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这么小的城市何以汇聚整个世界?从马术里初见端倪

2016-12-12 15:01|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在线

摘要: 2016年12月11日日内瓦马术节落下帷幕巴西人Pedro Veniss用实力夺得劳力士大奖赛冠军有人说“日内瓦不属于瑞士”,因为这里集中了二百余个在国际上举足轻重的机构,如联合国总部、世界贸易组织、国际红十字会总部等; ...

2016年12月11日日内瓦马术节落下帷幕巴西人Pedro Veniss用实力夺得劳力士大奖赛冠军



有人说“日内瓦不属于瑞士”,因为这里集中了二百余个在国际上举足轻重的机构,如联合国总部、世界贸易组织、国际红十字会总部等;日内瓦也是世界各国游客云集的地方,自从加尔文宗教改革以来,日内瓦成了反对旧体制的人避难的场所,伏尔泰、拜伦,还有列宁等人,为了寻求和平的环境都曾来到这座城市。


日内瓦的确十分国际化,虽然面积袖珍,却仿佛蕴藏着无限可能,无论是经济、文化,甚至是一场马术赛事都是如此。《马术》杂志作为媒体中的一员、也是中国唯一一家受邀媒体很荣幸能来到日内瓦国际马术节进行报道。关于在几天来在日内瓦带给我的震撼与感动,我想以飞往日内瓦途中,宣传片里惊艳到我的那一句话来概括,“Imagine the city, which brings the world to you.想象这座城市,把世界呈现给你。”

“最佳室内比赛”的超强吸引力

刚下飞机,马友晶姐(她的女儿安安从小学习马术)驱车来接,帮我们安顿住所,听到我们想参观马场的想法,不无遗憾地说:“马场的课程都顺延了,因为所有的教练都在比赛现场(参赛或观赛)。”国际大赛的吸引力不凡,PALEXPO赛场中的赛况调动着所有日内瓦马术爱好者,甚至是来自法、德等国爱好者们的情绪。


日内瓦国际马术节(CHI Geneva)创办于1926年,今年是其成立的90周年,也是第56次办赛于此。马术节曾八次被评为“最佳室内比赛”,它也是劳力士场地障碍赛大满贯三个最重大赛事的年度最后一站。


赛事共为期4天,比赛项目多样化,包括场地障碍赛、盛装舞步赛、驾车赛和室内越野赛。来自全球20个不同国家的近110名优秀骑手因为马术节汇聚一堂。世界上排名前30名的骑手们几乎都来到现场,共同呈现这场最高规格的马术赛事。


在这其中有在奥运赛场上中获得奖牌的骑手,如瑞士骑手史蒂夫·戈尔达(2012年夺冠)、加拿大人艾瑞克·拉玛兹(2008年夺冠)、荷兰人杰伦·迪伯尔丹(2000年夺冠),还有来自瑞典的2008年奥运会银牌得主Rolf-Göran Bengtsson、美国人Mclain Ward和德国骑手Marcus Ehning,他们曾分别在2004和2000年奥运会上获得团体金牌。除此之外,当今世界排名第一的德国骑手克里斯蒂安·阿尔曼、第三的肯特·法灵顿和梅瑞狄斯·比尔鲍姆等优秀骑手都悉数到场。


作为一场五星级马术赛事,除比赛外,在举办场地日内瓦PALEXPO会展中心还有各大马具、科技新品、马工艺品等展商来此参展。


整个赛场加展厅占地面积为5200平米,展商部分其实和我们在新国展看到的“北京国际马展”面积相距不大,但在日内瓦马术节,参观者们的感受却说明了展商的质量:虽然展览不大,但每一个展商都各具特色,绝不多余,他们纷纷将精品带到现场,让人逛完展厅还意犹未尽。


夺冠热门?又爆冷门!

分别在12月9日举办的劳力士十强赛和在11号举办的劳力士大奖赛是马术节的重中之重。唯一赢得劳力士障碍赛大满贯的骑手斯考特·布拉什是夺冠热门,在2014至2015年间,因为先后在日内瓦国际马术节、德国亚琛世界马术节(CHIO Aachen)和加拿大云杉草地大师赛(CSIO Spruce Meadows)折桂,他成为劳力士大满贯的大赢家。


在今年年初失利于亚琛憾居亚军后,这位31岁的青年骑手表现出绝不服输的劲头:“我对冠军的狂热追求从未减退”。不知这种必胜的信念是否带来了好运,总之在几个月后的云杉大师赛上,布拉什再次把劳力士大奖赛冠军收入囊中,而他是否会在日内瓦马术节上卫冕大奖赛冠军,这也是马术节上最具悬念的猜测之一。


但其实,比赛现场最受欢迎的当属“瑞士的骄傲”史蒂夫·戈尔达,他也是去年日内瓦劳力士大奖赛的卫冕冠军,戈尔达的名字一被主持人提起,观众席爆发的尖叫声就此起彼伏,明星般的待遇顿时让其他顶尖骑手的出场失色不少。不过,这种热烈的期望同时给戈尔达带来了不少压力,也是导致他发挥失常的原因之一,这是后话。


最后一场重磅赛事劳力士大奖赛在当地时间12日举行。正值周日,能容纳八千余观众的赛场席位爆满。很多人买票进场,但苦于没有座位,只能在最后一排加座或干脆站在一层通道处垫着脚观赛。


大奖赛赛制仅为一轮,这意味着40名优秀骑手在第一轮不打杆、不超时的情况下,便有资格参加第二轮的JUMP-OFF附加赛。颇具大赛经验的斯考特·布拉什在赛前接受采访时说道:“日内瓦和其他两个在亚琛和云杉举行的劳力士大奖赛赛制不同,所有最顶尖的骑手几乎都会出现在第一轮比赛后的加时赛上。”


但竞争远比想象的激烈,由于是一轮赛制,难度也必须升高。现场共有14道障碍、需要18跳,障碍最高达到1.6米。经过路线设计师的巧妙设置,马匹需要先后走出“S”和“8”字形路线。此时赛场内作为装饰的迷你日内瓦湖和湖边的芦苇荡仿佛也会被马儿看作障碍,气氛愈加紧张,对骑术的真正考验开始了。


一轮赛后,40对参赛人马组合仅有16对零罚分完赛,很多顶尖骑手诸如肯特·法灵顿和艾瑞克·拉玛兹都因为打杆或马匹拒跳无缘附加赛。


附加赛的障碍设计难度再次升级,其中几个障碍角度刁钻,对骑手的驭马能力要求极高。16对参赛人马组合各显其能,但大多都无法适应障碍墙和连跳障碍的角度和高度,纷纷打杆、拒跳。排在第四位出场的巴西骑手Pedro Veniss零罚分完赛,并以38.96秒的成绩领先。接下来令观众充满期待的里约奥运会团体赛冠军Penelope Leptrvost和“瑞士骄傲”史蒂夫·戈尔达均未能顺利完赛。


最终,仅有6对人马组合零罚分完成附加赛。巴西骑手Pedro Veniss用实力夺得大奖赛冠军,比利时骑手Olivier Phillippaerts获得亚军,斯考特·布拉什未能完成他赢得第二个大满贯的心愿,憾居第三。

谢谢尼诺

这样的结果让人有些意外,却在情理之中。要知道在一场大赛中,马匹和骑手的状态通常是能否正常发挥的决定性因素。享受明星待遇的史蒂夫·戈尔达赛后遗憾地说:“我有些失望,压力很大,有好几个障碍我不能让马冒险,是我的问题。”


这是戈尔达的战马Nino的最后一场比赛了。这匹马和戈尔达合作长达六年时间,是奥运会上的金牌马,还与戈尔达一起赢得过两次日内瓦大奖赛冠军和两次场地障碍世界杯亚军。大奖赛后,观众都没有离开,而是安静地坐在位置上,像是等待着什么。


场内灯光一下暗了下来,现场所有观众齐齐举出“MERCI NINO”(谢谢尼诺)的手牌,蓝、粉、黄、橙,一时间赛场周围充斥着彩色条幅。


我突然想起媒体也被通知发布会前有一场“Steve马匹的欢送会”,当戈尔达骑乘Nino站在志愿者围成的弧形中心时,我知道这就是马儿的退役仪式了。戈尔达轻轻诉说着他与Nino传奇故事,几度哽咽,不舍的情绪在赛场内蔓延,Nino被牵着在欢送音乐中绕场一周,至此光荣退役。


发布会上戈尔达依旧红着眼眶,尽管语言不通,我依旧能感受到他对Nino浓浓的爱与留恋。如果说之前我还不能完全理解这场欢送会的意义,那么在看到这段昨天的采访稿时一切情感都变得清晰。


戈尔达说,“Nino明年就16岁了,我想让他的职业生涯结束于顶峰,我不想让他冒任何的险。”, “我知道Nino退役的地方,应该就是在日内瓦了,因为人们爱他。” 

马术“全州总动员”

作为瑞士的第二大城市,日内瓦的人均GDP、消费水平都非常高。它的地理位置奇特,三面都被法国环绕。如果把瑞士的国土形状比作一个毛绒玩具熊,那么日内瓦便是那截短短的熊尾巴。


日内瓦很小,小到城市区域面积仅有约15平方公里(如果没有概念,请想象一下4×4公里长的一个住宅区),整个州仅有40万人口,但是却孕育着23家马术俱乐部,是马术运动相当发达的城市。人们对马术的热爱根植于此,在比赛过程中,我几次被观众们“舞手跺脚”的欢呼声所感染。他们是普通的欧洲人,很多都是家长带着未成年的孩子在下班、下课后驱车赶到现场,有时比赛晚至12点,也会精神抖擞地看完最后一场再离开。从孩子们观赛时起伏的情绪可以看出,他们确实习惯于马术运动,并真正投入到比赛中来,兴之所至,还会发出“A-Lie”(法语,意为“Go”)的声调为骑手与马匹加油。


这场“全州总动员”发动了几乎所有日内瓦州的爱马人,他们扮演的角色不同,但因为同样拥有对马术的热忱,都试图参与到马术节中来,不论作为参赛骑手、观众,还是赛事的执行者。一个叫Emillie的瑞士人告诉我,她就是本地人,自己是个爱骑马的全职白领,今年已经是第六次在马术节做兽医的志愿者了。“作为一个马术爱好者,没有什么来到日内瓦马术比赛这种高水平的赛事更让人兴奋的事。”热爱,可能是她坚持下来的唯一理由。


Emillie说出了大赛众多志愿者的心声,马术节现场有700名志愿者帮助比赛顺利进行,他们各司其职,热情有序。单是在比赛场地旁边,就有不少志愿者靠边静静观赛,在每个骑手跨越最后一道障碍后,三十余名志愿者一拥而上,安放好被打下的横杆、平整场地,他们都是热爱马术的孩子,大多看着不过十五岁上下,有趣的是,大部分都是小女孩,但是动作娴熟有力,显示出有过马术训练的经历。


观众们有自己的马术偶像,很多人喜欢戈尔达,会拿着写着戈尔达名字的手牌尖叫着为他加油;还有喜欢法国女骑手佩妮洛普的,举着法国国旗晃来晃去。他们喜欢的是马术运动中的佼佼者,是心中想要追逐的目标。“追星”好像不是那么值得推崇,但换个角度思考,一项体育运动没有群众基础,如何能有发展的土壤?比赛时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观众不仅为冠军而鼓掌,每对参加者都会收获热情的鼓励。哪怕有时一对骑手出现打杆,观众的掌声反而会更热烈——安慰失落的马儿——恐怕唯有真正的爱马人,才会如此感同身受,懂得换位思考。

后记


日内瓦城小而精致,身在其中的日内瓦马术节也一脉相承,赛事、马展、场地都是迷你版。尽管浓缩,却都是精华。几天的观赛体验,经历几场国际大赛的洗礼,我终于体会到日内瓦马术节的魅力所在—它以娇小之躯汇聚整个世界,只为把最好的呈现给你。

(文/尹天姿  摄影/李艳阳)

劳力士与马术
60年来,劳力士一直支持马术发展,并见证这项运动逐步攀上高峰。
劳力士与马术世界密不可分,更与精英骑师及著名赛事建立出深厚的合作关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