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赢劳力士马术障碍大奖赛,不是钱的事!

2017-7-24 15:15|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在线

摘要: 比利时骑手Gregory Wathelet夺得劳力士大奖赛冠军 Foto Studio Strauch亚琛是为数不多的坚持举办“草地障碍”的比赛地之一,在看台俯瞰,赛场绿草如茵,你会有种错觉,仿佛置身英超足球场。为了防滑,参赛马匹的四蹄 ...

比利时骑手Gregory Wathelet夺得劳力士大奖赛冠军  Foto Studio Strauch

亚琛是为数不多的坚持举办“草地障碍”的比赛地之一,在看台俯瞰,赛场绿草如茵,你会有种错觉,仿佛置身英超足球场。为了防滑,参赛马匹的四蹄都要在比赛前装上螺栓钉。而在亚琛,因为昨夜下了一场大雨,湿滑的场地又为马匹的稳定性出了新难题。
 

亚琛主场馆  Foto ROLEX/KIT HOUGHTON

亚琛主赛场以其面积之大而著称。因为场地大,比赛的路线更长且相对复杂,障碍的设计也比普通比赛更宽。马匹不仅要保证速度,还要与骑手默契配合,完成挑战。在赛场里,人人都是“行家”,骑手和马匹的细节表现全都逃不过观众敏锐的眼睛。如果马匹失误打落一杆,看台就会一齐发出“Woo”的惋惜声;当然,如果表现得好,掌声和欢呼声也会加倍地给予那对幸运的人马组合。

面对高级别的对手、高难度的障碍,骑手很难以轻松的心态面对这项高难度挑战;同时,赛场边的各种声音、摄影师的“长枪短炮”,与马匹一同保持专注度也成为一种挑战。

亚琛主场馆

7月23日是亚琛马术节的最后一天,最重磅的大戏劳力士大奖赛就此上演。在这场无与伦比的障碍赛中,只有尽其所能,才能体现对对手的尊重——经过积分筛选和高淘汰率的资格赛,最终只有40名顶尖骑手获得参加“劳力士大奖赛”的机会,这其中包括多名获奖无数的世界冠军——世界前五,其中有四位都现身亚琛。
 

美国骑手、劳力士代言人肯特·法灵顿

“我会为明天的比赛双手合十而祈祷的”,曾分别在加拿大云杉、瑞士日内瓦和德国亚琛举行的劳力士大奖赛中获胜,并因此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劳力士大满贯”获得者斯科特·布拉什(Scott Brash)在比赛前一天说道。作为一位年轻骑手,32岁的劳力士代言人斯科特在接受采访时始终有些腼腆。“他一面对镜头就会有点害羞,”他的学生乔纳森解释道,“但是到了赛场,跨上马背的那一刻,绝不会如此。”
 
 “要知道和你在一起比赛的都是出类拔萃的人马组合,而且障碍无论从高度、宽度,还是从设计的路线而言,都非常有难度。” 第一位场地障碍排名世界第一的女骑师、劳力士代言人梅瑞狄斯·迈克尔斯·比尔鲍姆(Meredith Michaels-Beerbaum)对《马术》表示,她最荣耀的时刻就是获得亚琛马术节大奖赛的那一天。
 

五块奥运金牌得主、德国马术传奇Hans Gunter Winkler现身亚琛为骑手颁奖

比赛是否好看,一半要看障碍的摆放。紧张的比赛开始之前,我们得到和场地路线设计师一起走路线的机会。首轮比赛路线长565米,13道障碍、15跳,骑手需要在85秒内完成全部跳跃。走下赛场,才感受到1.6m的障碍高度“名副其实”,并且宽度惊人。“倒数第二道设计为三连跳,第一跳的双横木障碍有1.7米宽,但还不是障碍里最宽的。”设计师如是说。

伦敦奥运会场地障碍个人赛金牌得主、劳力士代言人凯文·斯托特

赛场边的观众

能容纳4万观众的亚琛赛场看台早已坐满,广告围栏外还围着几层观众翘首以盼。观众们人手一张顺序表,倒数着自己支持的骑手何时将出现在场地。意外的是,第一个出场的人马组合就未能顺利完赛:面对一道障碍时,马匹没能按时起跳,前肢跪地,好在受伤并不严重。
 
40位通过大奖赛资格赛的骑手们经过第一轮的比赛,成绩最好的前18位才可以进入第二轮。 全场最具挑战性的当属7号ab水障单横木障碍加一道双横木的组合障碍,以及第12号三连跳,像法国著名骑手、劳力士代言人凯文·斯托特(Kevin Staut)等多名顶尖骑手都在此折戟。出场骑手过半,零罚分完赛的却寥寥无几。

主场作战的德国骑手当然倍受关注,每每伴着带节拍的欢迎掌声隆重出场,尤其是中国马术爱好者熟知的路德格尔·比尔鲍姆(Ludger Beerbaum)和梅瑞狄斯·迈克尔斯·比尔鲍姆,但他们均未以圆满的成绩结束第一轮。直到第28号骑手,奥运会金牌得主、劳力士代言人埃里克·拉玛泽(Eric Lamaze)出场,面对难倒多名骑手的第12号abc式障碍,他轻盈跃过,完成三连跳,让人感叹老将宝刀未老。

戏剧性的一幕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原本布满乌云的天空,当小将伯特伦·艾伦(Bertram Allen)的爱马Hector试图跃过场地中央一道的障碍时,突降大雨——马匹出现拒跳,这位潜力无限的劳力士代言人就此遗憾退赛。“这就是Aachen”,解说在一旁有些无奈地说道,“这里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美国女骑手劳拉·克劳特(Laura Kraut)

两轮比赛过后,仅有4位骑手以两轮零罚分的成绩获得进入附加赛的资格。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两位都是女骑手——正如赛前梅瑞狄斯曾对《马术》杂志说的那样,“高级别赛事上女骑手的身影越来越多了,排在前列的女骑手人数也在增加。” 她们不以参赛人数说话,却用骑术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附加赛上,第一位出场的荷兰骑手Marc Houtzager顺利完赛。紧接着波兰女骑手Luciana Diniz在压力之下缩短路线,冒险选择小圈回转跃障,刷新完赛时间。或者去奋力一搏,或者只保险守成,面临抉择的比利时骑手Gregory Wathelet最终决定拼一把:他同样选择小圈路线,终于以46.6秒成绩超越Luciana,夺得大奖赛胜利。而最后出场的美国女骑手Laura Kraut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本来有机会再次刷新时间记录的她在最后一道劳力士障碍中不小心带落一杆,无缘前三甲。
 

劳力士大奖赛冠军Gregory Wathele

最终,“隐藏”在众多名声响亮的大骑手中的比利时人Gregory Wathelet夺冠,赢得了劳力士大奖赛100万欧元的奖金。待荣誉加身,被问到将如何使用这笔奖金时,他却说“以前我也曾几次以零罚分完成首轮大奖赛,但最终都没能拿奖,现在我终于实现了梦想。赢得这场赛事,我知道我的名字会被刻在这里,奖金已经不重要了……冠军不是我一个人的,没有我背后的团队,和Coree(冠军马)的精彩表现,我也不能站在这里。”这番诚恳的话语赢得了在场观众的一片掌声。他的下一站将是加拿大云杉——劳力士大奖赛今年的第二站,“我当然想像在亚琛一样,在那里赢得冠军。”Gregory自信地说。
 


劳力士大奖赛冠军Gregory Wathele

亚琛世界马术节闭幕式精彩片段

随着劳力士大奖赛的结束,亚琛世界马术节也正式进入落幕阶段。欢送仪式上,所有国家的骑手代表又重新上马背,骑快步,出现在场地内。全场4万名观众举起手中的白手绢,赛场上的骑手也拿出白纸巾,相互对望,随着音乐上下摆动着手臂。


隆重的闭幕仪式

此刻飘着小雨,但所有人都不曾离开,留恋着、庆祝着,直到最后一位骑手离场,直到音乐结束——在亚琛,你一直能体会到马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可此时此刻,马又不是最重要的。竞赛、欢聚、人马间的伙伴关系,这几个关键词,像屋脊和支柱,撑起亚琛这场立体而丰满马术盛宴。

(文 / 尹天姿   摄影 / 一路阳光)

劳力士与马术
60年来,劳力士一直支持马术发展,并见证这项运动逐步攀上高峰。
劳力士与马术世界密不可分,更与精英骑师及著名赛事建立出深厚的合作关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