑手们,不能只管骑马,而备鞍、打理马的事务一概不管,马术的意义并非如此。

马是我们的朋友和伙伴,不能把马当作工具,一直跳为了自己过瘾。要学会尊重马以及与他们配合。希望所有的马都能够快快乐乐的生活。


Horsemanship-马术,不光是在马背上的时光,人与马在下面的交流同样重要,这些最后都会反映在比赛和日常训练中,是息息相关的。

我对马福利这方面的意愿就是,现在国内像饲料或钉蹄等各方面关于马的一系列后备保障还没有欧洲那么成熟,希望国内慢慢地从骑手和马主的成熟,再到整个行业系统的完善能够做到越来越好!

(文章源自年青马大奖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