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行天下 查看内容

感受美国牛仔的最高殿堂

2011-7-13 09:28|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0年2月刊

摘要: 国立牛仔名人堂里有无数的雕像,青铜的,意思是记住每一个对美国牛仔文化有贡献的人且希望他们不朽吧?而国内呢?兢兢业业的骑手,辛勤工作的马人,投入大量精力物力的马业投资人.他们希望被人们记住吗。他们希望在 ...
俄荷拉荷马州的国立牛仔名人堂(oklahoma cowboy park)在霏霏的细雨中,静静的,没有什么人。门口的著名雕塑  “日落镇”无声的立在那里,削瘦疲惫的老牛仔,马鞍,牛仔帽下那双张望渴求的眼睛告诉我们那时的牛仔们艰辛的生活。进门后那尊代表“the end of the trail”的大石膏雕像悲哀的立在白色背景下。还是没有什么人,空旷,凄凉。也许牛仔的最高殿堂原本就是这样,告诉我们那一切都过去了,那是历史。然而,慢慢的温馨的场面来了,就像黄油融八蜗牛,一幕幕缔造这个国家的历史接连出现了:马、马具、牛仔、牛仔工作和战斗的场景甚至还有现代的西餐厅。老美就是厉害,从血泪史中萃取了最精华、最人性的部分展示于世人。




公园的工作人员都很惬意,他们大部分年龄都在55岁以上,男人很牛仔,女人很kind。出来抽烟时,我邂逅了一个老牛仔(工作人员),他的装备很正点。闲聊间掏出名片,他是印第安风格的刀具制作人,很traditional,也很商业。合影,互发香烟,从他“中国烟很轻,很淡。”的言语中不难看出,这是发明烟草的美洲人(具体是印第安人)的后裔,于是再合影。想起了唐师曾讲的故事:中国人赠给切诺基部落的人的礼物是“我是一只小小鸟”的磁带.而切诺基老人则给中国客人“唱鹰的歌,跳熊的舞”,结论是男人是世界的种子。虽然我很喜欢赵传,也许唐老鸭片面了,也许我错了,但这个印第安后裔的制刀人也许很绅士,也许很犀利。联想到全美夸特马大赛上的现代情景结合今天的历史再现,越发觉得老美厉害。历史,他们选择了他们认为的精华;而现代,他们也知道如何去做。“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But today is a gift.'’




想起了几天前的大赛时的几个场景:兄弟俩个是cutting冠军,亚军,两个人都是45岁以上,而且弟弟为了救哥哥还给老兄捐了个肾;一个著名的女障碍骑手20多岁,只有一只胳膊,但跳的非常好,看得出,她很HAPPY也很骄傲;无数的小孩子,牛仔装扮,如醉如痴地看比赛,其间不忘耍他们的套索,赛场上口哨声,欢呼声,惊叫声不绝于耳,波本威士忌的酒香隐隐飘来…是什厶让他们来参与,来看,来享受比赛?200年的历史能让人如此欢乐,那3000年的历史加上现在的强大又能如何呢?

国立牛仔名人堂里有无数的雕像,青铜的,意思是记住每一个对美国牛仔文化有贡献的人且希望他们不朽吧?而国内呢?兢兢业业的骑手,辛勤工作的马人,投入大量精力物力的马业投资人.他们希望被人们记住吗。他们希望在中国马业历史上也像这些青铜雕像一样吗?谁知道?能吗?(文/褚文,图/风河)

相关阅读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