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术世界杯人物|张可&张芊圉:生命里,有马有你

2017-10-10 23:00| 发布者: admin

摘要: 2017浪琴表国际马联(FEI)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总决赛的第三个比赛日由100-110CM分段赛拉开帷幕。64位骑手同场竞技,比赛从早上九点一直持续到正午。成绩出来后,位列17名的小骑手张芊圉在回马场的路上和父亲张 ...
2017浪琴表国际马联(FEI)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总决赛的第三个比赛日由100-110CM分段赛拉开帷幕。64位骑手同场竞技,比赛从早上九点一直持续到正午。成绩出来后,位列17名的小骑手张芊圉在回马场的路上和父亲张可打了个照面,没有一句交流,芊圉从父亲的面无表情中读出了一点点失望。


女儿在刚刚的比赛中出现线路失误,要是在平时训练,张可可能会随手抓起一个瓶子或者抓起一把土摔在她身上,因为在张可看来,走错线路是不能容许的原则性错误。这次是这对马术圈知名的父女第二次一起出现在马术世界杯的赛场,张可是一位在马术赛场上征战了24年的老将,无数荣耀加身;张芊圉今年14岁,系统训练了六年,作为马圈“老炮儿”的女儿,她被寄予了很多关注和期待。

父女之争,必也马术

朝夕相处的父女,同样的马术运动,因为34岁的年龄差和不同的经历,让他们关于马的种种,有着不尽相同的理解。

比起在马背上长大的张芊圉,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为骑马而生,张可与马术的结缘,开始得太迟。从国航地勤工作者到骑马爱好者,再到22岁开始拜师学习,张可的马术生涯充满偶然和磕磕绊绊,“我们那时候是摸着石头过河,张芊圉他们这代人有更好的环境和条件”。

跟马儿在一起时间久了,班里同学都说芊圉越来越像马,不管是性格还是长相。对芊圉来说,“像马”是必然的,在她心里,马比起朋友更像是千金不换的亲人,将爱马Jenny印在手机壳上,耳钉也是马蹄铁的形状,与马相关的日子大部分都充斥着愉快和开心。而张可,他和马在一起的时间却并不总是轻松愉悦的。“我觉得他们(马)不喜欢我”张可开玩笑说。由于平时训练张可总是要求严厉的缘故,马儿们一见到他便会一激灵,感觉张可一来指定有事儿。与马相伴带给张可的,比起快乐更多的是无尽的担心,“我家就在马房里,马房有一点声音我就会出来查看,就像妈妈担心孩子一样。从头走到尾都要查看一遍,不敢落下一个,越是了解马,你就会越是担心。”

张芊圉的爱驹Jenny今年八岁,是她的第三匹马,“她是个长得不算漂亮的女汉子,脾气也不像女孩儿,太贪吃了,嘴从来都闲不住。”张芊圉一边给Jenny举着饭盆喂饭一边说,“它也会闹脾气,惹我生气,但是想想,它对我来说就像个小孩儿,不管怎样最后都会原谅它。”和芊圉把马当小孩儿哄不同的是,张可和马的相处方式更像是谈恋爱。那场让他刻骨铭心的“恋爱”和一匹叫做Soblesse的马有关。这段恋爱和所有恋爱一样,甜蜜和痛苦共存。


最难忘的都是痛苦

这段让张可刻骨铭心的“恋爱”关系反反复复让他在梦中惊醒。Soblesse曾助他夺得国际马联挑战赛第八区冠军,使他成为了迄今为止获此殊荣的唯一一位中国骑手,在搭档的三年岁月里,他们这对人马组合所向披靡,战无不胜。“让我难忘的马有很多,但真正能够人马合一的就是它。”在Soblesse受伤之后,张可倾尽全力也无力回天,在决定送它安乐死的前一晚,他睡在它的旁边做了一个梦,梦见它重新站了起来,跟他说“没事,我会去一个更好的地方。”梦到这,张可嗡地一下惊醒。类似的梦,直至今日,也常常出现。

    张芊圉最撕心裂肺的大哭和最痛苦的记忆也与马有关。她的第一匹马冬不拉,从她8岁到12岁,陪伴了她四年。“那天放学我听到马工姐姐说它骨折了,我不相信,直到亲眼所见,我开始号啕大哭,因为对马来说骨折是好不了的,可以说意味着死亡。”冬不拉的离去让小小年纪的她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但是在父亲“忠诚与勇敢”的骑士精神影响下,她还是选择回到马场,背着梦想前行。


亦师亦友

张可在张芊圉生活中的角色可不止“父亲”这一个,他也是女儿在平时训练中的教练。从把一岁零九个月大的张芊圉抱上马背开始,“亦师亦友”算是对这对父女关系最恰当的写照。女儿张芊圉告诉我们,虽然平时的嬉笑打闹老爸能够照单全收,但是只要说到与障碍赛有关的事情,老爸决不容得半点玩笑。

在张芊圉的印象中,张可既是慈父,又是严父。父亲张可也承认,在他的众多学生中,他对于女儿的要求是最为严格的。“别人做不到的你必须做到,你(张芊圉)是要做骑手的,这是一辈子的游戏,不是一场的游戏。”在极度严苛的训练要求背后,是张可作为父亲对于女儿的极高期望。张可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女儿能够成为一名世界顶尖骑手,有朝一日能够代表中国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

说到马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女儿张芊圉调皮地表示,自己心里肯定是马排第一,马的地位稍微超过了爸爸妈妈,但是在爸爸心里肯定是自己比马重要一点。这对父女对于马的感情都是浓烈且深沉,对于目标的执着也是同样令人动容。张可认为,无论是否带着女儿参加比赛,每次比赛都是为自己而战,他一定会竭尽所能全力以赴;在8岁就笃定了要做职业骑手的女儿张芊圉心中,想要继承爸爸的衣钵,成为父亲的骄傲的想法也是无时无刻不在激励着她。

“前段时间看《摔跤吧!爸爸》,看到电影中的爸爸说‘你是我的骄傲’的时候,我爸转过头对我说了一句‘你已经是我的骄傲’,我瞬间就泪崩了,当时听到这个话就觉得一定要继续努力加油,成为更好的骑手。” 14岁的张芊圉红着眼眶对我们说。而说起今年年初第一次跳105cm障碍就取得了第三名的女儿,父亲张可的骄傲之情也溢于言表。那场比赛张可被女儿张芊圉超越,排名第五,当听到段义华和边巴次仁对他说“老张被小张拍在沙滩上”时,他“一瞬间感到了无比欣慰”。
 
张芊圉的乳名唤作“琪琪格”,在蒙古语中的意思是“草原上的花”,张可说,比起赢得许多奖项,他更希望女儿能够一直像草原上的花一样快乐。这对父女的马术之路还很长,我们期待着,有一天这位父亲能够带领着他的琪琪格,走到马术运动的最高殿堂。

(文、图/马术世界杯  编辑/Aileen)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