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看点 查看内容

阿布嘎黑马新传奇-2010西乌传统草原大赛马拍摄纪实

2011-7-21 09:39|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0年8月刊

摘要: 盛夏时节,初入草原,便感受到了“天似穹庐,笼罩四野”的大景象,觉得这首歌谣说的纯粹是天和地的关系,这和人是没有关系的,人到草原,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人太渺小了。
黑马指的是黑色的马,同时在体育报道中指的是爆冷门取得好成绩的人或马。阿布嘎黑马是指一个马品种,是生长在锡盟阿布嘎草原上黑色的马,阿布嘎女子黑马连在60年代曾受到过周恩来总理的高度赞扬.在这次大赛马中,来自阿布嘎的马成为了比赛中的“黑马”,颠覆了整个内蒙古草原。




盛夏时节,初入草原,便感受到了“天似穹庐,笼罩四野”的大景象,觉得这首歌谣说的纯粹是天和地的关系,这和人是没有关系的,人到草原,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人太渺小了。


我们驱车奔驰在辽阔的锡林郭勒盟大草原上,目的地是西乌珠穆沁旗的政府所在地巴拉嘠尔高勒镇,那里将举办一年一度的传统草原大赛马(30.5公里耐力赛)。我们电视团队五人小分队,先行进入草原,采访即将参加比赛的各地马主、选手。我坐在前排副驾的位置上,视野相对开阔,无际的草原上几百公里几乎没有参照物,我有时会感觉是坐在一种模拟的驾驶舱中,原地不动,草原从两边划过。我想,在这样遥远无边的空间里,人是无法靠两脚去走的。伟大的自然赐予了人一种相互联系的精灵,那就是马。在草原上,马虽然躯体和人一样渺小,但马有速度,马的速度缩小了草原的空间,打破了草原的局限性,人便真正拥有了草原。




锡林郭勒是汉语音译,意思就是美丽的河,我们在锡林河畔采访马术俱乐部的江树军先生,采访调马师巴特,因为江先生和巴特老师连夜去草原接小骑手迷了路,误了点,我们是起了个大早,却干了个晚集。早晨7点多钟的时候,太阳的光芒很强烈,有内地中午11点钟的感觉。在监视器上看,马背上镶嵌了一层刺眼的蓝光,我忽然觉得有点庄周梦蝶的味道。虽然脚上的皮鞋都被露草湿透了,可采到了江先生,巴特老师的真言也值得。他们说:蒙古马和其它混血马的区别是,蒙古马耐力好,中、短距离速度稍慢于其它改良马。我们问那为啥还选择蒙古马参赛,他们说蒙古马是蒙古族文化的一部分,蒙古马长久奔跑的耐力好,越长距离就越显优势,再说也是蒙族人精神的象征。蒙古马在草原的生存能力极强,当草原变成茫茫雪原时,怀着身孕的蒙古马,领着小马驹,刨开积雪吃枯草养育后代。带着蒙古马去参加比赛,就是为了传承这种文化,名利倒在其次,但也绝对差不了。


西乌珠穆沁旗简称西乌旗,“乌珠穆沁”意思是“摘葡萄者”,他们是从长葡萄的新疆那边来的。这里的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锡林郭勒草原的典型区域和蒙古马的核心区,风光旖旎,蒙古族文化习俗保存的十分完整。我们赶到镇里,看到不少人传蒙古袍,街道很多马匹穿来穿去。




在30.5公里的赛道上布置了25个固定机位。我们是雨中进入草原赛道的,今年雨水足,草原水草丰茂。有的地方的草快长到人的腰部,草原因为有草皮覆盖,没有水土流失,所以很少沟坎,但草原并不是平坦的,有山包,有坡地,就像大海一样,远看平展,近看波涛起伏。


2010年7月17日凌晨4点钟,我们和大部队赶到赛道起点,这里在小镇的西南方向,在特别辽阔的成吉思汗瞭望山下,赛道基本为东南方向,临近终点时向主会场冲刺。马主门昨夜已开上轻型卡车在这里夜宿。太阳升的很快,草地上湿漉漉的,夜里露水很重,我很高兴,希望马奔跑时减少尘土。草原上有名的马主、调马师们,象呼伦贝尔的芒来(首届冠军),通辽市的松林(近两届冠军),二连浩特的包昌(蒙古国赛马冠军)等在参赛马中走来走去,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可眼光又在马身上飘来飘去,他们在看对手马的状态,好马能不能跑好,关键在昨天夜里,比如夜草吃的合不合适。这就是兵法上说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西乌旗连续举办了好几届赛马,只是上届才得上名次,这次渴望更上一层楼,参赛的蒙古马调的不错,毛色发亮,肌肉发达,胸肋突出无赘肉,还找了个老骑手,小矮人。通辽市的马主松林是近年的冠军得主,他的马是半血马,已经连续两届了,这次再夺冠就是三连冠了,不过他去年的冠军马,已转手卖给了他人,也报名参加了今天的比赛,只是到现在马上就要比赛了还不见冠军马的踪影。松林预测今年报名马虽少但好马多于往年,比赛会更加激烈。




在赛道起点的排列中,有一位中年女选手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采访中她笑着说,要是拿了冠军,就再买匹马。来自西乌旗的扎宝力格说,昨天黄昏时分,他们还穿上民族服装,为赛马举行了香薰仪式,祈求好的成绩,保佑骑手和马儿的平安。


太阳从一个山包后升起,阳光充满力量的照射在草原上,无际的青草更加滴翠。70多匹赛马一字排开,上一届的冠军马还是没有来。


发令枪响!1号马率先冲出,马群随后跟上,往东南方向飞驰而去。小飞机俯冲航拍,惊了一匹马,选手从马背上掉下来,刚才有决心夺冠的女选手,刚跑了一公里,就掉队了。我坐上导演车,也向终点追去,路上看到了没有骑手的马,依然顽强的向前跑着。比赛开始,速度达到每小时50公里左右,转眼就拉开了一条线,五公里处已分出三个集团。




有几匹来自阿旗的纯蒙古马和众多半血马混在一起,样子虽不如其它马好看,但跑起来却十分轻松。


我的车在赛道上,一会儿颠入小山谷,一会儿从天际线上爬坡、下坡,一会儿走S形道路,一会儿直线行驶在广阔的草地上,我们在车内体会着骑手的感觉。等我们赶到终点时,前十名的马匹已冲过终点,我远远看到一位陌生的马主,穿着黄色的民族服装,高傲的仰着头遛马,马身上挂着47号牌子,这匹马浑身湿透,棕黄色皮毛亮晶晶的,象玉雕一样的质感。突然,这匹马引颈长嘶,,雄风摄人,显示着王者风范。经核实后,确定这匹不足1.4米的纯种蒙古小黄马是冠军马,他来自锡盟阿旗,骑手叫青照日格。我们为比赛前没有采访到这匹马的马主而遗憾,同时也惊异蒙古马的惊人耐力。转头见到松林一起来的通辽的马主宝音的32号半血马,他的马一直和西乌旗的小矮人做骑手的1号马交替领跑,到了折返点就要冲刺的时候,32号小骑手看了一眼航拍飞机,他的马没有拐弯,而是直线冲了出去。这时,阿旗的47、45、44、号马和来自呼伦贝尔的芒来调的31号马都冲了上来。32号半血马冲出一公里后,才反身往正确的赛道上跑,先后超越1、44、31号马,获得了第三名,实在是令人惋惜,但这就是竞赛。




这次比赛取前六名,而来自阿旗的三匹马成了真正的‘‘黑马”,(47号获第一名,45号获第二名,44号获第五名)首次夺得冠军并占前六名的半壁江山。传统冠军通辽的半血马获第三名,没有实现三连冠的愿望,卫冕失败。草原著名调马师芒来调的马获第四名,也算保住了名节;西乌旗的1号马获第六名,再次也算凯旋而归。转眼到了最后冲刺的时刻,一个大转弯,跑在前面的来自通辽的宝音没有控制好马冲了出去,等到转头已为时太晚,最终不足1.4米的来自阿旗的青照白格的纯蒙古草原马以40分50秒的成绩夺得冠军,也打破了赛会42分的最好成绩。当人们看到外形矮小、头大脖短、四肢粗糙的黄色蒙古马拿到第一名时,观众又惊奇、又高兴。高兴的是土种马战胜了改良马;惊奇的是不可能的事情出现了可能。


我同样有这样的感觉,但细想,有两个原因,一是长距离跑我的体会不是抬不起腿,而是喘不上来气。蒙古马肺活量好,这是看不到的内在素质;二是比赛地形高低不平,纯种蒙古马上万年对此地形的适应形成天地和骏马合为一体,如半血马就会失去一部分天然的能力。这可能就是蒙古马取胜的原因,人们记住了阿布嘎黑马,同时这也揭开了当年成吉思汗靠蒙古马征战欧亚大陆的奥秘。
 

比赛颁奖现场,西乌旗的额旗长和乌副旗长对比赛很满意。他们说:我们草原大赛马搞了七年,也为锡盟成为中国马都做出了贡献,下一步我们准备成立一只旗蒙古传统耐力赛马队,参加全国乃至蒙古国的赛马比赛,把这项赛事打造成国际知名的蒙古传统耐力赛马,为马都的未来再建新功。


这时,喇叭里传来优美的解说声:这里的草原水草丰美,牧场上牛羊成群,蒙古包里奶香飘逸。我觉得这样的白描就很好,草原真得不需要美丽的词汇去赞美。我看见白云下的草原弧形天际线上,一位象勇士的牧民牵马而立。人们爱说草原是天堂,我想那是因为草原是自由的,牧马人在天与草之间驰骋,南北东西自由往来,这是孤独的自由,就像幸福的痛苦一样。真的感谢上苍!赐予了我们美丽的草原,赐予了我们草原的精灵——蒙古马。(文/黄晓明,图/风河)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