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术在线 首页 新闻资讯 国内资讯 查看内容

一针见血,马术学习和马匹调驯的是与非

2020-6-10 19:30| 发布者: admin2

摘要: 文章来源《马术》杂志2020年6月刊先做一下名词解释!“马术学习”是任何一个马术爱好者或从业者贯穿一生的任务,业余也好,专业也罢,甚至是对于专家大师而言,这种学习都是没有止境的。马术,人们穷极一生也无法达 ...

文章来源《马术》杂志2020年6月刊

先做一下名词解释!

“马术学习”是任何一个马术爱好者或从业者贯穿一生的任务,业余也好,专业也罢,甚至是对于专家大师而言,这种学习都是没有止境的。

马术,人们穷极一生也无法达到完美,作为仅仅是“在路上”的我们无法全面讨论。

故,本文所言之“马术学习”,我们定义为初中级基础阶段。这个阶段是什么标准呢?也很难定义,但行文又不得不有所总结,所以我们姑且按照马术三要素来尝试描绘一个初中级马术学员的画像。

这包括了从完全不会的初学者和不断进步,直至能够有效骑乘大多数基础调教成熟马匹的中级水平骑手,其中“有效骑乘”指的是:
  1. 各种方向转换中速度的有效控制。
  2. 各种速度下方向的有效转换与保持。
  3. 可以保持以上两种情况中马匹动作及姿态的基本准确和马匹的积极轻松状态。

这个区域内的各阶段的骑手就是本文中讨论的“马术学习”的“初中级马术学员”。

“马匹调驯”也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同样,我们这篇文章锁定在基础调驯这个范畴。

而基础调驯范畴和“初中级学员”所划分的区域模型类似,那就是:从“生马”到可以在速度转换、方向转换中轻松地保持较高质量动作完成度的能力稳定的马匹。

当然调驯成熟肯定包括了平衡、收集、伸展、正直、完整以及头、颈、肩、躯干、臀部的单独与整体的有效操控性等等大家耳熟能详的那些基础马术能力。


好了,啰啰嗦嗦地设定了一大堆前提条件,无非是希望本文不要产生不必要的概念混淆。下面咱们言归正传,谈谈我们今天的主题“马术学习与马匹调驯的是与非”。

之所以想到要聊这个话题,是因为一些经常出现在网上的马友间的言论。如果你是经常浏览各个聊马聚落的朋友,以下几个对话一定会很眼熟:
  • “我这马在小调教圈里快步得好着呢,一换大场地就疯。”
  • “我在做左里怀移行转换的时候一加速就撂蹶子,右边就好点。”
  • “练倒退时拉狠了就起扬,怎么驯?”
  • “我这小马调驯半年了,不爱走,就认鞭子。鞭子一晃,这家伙就‘嗖’地蹿出去。”
  • “这马每回都得骑累了才行,不骑一身汗它不服。”
  • “让我把手放松?但这匹马你试试,不拉着直接就蹿出去了。”
  • “我看视频里国外驯马师让马原地转圈,特快,教教我是怎么驯的。”
  • “这三个月我就练这马的放松了。”
  • “我用缰的目的是为了看着它别倒肩。”
  • “没条件去骑盛装舞步马,那就把自己的马驯出盛装舞步来。”
  • “我看某某国外视频,人家就是用某某工具,我一试,原来不行的那些,嘿,现在好使了。”

以上这些讨论有什么问题吗?虽然每一句都是一个事件的真实描述,但是这些话的立意基础存在问题。

也就是:到底我们在讨论什么?是马术学习?还是马匹调驯?这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

如果我们在讨论马术学习,做为学习者,你的坐骑必须是一匹调驯成熟的教学马。

一匹调驯成熟的教学马,才能在你做对的时候给你准确的回馈,帮你纠正错误、进阶能力。而当你不正确操作时,它会停止工作而不是惊慌失措,安全地告诉你,你错了。


再细细说一说,现在,我们骑上一匹调驯成熟的教学马,你会发现一切教与学都是这么顺理成章。

我们开始讨论骑姿;讨论人与马的联系;讨论手的位置、腿的位置、躯干的位置;讨论如何用缰、如何用腿、如何建立有效骑坐......

每当我们的动作没有达标,你会发现,马匹没有执行你所期望的任务;而每当我们“做对了”,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马前进了、马转向了、马快步了、马跑步了、马干净地停止了、马保持了匀速、圈乘蹄迹线很圆、直线很直、马匹授衔了、马匹收集了、马匹屈曲了、马匹的肩移动了、马匹的后躯可控了、马匹四肢工作了、马匹转换积极轻松了......

但是,如果你骑在一匹在合格的专业教练眼里没有训练好的马上,上文的所有都是空谈。

原因很简单,你不会。同时,很遗憾的是,你骑的那匹马也不会。即使你碰巧“做对了一次”,但马并不知道在这个“对”之下,应该怎么回应。而仍在学习的你,势必不可能有效坚定地保持这个“对”直至这匹不会的马学会。

这里也许有朋友会说:我这匹马又乖又聪明,啥都会!这其实是一个幻想。做为不会的你是无法判断马到底会还是不会的。因为即使一些曾经会的马,在经历了日复一日的“无理”骑乘后,也会变成一匹什么也不会的马,甚至更差。

综上所述,马术学习的任何讨论,我认为需要建立在学员能够骑乘合格的调驯成熟的教学马上才可以进行。做为马术教练(不管你是否是专职),如果让马术学员骑乘未完成调驯的马匹进行学习的话,无异于图财害命。

这里补充一句,落马是马术学习过程中所有人都希望避免而很可能仍然发生的事情。落马因素非常多。发生落马并不等于马匹不是合格的教学马,不落马也不等于马匹已经调驯好。


接下来我们说说“马匹调驯”。

什么人能调驯马匹呢?当然是驯马师。

驯马师的标准是什么?在自己的马术领域里已经能够熟练掌握马术技能,并积累了两个“大量”:大量的正确鞍时下的马背里程;正确骑乘了大量的马匹。

请注意我特别强调了“在自己的马术领域”。因为,马术门类繁多,马匹调驯方法与方向不尽相同,马匹调驯标准也区别极大。希望不要有人和我抬杠说:蒙古驯马师什么野马都敢骑,这么老实的夸特马不算啥。

回过头来聊驯马师,在两个“大量”的基础上还要加上两个素质:“爱”与“勇气”!

驯马,驯的是马,不是秀人炫技,你的姿势即使“帅呆了”,获得粉丝亿万,如果马没做到,那么一切都是虚假的。

马的世界里只有黑与白,对与错。

我常讲:你也许骗得了所有人,但唯独骗不了你胯下的马。当一个人侃侃而谈如何驯马的时候,我们要数一数他驯了几匹马,这几匹马在哪儿,是什么情况,具备了什么技能。如果没有,那么这席谈话比赵括的“纸上谈兵”还不如,纯属臆造。

当然,任何领域的驯马师都还有细分。比如,有专门进行地面调驯的,有专门的Breaker上生马,有基础调驯师,有专项调驯师等等。

而合格的驯马师,除了两个“大量”和两个素质外,仍然要以调驯马匹的数量来积累经验,越多的调驯经验越能打造合格的驯马资格。

那么,如果一个还在学习基础马术,或是仍处于在教练帮助下选择一两匹合适的马匹训练并参加初级赛事的朋友,均还不符合前文定义的“中级马术学员”标准,那么,“驯马”虽然没人能阻止,但最好局限在自娱自乐的范围中。

既然聊到驯马,不得不说到马匹调驯工具的使用。

这个话题三天三夜说不完,这里只讨论一个问题,就是:何人何时可以使用驯马工具。

何人?合格的驯马师。何时?在大多数情况下有能力不使用工具也能很好地调驯马匹。但是为了较快完成任务或更精准要求马匹,可以适当采用工具辅助调驯。这里面“分寸”极为重要。

如果任何人是因为“做不到”而选择“更厉害”的工具来驯马,那绝对是“虐马”。

工具的目的,不是强迫马“做到什么”,现代马术中工具的使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更精准”地辅助马匹工作,并让马做得更精准。

说实话,这篇文章写起来不太容易,难点是惶恐于阅读者看后做何感想。

我自己在学习马术的过程中有一个深刻的经验,那就是:任何一个技能或道理,在我还不能完全真正做到的时候,实际上是无法正确理解的。

但是,看到很多的青少年学员骑在一匹未经完整调驯的马匹上进行本应是高尚、安全、极其有助于孩子成长的马术学习时,我的心总是提在嗓子眼上,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行。

文、图/安涛
文章源自《马术》杂志2020年6月刊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