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牙克石草原奇遇记

2011-7-20 10:49|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0年8月刊

摘要: 我骑着我的“敏感神驹”,和五、六十位马背豪杰起开始了“走上高高的兴安岭暨2010内蒙古‘牙克石骑马日’的穿越活动”。这一次穿越,我和我的坐骑经历了一次又次的奇遇。
骑到马上方恨鞍时少,当时的心情就是这样,为骑不了这匹三岁的俊马而懊悔不已。虽说这匹分给我的坐骑长得相当漂亮,纤细匀称,毛色油光增亮,但它今天的表现似乎敏感了点。套水勒的时候,它惊了,跑了;遇到汽车时他惊了,跳了起来;即使是每次上马和下马它也会惊一下,躲三躲;  次休息时看见一红衣美女朝它走来,他一蹦三尺高…

鉴于他的表现,我称他“敏感神驹”。就这样,我骑着我的“敏感神驹”,和五、六十位马背豪杰起开始了“走上高高的兴安岭暨2010内蒙古‘牙克石骑马日’的穿越活动”。这一次穿越,我和我的坐骑经历了一次又次的奇遇。




马蹄套缰大英雄拔刀相助

因为怕敏感神驹受惊吓跑掉,敬业的马夫骑在马背上一手持缰,一手抓住敏感神驹的牵引绳牵着它,夹在行进的队伍里溜溜达达地往前走。当队伍刚刚穿过片草地,紧跟着敏感后面的一匹马可能是打算用敏感神驹的腚蹭痒痒,敏感神驹哪能答应,飞起后腿想把这匹不识时务的蹭痒痒君者踢开。这一踢不要紧,敏感神驹的后腿套在了蹭痒痒君的牵引绳里,而这牵引绳牢牢地系在了马鞍上。敏感神驹想要挣脱,于是腾空而起又蹬又踹。再说这马背上的我,斗牛士般紧紧夹着马肚子,随着马后蹄的腾飞而起伏着。敏感神驹奋力蹬踹的结果是让它的腿越套越牢。两匹马都跪在了地上蹭痒痒君的脸也已经载到了地上。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时,  个无比洪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冲击着我的耳膜:“快下马!拿刀来!”我赶紧跳下马去,循声望去,那声音是从碧眼的牛仔那传来的。我一眨眼,此人飞身下马,持刀断缰;再眨眼,飞刀人鞘此人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马背上。好位路见危险拨刀相助的大英雄。

我整理好缰绳重新上马。大英雄在马背上阵风似的靠过来,“姑娘,以后遇此危险,定要第一时间跳下马来。否则马若翻倒在地,压住人的话后果就严重了!”

还没等我言谢,大英雄一溜烟地消失在队伍中。

大英雄人称巴那,姓氏不详,褐发碧眼,乃非本族。面巾歪戴,坐骑歪骑,深林中常闪烁其影,闻其声而不见其踪。


达斡尔族汉子降服敏感神驹

太阳越升越高,景致越来越开阔。马夫牵着我的马随着大部队继续赶路。现在已经10点多了,再不赶到林子里,我等人马不被近40度的高温烤熟,也会被太阳暴晒后无比贪婪的的蚊虫吃掉。

于是队伍加快步伐,  路快走。终于走进了原始深林,没想到生长在东北大名鼎鼎的大兴安岭竟然如此秀美。绿草齐膝,树高叶茂,遮天闭日,白桦树错落有致点缀着满眼的绿色,再加上各类野花镶嵌其中,美得让人直想引颈高歌。

但是我不敢唱,因为我的马还被马夫牵着,我们得小心地配合着穿过这片错落的树林。草丛中声响动,敏感神驹猛然跳,这跳差点把牵着它的马夫从马背上拉了下来。马夫无奈地说,我实在是牵不了它了,太危险了。还是找个人换匹马吧。马夫问了几个他们一起出来的同伴,大都为难地摇了摇头。正在我愁莫展之即一个声音由远及近。

“来,你骑我的马吧。”

在这长达100公里的穿越中,谁不想骑一匹自己熟悉的好马尽情享受旅途风光,这位大侠能将自己的宝驹让给我,甚是感动。我想一来这位大侠骑马功夫了得,骑得了任何一匹马;二来大侠心地善良,人品高尚。让人心生敬意。

骑上大侠的宝驹,我感激又担心地朝后望了一眼,我看到大侠慢慢向敏感神驹走去,敏感神驹果然小蹦一下,又想躲开。一这时,我看到了让我感动的一幕:白桦林间,大侠用我听不懂的话朝神驹低声细语,手缓缓地伸向神驹的脖子伸去。不知大侠说了些什厶,神驹安静了,它甚至侧过头来靠向大侠,它好像听懂了大侠的话。我听不清楚大侠向神驹说了些什厶,但我知道大侠是个达斡尔族汉子,是从这片草原走出去的全国马术冠军。我想或许是他在用乡音安慰这匹第一次出行的小马,或许这位大侠本来就是位马语者。

大侠哈达铁,达斡尔族汉子,全国马术障碍赛冠军,西坞乡村马术俱乐部总教头,大草原的儿子。


白马骑士吟诗马背锦上添花

大侠的宝驹果然不错,催即跑,拉即停,温顺灵动,让我好不欢喜。然而实际上,这匹马在几天前还是匹桀骜不驯,牵都牵不动的烈性子马。是辉子和勇钢二位英雄提前个星期来到牙克石,然而从这里的上百匹马里挨个挑选、逐个调教,才挑出了这几十匹好骑的马。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辉子和勇钢甚至可以精确地说出任何匹马的名字,来历,特点,习性。如数家珍,毫不含糊。他们挑选马匹的工作量之大,已经几宿没合眼睡觉了。之后他们俩还要跟着队伍穿越全程。如果这次穿越有100公里,那他们至少走了200公里。因为在整个穿越过程中,他们俩人连同活动组织者艳阳一直都是从队尾跑到队头,再从队头跑到队尾,查看人马有无异样。    

有着这样几位豪杰为我们队伍保驾护航,我放松地坐在马背上,开始张开双手拥抱这无比美丽的景色。要知道,在草原植被广泛破坏的今天,还能看到保护如此完好的草原山林,真是难得。远山叠荡起伏,碧草浓密芬芳,野百合尽情绽放,各色野花争齐斗艳。不时还可以看见有骑术高超的“采花大盗”马背上弯腰采花,好不潇洒。

“不堪愁少年已过,纵马驱缰常如故。”

好词!谁在吟?前方跃然一白马骑士正在慢步吟词。从“满江红”到“水调歌头”,从浑善达克少地到潢水川。一地一词,若骑必词。我静静地尾随其后,边观景,边赏词。不由感叹,此景只能天上有,此词应该人间留。

偶尔遇见大侠骑着敏感神驹走过,只见大侠不停地用树枝轻柔地给神驹赶着苍蝇。这时候的敏感神驹在大侠身下变得温顺听话,动力十足。

白马骑士姓石名春元。白面斯文,亦武亦文,马背上亦能出口成章,悠然吐字,怡然自得。


后记

“小心前面有坑!…‘小心前面有坑!”…每当遇到险情,这样的喊声便声声由队头传到队尾,整个队伍就这样团结一心,浩浩荡荡地行走在高高的兴安岭上。人多,队长.有时候未免传错了口令,就有人把“前面下坡紧肚带”传成了“前面坡下解裤
带”。引来野草也笑弯了腹。

我们整整在大兴安岭上转了一个大圈,行程100公里。期间过草地、上山岭、踏水坑、点篝火,唱山歌,喝好酒。马背上大家互相帮扶,不管是遇到危险,还是骑坐骑术得到了众位高手的指点,收获颇多。穿越期间还受到了当地家庭农场主的热情款待。喝上了瓦凉瓦凉的井水,吃上了贼香贼香的手把肉。

这不是我的第一次骑马穿越,但绝对是我最难忘、快乐的次穿越。(文/满江红)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