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盛夏旅记——走上高高的兴安岭

2011-7-19 15:40|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0年8月刊

摘要: 我们,每个人都携着大串的音符在世间行走,有目的的当作是旅行,一路走来,机关算尽只为那一树桃花;无目的的当作是流浪,顺其自然,行云流水倒也乐得快活。
大兴安岭高挑的白桦密林,千百年来沉默无语,行走间盘根错节,不知已然多久未有迎来宾客旅者。马蹄踏在腐朽的枯枝上发出细碎的声响,太阳穿过繁茂的枝叶,将斑驳树影打在你的额角鬓间,逍遥的牛仔从广袤草野上一路走来,密林深处,开启心的旅程。




多情的呼伦贝尔——不能没有你

丝毫不用切换频道,从上飞机开始心思就已然远离了喧嚣,南苑机场飞到海拉尔仅仅两个小时的旅程依旧嫌得太过漫长,好在有个超级马痴的蔡猛老师在身边攀谈着,才不至于显得太过急躁。

飞机降落在海拉尔机场,那份迫切的呼之欲出的向往,反倒安稳了许多。这久违的草原,久违的牧场和久违的芳草的馨香,随着滚滚热浪扑将而来,呼伦贝尔用肆无忌惮的骄阳迎接着我们这群都市的旅者,如此奔放。

久居樊笼里,突然得了自由,就好像长期在马场里调训的马儿被带到了草原,兴奋地一时间忘记怎样奔跑,只能尽情地贪婪地呼吸、享受,用所能想到的一切姿势跳跃,把所有过眼的每一帧情景都印刻在心底深处。

牙克石的市委书记是个难得的好猎手,于此次行动有着极为周密的“战前部署”。对照已然勾画分明的骑行线路,点滴入微地讲解着每一个重点环节,丝丝相扣,字字珠玑。

为你挑马的人

之于此行的70多人而言,单凭牙克石一地的马匹本就足以招架,可这些在提前几天就来此挑选马匹的李永刚、王朝晖看来却是远远不够的,为了保证人马安全以及骑行顺畅,挑剔的两个老骑手筛出了所有公马及骒马,只留下状态稳定的骟马后,再逐一骑试,调训,并对所有马匹进行备案记录。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都很难相信,在30几度高温的房间,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趴在床边,对着笔记本上的马匹照片及人名册,一匹一匹对照分配。每张马匹的照片下面有着他们临时给启的名字,还有马匹的特点被逐一登记在表格里。依照所有人员的骑行基础和特点进行分组,分马,极为精细。哪些马善于走山地,哪些马从草原来,哪些脚力不好,哪些适合基础薄弱者……汗水顺着赤光的脊背淌下,在你眼前爬成一幅深刻的山水,写满对友人的牵挂。

朋友们,当你策马狂奔在草野上逐风推浪的时候,当你顺利地攀坡过坎逍遥自在的时候,别忘记,这些为我们如此辛苦调马的人。

蒙古汉子的脊梁

对于这群过来认真享受骑行乐趣的实力派而言,可能都记不清那些小马倌的名字了,一张张黝黑的并不出众的脸、含蓄的很少讲话,只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给你牵马,帮你缀镫。

危险的时候他们在最前面披荆斩棘,迷路的时候他们往来奔忙着跋涉、打探。您休息的时候他们在照料马匹,您睡觉的时候他们在站岗值班。悠闲了他会哼几声小曲,着急了他会一脸的庄严。这些可爱的草原男孩儿应该比我们任何一个都小,却担负着守卫我们安全的重担。

“这就是,蒙古人,热爱,故乡的人……”市委书记背着枪永远冲在队伍最前面,所行处一片通途,旁枝侧丫全部被他踏在脚下。这个身经百战的老猎手,用实际行动给我们讲述着马背民族的精神信仰。




临走的那天,他们站在马群里目送我们走远,依旧没什么言语,只是,你或许会永久地记住那群为你保驾护航的身影,在草原。

关于摄影师的话题

每个人都是这大千世界的莫名过客,来去匆匆,走过的地方,遇见的人,能留下的,除去脑海里的记忆就只剩下那大叠大叠的照片。

正所谓“千里不捎书”,有经验的前辈都知道,长途骑行随身的装备越少越好,以减轻马匹的负担,以及个人的细索。然而,这漫长的愉悦的旅程又怎可没有影像留念。于是你看见两个地道的“牛仔”在人群里穿梭着往来奔忙,一个是大顺,另一个呢,她说他叫野孩子。

水草丰美的时候,你听到身边有人叫你:“抬头,微笑。”大顺抱着相机憨憨地冲着你叫;道路稍显平坦的时候,身边马蹄声起,有人扬鞭催马,单手抓着相机飞将过来,嘴里还大吼着“走一个”。虽说是没有“长枪短炮”,可这“游击小枪”的集采精神,就足以让人温暖难忘。而又会有多少个镜头,是他们自己呢?!

李艳阳属于那种对摄影艺术无尚追求的。或许是因了那多年的美术功底,或许出于对马匹的深度认知,总归拍马是着实叫绝的。这次作为活动的协办,倾整个《马术》杂志之力,把几个编辑折腾得筋疲力尽,索性倒也落得个完满结局。就是估计他个人没玩尽兴,一路上不是开路就是善后,好不容易遇到点风景,还要忙不迭地掏出“大炮”来一顿猛轰。“来一趟不容易,怎么也得给大家留点纪念啊。”他总是那么一脸憨厚的腼腆的笑……






白桦林的秘密——且行且珍惜 

我们,每个人都携着大串的音符在世间行走,有目的的当作是旅行,一路走来,机关算尽只为那一树桃花;无目的的当作是流浪,顺其自然,行云流水倒也乐得快活。

    就像公路电影为了使剧情完满,都会给流浪找个恰切的理由,即使是源于一次莫名的游荡,到最后也大多会找到情愫因由纠结起来,这样,无意识的旅行便生成了欲罢不能的流浪。

悬浮的不只是梦想

草原上的太阳像蒙古姑娘的笑脸,永远执著地盛放着。风卷着热浪从千畤碧野上横扫而过,掀出大片野花遮不住的羞怯。挥一路长鞭,挥不去六月骄阳的爱抚,阳光擦过我的帽檐,撒进他的发稍,最后刷一笔古铜色的油彩在你俊毅的脸颊,年轻的蒙古小伙子,裸露着坚实的脊梁,泛着油光。马儿一路嘶鸣,溜达着渐行渐远。

长途跋涉而来,只为在这38度高温的草原上踱步缓行,最初的兴奋在最短的时间里被呼伦贝尔热情的太阳羽化成烟。

卡尔唯诺说:“你去过周围很多地方,见过很多标志,能不能告诉我,和风会把我们吹向未来的哪片乐土?”而此刻想必每个行者的心里都在揣摩着脚下这条无限延展的路会伸向何方吧,但又有谁能告诉你呢,我们,是这阡陌的大兴安岭长久以来等到的第一队无畏的骑士,迈着逍遥的步伐在未知的路途上踏进。这未知的前路的景致与艰辛时刻在挑逗着牛仔们探索的欲望,行走过的印记也会恒久地刻进你的心里眼里微笑里。




想朋友们四面八方纷致杳来,远离城市的繁复芜杂,抛弃生活的种种压力,只为这无人踏过的荒芜,只为这空旷寂寥的原野。虽不能纵骑驰骋到也乐得逍遥自在,虽骄阳似火,倒也在满目碧翠绿野千畴之上,饱览了自然界万变的色彩。

午餐时候,军挎里的馒头是最实惠的干粮,加上香肠和咸鸭蛋已然让身在郊野的我们心满意足。而在大家忙不跌的填饱自己的同时,黄祖平老师却抱着草料在为本队的队员逐一喂马。这是一个奥运骑手最惯常的举动,却让人感慨良多。他快乐着别人的快乐,笑容谦和……

组织者的周到让我感激,草原人民的情谊比鞍前马后的矿泉水来得更加清凉,在花草丰茂的草野上小憩,三五成群,享受着幸福的阴凉。抬头,太阳依旧含情脉脉地微笑着,有生灵划过天际,闪烁恍若隔世的苍茫。

唱歌渐起,蔡猛前辈这个公认的马痴自许为草原的儿子,每每情到深处就高歌猛进,加上西藏队的措东教练那副与生俱来的好嗓子,一路更是欢歌笑语,无尽逍遥。

太阳温柔地退至半山的时候,队伍在一个废弃的庭院驻了下来,扫过袖口的风逐渐凉爽。我去看了那匹马,天色已经暗了,它似乎有些疲惫,雨点打下来的时候,他抖了下肩膀,打了个寒战,而眼神却倔强地朝向远方,原来,沉默是如此伟大的品格。

如果不是飞行着的若干小动物给这地方打了折扣,我会建议所有的情侣来这里安营扎帐,是的,那太阳挂在树枝上流连的样子,简直美极了。你背着我涉水而来,在寂寥的旷野上散落欢笑的足音,闭上眼,有无数飞鸟掠过头顶,安静的羊群在你的脚畔围绕,恍惚有萧音引亢而来,吹尽无数的沧海和未完的悼念,呼伦贝尔的黄昏因此而格外绵长。

篝火响成了碳色,勾勒着一个个不安分的灵魂,牙克石的亚洲冠军哈达铁、马圈里无人不知的前辈老巴纳,唱着草原的牧歌推杯换盏,还有能歌善舞的露露,多才多艺的江霖……

渐入深夜,人群散去,只剩下星星,在游动。






我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你见过草原上的晨雾吗?

远远地看上去像一带烟,轻悠悠漂游在草尖上,迟迟不忍飞散。近了,也只是剔透的露珠斜挂在碧翠的梢头,荡着无边的清寒。
没再能翻身上马,挡不住胃里翻江倒海的手把羊肉,还是与腰伤复发的措东教练结伴上了车,不多时候便隐隐望见了骑行的队伍,碎汞样的阳光洒进及膝的草野,漾起优柔的涟漪,行至近前,不敢做声,只怕是惊扰了散步的牛羊。孤独的牧人旁若无物,淡然地望穿我们这群陌生的过客,似乎你从来就不曾经过……

风景逐渐入画,我们回到了最初的营地。在相对安静的别墅外闲聊,享受一杯普洱茶的温馨,一边是浩淼的湖水,偶有灰鹤在近旁舞动,一侧是无尽的繁花盛点,绿野葱茏。朋友们端起相机,花海里的笑脸被收进镜头成就恒久的记忆。

我们的故事未完待续,而那份心情,也只有且行且珍惜。(文/张楚乔)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