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在凋谢的记忆里,有流着血忍着疼痛吃草的马

2018-8-1 16:52| 发布者: admin

摘要: “当年我骑着那匹被阉割的下身流血的马,一个月,除了吃草,就是走,不停留。”7月20日,杭州图书馆,在“凋谢的记忆”——金宇澄插图展的最后一天,钱江晚报记者与金宇澄先生的一段对话让人印象深刻。从中摘取一部 ...
当年我骑着那匹被阉割的下身流血的马,一个月,除了吃草,就是走,不停留。


7月20日,杭州图书馆,在“凋谢的记忆”——金宇澄插图展的最后一天,钱江晚报记者与金宇澄先生的一段对话让人印象深刻。从中摘取一部分进行整理编辑,转给“马术在线”的朋友,希望作者曾经那段岁月的记忆,引起当下更多爱马人的共鸣。

爱马,就一定要善待它

金宇澄,图片来自环球人物网

年轻时代,我和马有过短暂的接触。后来我写过一本书叫《马语》,有个马场的老板看了之后说,朋友,关于马的这些细节,我怎么居然都不知道!我说,你看到的马,有贵族血统的管理,我知道的马的生活,是凋零的,深刻的碎片。

很多画家喜欢画马,因为马代表了一种精神状态。马的体态优美,是一种有追求有想象力的动物,它既能脱离常规的生活,又跟我们的想象离着如此近。我读到过一句话“马匹带领人类进入文明世界”。漫长历史中的大量变故,战争、运输、休闲、生活方式的改变,都跟马有关。

最近看过一张照片,某马场内部,宫殿一样的豪华,但对于马来说,我知道它们可能是不舒服不自然的,因此我说,马是最高贵,也是最卑贱的活财产。

即便是现在,仍然有不少的马处在悲惨之地。

青年时期我在黑河,曾被拉去帮忙,做什么?公马到1岁多就容易发情,如果拉车,可能会出现交通事故,所以要阉割。十多匹马,术后需要人逼着它们长期走路,24小时两班倒,不停地走。

马一辈子都是站着睡,一闭眼睛睡一觉,但是手术不麻醉,腹部痛,如果它停下,立刻就躺倒,因为太痛,一旦躺下,伤口会感染,所以一人骑一匹,再另带一匹,背上压上沙袋。痛的时候,脊背容易上拱,脊背上拱无法正常劳动,马也就报废了,为了防止它脊背上拱,所以在背上压沙袋。缰绳把两匹马连在一起,前后十多匹,马和人漫无目地在公路上走。我去做这事。

我个人的命运在一段时间里,就和那些马联系在一起。当年我骑着那匹被阉割的下身流血的马,一个月,除了吃草,就是走,不停留。当年18岁的我还不能体验那种处境,而实际上那是我经历的相当残酷的事,那种残酷到了现在,变得越来越清晰。

编辑/马术在线  源自钱江晚报 图文版权归原作者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