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行天下 查看内容

深沉与浪漫-牛仔生活零距离

2011-7-22 14:24|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0年10月刊

摘要: 天是蓝的,海是蓝的,伴着飞溅在银色沙滩上的雪白海浪,我们的心情也变成蔚蓝色的。让马蹄溅起的海砂打在自己身上吧,让涌起的浪花浸湿我们的靴子吧,让不知所措的海鸥四散惊飞吧。



牧场


1 西部骑乘基础训练

离开旧金山时,天还是明朗清澈的,鹰在空中盘旋,青黑色的柏油路随着起伏的丘陵蜿蜒地伸入远方更浓的苍翠之中。城市的嘈杂被抛在了车后,车窗外一派盎然生机。随着车轮的飞速旋转,我们每个人都兴奋地在脑海里勾画着那向往已久的美国西部牧场的景色。

4月下旬,正是加利福尼亚雨季的尾声。很快,刚才还在远方山间徘徊的朦胧雨雾,现在已弥漫在我们车的周围。雨不大,景色却因此变得深沉浓重。

小湖牧场的“小湖”更像一片湿地,只有雨季才会出现大片水面。牧场近2000英亩的范围内山水相依,满是树挂的粗大古木显示着良好的生态环境。

车,停在了一座典型的美式乡村建筑前,牧场主马特快步迎出,握手寒暄几句后,指着身后一座小山上的木屋告诉我们,那里将是几个男队员(翁布、李松涛、何日和我)的住所,而队里唯一的女生露露,得到特别关照,被单独安排在主人房屋旁边的独栋“别墅”中。

冒雨爬上山头,推开房门,迎面而来的是浓郁的美国乡村气息,暖气早已烧好,热水全天供应,全木结构的房子上下两层,高大温暖,探出的平台就好像建在树冠之上,牧场的主体建筑群尽收眼底。马特告诉我们,收拾停当稍事休息后就可下山,欢迎晚宴已经准备好了。拉开冰箱,取出啤酒,凭栏眺望,丝丝细雨中,远望群山如黛,俯看白色围栏里马儿像散落在如茵绿草地上的各色宝石,画一般的景色差点让我们忘记了晚宴时间。


“Dinner……”马特的伙伴斯蒂夫粗犷的嗓音自山脚下传来(之后,在我们的细心教学下改为了标准的人民公社食堂口音“开饭喽”)。厨娘当然是温文尔雅的兰西,去年优仙美地的野外大餐至今还是我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老朋友比尔分开人群,走过来热情地和我们拥抱。并告诉我们,他是驱车4个多小时从自家农场专程赶来。而这一大屋子男女牛仔也都是专门来陪我们这群远道而来的中国马友的。

美味的晚餐、热烈的气氛、推杯换盏、欢歌笑语……黑头发、黄头发、灰头发、大胡子、小胡子、没胡子、帅哥、美女、老牛仔,无论是谁,语言是否相通不重要,开心的笑脸就是我们最好的交流。

回到房间,洗漱完毕,倒头就睡。何日说,我只用了1分钟就鼾声如雷,害得他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才勉强睡着。但第二天清晨雨中牧场清新的气息却是最先把我唤醒。

用过早餐,全体队员跟随着马特和斯蒂夫来到围栏边,问清骑乘要求后,老比尔拿着料桶将我们的座骑一一吸引过来。在斯蒂夫的协助下,我们各自套好马、刷马、背鞍,牵行至室内训练场。

牛仔丹尼已经端坐马背等着我们了。牵行控马、骑乘控马、无缰控马、穿桩、急停并倒退再旋转,一上午的西部基础骑乘训练,即使是何日这样的老骑手也觉得获益匪浅。

午饭后,雨变得时断时续,太阳也不再老躲在云后。酷爱户外的翁布提议,“我们上山吧。”沐着阳光淋着雨,马特和比尔仔细检查了马匹的肚带、胸带,引领着我们像山里出发。雨后的山体很滑,但夸特马没问题,比尔告诉我们即使下陡坡也不要身体后仰,保持身体的垂直更有利于马匹安全行进。

山色与去年穿越的优仙美地完全不同,露露说真像电影《纳尼亚传奇》中的景致。柔和而不失深沉的山影,满坡的绿草野花,密布藤萝的古树,伴着太阳的时隐时现变幻着浓淡的色彩。李哥(松涛)说:“没想到这雨中骑行竟是如此惬意。”而运气最好的也是他,在何日发现野鹿的同时,李哥翻鞍下马,捡起了一只完整漂亮的鹿角。

歌声来自马特专程请来的电台歌手,古怪的乐器音色极其好听,二人转式的歌词更是将晚饭后的气氛推到高潮。露露禁不住一展婀娜舞姿,蒙古风情伴着美国乡村音乐,从她的双肩抖动到指尖,感染着老老少少的中外牛仔。

我想队员们今夜梦中都会带着由衷的欢笑。



2 牛

“今天,你用我的鞍子。”斯蒂夫微笑地对我说。看着粗大桩头的牧场鞍和套索,我知道今天的主题是“牛”。

仔细的刷好我的座骑,胭脂色的夸特马--司各特。我们跟随着克瑞斯和马尔它这对帅哥美女夫妇出发去赶牛。草地湿润,马蹄踩在上面叽叽作响。一路上克瑞斯的牧牛犬跑前跑后地热着身。

牛栏就在前面,大家一字排开,欣赏着克瑞斯的牧牛犬在口哨指引下熟练地圈着牛。很快牛群被聚拢在围栏门口。克瑞斯对我们说道:“不要急,不要催马追牛,各自卡好位置,随牛行进。”

何日和我被安排与马尔它先行到路口,引导牛群进入牧场大门。其他队员在克瑞斯和他的牧牛犬的带领下,赶着牛群慢慢走来。小牛虽然恋群,但仍不失活泼本性,但只要一偏离路线,就会被我们纠正过来,真的不用急,有时只需提缰上前一两步,小蛮牛就乖乖就范,回到群中。而入大门时,聪明的牧牛犬在牛群侧后方一卧,一只不剩,小牛到站。


场地中,马特、比尔、斯蒂夫早已准备停当,熟练地耍着套索,正转、反转、侧转看得我们眼花缭乱。

看到我解下套索,克瑞斯笑道:“涛!别急,第一个项目是截牛。”

这就是传说中的“CUTTING”!我真的有点兴奋了。骑着夸特马急速的闪转腾挪,阻挡着急于回群的小牛,多么刺激的事情啊!而实操可没想象那么简单。

截牛的第一步是将一只小牛从牛群中分离出来。

这并不是件容易事,如果你动作太快,牛群就会集体逃遁,你根本没机会切出一只小牛。慢慢靠近,稳定自己的心情,稳定你的马,稳定面前的牛群。以牛的肩部为界,马位靠前牛向后跑,马位靠后牛自然前进。而其他两至三名牛仔将协助你控制小牛于一定范围之内,以免其远离牛群。这样,小牛的唯一想法就是尽快返回群体之中,截牛也就开始了。不是非得趋马快速追赶,只需尽量保持马头面向目标小牛,将牛群挡在身后,在小牛左右闪躲时,做出相应反应即可。缰绳很放松,腰腿稍微的示意,胯下的夸特马就明白今天是来和小牛“抬杠”的。

接下来的套牛就更难了。何日说在家套椅子已经练得百发百中了,但小牛不是椅子。套索很硬,在马上放松圈扣也是有特殊的翻腕手法的。无数次的尝试后,中国牛仔们也还是有收获的。但即使我们用的套索是活锁扣,由于动作不连贯经常忘记使用桩头,牛还是把我的手指勒伤了。

牛头尚且如此难套,双人配合套牛后腿就只有看人家专业牛仔的了。

卸好马,看着司各特舒服地打着滚,何日对我说:”涛哥,今天的活动用句中国话来说就是——相当OK!”


3  篝火、夸特马和枪

难得的晚餐——美洲野牛肉。不老而且很嫩,不油而且很香。

今夜无雨,又有野牛肉垫底,山风吹来都显得温暖。马特在草地上升起了篝火!克瑞斯把他的卡车开来,乡村音乐放到最大。当然少不了歌手杰尼亚曼妙的琴声。露露很高兴,篝火是她的最爱。天很晴,繁星点点;酒很醇,napa干红;人友善,欢乐弥漫。看着翁布给火堆添着松枝,我的心又回到了去年内华达山脉中同样愉快的夜晚,要是陈亮(你丫慢点)也在,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一定只有三个字“二锅头”!

清晨,早餐过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备马,牧场主马特要带我们去打枪。这可是额外的惊喜。在美国,拥有枪支非常普遍,但拥有私人靶场就不是很多了,而将靶场设在风景如画的山谷之中就更少。

虽然没有下雨,何日仍然穿上了他的西部风衣,我也把牛仔帽戴上,在牛仔故乡打枪,服装一定要配套。靶场在后山上,风和日丽,今天的中靶率一定错不了。

弹颗在飞,手枪的后座力似乎比来复枪还要大。铁皮做的牛仔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每人两梭子,实在的牧场主马特完全是将我们当做朋友来招待了!

下山后,我们的马已经准备停当。Gymkhana一种流浪牛仔的此赛游戏。结合了圈内旋转、穿桩、绕桶三个部分。夸特马的优良品质再一次表现的淋漓尽致。快速启动,原地转圈,行云流水般的穿桩,不太急速的绕桶(也许是我们技术有限吧)。蓝天白云下,青山绿草间,这一切都让我们每个人情绪高涨,斗志昂扬。我们的“梦想牛仔”何日当然是全场速度最快的冠军。蓝色勋章挂在胸前,我问何日:“感觉如何?”何日还是用中国话大声告诉我:“相当OK!”

美国牛仔根据工作侧重点分成不同类型,马特、比尔、斯蒂夫他们并非职业竞技牛仔,他们是纯正的牧场牛仔。这几日的牧场生活使我们知道,稳定、沉着、准确协调地建立人与动物的合作关系,这正是牧场牛仔工作的深沉含义,而浪漫将体现在工作之余的欢歌笑语、熊熊篝火以及尽情游戏之中。


牛仔节

Stonyford牛仔节至今已经是第67届了。由牛仔大游行和牛仔竞技比赛两部分组成。每年五月的第一个周末,就是全城老少最快乐的节日。花车、马车、老爷车,红男、绿女、大牲口个个花枝招展,盛装展示。大街成了舞台,糖果与欢笑铺天盖地地将你包围。虽然身在异乡,但我们好像并不是外人,这个打好招呼,那个把手握,真比过春节还热闹。

而下午开始的牛仔竞技比赛,让我们的心跳和呼吸都变得急促了。骑公牛、骑野马;套小牛、摔小牛;儿童骑羊,妇女绕桶!真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竞技牛仔的激情与火爆,这回我们可是现场体验了个真真切切。翁布说:“几秒钟内在飞奔的马上准确地套住小牛,简直是不可思议。”

当一群三四岁的小牛仔蹒跚列队在牛栏前,准备骑羊比赛时,全场近千名观众一起沸腾了起来。对于如此小的孩子,羊很大,跑得很快,场面很紧张,一个孩子摔下来,另一个孩子接着上,勇敢地心在小小的身体里坚强地跳动。露露与何日,全神贯注地注视着赛场,感动使他们的眼眶湿润了。

而李哥自进场后就没顾上说话,32G的卡照爆了两张。事后他不无遗憾地说:“唉!下次再来我不照相了,好不容易到了现场,全是从相机镜头里看的比赛!冤大了!”


踏浪

天是蓝的,海是蓝的,伴着飞溅在银色沙滩上的雪白海浪,我们的心情也变成蔚蓝色的。让马蹄溅起的海砂打在自己身上吧,让涌起的浪花浸湿我们的靴子吧,让不知所措的海鸥四散惊飞吧。当呼呼海风刮过我们双颊时,自由的心情像脱缰的野马般腾空而起、踏浪而来。

老朋友迈克微笑地看着我们在海滩上肆意撒欢,连胯下的夸特马似乎也知道,我们这群中国的牛仔一定还会再来。

收缰而立,看着眼前辽阔的太平洋,我想,牛仔的情怀不正像这无垠的大海一样,深沉而又浪漫吗!!
(文、图/安涛)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