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人物 骑手故事 查看内容

巴根:生活中的一场秀

2011-7-22 14:14|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0年10月刊

摘要: 巴根的骑手之路一直延续至今,他也乐得自己可以和马在一起生活的时光,回想当年,巴根说:“那时候我们的训练条件不及现在,每年只有一场全国锦标赛,和现在比起来真的差太多了。”
周一是马场的短暂假期,难得小憩。在这个慵懒的下午,没有马蹄的清脆急促,没有教练的谆谆教诲,也没有了小学员们休息时的来回奔跑,马儿在马房里享受着宁静,教练在会所里聊着闲天儿,只有过道上的小树伴着微风自然飘逸着。俱乐部的会所里见到了巴根,他正和自己有孕在身的太太聊着天。起身介绍时,这个已经离家四年的蒙古汉子有些腼腆,但脸上满是幸福。


一家子的马术情结

当了15年骑手的巴根出生在一个马术家庭,他的父亲在马术学校里担任教练。巴根传承了父亲的爱马情结,从17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马,也注定了自己的一生要成为一个出色的骑手。


巴根的骑手之路一直延续至今,他也乐得自己可以和马在一起生活的时光,回想当年,巴根说:“那时候我们的训练条件不及现在,每年只有一场全国锦标赛,和现在比起来真的差太多了。”巴根第一次参加比赛是在1995年,他想起了那个时候的北体大,来自全国七八个省市的马术队齐聚一堂。马并非如今这些身价不菲的进口马,障碍的高度也只有1米2.,但每一个人对于马术运动的热情从未改变。“回过头看,那时候的比赛太初级,甚至连我们骑手自己都没有什么比赛概念,只是觉得不掉下马来,不停下来就是成功。”巴根望着窗外的训练场地回忆着。

这时候,巴根的太太端着两杯水走了进来,巴根接过了水杯,静静地说:“现在我们的马术环境越来越好,作为骑手的我们也有更多的比赛可以展示自己。当然,最幸福的是,我拥有一个支持我骑马的太太,我们是在马场结识的,她也骑马。只要我参加比赛,她就会站在场地边上默默地陪着我,把我参赛的过程用DV拍回来一起分析得失,还帮我翻译一些国外的资料,也许我们的宝宝将来也会成为一名骑手,我真的很感谢她。”


童话世界里的骑手路

说起参与马术项目,无论是从观念上还是技术上,巴根这一代骑手都走了不少弯路。真正懂得什么是马术,还要追溯到2003年巴根到丹麦留学的时候。“那时候在国内,我们学的东西不行,教练也给不了我们太多东西。只能通过看国外的录像带进行简单的模仿。”巴根说:“这种‘邯郸学步’根本学不到什么,首先我们骑的马就和国外骑手的马有很大差距,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的马是如何调教出来的,如何从‘一张白纸’做到‘人马合一’的……”

在随九运会代表内蒙古队夺得场地障碍赛团体冠军后,2003年,在各方的联系和协调下,作为国家马术集训队三名场地障碍运动员之一的巴根和刘同晏、张河以及盛装舞步的刘丽娜一起奔赴丹麦Viegard马术训练中心,在当时担任第十四届亚运会中国马术队教练的丹麦人John•byrialsen(老约翰)指导下进行训练。同时期,上海队的张滨(国家集训队队员)和北京的黄祖平也通过由省、市队派出和自费的方式赴德国进行训练。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专业的马场,精良的马匹,高端的赛事,之前只能从录像上看到的一切映入眼前时,巴根也有着很多无奈。“能够被教练从国内选过来,我觉得他肯定是认可我的,可是来了之后才发现,一切都得从头做起。”言语不多的巴根,搓了搓自己的双手,想起七年前在丹麦的时光:“刚到丹麦的时候,什么都要改变和重新学习,前半年的时间基本上是在挨骂中度过的。此外,当时的训练强度也比在国内要高出很多。像我那时候在国内的专业队每天就骑两三匹马,一上午就完事了,下午会进行一些简单的体能训练。到了丹麦,马房里有一块小黑板,上面会把骑手的名字以及每天你需要骑的马写在上面,固定的每个人一天有九到十匹马,所有与马相关的事情都要你来打理。那阵子我早上天还没亮就得开始备马,一天忙完把马整理好,鞍具什么的都归位后,直接回宿舍倒下就睡了。”

当然,巴根遇到的教练老约翰对这群中国骑手的训练是非常投入的,一天不是只教一节课,只要他在马场,就会对每位运动员、每匹马进行认真地指导。所以,巴根等人不是每天练习10匹马,而是每天学习10匹马的骑法。“与欧洲国家运动员相比,我们的技术水平有很大的差距,只有只争朝夕地苦练、巧练,才能有与他们同场竞技的机会。”巴根说:“在丹麦的一年时间,让我真正了解了国外马术运动的发展,了解了这项运动更深层次的内容。现在,只要时间允许,每年我都会定期的来找老约翰进行训练,最少也要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他会给我安排一些比赛,也给我提供训练和比赛用的马匹。”


独舞在那座舞台上

如今的巴根是一名个人骑手,为了他的骑手生活,在忙碌的训练之余,他会负责一些马匹的调教工作,并带一些已经可以跳跃障碍的学员。尽管有一定的家庭影响,但能让巴根坚持下来还是他自己打心里喜欢马术,喜欢骑手的身份。“骑手的生活作息是和马息息相关的。我喜欢跟马在一起,喜欢骑马,喜欢上场比赛。”一说到马,巴根显得很兴奋:“在我需要和马一起训练的时候,我要根据比赛的安排来合理计划。有时候也需要看马的状态,你每天都和它在一起训练生活,可以了解到它今天的状态如何,如果有什么异样,要做相应的调整,连天气的好坏也是一个你需要注意的事项。”

除了自己训练,巴根还很享受通过自己的调教将一匹什么都不会的马训练成一匹能够参加比赛的马匹:“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当你骑着自己调教出来的马上场比赛,展现的是你平时对它的调教和训练,同时,你也在展现着骑手自己,我们互相进步,一起成熟。能获奖很开心,就算没有成功完成比赛,下来后会及时总结,继续努力。”如今巴根策骑的CHAIRMAN V就是自己训练出来的,他们在一起配合已经三年有余,从什么都不会到能够打全国顶级赛事,让巴根非常欣慰。

刚刚打完西坞大奖赛,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尽管打完了测试赛,但巴根不会参加广州亚运会了。“对骑手来说,每个人都想取得好成绩,但我相信每个人对这项运动的理解还是不一样的。”尽管满是遗憾,但早已在这个圈子打拼多年的巴根有着自己的想法和见解:“对我来说,什么级别的比赛都一样。我觉得马术运动对于骑手就是一个展现个人和马训练成果的地方,它就像一个舞台,无论大小,只是属于我们骑手的一场秀,你在秀你的马,秀你的人,秀你自己的训练成果,也是在秀你的生活。甚至每一场比赛,在我看来都是属于你生活当中的一场秀。”

马术是从古代生产和战争中演化而来的运动项目,正所谓成王败寇,能像巴根这样坚持下来的骑手,没有点瓷器活,真的很难,巴根说:“专业队的淘汰率是相当高的,不少全运会冠军、全国冠军很早就退役了。记得我们在丹麦训练的那一年,内蒙古队和新疆队还派出了三名饲养员随队赴丹麦协助我们训练,其实也是一些比我们要年轻的小骑手,但能坚持到今天的实在不多。”和别人相比,从小在马场大院里长大的巴根似乎更了解马:“我很喜欢和马在一起,所以投入的时间相对就会多一些,这样与马的交流就多一些,比赛中就能更好的读懂马儿到底在想什么。毕竟比赛的时候人和马都会激动一些,就保不齐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如果彼此之间足够信任,那么就能尽量减少和避免意外带来的损失。”



走出去的骑手之路

参加过1997年,2001年和2005年三届全运会的巴根深知当骑手的不易。虽然马术运动是内蒙古的传统项目,政府也是大力支持,但那时候的经费还是相当紧张。当然,与国外骑手相比,有政府提供资金的专业队还算捧着个“香饽饽”的。“这种政府出资的事情,在国外是不可能的,国外的骑手几乎全靠自己不断地参加比赛来维持‘生计’。”巴根说:“如果在国内的专业队,你在各个方面就不会有太大压力,专心训练就好。马有各省市会提供,也有一些骑手可以通过自己的训练和比赛找到好的赞助商。但在国外,为了成为一名好骑手,为了你的好马,你必须赢得赞助商的青睐。所以,骑手个人的技术要过关,有了这个前提,才能在比赛中得到赞助商的关注继而赞助,所以国外的比赛才会那么多。”

如今的中国马术运动正在稳步向前发展着,从当年的一年一场比赛发展到如今一年可以有大大小小几十场比赛,对此,巴根说:“我们应该往前看,不能老想现在就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要着眼未来,要思考我们能给马术运动提供什么,而马术运动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我希望国内的比赛可以多一些,也希望有机会可以多培养一些年轻的骑手,不要让他们重蹈我们的覆辙。中国的马术运动还是在初级阶段,虽然我们参加了奥运会,但并不代表我们有很好的基础。目前中国马术存在断层,我们一下子跳得太高了,所以现在还要回过头把中间给砸结实了。我希望有更多人参与这项运动,否则一旦金字塔上层出现问题,就会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这都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说到断层,巴根体会到的是马术运动各方面所面临的问题:“我觉得大家在马上花的钱有点冤,我们每年从国外进口特别好的马,价格不菲,但回国后马的退步相当快。这是因为我们国内没有更多的高级别赛事,好的兽医、营养师、调马师十分匮乏,这些方方面面的因素导致了马匹的退步。看到马匹的退步是一件让人心痛的事情,所以我们应该走的再扎实一些,与其买马,不如在各个方面多汲取一些国外的经验,有朝一日能够靠我们自己培养和训练出来高质量的马匹才是王道。”

在不断地出国学习和深造中,巴根受益匪浅,他也希望国内的骑手可以多出去学学,多看看。“哪怕是一两个月呢,那也会有不小的进步。我现在每次出去进修,收获都是不一样的。而且现在我出国之前,都会想好需要教练给我解决什么问题,去了之后还会发现更多新的问题,解决和面临新问题,再沟通再学习,永远也学不完,这应该就是马术运动的魅力所在吧。”早已过了而立,但巴根还想着再骑三十年:“有太太的支持和家人的陪伴,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享受自己喜欢的运动,乐于自己所做的工作。等我骑到60多岁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对于马术就是另外一种怡然自得的享受了吧。如果有天骑不动马了,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好的教练,或者一名出色的调马师吧。”

现在的巴根,骑的还是马主的马,但他十分想拥有一匹属于自己的爱马:“如果可以有匹自己的小马,我会通过自己的调教,逐渐把它培养成熟,最终能够参加国内的顶级赛事。我也希望国内的比赛能越来越多,让我们这些骑手有更多的机会展示自己,我也期待着,有朝一日可以见到我们中国人自己调教的马匹秀在国际马术赛事的舞台上。”
(文/易达黎,图/风河)

相关阅读

©2011-2020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